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一五回强敌寇边思国土天骄面圣谏君王

还幸西门牧野在两个月前和厉擒龙交手所受的内伤刚刚痊愈,毒功不免

受了影响,威力未能尽量发挥。李、何二人虽然处在下风,也还可以勉强支

持。

朱九穆与任天吾合斗武士敦,阵脚是稳住了,但也占不到便宜。武士敦

已练成了护体神功,不惧阴寒侵袭,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伤他不得。武士敦

双掌使出不同的打法,右掌是金刚掌力,刚猛异常,左掌则把打狗棒法化到

掌法上来,柔中寓刚,变化奇幻之极。朱、任二人只觉对方掌力,时而猛若

洪涛,骤然压至;时而柔如柳絮,随势屈伸。每一招都暗藏着几个变化,竟

是教他们难以捉摸。

余化龙看得惊心动魄,生怕受了误伤,越退越远。任天吾喝道:“蠢材,

还不快去搬取救兵!”

余化龙瞿然一省,说道:“是!”巴不得师父有此吩咐,慌忙转身就走。

西门牧野道:“你怎么又忘了,先发一支蛇焰箭呀!”

余化龙把手一扬,一溜蓝色的火焰射上半空。这是报警的讯号。原来“王

府”的高手,是分四路出城的,每一路也都配备有后援的副手。任天吾估计

后援的副手到来,也还是敌不住武士敦这样一等一的高手,必须找到其他的

三路高手来援,方能稳操胜算。这就要用到余化龙快马跑回去搬取救兵了,

不过那一枝蛇焰箭则是希望能够和他这一路的后援副手取得联络的。

余化龙的坐骑,系在山坡的一棵树上,正要跑过去解开马匹,还有十数

步距离的时候,忽见两条人影,已是捷如飞鸟般从山上下来,刚好是朝着他

这个方向。

余化龙定睛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谷啸风和韩佩瑛。

余化龙造过谷啸风的谣言,深知谷啸风恨他入骨,只怕来不及跨上坐骑,就

给谷啸风发现,那时要跑也跑不掉。谷、韩二人来得太快,他不敢冒这个险。

急切间无暇思索,只好伏身莽草丛中。心里想道:“他们听那边厮杀的声音,

当然是必定先去赴援,帮忙他们的朋友。我待他们过去了,再跑不迟。老天

爷保佑,切莫给他们发现。”

谷、韩二人是看见蛇焰箭的蓝色火焰升起跑来的,跑得近了,武士敦高

呼酣斗的声音也听得十分清楚了。不出余化龙所料,他们果然是无暇搜索草

莽是否还埋伏有人,便从他的身边跑过。不过山坡上系的四匹坐骑,却给韩

佩瑛斩断了系马索,放走了。谷啸风笑道:“好,你的心思比我缜密得多。”..

要知何家隐居在秘魔岩下,是不愿给外人知道的。韩佩瑛放掉对方的坐

骑,那是为了不让敌人易于逃跑,希望能够把敌人一网打尽的。她只道敌我

双方都在混战之中,想不到还有一个余化龙躲在草丛里面。

任天吾听得他们的脚步声,心里想道:“蛇焰箭刚刚升起,怎的援兵就

来得这样快呢?”说时迟,那时快,谷啸风和韩佩瑛已经转过山坳,现出身

形。任天吾大吃一惊,这才知道来的并不是他们的人。

谷啸风怒道:“好呀,任天吾,佩瑛的爹劝过你,我劝过你,你的女儿

也劝过你,你不听良言,又来兴风作浪,可休怪我不认你这个为虎作伥的长

辈了!”

韩佩瑛道:“武帮主对付得了任天吾和朱九穆这两个老贼,咱们先打西

门牧野这老魔头。”

谷啸风道:“不错,馒头只能一口一口的吃,何兄、李兄你们歇歇,我

来替你。”

谷、韩二人双剑合璧,剑光匹练似的向西门牧野卷去。西门牧野怒道:

“你这小子是我手下败将,竟也敢来欺我!”

谷啸风冷笑道:“你真是太欠自知之明,你以为你现在还胜得了我吗?

看剑!”唰唰唰一连几剑,剑剑指向西门牧野的要害穴道,西门牧野大吃一

惊,心里想道:“才不过一年多工夫,这小子的剑法竟然精进如斯,还好像

知道我的弱点似的,看来的确是不能小觑他了。”

谷啸风的剑法比以前练得高明多了,这是事实,但他之所以能够迅即抢

到上风,却并不仅仅是由于剑法的精进。一来他和韩佩瑛所练的双剑合璧的

打法,经过了一年多联手应敌的经验,已经配合到毫无阻滞,得心应手;二

来他得好友公孙璞指点他应付桑家两大毒功的窍门,此时再和西门牧野交

手,已有成竹在胸;三来西门牧野刚才和武士敦拼了一掌,又和李、何二人

恶斗一场,内力损耗不少,此消彼长,当然就不是谷、韩二人联手之敌了。

谷啸风运剑如风,出手越来越快,剧斗中西门牧野冒险进招,“化血刀”

欺身向他劈下。谷啸风喝道:“来得好!”唰的一剑,突然向他意想不到的

方位刺来,剑尖虽然给他的掌力震得稍稍歪斜,但还是刺着了他掌心的“劳

宫穴”。

西门牧野大吼一声,猛地向韩佩瑛冲过去,韩佩瑛身法轻灵,一飘一闪,

西门牧野扑了个空,但却也冲出去了。

谷啸风笑道:“穷寇莫追,让这老贼走吧。他的毒功是最少也得三年才

能恢复了。”

说话之际,谷啸风向韩佩瑛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叫她唱唱双簧。韩佩瑛

心领神会,说道:“只是废他毒功三年,岂非还是便宜他了?”

谷啸风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公孙璞和我说过,桑家的两大毒功,

功夫练得越深,体中蕴积的毒素愈多,一旦没有相当的功力支持,随时都有

走火入魔的危险。嘿嘿,这老魔头对桑家的毒功秘笈未曾参悟得透,他这秘

笈就给人抢去,要解救走火入魔之危,更是难上加难。亦即是说他在三年之

内,随时都有危险,只怕未等得到他的毒功恢复,他早已走火入魔了。哈哈,

走火入魔的苦楚,可是比死还要难受的呀!”

西门牧野飞快逃跑,不过谷啸风的话语,他还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登

时瞿然一省,想道:“厉擒龙抢了我的毒功秘笈,他说过是为了要送给黑风

岛主的,那我为什么不可以找黑风岛主想想办法?虽然到了口的馒头,黑风

岛主未必肯吐出来,但我若能请得龙象法王出头,也还是有手段迫他吐出来

的。”他可不知,谷啸风使的正是一石二鸟之计。

谷、韩二人与西门牧野交手之时,武士敦正在与朱九穆、任天吾打得难

解难分。替换下来的何令威和李中柱便即加入战团,李中柱攻向任天吾,何

令威攻向朱九穆。

任、朱二人合力,才堪堪抵敌得住武士敦的金刚掌,怎禁得起武士敦这

边又多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好手。

朱九穆一见西门牧野已经逃跑,更是心慌,蓦地大叫一声,喷出一口鲜

血,呼的一掌,向武士敦当头劈下。

朱九穆用的是邪派中最怪异的功夫——“天魔解体大法”,这天魔解体

大法在自伤身体之后,功力可以骤增一倍。但过后却是元气大伤,纵然不死,

也得大病一场。

只听得“蓬”的一声,朱九穆像皮球般地抛了起来。武士敦也不禁身形

连晃,打了一个寒颤。

与此同时,任天吾也由于吓得心慌意乱,被李中柱的暖玉箫点着了他的

一处穴道。任天吾大叫一声,转身就跑。不知他是怕跑得不快,还是业已支

持不住,跑了几步,忽地身躯仆倒,骨碌碌地滚下了山坡。

何令威回头一看,只见武士敦面上笼罩着一层青气,不禁吃了一惊,问

道:“师父,你怎么啦?”武士敦深深吸了口气,说道:“不碍事。这魔头

施用天魔解体大法,他的修罗阴煞功已经给我废了。”

李中柱忽地叫道:“咦,那边还有个人!”

只见草丛里钻出一个人来,面色苍白如纸。钻了出来,晃了两晃,忽地

一声尖叫,又倒下去。

原来余化龙躲在茅草丛中,本想伺机逃跑的,不料给武士敦那股掌力和

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波及,虽说距离在数十步开外,但以余化龙这点本领已

是难以抵受了。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是在他使了“天魔解体大法”之后发出

来的,那股奇寒的阴煞之气,已是足以令他血液为之冷凝。

谷啸风双眼一瞪,喝道:“好呀,原来是你这奸徒!”

余化龙吓得魂不附体,他本来是受了内伤的,一吓之下,心胆俱裂,谷

啸风跑来要把他活捉,只见他动也不动。原来早已吓破了胆,一命呜呼了。

何令威笑道:“谷兄,你们怎的来得这样快呀?”

谷啸风道:“我见你们今天还没回来,在家里待不住,故此下山走走,

本是想探探消息的。不料刚下到半山,就看见这边升起的那枝蛇焰箭了。”

李中柱笑道:“这支蛇焰箭是余化龙射的,他想搬取救兵,不料反而变

成了他的催命符。这也当真可以说得是自取灭亡了。”

谷啸风道“这一战废了朱九穆和西门牧野的毒功,吓死了余化龙。也可

以说是大获全胜了。可惜的只是跑了一个任天吾。”

武士敦忽地笑道:“李世兄,你真不愧是檀大侠的得意弟子,刚才使的

那招暖玉箫点穴手法精妙绝伦,看来是已经点着了任天吾的愈气穴了。不过,

你好像还是有点手下留情,不知是也不是?”

李中柱面上一红,说道“武伯伯真好眼力。小侄这,这..”

谷啸风笑着替他解释,说道:“李兄和我的表妹是青梅竹马之交,任天

吾虽然执迷不悟,我的表妹可还是希望她的父亲有回头之日的。”

原来李中柱正是为了看在任红绡的份上,这才对任天吾手下留情,在点

着他的穴道之时,未曾用上重手法的。否则任天吾即使内功深湛,不至于立

即摔到,穴道被封,也是难以逃跑的了。

韩佩瑛接着说道:“红绡本来是和我们一起下山的,我们跑在前头,比

她先到。不过此际她也应该来了。李兄,你快去迎接她吧。”

话犹未了,果然便见任红绡在山坳那边出现,向着他们跑过来了。

任红绡道:“你们怎的今天才回来,把何伯伯都急死了。”

韩佩瑛笑道:“其实最着急的还是她。李大哥,你不知道,这两天她每

天都要出大门张望几次,看你回来没有,晚上也睡不着觉呢。”

任红绡面上一红,说道:“何大哥和他一起都没有回来,这两天你不也

着急么?我出去探望,可并不仅仅是为了他呀。”

李中柱笑道:“好了,现在我们都回来了,也都没有受伤,你们可以放

心啦。不但我们回来,还多了一位你意想不到的客人呢。”

武士敦穿的还是大内卫士的服饰,任红绡已经注意到了,知道李中柱说

的客人是他,不觉大为诧异。

李中柱笑道:“这位武大侠是何大哥的师父,也就是那天晚上在天坛暗

中帮忙咱们的那个‘御林军’军官。”

任红绡恍然大悟,连忙道谢。

武士敦道:“我离开中原,将近十年,今日回来,始知侠义道中,又添

了许多少年豪杰,我实在高兴得很。任姑娘,你出于污泥而不染,更是难得。

我虽然比你们年长,咱们走的可是同一条路,你们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

谈得上什么帮忙不帮忙呢。”

任红绡听到这位前辈大侠的恳切言辞,心里热呼呼的,又是感激,又是

难受。她与李中柱走过一边,低声问道:“你可见着我的爹爹没有?刚才你

们好像是在和敌人厮杀,那些人是谁?”

李中柱踌躇片刻,说道:“要是你早来片刻,你也可以见着你的爹爹。”

任红绡吃了一惊,更为难过,说道:“原来我的爹爹也来了,他,他怎

么样了?”

李中柱道:“他没受伤。希望经过这一次之后,他或者可以悔悟过来。”

当下将刚才的一番剧斗的经过告诉任红绡。

任红绡在惊心动魄之余,也是甚为高兴,说道:“我爹的为人最会转风

使舵,朱九穆和西门牧野这两个魔头已给废了武功,他就是仍然执迷不悟,

也该心里有点害怕了。但愿他在受了这次挫败之后,不敢再为鞑子卖命,那

就好了。”

回到何家,何令威的父亲看见武士敦和他们一起回来,当然又是一番高

兴,不在话下。不过由于朱九穆与西门牧野虽然受伤,但却已逃跑,大家也

还是不免有所担心。担心完颜长之手下的鹰爪,会不会再来搜索。

何令威的父亲道:“我这居处在秘魔崖下面,很难发现,而且我也早有

准备了,这屋底下有条地道可以从后山出去的。”

何令威把他们这次在金京的遭遇告诉父亲,听得他的父亲又是吃惊,又

是欢喜。当下笑道:“你们这次入京,我本来料想你们会碰上一些意外的危

险,但料想不到的是,你们碰上的事情,比我所想像的还更凶险得多。”

何令威笑道:“但我们毕竟还是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从龙潭虎穴里闯

出来了,爹,这个你恐怕更是意想不到吧?”

何令威的父亲满怀高兴,含笑说道:“是呀,我真是料想不到你们竟会

在完颜长之的王府里碰上你的师父,更想不到你们还是和武林天骄檀大侠同

在一起。”不过在他欢喜之余,却又不免有点担心,跟着说道:“檀大侠虽

然身具绝世武功,但他一个人冒险入宫,只怕难逃完颜长之的暗算,但愿他

能够平安回来才好。”

武士敦道:“他已经把可能遭遇的暗算估计在内了。我也曾劝过他不要

如此冒险,但他似乎颇有把握,看来即使此行不能成功,脱险大概还是可以

的。”

话虽如此,但武士敦的语气,显然是他自己也不免有点为武林天骄担心。

何令威道:“他已经知道了我家的地址么?”

武士敦道:“我已经告诉他了。要是没有太过出人意料的事情,这两天

他会来到这里的。不过,只不知是他先到还是鞑子的鹰爪先找到这里,咱们

可得分外留神。”

这个谜底很快就揭开了。

这晚他们轮班守卫,小心戒备。结果是平安度过,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第二天近午时分,忽听得一声长啸,宛若龙吟,武士敦大喜,说道:“武

林天骄回来了!他倒是回来得快呀,我本来以为他还要在金宫耽搁一两天。”

当下发啸相应,啸声未了,只见一条人影已是出现门前,哈哈大笑,走进来

了。不出所料,果然是武林天骄。

只见武林天骄身上血迹斑斑,但却是精神奕奕,并无受伤的模样。

武士敦放下了心,笑道:“檀兄,你怎的这样快就回来了?你身上的血

迹想必是经过一场大厮杀了,是和什么人交了手来?”

武林天骄笑道:“幸不辱命,此行的结果比我原来的希望还好。不错,

我不但经过厮杀,而且是经过两场厮杀。你别心急,我慢慢告诉你。”

何令威的父亲笑道:“好,你喝了这杯热茶,再慢慢的说。”

武林天骄喝过了茶,便把昨天的经过,详详细细告诉大家。

“司礼太监”麻里哈在他挟持之下,只好和他入宫去见金主完颜雍。

说也凑巧,完颜雍正在“御书房”批阅一本奏折,这本奏折是边关总兵

的告急文书,禀报皇帝,说是蒙古在边境大大增兵,目前虽没战事发生,看

迹象正是大举入侵的模样。

完颜雍正在忧心如焚,忽听得背后声响。回头一看,只见麻里哈跪在地

上,武林天骄却站在他的面前。

原来麻里哈是皇上最宠信的太监,他进来是无须惊动别人的。他说是“奉

诏”和“檀贝子”来见“皇上”的,“御书房”外面的侍卫也不敢阻拦他们。

完颜雍正在全副心神看那奏折,他们进了“御书房”,完颜雍这才发现。

完颜雍大吃一惊,奏折不觉掉在地上,正待喝问之时,武林天骄已然说

道:“这不关麻里哈的事,是我有十分紧急的事情,迫于无奈,是以要他带

我来见皇上的。希望皇上能够信我。”一面说话,一面把那本奏折拾了起来,

交还完颜雍。那本奏折是打开的,武林天骄有一目十行之能,只看了几行,

已知是告急文书。

完颜雍虽是惊疑不定,心中也自有点惴惴不安,但他深知武林天骄是本

国数一数二的高手,莫说此际叫“御前侍卫”前来救驾已来不及,即使书房

外的四个卫士此际就在他的身边,也决计不是武林天骄的对手,保不了他的

“圣驾”。

在这样情形之下,完颜雍只好硬着头皮,不相信他也要装作相信他了。

当下强笑说道:“檀贝子,你当年被前废帝所逼,离开京城,说起来其实是

对国家有功的。朕之得登大宝,说起来也该感谢你呢。这些年朕无日不思念

你,你来得正好。有什么事要和朕说的,尽管说吧。”

武林天骄道:“我要奏禀的是机密大事,只能入于皇上之耳。”

完颜雍一听会意,便即吩咐麻里哈退下,并叫麻里哈传下“圣旨”加强

守卫,任何人都不许进入“御书房”。

武林天骄说道:“我是从完颜长之家里来的。”

完颜雍又是一惊,说道:“噢,你从他那里来?啊,不错,朕是曾吩咐

过他,叫他帮朕找你的。”

武林天骄微笑道:“我可并不是他找来的。”

完颜雍道:“啊,是你去找他的,那么你说的机密之事——”

武林天骄道:“正是和完颜长之有关。”

完颜雍道:“这里没有人了,那你说吧。”

武林天骄道:“皇上请恕我的无礼,我倒想要先知道完颜长之和皇上说

了我的一些什么。”

完颜雍道:“不错,前几天朕是曾经和他谈及了你,他也承认你是一个

人才。”

武林天骄道:“我只想知道他说我的坏话。”

自从完颜雍继承“大宝”以来,完颜长之自恃拥立有功,飞扬拔扈,完

颜雍并不是一个糊涂的皇帝,表面不敢发作,心中亦是颇为不满,感到自己

大权的旁落的。当下想道:“要是檀羽冲真心向我效忠,那就让他和完颜长

之互相牵制也好。”于是便不隐瞒,说道:“他也没说你的什么坏话,只不

过可惜你——”

武林天骄道:“可惜什么?”

完颜雍勉强笑道:“可惜你身为贝子,却不肯为朝廷所用,反而和叛逆

朝廷的汉人结交朋友。不过,朕可并不相信他的说话。”

武林天骄道:“他这话倒也不假!”

完颜雍面上变了颜色,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说下去才好。

武林天骄缓缓说道:“请问皇上,以目前的形势而论,咱们金国的大敌,

是汉人呢,还是蒙古人呢?”

完颜雍跟着武林天骄的目光,看一看那本摊开来放在书桌上的奏折,说

道:“目前来说,当然是蒙古人了。但汉人人多,将来只怕他们终究要从咱

们的手里,抢回他们的江山。”

武林天骄何等聪明,已知完颜长之定是入宫布置阴谋,要想陷害他了。

心中暗自冷笑,想道:“很好,你来和我勾心斗角,我就将计就计。”当下

便将完颜长之篡位的阴谋说了出来。

完颜雍大惊失色,说道:“这可么好,兵权可都在他的手里。”

武林天骄道:“皇上切勿声张,只当作不知,到了那天,布置好了,完

颜长之要把忠于皇上的人一网打尽,皇上也正可以反其道而行之,把他们的

人一网打尽。”

完颜雍道:“成吗?”

武林天骄道:“只不知皇上愿不愿意听我的话去做。”

完颜雍道:“你说。若是可行,朕一定依你之计。但可不能让完颜长之

知道咱们是对付他。”

武林天骄道:“我想要说的正是这一句话。我敢断定,待会儿完颜长之

一定要来叩见皇上,皇上,你可以装作完全相信他,不相信我。他要你逐我

出宫,甚或要你杀我,你都可以答应。”

完颜雍怔了一怔,说道:“要杀你,你也答应?”

武林天骄道:“这是演戏给他看的,当真皇上要杀我之时,我自有脱身

之计。不过皇上派来杀我的人,必须是皇上的心腹卫士。”

完颜雍心领神会,说道:“我懂得了,你说下去。”

武林天骄道:“皇上在这一段期间,不可发兵攻打汉人的义军。据我所

知,完颜长之最近就要去打金鸡岭,有这事么?”

完颜雍听他说的是“义军”两字,不禁眉头一皱说道:“不错。但你说

的什么汉人义军,可也是朕的心腹大患啊!”

武林天骄道:“总不会大过蒙古人吧?我现在是设身置地为皇上着想,

必须先行对付就要大举入侵的蒙古人。至于对汉人的义军,我不敢勉强陛下

的看法与我相同,不过那大可以将来再说。”

完颜雍苦笑道:“俗语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朕也只好如此了。”

武林天骄继续说道:“目下边关告急,皇上下旨把完颜长之准备用来攻

打金鸡岭的兵力,调去增防边关,这不正是一举两得么?”

完颜雍沉吟道:“一举两得?啊!朕明白了,你是说可以藉这机会,削

弱完颜长之的兵权?”

完颜雍倒是有几分见识的皇帝,想了想这个道理,毅然说道:“你说得

不错,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咱们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应付当前大患。但求你所

说的汉人义军如你所言,咱也就心满意足了。不过御林军可还是在完颜长之

的手中啊!”

武林天骄道:“御林军也不是全听他的。陛下暂且不动声色,暗中布置

好了,到了他要举事那天,便可先发制人了。”当下将他拟好的具体计划,

说给完颜雍知道,完颜雍见他计虑周详,这才放下了一半心事。

不出武林天骄所料,在他告退之后,完颜长之果然就来“觐见”金主完

颜雍。正是:

权臣篡位,贝子入深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