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一一三回抱恨难消自作孽忏情独有劫余灰

周凤一直还没有知道爷爷这个主意,直到离开山寨那天,奚玉瑾方始告

诉她,听得她又羞又喜。

奚玉瑾笑道:“你舍不得离开我,也很喜欢住了十多年的百花谷,这可

如了你的心愿了。”

周凤心里甜丝丝的低下了头,说道:“小姐,你待我这样好,我真不知

道怎样感激你才好!”

奚玉瑾笑道:“你我情如姐妹,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还和我说这样的

话,不显得生疏么?再说,我将来要麻烦你们夫妻给我管家,我还要感激你

们呢。”

周凤目蕴泪光,这是欢喜的眼泪,也是有所感触而流的眼泪,半晌说道:

“小姐,我、我..”

奚玉瑾笑道:“你怎么啦?”

周凤说道:“我只盼小姐你也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入赘到百花谷来。”

奚玉瑾黯然说道:“傻丫头,天下哪有这样如意的事情,我是决定不嫁

的了,你少为我操心吧。”

奚玉瑾口里是这么说,心里可也着实有一番感触。

她在回家的路上,想起昔年韩佩瑛来扬州就婚男家,将来小凤的夫婿也

要来扬州入赘女家,走的都是这一条路。只有自己还是形单影只,无所归依。

尤其想起谷啸风那场婚变,心中更为酸痛。

不知怎的,她在伤心往事之余,也突然想起那晚她所碰上的那个神秘男

子。

“柳姑姑想给我做媒的那个人,想必多半就是这个人了。当然我不会再

婚,但这个人却不知是何等样人物?”在她心里忽地有个奇妙的感觉,心想

总有一天,很可能还会碰上这个人。

出乎她的意外,一路平安无事。这一天,终于回到百花谷她的老家了,

既没碰上敌人,也没有再碰上那个神秘男子。

回到家门,正是入黑的时分。但见大门紧闭,檐头上蛛网遍布,好像这

个家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周凤笑道:“老王怎的这样懒,门口也不打扫。”

奚玉瑾道:“你可不能怪他,在那年我离开百花谷之时,家丁早已遣散

了,只留下他一个人。他要管理花园,又要管家,一个人怎忙得过来?”

周凤笑道:“那咱们不要拍门,迳自从后园进去,吓他一跳。”

哪知进了后园,给吓了一跳的不是别人,却是她们自己。

只见园中蔷薇架塌,花径荒芜,乱草丛生,败叶堆积。一片荒凉景象,

令人触目兴嗟。

但使得她们最吃惊的还是,园中一角,竟有一?g黄土,泥土未干,显然

是个新坟。周凤擦燃火石,照亮墓碑,失声叫道:“王伯死了!”原来那墓

碑上刻的字是:“奚府王家人王福之墓。”王福正是那老花匠的名字。

奚玉瑾一颗心卜卜地跳,突然想起韩佩瑛那年回家的遭遇。那年韩佩瑛

在扬州婚变之后,回到洛阳老家,一进门便发现家人的尸首,卧病的老父也

失了踪。后来才知道是朱九穆和西门牧野这两个魔头曾到她家肆虐。她的父

亲则被辛十四姑带回家里软禁。

如今自己的遭遇和韩佩瑛那次的遭遇竟是何其相似!饶是奚玉瑾如何镇

定,也是不禁忐忑不安。

周凤说道:“不知是否仇家下的毒手?但有人给王福造坟,家里总还应

该有人在吧?”

奚玉瑾道:“咱们进去看看!”一路进去,一路叫道:“哥哥!哥哥!”

几道门户都是锁上的,奚玉瑾急不及待,拔出宝剑,斩开铁锁,进去搜查。

里面毫没回声,搜遍家里的每个角落,也不见一个人影。

周凤吓得慌了,说道:“小姐,咱们先找个人打听吧。”

奚玉瑾力持镇定,说道:“好的,你去村头找周大娘打听,我在家里看

守。小心点儿,快去快回。倘若碰上什么意外,你发蛇焰箭报讯。”

周凤接过奚玉瑾递给她的蛇焰箭,说道:“小姐,我会小心谨慎的,你

一个人在家里也得提防点儿。”

周凤走后,奚玉瑾走入自己的卧房,心里想道:“家里并没给人捣毁的

迹象。倘若是仇家来下毒手的话,哥哥和厉姑娘决不至于束手就擒,不和他

们搏斗的。看这情形,家里的东西还是原来布置,又不像曾经有人来过捣乱。”

她稍稍放下一点心,点燃蜡烛,烛台上那半截蜡烛,显然还是她离家时

点剩的那半截蜡烛,没人动过。

奚玉瑾仔细看房中景象,一切还是原来模样,虽然锦帐沾尘,**的被

褥可还是折得齐齐整整。那对她自己未曾绣完的鸳鸯枕,也还是放在原来的

地方。

这对鸳鸯枕本是她绣来准备给自己出嫁用的,想不到后来情海生波,发

生了那许多变化。如今重回绣阁,睹物思人,奚玉瑾又不禁一阵心酸了。

她把房中打扫干净,细心察视,在清理垃圾之时,发现烧剩的纸片,拼

凑起来,隐约可以认出“家里不可”四个字,不可什么,下面的字已经烧掉

了。

奚玉瑾心里想道:“这不是我哥哥的字迹,但又不像是女子的书法。”

她没有见过厉赛英写的字,也不知是不是她写的,心里又再想道:“不可下

面,总不会是什么好事。大概是说家里不可居留的意思吧?那么,写这纸条

的人,当然是想留给我看的了?倘若不是厉姑娘,也应该是认识我的人吧?”

正在她怔忡不定,乱想胡思之际,忽听得有夜行人的声息,奚玉瑾喝道:

“是谁?”周凤说道:“小姐,是我!你可发现了什么没有?”

奚玉瑾笑道:“想不到你这样快就会回来,几乎吓了我一跳呢。目前我

还没发现什么,你在周大娘处打听到的消息怎么样?”

奚家是扬州世家,百花谷是她家产业。在百花谷里住的人家,也差不多

都是奚家的家人婢仆的家属。后来经过那场变乱之后,奚玉帆遣散家人,他

们十九都带了家属渡江,到江南投奔义军去了。只有一两家的老人还留在百

花谷。这周大娘就是其中之人,她的死去的丈夫是奚家花匠老王的襟兄。

周凤说道:“周大娘倒还硬朗,她所知道的情形也全都对我说了。我怕

你牵挂,细节我就不问她了,赶紧回来见你。小姐,你可以安心,老王是病

死的,并非被害。”

她先给奚玉瑾吃了一颗定心丸,然后才说详细的情形。

“大少爷和厉姑娘是曾回过家里,住了也差不多半年,他们是大约一个

月之前走的。”

“周大娘知道他们往什么地方吗?”奚玉瑾问道。

“少爷临走之时,还曾经去看过周大娘,送给她银米,但可没有对她说

去什么地方。”

奚玉瑾又放了一点心,想道:“哥哥走得这样从容,大概不是给仇家迫

走的了?”但心里却还是有个疑团。

奚玉瑾心里想道:“哥哥是回来养伤的,他能够离开百花谷,当然是已

经痊愈了。为什么他却不来金鸡岭呢?即使另有别的地方要去,也该给柳姑

姑捎个信呀。这里的海砂帮和金鸡岭又是有联络的,捎个信并不为难。照周

大娘所说,他是一个月前离开的,若然托人带信,这封信也早该送到金鸡岭

了。”

周凤继续说道:“王伯则是十天之前死的,似乎没有什么可疑。”

奚玉瑾道:“周大娘怎么知道他是病死的?”

周凤说道:“王伯是经常到周大娘那里闲聊的,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

候,王伯说起他这两天正患伤风,所以没来串门。不过他自己采了一些草药

服食,也差不多好了。是以周大娘还不怎样在意呢。”

奚玉瑾道:“伤风按说是不应该致命的。”

周凤说道:“是呀,周大娘也想不到他这样快就会死的。但王伯年老体

衰,突然病死,那也并不稀奇。”

奚玉瑾道:“刚才你说他的死似乎无可怀疑,理由就是因为他年老体衰

吗?”

周凤说道:“第二天周大娘来看他,见他面带笑容,躺在**,还未知

道他已死了。后来叫他,他没答应,一探他的鼻息,这才知道他早已断了气。

他死得这样安详,要是给人害死的,大概不会如此。”

奚玉瑾道:“我听得杨洁梅说,她曾经是那个天下最擅于使毒的女魔头

辛十四姑的侍女,她说辛十四姑有一种毒约,给人吃了,那个人会笑着气绝!”

周凤说道:“辛十四姑不也是早死了么?”

奚玉瑾道:“我不是说王伯是辛十四姑害死的,但我觉得并非全无可疑

而已,当然我不希望王伯是死于非命。”

周凤呆了一会,说道:“小姐,听你这样说我也觉得有件事可疑了。屋

子里总有一个月以上没有打扫,三道大门又都是锁上的。难道王伯预知死期

将至,是以特地把门户锁上么?”

奚玉瑾恐防周凤太过害怕,把发现纸片的事瞒住不提,说道:“小凤,

你若害怕,咱们明天就离开百花谷。”

周凤笑道:“我可舍不得丢弃这百花谷呢。小姐,我跟着你什么也不怕。

咱们是不是可以另找些临时的雇工,整顿整顿这个园子,人一多就更不怕

了。”

奚玉瑾道:“我也有这个意思,不过这还是留待以后再说了。你累了一

整天,现在是该睡了。”

周凤说道:“小姐,我的房间还没打扫。”奚玉瑾知她心里害怕,笑道:

“你的准新郎未曾入赘之前,由我权充新郎,陪伴你这位准新娘好了。你就

睡在我的房间里吧。”

周凤红了脸道:“小姐好没正经。不过,说句实话,这么大的屋子里只

有咱们两个人,我若不在你的身边,当真还是有点害怕呢。”

周凤委实是太疲倦了,上了床片刻便即熟睡。奚玉瑾却是心事如潮,翻

来覆去,睡不着觉。

约莫三更时分,奚玉瑾忽听得嘎嘎的乌鸦叫声,从窗外飞过,叫声甚为

难听。奚玉瑾心中一动,想道:“乌鸦在树上栖息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飞

了起来?”饶她胆大,也是不禁有点心里发毛。当下披衣而起,推窗外望。

月色朦胧之下,只见一条黑影在假山石后隐现。就在此时,好像听得有

个人在她的耳边轻轻说话似的,说道:“奚玉瑾,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的,你出来见我。”是个似曾相识的老女人的声音。

黑影出没的那座假山离开她的卧室少说也有七八丈远,但那人说话的声

音却是如在她的耳边,这是“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奚玉瑾自是不由得大

吃一惊了。

周凤仍然呼呼熟睡,毫不知道外面有人。奚玉瑾情知不能逃避,拿起佩

剑,便即穿窗而出,也不叫醒周凤。

假山后面那个影子现出身形,阴恻恻地说道:“奚姑娘,请恕我这个不

速之客深夜拜访,你想不到是我吧?”

这个老妇人不是别个,正是扬州知府岳良骏的夫人。

奚玉瑾是曾经和岳夫人交过手的,深知她的本领高强,又是吃惊,又是

诧异,心想:“她的消息倒是好灵通呀,我刚刚回到家里,就给她知道。”

她以知府夫人的身份,独自前来,亦是颇出奚玉瑾意料之外。当下奚玉瑾按

剑说道:“岳夫人深夜前来,有何指教?”

岳夫人说道:“你跟我回去,我有话和你说。”

奚玉瑾道:“有话这里说了。”

岳夫人道:“我不想惊动别人,还是请你到我那儿吧。嘿嘿,上次你闯

进知府衙门,我尚未得稍尽地主之谊,如今可要好好招待你了。”

奚玉瑾唰的拔剑出鞘,说道:“我打不过你,可也不能任你呼唤。”

岳夫人道:“我只是想请你做我的客人,绝无恶意。”

奚玉瑾道:“我不去!”

岳夫人一皱眉头,说道:“奚姑娘,我已经对你很客气了。你当真是不

吃敬酒要吃罚酒么?”说道“罚酒”二字,蓦地把手一扬,向奚玉瑾抓下。

奚玉瑾唰的一剑削去,只听得“嗤”的一声,衣袖给岳夫人撕破,她的

这一剑却是削了个空。

岳夫人没抓着她,似乎亦是始料所不及,噫了一声,说道:“你的剑法

比从前高明许多啦,可喜可贺。不过,你还是脱不出我的掌心的,你瞧着吧。”

原来这几个月奚玉瑾在金鸡岭,得到蓬莱魔女指点她的武功,确是已经

大大精进。刚才那一剑,要不是岳夫人缩手得快,险些就要给她伤了。

但也正如岳夫人的所料,奚玉瑾武功虽然精进,也还不是她的对手。斗

到十数招开外,岳夫人提起了龙头拐杖,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把奚玉瑾的

剑光圈子迫得越缩越小。岳夫人欺身直进,左掌平伸,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

夫,便来抢她的宝剑。

奚玉瑾一招“横云断峰”硬劈过去,刚中带柔,正是“百花剑法”中的

得意绝招。岳夫人一抓没有抓着她,说时迟,那时快,奚玉瑾已是唰的一剑,

从她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

岳夫人哼了一声,说道:“奚玉瑾,你真是不识好歹,还不扔剑,可休

怪我不客气了!”只听得“..”的一声,奚玉瑾那一剑刺来的方位虽然出她

意料之外,但还是给她的拐杖一立,恰好碰个正着,荡过一边。

剑杖相交,火星蓬飞,奚玉瑾只觉虎口一震,青钢剑几乎掌握不牢。她

心里明白:岳夫人的确还是手下留情,否则只怕自己已受内伤。

岳夫人道:“知道厉害了吧?乖乖地跟我回去吧。我可真的不想伤你!”

奚玉瑾喝道:“谁要你假慈悲,你杀了我,我也不会依你。”

岳夫人道:“女孩儿家别这么执拗,嗯,我杀你做什么?”拐杖稍加一

点力道,把奚玉瑾的宝剑压得抽不出来,左掌骈指如戟,便来点她穴道。

奚玉瑾把手一松,..的一声,宝剑掉在地上,抽出身子便跑。岳夫人道:

“跑不了的!”奚玉瑾刚刚跑出几步,只见岳夫人又已截住她的去路。

奚玉瑾仗着熟悉地形,绕着假山逃避。但却无法摆脱如影随形的对手。

奚玉瑾情知时间一久,决计逃不出她的掌心。正在只道要糟之际,忽听得周

凤的尖叫之声,而岳夫人也突然身形一晃,不再追她。

奚玉瑾又是吃惊,又是诧异。吃惊的是不知周凤遭遇什么凶险,诧异的

是这岳夫人何以突然放松自己?依理推测,周凤那一声惊呼,多半是碰上了

敌人才会失声惊呼的,周凤的敌人,即使不是岳夫人手下,也该是她同党,

她来了援兵,为何反而退走?

抬头一看,只见屋顶上现出三条人影,当中的是周凤,一左一右两条人

影正在向她扑去,她果然是碰上敌人!

奚玉瑾在假山后面,周凤在屋顶当中。一上一下,距离甚远。奚玉瑾不

但赶不及去救她,暗器也是决计打不到这么远的。

正在奚玉瑾大大吃惊,暗暗为周凤担心之际,岳夫人忽地把手一扬,喝

道:“我早已吩咐你们,不许你们来惊吓奚姑娘的,为何不听我的说话!”

话犹未了,只听得“卜通、卜通”的声响,竟有三个人跌了下来!但那第三

个人却不是周凤!

原来正在岳夫人发出暗器之时,屋顶的另一边又跳上来一个人,他一现

身就给暗器打着,滚了下去。可是他滚下去的方向和另外那两个人却是恰好

相反的。这一下令得奚玉瑾更是奇怪了,“难道岳夫人的暗器还会拐弯不

成?”显然这第三个人中的不是岳夫人所发的暗器。

奚玉瑾料得不差,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声长啸,宛若龙吟,这园子里果

然是又来了一个高手。

岳夫人面色大变,喝道:“好呀,我知道你这老贼早晚要来找我麻烦,

你果然来了!”口中喝骂,身形疾起,也不知是要逃走还是去追那个“老贼”,

转瞬之间,不见人影。但她所说的那个“老贼”,却始终是只闻其声,不见

其人。

周凤跳了下来,说道:“小姐,你没事吗?吓死我了。”

奚玉瑾笑道:“险是好险,侥幸没事。看来似乎还有高人暗中保护咱们

呢。”

周凤说道:“不错,我看也是这样。”

奚玉瑾道:“你碰见什么了?”

周凤说道:“我给兵器碰击的声音惊醒,跑出来看。刚刚看见你给那贼

婆子追赶,忽然似乎听得有人在我的耳朵旁边叫道:‘小心!’那两个人就

向我扑来了。幸亏我得这人提醒,这才得以及时避开。跟着袭击我的那两个

人就中了暗器,滚下去了。不,应该说是三个人才对。”接着笑道:“不过

那第三个人却是直到他滚下去我才知道。”

奚玉瑾惊疑不定,当下便和周凤去看那三个躺在地上的贼人。仔细察视

之后,不由得更是惊疑了。

这三个人都是穿着军官服饰,其中一个,奚玉瑾还依稀记得是曾在扬州

知府的衙门里和自己交过手的。

三个人分作两处躺在地上,前面两个是岳夫人的暗器打下来的,后面距

离颇远之处躺着的那一个则是另一个人的暗器打下来的。

奚玉瑾先看那两个被岳夫人的暗器打下的人,仔细察视之下,只见他们

的太阳穴插着一枚小小的梅花针,面色黑漆如墨,显然中的乃是毒针。一摸

他们的脉,早已死了。

周凤毛骨悚然,说道:“这妖妇手段好狠,小姐,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奚玉瑾道:“她是扬州知府岳良骏的妻子。这三个人看来都是她丈夫的

手下。”

周凤怔了一怔,说道:“那她为什么要把丈夫的下属杀掉?”奚玉瑾道:

“我也不知。不过猜想这位知府夫人来咱们这里定是瞒着丈夫的,甚至她不

能让任何人知道,故而要杀了丈夫的下属灭口!”

周凤说道:“这可真是太过令人难解了!”

奚玉瑾亦是猜想不到岳夫人的行动何以如此诧异,说道:“咱们再去看

看那第三个人中的又是什么暗器吧。”

那个人却没有死,也没发现他身上中了什么暗器,但却是丝毫不能动弹。

奚玉瑾是个武学的行家,仔细察视之后,沉吟半晌,说道:“奇怪!”

周凤道:“什么奇怪?”奚玉瑾道:“这个人看来是给人打着穴道,暗器可

能是一颗小小的石子。”

周凤心里想道:“我也看得出这是给暗器打着穴道的,但这又有什么奇

怪?”

她哪里知道,奚玉瑾不仅是看出那人穴道被封,而且还看出了发暗器打

穴的人的独门手法。

那晚在金鸡岭上,包灵和韩五给人用重手法点了穴道,穴道被封,脸上

的肌肉也因而抽搐变形,和现在躺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正是一模一样。

周凤说道:“小姐,你解开他的穴道,问一问他,或者可以找到什么线

索。”

奚玉瑾摇了摇头,说道:“我可没有这个本领。”心里想道:“看来用

暗器打了这人穴道的人,就是那晚点了包、韩二贼的穴道的同一个人了。不

过我那天晚上碰上的那个人,虽没见着他的庐山面目,绝不会是个老人。岳

夫人为何将他骂作‘老贼’?”

周凤说道:“小姐,咱们现在怎办?”

奚玉瑾心念一动,说道:“你留在家里,我出去看看。务必要查个水落

石出!”心想岳夫人去追那人,想必还有好戏可看。

奚玉瑾所料不差,她出去查探究竟,走了不多一会,在屋后的松林之中,

便听到了金铁交鸣之声。岳夫人果然是追上了那个神秘人物,正在和他恶斗。

奚玉瑾悄悄走入松林,林中剧斗方酣,交手双方,好像都未发觉有旁人

来到。奚玉瑾爬上一株大树,居高临下,藉着朦胧的月光,凝神瞧去。

只见和岳夫人交手的那个人,是个大约三十岁还未到的汉子,从他的身

材和所用的武功家数看来,也果然是奚玉瑾那天晚上,在金鸡岭碰上的那个

神秘男子。

这汉子用的是一口青钢剑,剑术轻灵迅猛兼而有之,斗到紧处,当真是

“攻如雷霆疾发,守如江海凝光”,剑尖所指之处,每一招都是不离岳夫人

的要害穴道。

奚玉瑾看得又是吃惊,又是佩服,心里想道:“这样的刺穴,才真的说

得是出神入化。谷啸风的七修剑法,也似乎还要逊他一筹。”

但岳夫人的功夫更是非同小可,只见她的龙头拐杖使开,呼呼轰轰,沙

飞石走,四面八方都是一片杖影。

奚玉瑾精于剑法,对拐杖的用法则非所长,看不出岳夫人杖法的奥妙。

但见她的攻势有如排山倒海而来,俱有风雷夹击之威,心里想道:“刚才她

果然是对我手下留情,倘若她是用上了这样威猛的杖力,莫说给她拐杖打中,

只怕受她的杖风震荡,我也要五脏俱伤。”不禁暗暗为那少年捏了一把汗。

心念未已,只见岳夫人拐杖挥了一道圆弧,杖影如山,向那少年猛压下

来。看这形势,不论他向旁闪避或是向上跳跃,都是难逃一杖之灾。这刹那

间,奚玉瑾几乎按捺不住,叫出声来。

幸而她没有叫出声来,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形势倏地变化。只见那少

年一个“黄鹄冲霄”,身形平地拔起,长剑一伸,剑尖在杖头上一点,整个

身子登时反弹起来,借着岳夫人那一杖打来的千钧之力,“飞”出数丈开外。

这一招用得险极,不但显出了超卓的轻功,也显出了过人的胆识。奚玉瑾松

了口气,暗暗为他喝彩。

说时迟,那时快,奚玉瑾刚刚松了口气,岳夫人却是如影随形,又追上

了那个少年。那少年反手一剑,隔开拐杖,汗如雨下。奚玉瑾躲在树上,和

他的距离少说也在三十步开外,也似乎听到了他吁吁气喘之声。

岳夫人冷笑道:“你的功夫的确是得了师父的真传,很不错了。但要和

我打成平手,最少还得再练三年!你的师父躲在哪儿?是他特地差遣你来和

我捣乱的?”

那少年打了个哈哈,说道:“你当真要找我的师父?”

岳夫人道:“不错,你和我说实话,我就只找你的师父算帐,可以饶你。

另外我还要问你一件事情,你也必须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不许隐瞒。好,你

先说你的师父吧,他躲在什么地方?”

那少年笑道:“岳夫人,你一定要找我的师父,那就请到地府中去问阎

罗王。”

岳夫人怔了一怔,叫道:“什么,你的师父已经死了?”

那少年道:“早在十年之前,他已经去世。你的消息也未免太不灵通了!”

岳夫人道:“好呀,那你今晚跑来和我作对,是谁叫你来的?是不是车

卫?”

那少年道:“车卫,这位老前辈的大名我倒曾听过。可惜还未有机缘和

他结识呢。第二,我要告诉你,并不是我要来特地和你作对,谁叫你跑到百

花谷来欺侮奚姑娘,恰巧给我碰上?”

岳夫人喝道:“我找奚玉瑾当然有我的事情,你也配来管我的闲事?”

那少年道:“奚姑娘是柳女侠的得力助手,你既然和我的师父结有梁子,

难道不知道他和柳女侠的渊源?我不管你找奚姑娘做什么,这‘闲事’我是

管定的了!”

岳夫人大怒道:“你拿蓬莱魔女欺压我么?不错,或许我是打不过她,

但可惜远水不救近火,她如今绝不能身在扬州。我在这里一拐就可以打死了

你。”

奚玉瑾躲在树上,偷听他们的对话,听到这里,不禁心头一动,想道:

“原来柳姑姑说的她那个好朋友的徒弟,果然就是此人。”想起柳清瑶要为

她做媒,脸上也不禁发烧了。

那少年道:“打不过我也要和你打。嘿嘿,你想一拐杖打死了我,恐怕

也没有这么容易!”

岳夫人冷笑道:“你师父当年也要忌我三分,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好

呀,你以为我不能杀掉你吗,你等着瞧吧!”

奚玉瑾见这少年和她素不相识,只是因为大家和金鸡岭都有关系,就不

惜为她拼命。是以虽然还未曾和他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也是不禁颇受感动了。

双方又再剑拔弩张,眼看一触即发。岳夫人忽地说道:“我再给你一个

机会,宇文冲现在是怎么样?他的消息你总该知道吧?你据实告诉我,惩罚

我还是要惩罚你的,死罪则可免了。”正是:

故里重回日,恩仇俱了时。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