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七十四回恶斗华堂惊大吏太息难圆鸳鸯梦

王大夫叹了口气,说道:“记得那年文逸凡到苏州邀我去邓尉看梅,似

乎没有多久,屈指一算,不知不觉,已是十二年前的事了。他这掌门弟子我

没见过,听说很是聪明能干,谁知却又死于非命,老文得知,一定很伤心了。

过几天,咱们一同去找他,也好给他开解开解。”

那“伙计”道:“你不是约了那个病人一个月后到苏州给你诊脉的吗?

对啦,那人得的什么怪病,竟然令得你这个赛华佗也束手无策?”

辛龙生听他们说到自己身上,竖起耳朵来听,许久没有听到王大夫说话,

忽地“格”的一声响,窗门推开,那个“伙计”跳了出来。

幸而辛龙生的轻功比这人高明,一听得有声响,早已飞身上屋,待那“伙

计”也跳上瓦面之时,辛龙生已经回到自己的房中了。他悄悄的从窗隙张望

出去,只见那个“伙计”在屋顶游目四顾,微“噫”一声,纵身跳下,辛龙

生隐约听得他隔窗和那王大夫说道:“没人!”但却没有进入王大夫那间房

间,而是进入另一间房。辛龙生这才知道,此人并非“伙计”,而是另外的

客人。

辛龙生回到房间,暗自思量:“这个大夫果然是和我的师父相识的,幸

好我没造次。展一环是韩家老仆,我离开师父之时,他正奉命到金鸡岭去,

如今却在这里,想必是从金鸡岭回来的了。他既然是在百花谷,我可是不能

冒这个险去看玉瑾了。”

第二天辛龙生的精神好了许多,但为了谨慎行藏,整天躲在客店里没敢

出街。那个王大夫则似乎一早就出去了,一整天都没见着他。

这天下午,来了一个新客人,身材矮胖,衣服丽都,举止豪阔,似乎是

个富商。店主人殷勤招呼,辛龙生在旁边听他们说话,知道这人姓刘,是苏

州一间绸缎行的老板。此来扬州正是为了给知府祝寿的。

辛龙生心念一动,便过去和他搭讪,邀他到自己的房间聊天,伪称自己

是开封一间大商行的少东,南下准备打听各地市情,希望打开销路的。

那姓刘的客商说道:“是吗?”看来似是在和辛龙生敷衍,没甚表示。

辛龙生继续说道:“扬州是富庶之区,小可想运一些土产来换盐回去,定能

获利。听说扬州知府岳大人后天做六十大寿,可惜小可却没有门路,冒昧前

去给他拜寿,似乎有点不便。”

那姓刘的客人仍然淡淡地说道:“是吗?”没有甚么表示,就在此际,

忽听得有人说道:“老刘,你来了吗?哈哈,你想不到我也在这里吧?”这

人没敲门就走进来了。

辛龙生一听得这人说话的声音,心里禁不住“卜通”一跳。原来这人不

是别人,正是昨晚在王大夫房间里的那个“伙计”。此时一身锦绣衣裳,红

光满面,正是个大腹贾的样子。

姓刘的客商哈哈笑道:“申大哥,原来你早就来了。你们两人是认识的

吗?”

那姓申的笑道:“龙兄,你不知道我,我可知道你。我和王大夫是好朋

友,昨日是王大夫替你看的病,是不是?”

辛龙生道:“不错。幸会。”心里则在暗自想道:“昨晚我偷听他们说

话,不知他可知道没有?”

那姓申的说道:“小弟是在无锡开米铺的,和刘大哥时常有生意往来。

现在才知道原来龙兄也是做我们这行的,你们可是在谈甚么生意么?”

“做我们这行”这句话语带双关,辛龙生不知是否已经给他看出破绽,

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小弟做的是小生意,怎比得两位老板。我正在和刘老

板谈起知府做寿的事情。..”

那姓刘的客商插口笑道:“龙兄说他很想趁这机会给岳知府拜寿,套个

交情。但他刚从外地来,一时间还未找到门路。”

那姓申的望了辛龙生一眼,哈哈一笑,说道:“这个好办,明天你和我

们一同去好了。”

辛龙生心想:“反正他们不认识我,我混进府衙,事情一了,撒腿就跑。

他们又怎会想到我就是辛龙生?”当下装作大喜道谢。

那姓申的笑道:“这点小事,又不费我们甚么气力,谢甚么?龙兄以后

在生意上多多照顾我们,这就大家都有好处了。”

辛龙生道:“那位王大夫明天也去吗?”

姓申的说道:“我没有问过他,大概也会去的。”

可是这天晚上,那王大夫却没有回到客店。半夜有队公差到来查店,见

辛龙生是个陌生的外地客商,盘问了许久。后来还是幸亏有刘、申两个大客

商给他担保,这才没有甚么麻烦。

第二天辛龙生跟了他们二人同往知府府衙拜寿,那王大夫还是没有回

来。

岳良骏在扬州做了几年知府,俗语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何况扬州是著名的富庶之区,而岳良骏又并不是“清知府”,宦囊饱满,可

想而知。这次做大寿,铺张得很,扬州一府,文武官员全都来了。相邻的州

县,如苏州、无锡、杭州各地的豪绅富商来的也不少,扬州本地的富商那更

是不在话下了。

寿堂里人头挤挤,但那知府的正室夫人和两位姨太太却还没有出来。辛

龙生回头一望,同来的申、刘二人业已不见,不知是给挤到哪个角落去了。

人丛中有人悄悄谈论:“听说完颜王爷也派了人来送寿礼呢,你知道么?”

“是吗?啊,这么说咱们这位岳大人加官进爵可是指日可待了!”“可不是

吗,去年布政司给大夫人做寿,完颜王爷都没派人来呢。岳大人得王爷的看

重,你也就可想而知了。”“怪不得岳大人现在还没出来,敢情是正在陪这

位贵客?”“当然是了,刚才张总管告诉我,说是岳大人正在内堂招待贵宾,

恐怕至少也得半个时辰才能出来呢。”“啊,还有半个时辰?在这里气闷得

很,咱们不如到园子里溜溜,听说有好几个班子唱戏呢。”“不错,他们说

有一个唱梨花大鼓的姑娘漂亮得很,咱们去看看。”

辛龙生心情郁闷,想道:“我又不是要和这些官员鬼混来的,乐得先散

一散心。”于是就跟着一些客人走进园子看戏。

园中鼓乐喧天,果然是百戏杂陈,目不暇给。忽听得有一个清脆的声音,

赛似黄驾出谷,正在西面的一个戏台上唱着小曲,辛龙生一听得这个声音,

不由得呆了!

这是奚玉瑾的声音!

辛龙生连忙走过去看,只见一个作着歌女打扮的姑娘,荆钗裙布,淡扫

蛾眉,手上打着鼓捶,正在轻启朱唇,唱着一首“赞西厢”的小曲,可不正

是奚玉瑾是谁?

辛龙生咬一咬手指,心道:“我是在梦中吗?玉瑾怎的会到这里来卖唱,

难道是相貌相同的人?”

手指一咬,痛彻心肺,“这不是梦了!”辛龙生心想。左看右看,即使

人有相似,无论如何,也不会如此一模一样。台上那位姑娘,决计是奚玉瑾

无疑!

辛龙生朝思夜想,就是想见一见奚玉瑾,如今见着了,他却是心乱如麻,

不知怎样才好了。

只听奚玉瑾唱道:

“那张生,一封书退贼寇;

“那红娘,三句话驳倒老夫人,端的是胆识过人的俏丫头;

“那莺莺,待月西厢,人约黄昏后;

“那惠明,五千兵当作肉馒头!

“我只道你也胆如斗,呸,原来是个银样蜡枪头!”

台下正是挤满了一班武官,听她唱到这里,轰然大笑。“喂,你怎么知

道我是银样蜡枪头?”“好标致的姑娘,下来陪陪大爷玩玩吧!”原来奚玉

瑾虽然是本地人,但她在家里的时候,却是躲在深闺的,这么一乔装打扮,

更没人认识她了。

辛龙生瞿然一省:“玉瑾莫非也是像我一样,有所为而来?这些狗官要

调戏她,她恐怕不便出手吧?我怎样帮忙她呢?”

正在闹得不可开交,忽地有个丫头来到,说道:“夫人请辛姑娘到后堂

清唱。”这才解了围。

辛龙生心中感到一丝甜意,想道:“她改名换姓,别的姓不挑,偏要姓

辛。呀,看来她的心中还是有我吧?”不知不觉就挤进人丛之中,跟在她的

后面。

有人笑道:“咱们可不能去后堂啊,待她出来再看吧。”“嘿嘿,你这

个丑八怪也想吃天鹅肉吗?那姑娘已经进去了啦!”原来辛龙生此时已将挤

到前面,不知不觉,把他身边的两个人撞得几乎跌倒。

辛龙生一片茫然,忽地耳边听得游丝似的声音,声音细得旁人都听不见,

但却似一根利针似的穿过辛龙生的耳膜。

那人说道:“记着车老前辈的话,要保护岳良骏,只能杀他的姨太太!”

辛龙生大吃一惊,回头找寻那个说话的人,只见人头挤挤,嘈嘈杂杂,

哪里知道是谁说话?

辛龙生惊魂稍定,想起前两日几乎遭受走火入魔的痛苦,暗自思忖:“原

来车卫还派有人暗中监视我的,我若是不照他的话去做,只怕有不测之祸!”

要知那王大夫虽说叫他一个月后到苏州给他诊脉,但那王大夫能否解救这种

练功误入歧途的“怪症”,却是未可知之数,何况车卫的本领辛龙生是知道

的,他说过死后都能取辛龙生的性命,辛龙生焉能不惧?

辛龙生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回到寿堂,刚好赶上。只见那知府大人在丫

鬟婢仆的前呼后拥之下,刚刚从后堂走了出来。丫鬟婢仆两面排开,岳良骏

当中坐下,一左一右却有两个贵妇模样的妇人,站立他的背后。

辛龙生听得一个客人说道:“奇怪,正室夫人不陪他出来受礼,两位如

夫人却出来了。”另一个客人说道:“如夫人得宠,结发夫人大概是气在心

头,所以不愿出来了。”辛龙生心道:“大太太没出来,这可更方便我下手

了,不怕杀错了人。”

岳良骏欠身作了个罗圈揖,说道:“贱辰劳烦各位大人、贵客来到,岳

良骏如何敢当?”

话犹未了,忽听得有人大喝道:“谁给你这狗官拜寿?”乓的一声,屋

子里陈列寿礼的桌子给人一脚踢翻,两个汉子飞快的越出人丛,奔向岳良骏。

这两个人一个是杜复,一个是展一环。

只听得....两声响,岳良骏旁边的两个仆人拔刀敌住杜、展二人。

展一环原是江湖的独脚大盗,本领甚是不凡;金刀社复身为金鸡岭的大

头目,武功更是了得。但岳良骏这两个仆人却不知是甚么来历,刀法极其古

怪,一个有手持刀,自左至右,划了一道弧形,一个左手持刀,自右至左,

也是划了一道弧形,恰好合成一个圆圈。双刀合壁,刀光大炽,竟然把这两

名高手挡住。

只听得乒乒乓乓的连珠炮声,外面乔装化子的人放起流星花炮,炮仗的

声音震耳如雷,吆喝的声音比炮声更响:“金鸡岭好汉来啦!”“我们只捉

赃官,杀鞑子!是汉人就别给他们卖命!”官兵中汉人居多,见这群化子好

似一群猛虎下山,冲进府衙,十居八九,都是无心应战。

变生不测,寿堂登时大乱。驻守扬州的兵备道是个金人,久经阵仗,倒

是相当沉着,喝道:“关上大门,先捉里面的贼人!”

说时迟,那时快,辛龙生已是冲出人丛,脚尖一点,翩如飞鸟般的跃起

一丈多高,脚未沾地,人在半空,一招“天神倒挂”,把两名挡在岳良骏前

面的卫士刺伤,一个鹞子翻身,刚好落在岳良骏那两个姨太太中间。

那两个妇人吓得魂飞魄散,“好汉,饶、饶..”声音颤抖,话语不清。

辛龙生早已看得真切,唰的一剑,把二姨太的首级割了下来,三姨太的“饶

命”二字还未曾说得完全,辛龙生笑道:“好,杀一个。饶一个。”首级纳

入革囊,转身就向岳良骏冲去。

岳良骏身边还有两个仆人,但这两人的本领却比不上另外那两个人,辛

龙生哼了一声,捏着喉咙冷冷说道:“要命的快躲开!”一句话未说完,闪

电般刺出了七剑,一个仆人给他刺着了穴道,“卜通”倒地,另一个仆人连

忙一个“滚地葫芦”,保全性命要紧,顾不得狼狈,滚进人堆里面,避开辛

龙生的利剑。

那两个挡着杜复和展一环的仆人吓得慌了,杜复喝声“着!”金刀径插,

左面那仆人着了一刀,血流如注。展一环使出空手人白刃的功夫,劈手便抢

了右面那个仆人的长刀。(更新最快://.1 6. n)

辛龙生却比展一环抢快两步,到了岳良骏身边,左右开弓,噼噼啪啪,

打了岳良骏两记耳光,一把抓起了他,夹在胁下,向后堂便跑!

在辛龙生跃出之时,和他一起来的那两个商人亦已动手。

姓刘那个绸缎商人大摇大摆走到兵备道面前,说道:“大人,你要拿哪

一个啊!”兵备道是认识他的,正自奇怪他为何这样大胆,突然半边身子一

麻,已是给他扭着了双臂,反剪背后。

兵备道叫道:“你不是刘老板么?”那姓刘的商人笑道:“不错,但从

今天起就不是了。捉着了你这条大鱼,我用不着做生意啦!”姓申那个商人

抖出一条软鞭,鞭风呼响,将十数名扑来要抢救上司的武官打得头破血流,

长鞭飞舞,只转了三个圈圈,那些武官手中的兵器己是全都给他卷出了手。

此时正是辛龙生抓起了岳良骏,冲入后堂的时候。

申、刘二人好生诧异,心里俱是想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这人是一

条线上的。但他何以要杀岳良骏的小老婆,却把岳良骏擒了冲向内堂呢?”

只道辛龙生是杀昏了头,不辨方向,连忙叫道:“龙兄,向外面跑,别杀他

的家眷啦!”展一环正要跟着辛龙生进去,“乓”的一声,后堂的门却给辛

龙生在里面关上了。

群雄大闹寿堂的时候,正是奚玉瑾在后堂给知府夫人“召见”的时候。

奚玉瑾是个聪明的女子,觉得有点奇怪,暗自想道:“为什么知府夫人

单独召见我呢?难道是我有什么破绽,已经给他们看破?”当下小心翼翼,

暗自提防。

知府夫人倒是甚为和颜悦色,笑着和奚玉瑾说道:“我听说你唱得很好,

人又漂亮,特地找你来看看。嗯,果然他们没有说错。你姓什么,有婆家没

有?”

奚玉瑾心想:“或许是我多疑了?她身边的仆人,要讨好她,向她饶舌

也是有的。”敷衍了几句,仔细察看房中布置,只有两个小丫头侍立一旁,

看不出有伏兵的模样,奚玉瑾更放了心。

知府夫人说道:“春兰,你倒一杯茶给这位姑娘。”

奚玉瑾道:“多谢夫人赐茶。我不渴。”

知府夫人笑道:“你喝一杯茶润润喉咙,唱得更好一些。用不着客气了,

喝吧。”

奚玉瑾心中一动,想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当下假装受宠若惊的模样,拿起茶怀,手指颤战,把那杯茶泼泻了一半。

茶泼在地上,登时泛起一片焦黑的颜色,原来是下了极其厉害的毒药!

知府夫人喝道:“你好无礼!”

此时寿堂已经开始动手,双方吆喝的声音,传入内堂来了。

奚玉瑾心念电转:“我何不捉着他的老婆,这可也是一名大好的人质呀!”

不料就在她出手的时候,那知府夫人亦在同时出手。奚玉瑾一摔茶杯,

朝她面门打去,那知府夫人衣袖一挥,..啷一声,茶杯碎成片片,她竟然是

个会家!

奚玉瑾一飘一闪,欺身直进,骈指点她穴道。岳夫人袖子一卷,“嗤”

的一声,给奚玉瑾撕了一幅。奚玉瑾的手腕给她衣袖拂过,也是觉得火辣辣

的作痛。

岳夫人喝道:“你是不是车卫的女儿?你怎可对我无礼,你知道我是你

的什么人吗?”

奚玉瑾莫名其妙,冷笑说道:“谁和你攀亲道故,我是专杀赃官的金鸡

岭好汉,你嫁给贼官,碰上了我,活该是你倒媚了!”

岳夫人心想:“车卫虽然怨我们夫妇,谅他也不敢派遣女儿来刺杀我们!”

登时施展杀手,掌力一掌比一掌沉重。

奚玉瑾又是吃惊,又是诧异:“想不到这贼官的老婆竟是这么了得!外

面已经动手,我必须速战速决才行。”情知空手打不过这个老婆婆,退后一

步,唰的拔出剑来。一招“玉女穿梭”,剑尖刺她穴道。

一个侍女叫道:“老夫人,你的拐杖!”呼的一根龙头拐杖掷了过来。

奚玉瑾横剑一削,“..”的一声,火花四溅。她用的是一把锋利的百炼精钢

的宝剑,竟然未能将这拐杖削断。

岳夫人把拐杖接到手中,奚玉瑾趁这机会夺门而逃,心里想道:“打不

过这婆娘我且到外面和大伙儿会合再说。”

岳夫人却不肯放过她,喝道:“野丫头也敢自称好汉,往哪里跑?”奚

玉瑾听得背后拐杖劈风之声,反手一剑,虎口震得酸麻,宝剑几乎坠地。

岳夫人紧追不舍,从内室到外面大堂,有一条长长的甬道。奚玉瑾抬头

望去,只见大门已经紧闭,不由得暗暗叫苦。

辛龙生跑进内堂,在甬道转角之处,把岳良骏放下,说道:“你赶紧逃

命!迟一些他们打进来,我可不能救你了!”

岳良骏又惊又喜,这刹那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为什么杀了

我的爱妾又要救我性命?”惊魂未定,两只腿竟然不听使唤,直打哆嗦,辛

龙生喝道:“还不快走!”

忽听得金铁交鸣之声,岳夫人追赶奚玉瑾,刚好来到。岳夫人只道丈夫

已经落在敌人掌握,这一惊非同小可!

辛龙生更是吃惊,他本来是要到后堂找奚玉瑾的,想不至她竟然被一个

老妇追赶出来。

岳夫人念头动得很快,不救丈夫,拐杖扫起一个圈圈,四面八方都是杖

影,把奚玉瑾圈在当中,喝道:“你杀我的丈夫,我就杀你的同党!”

辛龙生唰的一剑刺去,剑锋指向岳夫人的背心大穴,这一招正是攻敌之

所必救。

岳夫人只道对方定是要拿她的丈夫作为人质,要胁她的,不料辛龙生却

放了她的丈夫向她突施袭击,这一下颇出她的意料之外。

辛龙生攻敌之所必救,岳夫人不能不腾出手来应付。莫看她年老,身手

仍是矫捷之极,反手一拿,竟然头也不回,就使出了空手入白刃的功夫。

她这一抓一拿,拿捏时候,不差毫厘,换了武功稍弱的人,不是给她扣

着脉门,长剑就非给她夺出手去不可。哪知辛龙生剑法奇诡莫测,堪堪刺到

她的背心之际,突然剑锋一转,无声无息,又快又准,斜拖下来,岳夫人一

抓抓空,情知不妙,“噫”了一声,斜跃三步。饶是她射避得快,半边袖子

已是给辛龙生的剑锋划破。

甬道中光线微弱,奚玉瑾见是一个相貌丑陋的少年,但不知怎的,却又

感觉得到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奚玉瑾怔了一怔,说道:“你是——”

岳夫人大惊之下,“噫”了一声,也在同时问道:“车卫是你的什么人?”

原来辛龙生恐怕奚玉瑾看出他的家传剑法,刚才用的这招乃是车卫所教。

辛龙生捏着嗓子,向奚玉瑾挥一挥手,叫道:“快走!”此时内院的家

丁已经闻声赶至,外面的人也正在撞门。

奚玉瑾心里想道:“这人是谁,待见了社头领和展一环自然知道。”无

暇思索,运剑如风,便冲出去。甬道两边都是墙壁,好在那些家丁武艺低微,

挡不住她,她杀开一条路,无暇跑去打开大门,杀到甬道的另一端尽头,跳

过栏杆,跑进庭院,这才能够飞身上屋。

辛龙生回身架着岳夫人的拐杖,低声说道:“你不必管我是谁,但我不

是杀你的丈夫的。”有几个家丁业已知道寿堂外面刚才发生的事情,纷纷叫

道:“这小子杀害了二夫人,别放过他!”

岳夫人又惊又喜,说道:“好,你给我杀了那贱人,我可不能难为你了。

你走吧!”

岳良骏低声说道:“咱们也该逃啦,来的是金鸡岭的人,人数很是不少,

兵备道已经给他们擒了。”他真不愧是老奸巨猾,惊魂一定,立即盘算脱身

之计,脱下衣服,换了一个家丁的皂衣,却叫他的妻子“保护”这个家丁在

大门攻破之时,夺路外闯。

辛龙生跳上屋顶,奚玉瑾已经不见。那姓刘的“商人”却刚好从屋顶跑

过,意欲跑入内院,来个里应外合。两人在屋顶恰巧碰头。

那姓刘的“商人”连忙问道:“奚姑娘呢?”辛龙生道:“她已经出去

了,你没见着么?”心里想道:“车卫要我保护岳良骏,乐得和他拖延一些

时候。”

那姓刘的“商人”放下心上的石头,接着问道:“岳良骏呢?”辛龙生

道:“喏,你瞧,他们在那一边,看见了没有?快去拿他!他那大老婆武功

很是不弱,你小心点!”

辛龙生是知道岳良骏业已改装易服,向内堂溜走的。但这姓刘的可不知

道,上了他的当。

辛龙生一溜烟逃出知府官衙,过了两条街道,回头一看,只见府衙已经

起火。辛龙生心乱如麻,暗自思量:“车卫要我做的事情我都办好了,我是

回去见他呢,还是在扬州多留几日,希望再见一见玉瑾呢!”那小客店他是

不能再住的了,于是便在当日出城。站在通往百花谷和归途的歧路上,心乱

如麻,好半天兀是打不定主意。

那姓刘的商人追上了岳夫人和假知府,交战十数回合,内堂的大门已给

撞开,金刀杜复赶到,捉住了假知府,岳夫人却逃走了。

社复仔细一瞧,叫道:“糟糕,咱们上了当啦,这人不是岳良骏!”打

了那家丁一巴掌,将他放开,忙到内院搜索。岳良骏不知躲在什么地方,搜

遍了府衙,都没找着。

幸好他们擒着了兵备道,这一仗虽然没有大获全胜,目的亦已达到。金

鸡岭来的几个头目,聚集了许多饿民,打开粮仓,劫了“盐饷”。兵备道的

亲兵不敢抵抗,汉人兵士不愿抵抗,群雄一把火烧了知府衙门,全师而退。

退出城外,杜复猛地省起,查问辛龙生的下落,这才知道辛龙生早已不

见。

奚玉瑾道:“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面有伤痕的少年?”

杜复说道:“不错,他本来已擒了岳良骏,不知何故,却跑进内堂?”

奚玉瑾道:“幸亏他跑进内堂,救了我的性命,他是因为救我,才迫不

得已放开岳良骏的。”

那姓刘的“商人”道:“他也上了岳良骏的当了,岳良骏不知怎的能够

这么快就改了装束,竟然瞒过了他?”不过,这姓刘的虽然有点疑心,但因

辛龙生杀了岳良骏的小老婆又救了奚玉瑾,怎样疑心,也是不敢疑心辛龙生

有心放走岳良骏。

奚玉瑾道:“这人究竟姓甚名谁?什么来历?”

姓刘那人说道:“他和我们是同住一间客店的,名叫龙新。什么来历,

我们可是不知道了。”

奚玉瑾疑心顿起,想道:“龙新?这个名字倒像是辛龙生的名字去掉‘生’

字,颠倒过来的读音一样。”问道:“你们是怎样认识他的?”

那姓刘的说道:“我们同住一间客店,他来和我们结纳,求我们带他进

府衙给岳良骏祝寿。苏州的赛华佗王大夫也在这间客店,王大夫看出他染有

怪病,我们则看出他身有武功。猜想他和我们是同一条线的,是以应他所请,

果然没有料错。”

姓刘的说出他和辛龙生结识的经过之后,杜复也把辛龙生在大闹寿堂之

时的所作所为告诉了奚玉瑾。

奚玉瑾暗自思量:“这倒是我的多疑了,怎会是他?那日他从那么高的

悬崖跌下,即使没有丧命,也绝不能这样快就恢复武功。而且若然是他,他

为什么又要杀岳良骏的小老婆?唉,但为什么这个人我又好似在哪儿见过似

的呢?”

杜复笑道:“这人倒是有点神秘莫测,不过,他既然是来帮咱们的,想

必和我们的人相识,我回山之后,总可以查得出来。奚姑娘,你也不用为了

这件事多伤脑筋了。对啦,韩佩瑛姑娘大概下个月就要回金鸡岭的,奚姑娘

你也去我们那儿好不好?”

奚玉瑾道:“待我回家先想一想好吗?”

展一环道:“辛少侠遇难,文大侠定必要知详情。奚姑娘,你若是不去

金鸡岭,就和我一同回去吧,由你亲自向文大侠禀告比我复述好些。”

奚玉瑾心烦意乱,说道:“咱们明天再说好不好。展大叔,你陪我回百

花谷吧,老王也很想和你再见一次面呢。”

杜复等人要处理赈济饥民和押运“盐饷”的事,当下各人分头办事。奚

玉瑾与展一环连夜回家。

途中奚玉瑾忽地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倘若龙生当真还活在世上,今

日那个人又确实是他的话,我是宽恕他还是不宽恕他呢?”念头一起,芳心

忐忑不安,终于哑然失笑:“绝不会是他的,我为什么要想这种水月镜花绝

不可能成为事实的事?”

且说辛龙生躲开他们之后,独自一人,逃入密林深处,心中无限悲苦。

正自怅怅惘惘之际,忽听得好似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叫他的名字:“辛龙生!”

辛龙生大吃一惊,抬头看时,却没看见人影。

辛龙生沉声喝道:“哪条线上的朋友?”

嘿、嘿、嘿的一声冷笑声从密林深处传出来,那人继续说道:“辛龙生,

你倒是很会说谎,可惜,嘿嘿,你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我!”

声音陌生,辛龙生听不出是谁,心里又惊又急,不知自己的秘密这人知

道了多少。当下立即向声音来处猛扑过去,喝道:“朋友,你这话是什么意

思,有胆的出来和我说个明白!”

话犹未了,只听得暗器破空之声,一枚石子向他飞来。辛龙生拔剑一拨,

石子在他身前三尺之处跌落。

那声音冷冷说道:“有胆的你跟我来!”仍然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这枚石子显然是用来给他指路的,并非真的打他。

辛龙生心里想道:“我非抓着这人不可!”提一口气,展开“八步赶蝉”

的轻功,跟着那人飞石指示的方向追下去。他这“八步赶蝉”的轻功虽未炉

火纯青,开头十里八里之内,亦已不逊奔马。追了一程,仍未发现那人,只

是每当他要止步之时,就有一枚石子飞来给他指示方向。

辛龙生一路追赶下去,爬上了东面的主峰,越入越深,不知不觉到了一

个极其荒僻险峻的处在,一处处丛莽密菁,荆棘满道,林中古树遮天,阳光

都透不过来。阴沉幽暗的树林里,怪石奇岩,如剑如戟,如虎如狮,如鹰展

翼,如马扬蹄,份外显得可怖。

辛龙生瞿然一省:“这人有如鬼魅,我莫要着了他的暗算。”

心念未已,只见乱石丛中突然窜出一人,冷冷说道:“好,到了这里,

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辛龙生飞身掠起,立即向他抓去,喝道:“你弄什么玄虚?”

那人反手一挥,以一招“拂云手”将辛龙生的一抓荡开,喝道:“要想

杀人灭口吗?哼,你还得回去车卫那里多练十年!”

辛龙生聚拢目光,定睛一看,只见是一个黑衣汉子,脸上险森森的毫无

表情,嘶哑的声音十分难听,竟看不出他有多大年纪。

辛龙生打了一个寒噤,强自镇定,说道:“好,你是什么人,说吧!”

那人打了个哈哈,说道:“你我早已会过面了,你却不知道吗?我就是

那天在知府大人的花园里给你传话的人!”

辛龙生这才恍然大悟,心道:“哦,原来他就是车卫派来监视我的那个

人。”

“你把我引到这里有何指教?”辛龙生大惊之下,吸了一口气,问道。

“嘿嘿,我是来请问你的,你要不要我给你圆谎?”那人说道。正是:

只因曾作亏心事,至教疑鬼又疑神。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