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九十七回镖局宏张豪士集箫声低奏故人来

谷啸风心头火起,想道:“好呀,我和你文比,你却要和我武比。”双

掌“呼”的拍出,把那褡裢又推过去,不料褡裢突然穿了一个洞,有六七个

元宝跌了出来。原来在李中柱抛过来的时候,已是暗中运上内力,推压褡裢

里面的银子,弄破褡裢的。

谷啸风心道:“你已经卖弄了两手功夫,来而不往非礼也,且叫你也知

道我的厉害!”当下把手一抄,一招“千手观音接万宝”的手法,把六七个

元宝全都抄到手中,冷冷说道:“还有几锭银子,请李兄一并拿走。”说着

将手中元宝抛出。

他这一抛,乃是以一招“七修剑法”化为暗器手法的,七个元宝飞过去,

每个元宝都是对着李中柱的一处穴道。

李中柱不慌不忙,滴溜溜一个转身,七个元宝全都卷在他的袖中,说道:

“谷兄定然不肯代收,那我只好留下来待有机会再还给你们的老板了。不过

我却有一件私事,想请问谷兄。”

谷啸风道:“你我素昧平生,我有何私事劳李兄动问?”

李中柱道:“听谷兄口音,似乎是扬州人氏?”

谷啸风道:“不错,那又怎样?”

李中柱道:“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谷啸风道:“什么人?”

李中柱道:“江湖上有一位任天吾老前辈,他有个妹妹是嫁给扬州谷家

的,谷家的少爷名叫谷啸风,不知可是谷兄本家?”原来谷啸风刚才只是报

姓,并未通名。

谷啸风心头一动,说道:“你打听任天吾和谷啸风做什么?”

李中柱低声说道:“实不相瞒,我和任老前辈的大弟子余化龙是好朋友,

是以我知道任老前辈来了大都。余化龙托我打探谷啸风的下落,说是有几句

话要告诉他。你若是他本家,那就可以请你转告了。”

谷啸风情知这个李中柱已经知道他的身份,心里想道:“你装蒜,我也

装蒜。”说道:“你有什么话要告诉谷啸风?”

李中柱道:“余化龙说,他的师父和谷啸风有点小小的误会,但他们毕

竟乃是甥舅,有什么误会不可以化解的?因此任老前辈很想找他外甥回来,

余化龙就将这件事拜托了我。”说话之际,侧目斜睨,似是要留心观察谷啸

风的面色。

谷啸风正要发作,猛地想起一事,说道:“你是哪里人氏?”

李中柱怔了一怔。不解谷啸风何以在这紧要关头,却又与他说起闲话来

了。

李中柱怔了一怔,说道:“我是山东武城人,谷兄有何指教?”

谷啸风面色一变:“不错,我正是要教训你这奸贼!”

李中柱道:“谷兄何故口出恶言?”

谷啸风冷笑说道:“老实告诉你,我就是谷啸风,任天吾变节投敌,我

早已不认他作舅父了。你给任天吾跑腿?我还焉能容你走出这个大门?”冷

笑声中,便即一抓向李中柱抓去。

但他在怒斥李中柱的时候,屏风背后,却传出轻轻的“噫”的一声。

谷啸风心中一动,想道:“不知表妹何以要打听这厮籍贯,难道他们是

相识的么?”但此时他已出手,心想即使这个姓李的奸贼是和任红绡相识,

我也要把他擒下再说。

李中柱听得那声轻噫,也是心中一动:“看来我大概是不会看错人了。”

谷啸风出手何等快捷,哪有余暇让李中柱分辩,李中柱一个“移形换位”,

迅速闪开,暗自想道:“且待我试试他的本领,看他是不是真的谷啸风?”

说时迟,那时快,谷啸风第二招第三招连接攻来,攻势有如长江大河,

滚滚而上。李中柱把褡裢一挥,谷啸风霍的一个凤点头,随即一掌劈出。

这一掌用上少阳神功,把李中柱拿着的褡裢,打得脱手飞出,哗啦啦一

片响声,银子撒了满地。

李中柱笑道:“谷兄,小心脚下。”数十百个元宝在地上打滚,施展腾

挪闪展的功夫当然会受影响,稍一不慎,便有跌倒的危险。

谷啸风怒道:“任你诡谋百出,也休想逃出我的掌心!”一个“十字摆

莲”腿法,扫荡满地乱滚的银子,骈指如戟,倏地就点到了李中柱的面门。

李中柱道:“是么?”反手一指,指向谷啸风额角的“太阳穴”。这一

招以牙还牙的对攻指法,使得精妙之极。谷啸风也不禁心头一凛。同时又是

有些诧异,想道:“这厮的点穴手法如此高明,但却是和公孙璞的惊神指法

似乎有点相同,真是奇怪。”

高手拼斗,必须攻守兼备,两人一沾即退。谷啸风自忖点穴的功夫比不

过对方,立即变招,以指代剑,一口气攻了李中柱七招。

李中柱陡地跳出圈子,赞道:“七修剑法,果然名不虚传!谷兄,咱们

不用打了,我是试探你的!”谷啸风哪敢相信,喝道:“你捣什么鬼?”屏

风背后。任红绡已是走了出来。

任红绡叫道:“表哥且慢动手!啊,小柱子,果然是你!”李中柱笑道:

“难为你这贼丫头还认得我,昨天我却是对你无礼了。”任红绡道:“小柱

子,这是怎么回事?你既然知道是我,昨天为何又不把话说明?”李中柱笑

道:“昨天我还怕认错人呢,你这么一叫我,我才敢断定是你。”

李中柱叫任红绡做“贼丫头”,任红绡居然并不生气,谷啸风惊疑不定,

连忙问道:“他是什么人?”

李中柱摸出一管玉箫,忽地吹了起来,箫声悲壮,感人肺腑。任红绡顾

不得答话,先自听得呆了。

谷啸风正自奇怪他为什么忽然吹起箫来,丁实和韩佩瑛也走出来了。韩

佩瑛妙解音律,在谷啸风耳边说道:“他吹奏的曲调是从杜阁部的一首诗谱

出来的,现在是下半阕。”轻轻念道:“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处处起渔樵,

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

谷啸风心里想道:“杜老此诗是悲悯战祸的,不知他吹奏此诗是何用意?

不过他倒是文武全才的人呢。如此人才——岂能甘心做金虏的走狗,莫非他

当真是试探我的?”

心念未已,李中柱一曲已终,手抚玉箫,向丁实施了一礼,说道:“这

位敢情是丁老板了。丁老板,我是特此来向你请罪的。”

谷啸风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只见丁实脸上现出又惊又喜的神情,说道:“李兄,尊师想必是檀大侠

吧?应该赔罪的是我,我不知道你是檀大侠的弟子。”

李中柱笑道:“不错,丁老板听了我的曲子,果然一猜就着。那么我的

来历,大概也用不着和谷兄说了。”

这一下大出谷啸风意料之外。原来丁实所说的“檀大侠”,正是天下闻

名的武学宗师之一的“武林天骄”檀羽冲。武林天骄和蓬莱魔女柳清瑶、“笑

傲乾坤”华谷涵是最要好的朋友,他们的交情谷啸风是早已知道的,虽然他

还没见过武林天骄。

谷啸风这也才恍然大悟,心里想道:“怪不得他的点穴手法和公孙璞相

同,公孙璞的惊神指法一半是得自武林天骄的传授,他和我说过的,我刚才

却没想起。”

任红绡大喜道:“小柱子,原来你已投得明师,我却一点也不知道。但

丁香主——你何以一听他的箫声,就能够知道他的来历呢?”丁实笑道:“对

于音律,我是一窍不通。但这支曲子,我却是曾经听得檀大侠吹奏过的,那

是差不多二十年之前的事情了。”

原来二十年前,北五省的绿林豪杰第一次在金鸡岭集会,“蓬莱魔女”

柳清瑶就是在那次绿林大会中被推选为绿林盟主的。当时丁实出道未久,还

是长鲸帮中的一个小头目,作为帮主洪圻的随从,参加盛会。

武林天骄以大会特别邀请的客人身份,前来观礼,在庆祝蓬莱魔女当选

盟主的那天晚上,他酒后吹箫,吹的就是这个曲子,用的也是这根暖玉箫。

丁实说道:“当年我得聆令师雅奏,乐声从这管箫中吹出,当真是响遏

行云,我对音律之道虽然一窍不通,这支曲子却还记得,这管玉箫也还认得。”

李中柱重新和谷啸风见过了礼,说道:“适才多有得罪,谷兄切莫见怪。”

谷啸风笑道:“任天吾是我舅舅,也难怪你要试探我的。”

李中柱跟着向韩佩瑛赔礼,说道:“昨天在那小茶馆中,你们一定以为

我是个轻薄少年了。”

韩佩瑛道:“你和任姑娘是从小相识的吗?”

李中柱道:“不错。我是她外祖父的邻居,小时候时常在一起玩的。后

来任家搬到别处,我们就没有见面了。”

任红绡道:“我们本来是住在山东聊城的,和外祖父所住的武城相去不

远,所以小时候我一年之中最少有半年是住在外祖父家里。后来我家搬到了

河南舜耕山,妈难得再回娘家。前几年我外祖父去世,我们到武城奔丧,才

知道他们李家也早已搬走了。”接着笑道:“小时候我叫他小柱子,他叫我

做贼丫头的。昨天在那小茶馆,如果他敢叫我一声贼丫头,我就知道是他了。”

李中柱笑道:“那时你正在生我的气,我还敢这样叫你?”

韩佩瑛笑道:“红绡,小时候你很淘气吗?”

任红绡笑道:“不错,小时候我是比他淘气,但也没有偷过他的东西。

他叫我做贼丫头,是另有原由的。我的名字是外祖父给我取的,外祖父说红

绡是唐代的一个女侠,红绡盗金盒消弭兵灾的故事,你们是知道的了。外祖

父要我效法这位前朝侠女,小柱子听了红绡的故事,却就笑说我是贼丫头

了。”

李中柱道:“今后我不会再这样叫你了,你现在已经是一位名副其实的

女侠啦。”

任红绡道:“你怎么知道?”

李中柱道:“你若贪图富贵,早就和你爹爹住到王府去了。你在这里,

这就证明你是个明大义、识是非的侠女了!”

任红绡听他说起往事,不觉黯然,心里想道:“外公以侠女期望我,谁

知我的爹爹却是认贼作父。”

李中柱似乎知道她的心思,说道:“莲出污泥而不染,你爹是你爹,你

是你,你在我的眼中,始终是和从前一样,你也不必为了你爹的事情难过了。”

任红绡道:“你怎么在三天之前,就知道我要到丁老板这里?”

李中柱笑道:“我哪有未卜先知之能,这次的事,不过是巧上加巧罢了。”

任红绡道:“你不是为了我爹的事,想来告诉丁老板的么?”

李中柱道:“这是原因之一,但在昨天之前,我却做梦也想不到,你们

会在丁老板的家中出现。”

丁实笑道:“对啦,你也应该给我解开这个疑团了,你是怎么知道小号

的秘密的?”

李中柱道:“我是奉了家师之命来的,家师是笑傲乾坤华谷涵和蓬莱魔

女柳清瑶这对武林侠侣的朋友。”

丁实恍然大悟,说道:“敝帮和金鸡岭的柳盟主最近正在商量联盟之事,

想必是我们的帮主把我在这里主持分舵的事情告诉了柳盟主,柳盟主又告诉

了尊师。那天你在小店为何不早说呢?”

李中柱笑道:“我可不能在闹市的一间绸缎店里,吹那支曲子给你听呀。”

丁实一想那天的情形,即使李中柱讲明他是武林天骄的弟子,自己也是

不会相信的,当下笑道:“不错,这不能怪你,只能怪我太谨慎了。但不知

尊师找我,可有什么紧要之事?”

李中柱道:“家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因我在大都人地生疏,将

来若有什么消息要想传递出去,也得有个可靠的朋友帮忙,是以叫我来拜会

丁老板的。”

原来武林天骄本是金国的贵族,在完颜长之王府之中,有一个家人是他

奶妈的儿子。武林天骄自己不便在大都居留,故此叫初出道的弟子李中柱前

来大都,替蓬莱魔女打探消息。

李中柱说道:“我现在就是住在师父那个奶妈的儿子家中,打听到几桩

事情。不过这些消息或许丁老板也早已知道了。”

丁实道:“是哪几桩?”

李中柱道,“一桩是完颜长之想要收服黄河五大帮会,包括贵帮在内。”

谷啸风道:“这个阴谋,他们早已进行了。不过当然也得准备他们再来。”

李中柱道:“第二桩事情和金鸡岭有关。听说金国正在准备向蒙古屈服

求和,这样他们就可抽出一部分防守边境的兵力,用来‘讨伐’义军。”

丁实说道:“此事早已在我们意料之中,不过金虏如今既是有了更具体

的计划,我当然也是要设法把这消息送到金鸡岭去的。”

李中柱道:“第三件事情就是任天吾投靠完颜长之之事了。我恐怕侠义

道还未知道,受他瞒骗。但现在我是可以完全放心了。”

事情的原委说得一清二楚之后,李中柱又再笑道:“丁老板,你可要原

谅我那天的鲁莽。那天我到了你们宝号,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可以令你见我,

只得出此下策,伪装是来讨帐,我以为你一定会大动怒火,亲自出来斥责我

的,那我就可以有机会和你单独解释了,谁知却是弄巧反拙。”

丁实笑道:“幸亏你够机灵,找得到我的家里来。要不然几天之后虎威

镖局开张,我都恐怕不敢出头露面去向孟霆道贺呢。”

李中柱道:“听说孟老镖头慷慨重义,家师也曾和我说过他的。到了那

天,我也想去向他道贺,你可以带我一同去吗?”

丁实说道:“当然可以。那天你和谷兄都可以冒充我的伙计。”接着笑

道:“我有三天没有上铺,恐怕会引起老主顾的疑心,今天我是应该出去了。

你们在我这里,就当作是自己的家一样,无须客气。李少侠,你和任姑娘久

别重逢,也该叙叙旧。今晚待我回来,咱们再谈。”

任红绡得见儿时好友,谷啸风和韩佩瑛都是替她欢喜。丁家有个后花园,

丁实走后,他们到花园游玩,谷、韩二人有意让他们亲近,避过一边。

任红绡笑道:“小柱子,小时候你唱的山歌很好听,想不到你如今又学

会了吹箫,吹得更是妙极,我真想再听一遍。”

李中柱道:“好,我给你唱另一支曲子,你用这支玉箫给我伴奏。”

任红绡道:“这支玉箫真是宝贝,别的玉箫触手生寒,这支萧却是暖的。”

李中柱道:“这是武林异宝暖玉箫呢,师父特地给我作防身武器用的。”

任红绡道:“你要唱什么曲子?”

李中柱道:“欧阳修的浪淘沙。浪淘沙的曲调很普通,想必你是一定会

吹奏的了。”(更新最快://.1 6. n)

任红绡道:“让我试试,吹得不好,你别见笑。”

两人一吹一唱,谷啸风和韩佩瑛也给箫声吸引,悄悄走近他们。一曲未

终,只见任红绡的眼角已是挂着晶莹的泪珠。

李中柱唱道:“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武城东,总是当时携

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

同?”

这首词写的是追忆旧游之乐,思念故侣之情。他们久别重逢,李中柱特

地选了这首“浪淘沙”词唱给她听,自是有意向她暗吐心曲的了。

任红绡想起与李中柱的儿时旧事,想起和他分手之后自己这许多惨痛的

遭遇,不觉又喜又悲,泪盈于睫。

李中柱道:“对不住,这支曲子反而引起你的伤感了。”

任红绡道:“没什么,我只是高兴得有点想哭罢了。真想不到我还会见

到你的。”

李中柱笑道:“我还以为你不喜欢这首词呢。嗯,我的心情也是和你一

样。”

任红绡抹去了脸上的泪痕,笑道:“一般人都以为欧阳修是个道学先生,

谁知他也会写出这样含有深情的绮词丽句。不过你似乎唱错了一个字。”

李中柱道:“是哪个字?”

任红绡道:“原词第三句我记得好像是‘垂杨紫阳洛城东’的,你却唱

成了‘垂杨紫阳武城东’了。不是把‘洛’字错成了‘武’字吗?”

李中柱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我是故意错‘洛’为‘武’,咱们童年

的那段快乐时光,可是在武城一同度过的啊!”

任红绡杏脸泛红,佯嗔说道:“我早知道你没存着好心思。”其实她是

早已明白李中柱改这个字的用意,不过她还要他从口中亲自说出来。她表面

是佯嗔薄怒,心里实在是甜丝丝的。

李中柱道:“我只恨自己写不出这样好词来献给你,只好改前人的词来

表达我的心意了。绡妹,我希望你别把我当作轻薄少年,我说的是心里的话。”

任红绡见他说得诚恳,心里甚为感动,笑道,“昨天在那小茶馆里,我

和佩瑛姐姐几乎真的把你当成轻薄少年呢。”

李中柱道:“现在呢?”

任红绡笑道:“你现在是名震江湖的武林天骄的弟子,我是羡慕你、钦

佩你都来不及了。”

李中柱道:“这些年来我都在想念着你,若是见不着你,我学成多好的

武功也是不会快乐的。”

任红绡低声说道:“咱们现在不是见着了吗?”

李中柱道:“不错,咱们是见着了。但不知能够聚首多久?唉,‘今年

花胜去年红’,但‘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呢?”

任红绡冰雪聪明,当然听得懂他引用这几句话的用意。他是在向她试探,

在他们分别了这许多年之后,她是不是另外有了心上之人?故此要问她“可

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任红绡想起自己几乎受了化名颜豪的完颜豪的欺骗。当时自己以为“颜

豪”是位少年游侠,一片芳心,也曾寄托在他的身上。想不到他却是个骗子,

是金国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的儿子。想起此事,不觉暗自羞惭:“小柱子对

我这样痴情,我却几乎移情别向,真是愧对他了。”

李中柱叹口气道:“世事沧桑,人所难料。咱们虽曾是两小无猜的好朋

友,毕竟还是毫无名份的,你,你若有了另外更好的朋友,我、我也不会怨

你的。”

任红绡嗔道:“你胡说什么?我现在最要好的朋友就是韩姐姐和谷表哥,

他们是自小订了亲的。你和我才见面,就与我说这些话,当心让他们听了去,

可要羞死我了。”

李中柱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笑道:“好,再说两句,我就不说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韩佩瑛噗嗤一笑,从假山背后走了出来,说道:“你真是个傻瓜,还用

得着问吗?你的绡妹以后永远都会和你在一起了,‘还与谁同’呢?”

任红绡羞得满面通红,说道:“我以为你们是在那边练剑,谁知却跑来

偷听人家说话,我可不依!幸亏我没说你坏话。”

韩佩瑛笑道:“你说我的坏话,我也不会生气。其实男大当婚,女大当

嫁,这本来是光明正大的事情,又怕什么人家偷听?”

任红绡嚷道:“你越说越不像话啦,我可真的不依你了。”

她口里这么说,一颗心却是感到有了着落了。这晚她做了一个又甜蜜又

可怕的梦。梦中先是李中柱走来和她在花丛之中山盟海誓,忽地完颜豪跑来

要把她抢去。李中柱和完颜豪打了一架,竟然给完颜豪打伤了。

三天之后已是虎威镖局在大都重新开张的日子。

他们按照原来的计划,谷啸风和李中柱冒充绸缎店的伙计,跟随老板丁

实到镖局道贺。

孟霆交游广阔,他们到了镖局门前,只见车水马龙,十分热闹。

贺客盈门,有来头的人物不知多少。丁实不过是一个绸缎店的老板,自

是用不着孟霆亲自招呼,充当知客接引他们进门的是一个名叫徐子嘉的镖

师。

徐子嘉在镖局里的地位不低,他是孟霆手下排名第二的四大镖头之一。

当年孟霆从洛阳护送韩佩瑛到扬州与谷啸风完婚,这徐子嘉也是随同护送的

镖师之一。那次的“保镖”中途出事,孟霆、徐子嘉都没有到过谷家,不过

谷啸风和徐子嘉却是曾经有过一面之交的。

好在谷啸风化了妆,他的身份又只是一个绸缎店的小伙计,谁也没有特

别注意他。徐子嘉以前虽然曾经见过他,亦是没有认出。

宾客越来越多,金京所有镖局的总镖头和有点名气的镖师差不多都来齐

了。丁实和徐子嘉寒暄已毕,说道:“徐镖师,你去招呼客人,不必和我们

客气。”

一个年约四十左右服饰华贵的汉子和一个少年走来,和丁实点了点头,

笑道:“小姓赵,这位是鸿福大宝号的丁老板吧?我是贵号的常年顾客,这

件长袍的料子就是前天在贵号购买的,那天没见着你丁老板,想不到今天在

这里遇上了。”

丁实依稀记得似曾见过这样一个顾客,看他模样,又像是个商人,心想:

“大概不会是特地来试探我的吧?”当下说道:“前几天我得了点小小的毛

病,有失迎迓了。赵老板,你在哪里发财?”

姓赵的汉子哈哈一笑,说道:“我倒是想在这间镖局发财,不过是不是

能够发财,那还要托赖孟老镖头和徐老弟各位镖师的福气呢!”

丁实莫名其妙,不觉怔了一怔,心道:“难道是我走了眼,他竟然是黑

道的人物么?但他纵然要打这镖局的主意,也不必和我这个不相干的人说

啊!”

心念未已,徐子嘉已是笑道:“丁老板,我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敝

局的新东主赵斌先生。”

丁实听了赵斌的名字,方始恍然,原来赵斌也是大都一个颇有名气的武

林人物,而且听说还是交游相当广阔的,不过丁实可还没有和他正式认识。

谷啸风和丁实不觉都是有点诧异,心想这虎威镖局乃是孟霆的祖业,怎

的却又多了一个“新东主”赵斌出来?

赵斌说道:“王马镖局的马老镖头和沧州名武师梅花拳的掌门梅锷等人

都已来,徐老弟,你过去帮忙招呼吧。”

徐子嘉走开之后,赵斌笑道:“我只是镖局一个小小的股东,所占的股

份不过四分之一。其实这行生意我是丝毫不熟的。不过冲着孟老镖头的面子,

帮帮他的忙罢了。这是小儿武仲,他是还未出道的,以后还得仰仗你丁老板

多多提携呢。”

丁实不觉又是一怔,笑道:“我只懂做绸缎的生意,对武术一窍不通,

‘提携’二字,从何说起?”

赵斌笑道:“丁老板,你误会了,拿刀弄杖的事,我怎能麻烦你丁老板

呢?我说的提携,就正是指生意方面的事情啊。我知道贵号以前曾有几次光

顾过虎威镖局,小儿他日出师之后,贵号要找人保镖的话,希望丁老板多多

照顾他。”

丁实道:“令郎跟那位名师?”

赵斌道:“我之所以加入虎威镖局,为的就是想小儿得到孟老镖头指点

他一些武功,如今他是孟老镖头的第三个徒弟。”

丁实佯作对武林人事不感兴趣,随口和他敷衍,赵斌却是兴高采烈的和

他谈论生意上的事情,问他有什么行业的生意好做,说道:“其实镖行的生

意风险太大,还是你们做绸缎店老板的最易发财。”

丁实听得越来越感难耐,心里想道:“这赵斌也算得是有点名气的武师,

怎的如此鄙俗?”

幸亏不久又有一个药行老板来到,这间药行的生意做得很大,老板在商

场上的身份当然也是远在丁实之上,赵斌父子忙着去奉承他,就抛下丁实了。

丁实背后的两个客人窃窃私议,一个说道:“孟霆是镖行中的泰山北斗,

怎的找了这样一个合伙的人,岂不辱没了虎威镖局这块金漆招牌。”另一个

道:“话可也不能这么说。赵斌武功不错,在大都人面又熟。孟霆的镖局是

从洛阳搬来的,他要想在大都打开局面,像赵斌这样的人正是合适不过啊。”

先前说话那人道:“我不是指的这个,我说的是赵斌的人品,你不觉他

和孟霆的性格正是格格不相入吗?”他的朋友低声说道:“赵斌这把口溜滑

得很,孟霆恐怕迟早会上他的当的。不过有一事你却不知,孟霆现在正在闹

穷,所以不能不找人合股,才可以增添资本啊。他的镖局在洛阳已经毁于战

火了。”非议赵斌那汉子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这就难怪了。”

丁实听了他们的议论,这才明白个中原委,心里也有“原来如此”之感。

就在此时,忽听得充当知客的石冲和孙华齐声叫道:“有贵客到!”正

是:

忽闻“贵客”到,镖局起风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