鸣镝风云录

第六十三回 名利诱人嗟上钩 是非陷阱切宜防

龙象法王面色一变,随即哈哈笑道:“厉岛主高风亮节,佩服,佩服。俗语说得好,生

意不成仁义在,贫僧虽然请不动厉岛主的大驾,交上你这样一位好朋友,也总算不虚此行

了。”

厉擒龙冷冷说道:“法王折节下交,厉某可是高攀不起。”

龙象法王其是尴尬,勉强笑了一笑,回过头来,对黑风岛主说道:“人各有志,不能相

强。做一个世外高人,固然乐得道遥;建功立业,却足以名垂后世,不知宫岛主意下如何?”

黑风岛上心中一动,但仍是说道:“多谢法王美意,但我也是逍遥惯了的,闲云野鹤之

身,实足难堪拘束。请法王上复贵国大汗,让我做个化外之民吧。”虽是同样拒绝对方的邀

请,但语气却比厉擒龙和缓许多。

龙象法王听出有隙可乘,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请宫岛主

再作考虑。”

黑风岛主眼光一瞥,只见厉擒龙冷森森的目光正在望着他,不觉颇是踌躇。他知道厉擒

龙的意思是要他坚决回绝,立即就走,但他却有几分怯惧龙象法王,心里想道:“听他说说,

又有何妨?若是太过不给他面子,只怕彼此都是难以落台。”心意踌躇,只好佯作不懂厉擒

龙的示意,默不作声。

龙象法王缓缓说道:“说老实话,西门牧野哪配做中原武林盟主,我不过是因为找不到

适当的人选,所以才支持他出山罢了。宫岛主若然有意,中原武林盟主之位,唾手可得。有

甚需要老衲之处,老衲愿意竭力效劳。这样一来,无须你到和林见我们的大汗。只要我不说

出去,也没人知道咱们有这协议。你做了武林盟主,仍然可以保持闲云野鹤的身份,无拘无

束。这岂不足两全其美么?”

黑风岛主不知不觉看了厉擒龙一眼,见他嘴角挂着冷笑,心里想道:“这件事情,最少

已有厉擒龙知道。”

龙象法王似乎知道他的心意,哈哈笑道:“厉岛主是你的好朋友,当然是乐观其成,不

会泄漏你的秘密的。”

厉擒龙淡淡说道;“法王刚才引的那句俗语说得好,人各有志,不能相强。宫岛主喜欢

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管不着,我也总之是置身事外。”

龙象法王哈哈笑道:“好,好,那么现在就只看宫岛主的意思了。”

黑风岛主与厉擒龙相交数十年,深知他的脾气,他虽然说是“置身事外”,但话中之意,

却分明是极不赞同。

黑风岛主听得龙象法王以中原的武林盟主为饵,心中已是大动特动,但碍着有厉擒龙在

旁,却是不敢即便答应。当下说道:“多谢法正青眼有加,宫某不胜荣幸。但我一来自问也

是不配当这中原的武林盟主;二来我和厉大哥两人如同一体,厉大哥不愿出山,我当然也是

与他一同进退。”

厉擒龙心中冷笑,想道:“你愿意上钩也好,不愿意上钩也好,何必扯到我的身上?”

但黑风岛主总算拒绝了对方的建议,他的心里虽然不舒服,也不愿意多话了。

龙象法王何等精明,早已看出黑风岛主心意,当下笑道:“好,那么此事从长计议,以

后慢慢再说不迟。但为了表白老衲的诚心,我回去自当劝告西门牧野打消妄念,这中原武林

盟主之位,虚席以待,待到什么时候宫岛主回心转意,咱们再说。”

龙象法王走后,厉擒龙冷冷笑道:“宫兄,我本来答应替你取那毒功秘笈的,但如今你

已经高攀上西门牧野的主子龙象法王了,用不着我替你代劳啦。我欠你的人情,以后自当没

法报答。告辞了。”

黑风岛主道:“厉兄慢走!”

厉擒龙道;“你是怀疑我已经拿了那本毒功秘笈么?”

黑风岛主道:“不,不,厉兄切莫误会,小弟怎敢有此猜疑?不过,我似乎应该向厉兄

解释一下,厉兄说我高攀上龙象法王,这话,这话这——”

厉擒龙道:“不错,这话我说得不当,应该说是你们二人彼此结纳,谈不上是谁个高

攀。”黑风岛主苦笑道:“我刚才不过是敷衍他而已,岂是要想和他结交?”

黑风岛主深知厉擒龙的脾气,厉擒龙何尝不也是深知他的脾气。黑风岛主欲盖弥彰,厉

擒龙心里暗睹冷笑,但却也不揭破他,以免他老羞成怒,更走极端。当下淡淡说道:“好,

那就算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宫兄若是没什么差遣,我可要回明霞岛了。”

黑风岛主又道:“且慢!”

厉擒龙道:“有何吩咐?”黑风岛主道:“不敢,我只是想请问厉兄,可曾见着小女?”

厉擒龙猛然一省,说道:“令嫒在海砂帮总舵,公孙璞也在那儿。请你转告令嫒,她的

厉伯伯本领不济,没能替她杀掉西门牧野。嘿嘿,其实你现在大概也是不想再杀西门牧野了

吧?”说罢,再不理会黑风岛主,拂袖便行。

黑风岛主听说女儿是和公孙璞同在一起,心中却是一忧一喜。

忧的是女儿果然爱上了公孙璞,而公孙璞却是站在自己的仇人那边,喜的是自己梦寐以

求的桑家毒功秘笈,总算有了着落。

黑风岛主暗自思量:“公孙璞的毒功得自母亲的传授,又有当世的三位武学大师传授他

正宗内功心法,足以消除修习毒功的后患。四门牧野不过本身的功力比他深厚罢了,毒功的

造诣一定还不如他。嘿嘿,我找着了公孙璞,这不正是可以失之东隅,收之桑楠吗?找着了

这小子,我给他来个软硬兼施,看他服不服我!他若识得好歹,如我心意,我自是不妨要他

做我的东床快婿;他若不识好歹,与我作对,哼,那我也只好让锦儿伤心,把他杀了!”盘

算已定,便即前往海砂帮总舵去找他们。

◇潇湘书院提供图档,大鼻鬼较对◇

公孙璞在静室里运功疗伤,业已过了一个时辰。他是在误喝毒酒之后着了西门牧野的毒

掌的,西门牧野的毒掌又要比毒酒厉害得多。幸亏公孙璞白幼曾受“化血刀”毒伤之害,得

柳元宗与明明大师传他上乘内功医好毒伤,体中培养了抵抗这种毒伤的能力,是以经过了一

个时辰的运功疗治,虽然未能恢复如初,精神却是好了许多,可以和宫锦云谈笑了。

在他心里正有着一个疑团,这疑团藏在他的心里将近一年,此时见着了宫锦云,白是不

免要向她查问了。

两人各诉别来情事,公孙璞道:“那天在固河镇,你为何不辞而别?”

宫锦云道:“你还记得那天在酒楼上咱们碰见的那个小偷吗?他不是寻常的偷儿,他是

我爹爹的仆人,名唤张弓。我追他出去,就是为了向他探听消息的。他告诉我,我的爹爹随

后就要来到固河,我怕爹爹见着咱们同在一起,是以只好和张弓合计,把我爹爹引开。”

“何以你怕令尊见着我?令尊又是为了什么缘故憎恨我呢?”公孙璞问道。

宫锦云犹疑半响,说道:“这个说来话长,那天你是怎样离开固河镇的,先告诉我吧。”

公孙璞道:“你走了不久,有一个陌生的女子忽然到咱们的客店来,叫我逃走。”

宫锦云道:“啊,陌生的女子?是什么模样的女子?”

公孙璞向她详细描了那女子的形貌之后,宫锦云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厉姐姐。她

叫做厉赛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刚才把四门牧野赶跑的那位老前辈,就是她的爹爹明霞岛

主厉擒龙厂。她那天和你说了一些什么?”

公孙璞道:“她告诉我一个故事,我却不知该不该和你说。”

宫锦云心中已是明白几分,脸上一红,说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话不可以说的?告诉

我吧。”

公孙璞讷讷说道:“她说你和我原来,原来是自幼订了亲的。这、这是真的吗?”

宫锦云粉颈低垂,轻声说道:“真的!”

公孙璞又惊又喜,说道:“你为什么不早告沂我?”

宫锦云笑道:“你这傻子,那时我和你相识未久,这话怎好由我的口中说出来?其实我

也曾经向你暗示了,你想想看!”

公孙璞瞿然一省,笑道:“我真是个傻瓜。对啦,怪不得你曾问过,我订过亲没有,原

来就是试探我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宫锦云道:“你却对我矢门否认曾订过亲。”

公孙璞道:“我妈从来没有告诉我。”宫锦云听了这句话,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

公孙璞亦已隐隐猜着几分,却问她道:“既然咱们是自小订亲,为何你的爹爹又要杀

我?”

宫锦云道:“你怎么知道他要杀你?”

公孙璞道:“就在那一天,过后不久,终于我还是见着令尊了。不过他却不知道是我。”

当下把厉赛英如何替他掩饰,黑风岛主试他功夫,他没有使出桑家毒功,黑风岛主以为找错

了人,这才放过了他等等事情说给宫锦云知道。“最无辜的是奚玉帆大哥,后来我才知道,

你的爹爹错把他当作了我,将他伤了。”

宫锦云叹了口气,说道:“其间原因甚为复杂,慢慢我会告诉你的。我现在最担心的是,

唉……”

公孙璞道:“你担心的是婚事难谐?”

宫锦云顾不得害羞,说道:“不错,你妈根本就不承认这桩婚事,我的父亲也不会许我

嫁你。”

公孙璞道:“你自己呢?”

宫锦云道:“我拼着爹爹不把我当作女儿,只,只要你肯、肯……”说至此处,面红直

透耳根,“娶我”二字可是没有勇气说出来了。

公孙璞道:“那不就行了吗,这是咱们两人的事情。”

宫锦云脸上绽出笑容,说道:“那么你妈不许我进门,你也敢不听她的话吗?”

公孙璞道:“我会和妈说的,我说令尊纵然不是好人,你却是天下最好的姑娘!”

宫锦云道:“你当真这样喜欢我?”

公孙璞道:“你还不相信我吗?”不知不觉之间,两人的手紧紧相握了。

宫锦云心里甜丝丝的,想道:“这傻哥哥虽然欠缺了几分风流潇洒,对我却是十分真

挚。”想起从前错把韩佩瑛当作男子,对她单思的笑话,再看看眼前的公孙璞,心里不禁又

是羞愧又是欢喜。

公孙璞紧紧握着她的手,笑道:“云妹,你在想什么?”宫锦云如梦初醒,说道:“大

哥,你正在运功疗伤,我却弄得你心绪不宁了。你赶快运功吧,洪圻他们还在等你替他们治

伤呢。你的身体先得恢复了健康才行。”

公孙璞叹道:“我正在为着这件事情心里不安。”

宫锦云吃了一惊,说道:“你觉得怎么样。毒伤能够自疗吗?”

公孙璞道:“我的伤你倒不用担心,化血刀害不了我的。可是我只怕至少也得在十天之

后,方能替他们治伤。如今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宫锦云道:“十天就十天,只要你安然无事,那又有什么打紧?”公孙璞道:“洪圻他

们可是等不了十天,他们只有三天的性命!”

宫锦云道:“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但你已经是尽力了。你必须把自己医好了再说,旁的

事情暂且抛开别去想他。说不定你用不了十天就可以恢复武功呢。”

公孙璞苦笑摇了摇头,心道:“十天这是最快的了,无论如何也救不了洪圻他们的性命

了。”

宫锦云知道他的心思,劝慰他道:“死生有命,你已经尽了心力,纵然有什么不幸,他

们也不能怪你。”

公孙璞却是个最重信诺的人。说道:“我答应过他们的,我做不到,纵然不是我的错,

我的心里也是难安。”

宫锦云心念一动,笑道:“幸亏刚才来的,是厉伯伯不是爹爹,这位厉伯伯一向是对我

十分疼爱的。”

公孙璞道:“这又怎样?”

宫锦云道:“待他回来了,我求他以本身真力助你疗伤,他一定会答应的。他的内功造

诣还在我爹爹之上,有他相助,你要恢复武功用不了二天!嗯,他去了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

吧,怎的还不同来?”

刚说到这里,忽听得有人哼了一声,径自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说道:“你们想不到我

也会来吧?”

这人来得当真是大出他们意料之外,他们期待着明霞岛主厉擒龙,不料来的却是宫锦云

的爹爹黑风岛主。

宫锦云这一惊非同小可,强笑说道:“爹爹,你的消息当真是灵通,终于给你找着我了。

厉伯伯呢?”

黑风岛主冷冷说道:“厉擒龙回家去了。哼,你不听我的话,给人欺负了吧?”

宫锦云道:“是呀,西门牧野这老魔头欺负我,爹,你给我出气。”

黑风岛主道:“你这野丫头胡作非为,也该让你吃点苦头才好。哼,我现在没工夫管这

闲事,有话先要问你!”

原来黑风岛主来到了海砂帮总舵,问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之后,说是要独自和女儿见面,

帮主诚惶诚恐的带他进来,就退出去了。

宫锦云强作镇定,笑道:“爹爹,我倒没有吃了什么苦头,只是他却给西门牧野的化血

刀伤了。”

黑风岛主盯了公孙璞一眼,说道:“他、他是谁?”

宫锦云低声说道:“爹,他就是你的女婿公孙璞呀!”

公孙璞道:“宫老伯,小侄记得曾见过你老人家,只是当时彼此不知,请老伯恕罪。”

黑风岛主哼了一声,道:“我记得你这小子。”

官锦云道:“爹,你怎么可以这样骂他?”

黑风岛上面挟寒霜,说道:“公孙璞,你是不是愿意娶我女儿?”

公孙璞道:“小侄以前不知与令嫒有婚姻之约,如今业已知道,自当早日迎亲。”

黑风岛主道:“你妈应允吗?”

公孙璞道:“妈最疼我,我和她说,她会答应的。”

黑风岛主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你们两人倒是真心相爱了?”。

宫锦云连忙捏了捏公孙壤的手心,示意叫他快改称呼,公孙璞为人老实,可并不笨,当

下说道:“岳父大人,请恕小婿有伤在身,不能给你老磕头。”

黑风岛主冷冷说道:“且慢!你叫我岳父,还嫌早一点儿!”

宫锦云道:“爹,你怎么啦?你说过的,这头婚事是你亲门答应他的爹爹的,如今你要

悔婚?”

黑风岛主道:“我只有这个女儿,做我的女婿,就该听我的话!”

公孙璞心想:“也得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宫锦云连忙说道:“爹,他不听你的话,我

也会叫他听你的活的。璞哥,是吗?”公孙璞无可奈何,只好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黑风岛主道:“好,那么我倒要问问你了,听说你是在蓬莱魔女的金鸡岭上,做了他的

手下,还想把我的女儿也带上金鸡岭去,有没有这回事?”公孙璞道:“不错!”宫锦云道:

“爹,这和我们的婚事又有什么相干?”

黑风岛主道:“哼,不相干?公孙璞,你可知道你的爹爹是怎么死的?”

公孙璞道:“爹爹死的时候,我才周岁。不过听妈说,爹是误练毒功,走火入魔死的。”

黑风岛主道:“不对!你爹是给蓬莱魔女害死的!”

公孙璞道:“我不相信!妈怎会骗我?”

黑风岛主道:“我不想说你母亲的坏话,但我也不能不告诉你,你的母亲当初并不想嫁

给你的爹爹,他们一直是同床异梦,后来甚至反目成仇。你爹的死因,你妈并没有对你说实

话!”

公孙璞道:“爷爷也是这样说的,难道爷爷也骗我么?”

黑风岛主道:“不错,你爹是因走火入魔而死,但若是没有蓬莱魔女和他作对,迫得他

在桑家堡不能容身,以他的武学修为,安心静修,焉知他不能解脱走火入魔之难?是以溯本

迫源,蓬莱魔女虽然没有亲手杀他,他也是给她害死的!如今你不报杀父之仇,反而听仇人

差遣,你对得住你的爹爹么?”

公孙璞道:“妈给我取个小名,名叫去恶。她说你爹爹是个坏人,你长大了可不要学他

的榜样。”

黑风岛主大怒道:“这么说你是只想做你母亲的孝顺儿子,把杀父之仇也置之脑后了。

哼,只知有母,不知有父,你还算得是个人吗?”

公孙璞怒气上冲,冷冷说道:“父母之恩,同样深厚。但是非善恶,却也不能不分!”

宫锦云劝道:“爹,这是他的家事,你又何必多去管它?”黑风岛主道:“锦儿,我曾

经告诉你的,你就忘记了么?好,你忘记了,我再告诉你一遍。一来我和他的爹爹是好朋友,

二来蓬莱魔女也是我的仇人!”

说至此处,黑风岛主怒火勃发,缓缓举起手掌,说道:“你想想看,这小子依附我的仇

人,我岂能让他与你成亲?哼,非但如此,我、我还要——”

公孙璞道:“宫老伯,你容不得我,你把我杀了好了!”

黑风岛主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说到一个“杀”字,掌心距离公孙璞的脑

门已是只有三寸。

宫锦云连忙攀着父亲的手臂,说道:“璞哥,你少说两句。爹,你且慢动手,听我一

言!”黑风岛主道,“你要说什么?”宫锦云道:“你要杀他,请先杀我!”

黑风岛主道:“好呀,你长大了,自己会飞了,只要丈夫,不要爹爹了么?”怒气未敛,

右手却已慢慢放了下来。

宫锦云道:“爹,孩儿愿意永远留在你的身边,只是你不肯要我罢了。其实这也不是什

么为难之事,你让我和璞哥成了亲,你不但不会失了女儿,还多了半个儿子呢。”为了保存

公孙凄的性命,她已是顾不得害羞了。

黑风岛主冷笑道:“他不把我当作仇人已经好了,我还能把他当作女婿么?”

宫锦云道:“璞哥性情是倔强一点,但只要你待他好,我相信他会渐渐改变,会听你的

话的。”偷偷向公孙璞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叫他暂时不可顶撞自己的父亲。

黑风岛主道:“好,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饶他。不过,他可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公孙璞不声不响,宫锦云道:“爹。你要他答应什么事情?”

黑风岛主道:“你们两人跟我回去,我要他在三年之内不能离开黑风岛,磨练他的心性,

待他心性平和,肯听我的话了,那时我自会允许你们成亲。”

原来黑风岛主其实也并不是想杀公孙凌的,他的目的只在于取得桑家的两大毒功,有三

年的工夫,他自信总有办法能令公孙璞将那两大毒功的秘诀默写给他。

公孙璞心里想道:“三年不能离开黑风岛,却叫我如何向柳姑姑交代?而且中原正是战

云密布,我又如何能够在海外一个荒岛度过三年?”

宫锦云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璞哥,你就为了我的原故,答应爹爹吧。”

公孙璞好生为难,宫锦云似乎知道他的心意,说道:“你嫌三年的时间太长了,是么?

爹,你就减为一年吧。”

黑风岛主道:“这又不是做买卖,哪来的讨价还价?”

宫锦云笑道:“爹,你就当作是一桩交易好啦。你不是漫天讨价,孩儿也算不得是就地

还钱。”

黑风岛主心想:“这小子落在我的手上,一年工夫,大概也足够啦。”于是说道:“好,

爹爹磨不过你,依你好啦。”

公孙璞道:“宫老伯,我可以答应到你的黑风岛住上一年,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黑风岛主道:“啊,你也和我讨价还价了,是不是要我给你治伤?哼,只要你听我的话,

不用你说,我自然会给你治伤的。”不料公孙璞却道:“不是。”

黑风岛主怔了一怔,说道:“啊,你不是要我治伤,那又是什么?”

公孙璞道:“我答应了楚大鹏,替他们五个帮会中了化血刀之毒的人治伤,请你等我十

天,待我办了这桩事情,我再跟你回去。”

黑风岛主心念一动,说道;“十天?我可没有工夫等你十天!这样吧,我替你办这桩事

好了!”

宫锦云道:“爹,你会医化血刀的毒伤么?”

黑风岛主道:“化血刀与七煞掌大同小异,凭我数十年的功力,料想这点小事也难不倒

我!”

公孙璞道:“这就更好了,宫老伯,我把解毒的方法说给你听,或许也可以帮你一点小

忙。”原来公孙璞正是想要黑风岛主自愿代劳,让洪圻这些人早日医好伤的。因为他们的性

命其实只有三天,等不了十天这么久的。

殊不知黑风岛主也正是要他说这句话,他懂得了解毒的方法,对“化血刀”的秘奥就摸

索到几分。

公孙璞见他说得如此有把握,只道化血刀与七煞掌真是有共通之处,自己再把解毒的方

法告诉他,他就更可以对症解毒了,却不知是上了黑风岛主的当。

黑风岛主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也好,你把解毒的方法告诉我,可能更快一些。”

他得了解毒之法,出去一会,还不到半个时辰,果然就把那七个受伤的人都带了进来,

那七个人齐声向公孙璞道谢。

黑风岛主笑道:“你看我答应给你做的事,是不是已经做到了?”

公孙璞又惊又喜,心想:“这魔头果然是有通天彻地之能,即使是我功力如初,医七个

人,至少也得两三天,他却只用了半个时辰!”

当下说道:“是宫老前辈医好你们的,你们却怎来谢我?”

洪圻说道:“宫老前辈说这全是看你的情面,我们怎能不来谢你?公孙少侠,这次你为

了我们的事如此热心,我就是医个好也是一样要谢你的。”

楚大鹏道:“宫岛主,难得你老人家这次到来,好坏也得留两三天,让我们稍尽地主之

谊。”

黑风岛主忽地面色微变,说道:“我没工夫听你们罗嗦,公孙璞,你答应了我的,现在

快跟我走!”

说罢一手拖着女儿,一手拖着公孙璞,立即疾跑出去。众人都是不禁愕然,心里想道:

“怪不得人家都说这老魔头丝毫不通情理,果然名不虚传。”

公孙璞给他拖着飞跑,心中也是很不舒服,说道:“宫老伯,我答应跟你到黑风岛去,

就绝不会食言。不用你拉,我自己会走。”

黑风岛主也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分,把手一松,说道:“好,只要你说话算数就行!跟

住我走,不许离开!”

忽听得一缕箫声,远远传来,音细而清,宛如鹤唳九霄,黄莺出谷。宫锦云尚未觉察,

公孙璞是自小练童子功的人,听觉特别灵敏,一听之下,已知是武林天骄檀羽冲的箫声。公

孙璞大喜叫道:“檀叔叔,我在这……”“这儿”两字未曾说得完全,黑风岛主倏地一指向

他点来,幸而宫锦云是和他拉着手走的,见他忽地一个旋身,左臂扬起,反手戳出,骇叫道:

“爹,你做什么?”

公孙璞大惊之下,倒跃三步,只听得黑风岛主沉声喝道:“不许声张!”

公孙璞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黑风岛主在诲砂帮的总舵之时,早已听得武林天骄的箫声了。

“原来他是恐怕檀叔叔来到,把我带走,怪不得要赶快离开,如今他是要点我的哑穴!”当

下说道:“宫伯伯,我绝不会违背诺言,你放心好了。但檀叔叔远来,请你准我和他见上一

面。”

黑风岛主道:“不许你这么多事!”放开女儿,又来拉他。公孙璞性子倔强,不由得生

了气,说道:“宫老伯,你强迫我走,我就偏不走了。”撑开宝伞防身,挡住黑风岛主双掌。

这一下倒是令得黑风岛主无可奈何,公孙璞有宝伞防身,他要取他性命容易,要迫他就

范,急切之间,可是不能点着他的穴道。

正在纠缠,只听得箫声戛然而止,武林天骄已是在他们前面现出身形,喝道:“原来是

你这个魔头,你敢戏侮我的侄儿!”

黑风岛主道:“哼,你也不问清楚,谁欺侮他了。”

公孙璞道:“檀叔叔,请莫误会。我是自愿跟他走的。”

武林天骄诧道:“你自愿的?你要跟他上哪儿?”

公孙凌道:“跟他回黑风岛去。我答应在他的黑风岛住上一年。”

武林天骄更是奇怪,问道:“为什么?”

黑风岛主哈哈笑道:“你不知道他是我的女婿么?”

武林天骄心道:“哦,原来他是贪恋美色,为了私情,忘了公事了。”当下说道:“璞

侄,你就是要到黑风岛完婚,也得先回去金鸡岭一道,交代公事啊。”

黑风岛主道:“他的公事早已办妥,你到海砂帮总舵一问,自会明白,何须他去交代。”

正是:

荒岛难求娇客到,瞒天过海愿终违。

欲知后事如伺?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