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一一八回旧梦难凭休再问故人无恙又重来

岳夫人叫出“仇人的女儿”,赵一行听了,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跑去。

他来得正是时候,此时岳夫人刚好向那对中年夫妻痛下杀手。

那女的横剑一封,岳夫人的龙头拐杖旋风般的疾卷过来,使的招数名为

“暴龙扰海”,名副其实,当真是暴烈非常。那女的只觉一股大力,迎头压

下,有如巨雷击顶,岱岳飞来,长剑招架不住,剑身竟然渐渐弯曲。那男的

慌忙一刀斫去,攻敌之所必救,冀解妻子之危。

哪知岳夫人如疯似狂,竟是不顾自己的要害,龙头拐杖左右一摆,只听

得“..”的一声,岳夫人喝道:“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利,妙极,妙极!”

那男子的厚背朴刀脱手飞上半空。岳夫人肩头给利剑划开一道伤口,龙头拐

杖仍然向那女的打下。

那男的空手扑上,那女的叫道:“大哥,你快走!”那男的明知空手斗

这本领高强的疯妇,无异送死,但夫妻恩爱,却怎忍独生?一咬牙根,不理

妻子的话,依然冲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觉微风飒然,赵一行业已赶到。那男的知道背

后有人,却不知来的是友是敌,只好使出一招护身掌法,以防突袭。说时迟,

那时快,赵一行已是从他身旁掠过。掠过之时,轻声地说了一句话,“石大

哥,请让小弟和师姐对这个疯妇!”

这刹那间,那男的又喜又惊,又是非常诧异,心里想道:“凤妹哪里来

的这个师弟?”心念未已,只听得一片金铁交鸣之声,震得他的耳鼓嗡嗡作

响。

那女的也是惊喜非常,原来赵一行挥剑斜披,和她的一招剑法,刚好配

合得天衣无缝,合成一道圆弧。双剑合璧,威力陡增,瞬息之间,和龙头拐

杖碰击了七八下。非但化解了岳夫人强劲的攻势,而且将她迫得不能不退了

几步。

那女的忍不住叫道:“咦,你怎么懂得本门的精妙剑法?”赵一行道:

“屠师姐,打跑了这个疯妇,我和你慢慢说。”

岳夫人披头散发,枭鸣也似地叫道:“好呀,屠百城的徒子徒孙、女儿

女婿,全都来吧,我要你们一个个死在我的手下!”

赵一行和那女的双剑齐出,攻守合拍,剑光飞舞,饶是岳夫人的龙头拐

杖劲风呼呼,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总是突不破他们的剑圈。

赵一行喝道:“你的丈夫不是我的师父杀的,那次交手,你的丈夫受了

伤,我的师父也受了伤,你怎可如此纠缠不清。”

岳夫人怪叫道:“我不管这许多,我的丈夫倘若不是因为受了伤,也不

至于死在那几个奸贼之手!”

赵一行哼了一声,说道:“你改嫁岳良骏,业已杀尽仇人。这还不算,

还助纣为虐,杀了多少黑道人物。你要为夫报仇,那些人却向谁索命?你的

女儿死了,你还有一个女婿呢,你为什么不认他?难道你还能够令你的女儿

复生,改嫁你的侄儿么?奚姑娘已经告诉你,现在我再告诉你一遍,你的侄

儿宇文冲也早已死了。你死了这条心吧!你的女婿倒是好人,你只有投靠你

的女婿才是生路!”

赵一行的师姐说道:“这疯妇不可理喻,何必与她多费唇舌。她自己求

死——”赵一行接声说道:“她自己求死,我也要让她死个明白!”

岳夫人疯狂的攻击,赵一行和他的师姐只好用心抵挡,当然也免不了还

击对方。就在说这几句话的时间,她的身上已是又添了几道伤痕。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叫道:“夫人,夫人,快,快来救我!”山岗那

边,影绰绰的出现了几个人,在前面逃的正是扬州知府岳良骏和一个军官,

在后面追的是海砂帮的头领。

赵一行的师姐大喜说道:“石大哥,你去帮罗帮主捉那狗官儿,这疯婆

子我和师弟足可对付得了。”她虽然还不知道赵一行的姓名来历,但已确信

他是自己的师弟无疑了。

那男的拾起朴刀,一看情形,知道他的妻子所言不假,确是胜券在操,

便即说了一个“好”字,跑过去堵截岳良骏。

岳夫人忽地大吼一声,龙头拐杖使劲一击,赵一行和师姐双剑齐出,..

的一声,把龙头拐杖削为两段。但岳夫人抛开半截拐杖,已是倏地跃出圈子

去了。

赵一行的师姐叫道:“大哥,小心!”原来岳夫人正在飞快的向她丈夫

来处跑去。此时那男子已经堵住了岳良骏的去路,正在和护卫他的那个军官

交手。

只听得岳夫人叫道:“我的女儿死了,侄儿也死了,我在世上还有哪个

亲人?对,你这小子说得不错,我罪孽多端,我配向谁索命?但你有桩事情

说错了,谁说我改嫁岳良骏?我只担了几十年知府夫人的虚名。杰哥,你在

天上之灵一定会原谅我的。杰哥,你回答我吧,原谅我吗?原谅我吗?”她

口中嚎叫,脚步不停,已是跑近她的丈夫了。

岳良骏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只指望妻子救他,一见妻子这个情形,吓

得慌了,叫道:“夫人醒醒,我是你的丈夫,你怎么了?”

话犹未了,岳夫人忽地一手将他抓住,喝道:“胡说八道,谁是你的夫

人?你帮我报了夫仇,我也帮你升官发财,让你享了几十年富贵。咱们谁也

不欠谁的,你给我滚!”突然把岳良骏高高举起,作了一个旋风急舞,摔只

小鸡似的,便抛出去。岳良骏头下脚上,刚好摔在一块大石头上,肝脑涂地,

发出裂人心肺的惨叫,一命呜呼!

岳夫人哈哈大笑三声,叫道:“杰哥,我没有对不住你,你等等我,我

就来陪你了!”一口鲜血狂喷出来,身躯软绵绵的倒下去。原来她已是自断

经脉而亡!

和那个男子交手的军官吓得魂飞魄散,长剑一划,以攻为守的把对手迫

退一步,转身便逃。

那男子一刀斫伤他的脚踝,正要追去,赵一行和他的妻子已经来到,说

道:“首恶已除,由他去吧。”那军官骨碌碌地滚下了山坡。

此时奚玉瑾和追赶岳良骏的那两个人都已来到。奚玉瑾喜出望外,叫道:

“申老板,刘老板,原来你们都在海砂帮。”原来这两个人正是以前曾经和

她一同大闹扬州知府衙门的申子驹和刘湛。

申、刘二人和奚玉瑾打了招呼,跟着便向那中年妇人施礼,说道:“屠

寨主远来,请恕我们有失迎迓。”奚玉瑾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中年妇人乃是

琅?山的寨主屠凤,她也正是屠百城的女儿。

屠凤笑道:“原来你们两位还是大老板呀,这我倒是未曾知道呢。”

申子驹笑道:“小店早已关门,刘兄的绸缎铺子也早被岳良骏封闭了。

现在不是老板啦。”原来他们以前在扬州开店,正是作为海砂帮的机关的。

屠凤说道:“你们还未见过我的当家吧?”那男子上前施礼,说道:“申、

刘两位香主,我是久仰的了。”这男子名叫石璞,是屠凤的丈夫。

申子驹道:“石舵主我也是久仰的了。”

刘湛说道:“原来是石舵主,怪不得使得那么好的刀法。”

石璞面上一红,说道:“我本领不济,让那鹰爪跑掉,教两位见笑了。”

申子驹笑道:“石香主想必还未知道,这鹰爪可不是岳良骏手下,他是

鞑子御林军的军官,号称御林军中三大高手之一的金光灿。刚才若不是他,

我们早已把岳良骏捉了。”

屠凤笑道:“我们一来就碰上你们和官军交战,这也真是巧极了。”

申子驹笑道:“这位‘岳知府’是送上门来的馒头给我们吃掉的。听说

他是为了找寻妻子,追踪来到这个地方,却不知这个地方,正是我们总舵所

在。”

原来奉岳良骏之命到百花谷侦察的人,有一个侥幸漏网,回去告诉岳良

骏。当时岳夫人已经逃出奚家,这个人躲在暗处,看见她好像发了疯,竟然

把岳良骏最得力的手下管昆吾摔死,吓得他心惊胆裂,不敢去追。只好回去

禀报。岳夫人逃走的方向他是知道的。

岳良骏听了满腹疑团。倘若这个人不是他的心腹,他一定不会相信这样

“怪诞不经”的说话。此时一来是由于心腹手下的禀报,二来联想起他的妻

子种种可疑之处,只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情,带领亲兵,

叫那个手下带路,连夜出城,跑去找寻妻子了。

他也知道城外是海砂帮的势力范围,只不知何处是海砂帮的总舵而已。

他这队亲兵是百中选一的劲卒,恰好御林军的军官金光灿正在扬州,愿意陪

他到海砂帮的腹地“侦察敌情”,他是有恃无恐,这才敢于追到洪泽湖边的。

刘湛说道:“岳良骏的亲兵已经给我们包围在芦苇丛生的泽地之中。他

的这队亲兵虽是精兵,却不善于在这种地形作战,岳良骏在金光灿保护之下

突围之时,这队亲兵已经有一大半做俘虏了,连同那个在百花谷漏网的在内。

我们所知的敌情,就是由他供出来的。”

申子驹竖起耳朵一听,说道:“那边的战事大概是已经结束了,你们听

战马奔驰的声音是向一个方向,想必是在收队回去。”

刘湛说道:“屠寨主、石寨主、奚姑娘,你们不约而同的来到,帮了我

们大忙,敝帮帮主见了你们,不知该多高兴呢。奚姑娘要来扬州的消息,我

们昨天已经知道,是金鸡岭柳女侠那边有人来说的。屠寨主大驾前来,我们

可没想到。”

屠凤说道:“我有些事情想与贵帮的罗帮主商谈,事前联络不易,只好

冒昧而来了。”

申子驹道:“屠寨主屈驾来此,我们是请也请不到的。刘兄弟,你陪客

人,我先走一步,赶回去禀报帮主。”

屠凤说道:“用不着这样客气。师弟,你有别的事么?若是没有别的事

情,陪我一起到海砂帮去好不好?”

赵一行说道:“我正是和奚姑娘要去见罗帮主的。”

刘湛说道:“令师弟贵姓大名?幸会,幸会。”

屠凤笑道:“我也还未曾知道我这个师弟的姓名呢。”

刘湛不觉一怔,颇感诧异。赵一行笑道:“我姓赵,名叫一行。今天和

师姐才是初次见面。”

此时赵一行方有机会向师姐细说来由,在途中长话短说,未到海砂帮总

舵,大致也说清楚了。

屠凤说道:“原来你是我爹爹的关门弟子,怪不得本门剑法使得如此精

妙,这次多亏你了。但我一方面要多谢你,一方面也要怪责你呢。你回到中

原已有数月,为何不来见我?”

赵一行道:“我是因为有另一件紧要的事情,先到金鸡岭走了一趟。请

师姐恕罪。”

当下赵一行再简单扼要的说了金鸡岭之事。屠凤说道:“哦,这么说你

在金鸡岭躲了十来天,却没有见着蓬莱魔女么?”

赵一行道:“虽然没有见着,但柳女侠的意思我已经知道。这位奚姑娘

本来就是在金鸡岭的,她是柳女侠得力的助手。”

屠凤说道:“奚姑娘,柳寨主可曾和你谈过我吗?她的意思怎样?”

奚玉瑾道:“柳姑姑和我常常提起你们,只恨未有机会彼此联络。”

屠凤说道:“柳女侠是当今第一位女豪杰,我是一向佩服的。”

奚玉瑾乘机说道:“柳姑姑很想和屠寨主联手抗金,就不知屠寨主意下

如何?”

屠凤笑道:“你别这样客气,我比你痴长几年,又是一行的师姐,我就

倚老卖老,请你跟一行称呼我作姐姐吧。”接着说道:“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这次我来拜会罗帮主,实不相瞒,就是想请他替我向金鸡岭先通款曲的。”

赵一行喜道:“这就好了,我还怕——”

屠凤道:“你怕什么?”忽地恍然大悟,说道:“敢情你是怕我怪你先

到金鸡岭吗?金鸡岭和琅?山或许有一点点误会,想必你也听到了风声?”

赵一行道:“希望这只是谣言。”

屠凤笑道:“我的手下有几个人是不大赞同琅?山归属金鸡岭的,我却

没有这种名位之争,如今也已说服他们了。怕的就是蓬莱魔女对我还有误会

而已。听了你们这么说,我也放心了。”

到了海砂帮总舵,帮主罗雨峰出迎,双方相见,皆大欢喜。罗雨峰哈哈

笑道:“难得屠寨主、石舵主和奚姑娘联袂而来,敝帮今日真是双喜临门了。”

不用他的解释,大家也都明白,另外一“喜”,自是指大败官军之事了。

屠凤笑道:“我们是特地来喝你的庆功酒的。”

罗雨峰道:“多谢你们拔刀相助,杀了那个狗官。岳良骏这狗官在扬州

做了十几年知府,一直和我们作对,如今将他除掉,真是人心大快。”

屠凤笑道:“岳良骏可不是我们杀的,是他老婆把他杀掉的。”当下把

刚才的经过说给罗雨峰知道,罗雨峰听了,不禁骇然,笑道:“虽然不是你

们所杀,也是你们功劳。”

奚玉瑾也是十分欢喜,说道:“你们打了这场大胜仗,岳良骏这狗官又

已除掉,我们的百花谷大概也可以暂保平安了。

罗雨峰跟着给他们报告战果,说道:“多得朋友帮忙,这场仗当真可说

得是大获全胜。岳良骏带来的亲兵,死伤过半,余下的也都给我们俘虏,没

有一个人能够逃回扬州。难得你们来到,这次我们要连喝三天庆功酒才行。”

奚玉瑾笑道:“我们恐怕没时间陪你喝三天庆功酒了,待会儿我们就要

走的。”

罗雨峰道:“为何这样匆忙?”

屠凤说道:“我和奚姑娘还要赶到金鸡岭去。”罗雨峰道:“不可以多

留一日么?”

奚玉瑾道:“我和赵大哥的坐骑是借用朋友的,他们也都赶着要到大都。”

罗雨峰道:“贵友是谁?”

奚玉瑾道:“是公孙璞和黑风岛主的女儿宫锦云。”

罗雨峰喜道:“哦,公孙少侠也在你的家里吗?他曾经帮过我们许多忙

的。不知他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他若是抽不出空,我去拜访他如何?”

奚玉瑾道:“他现在正在替黑风岛主疗伤,明天一早,就要启程。罗帮

主的心意,请让我代你转达吧。”

罗雨峰诧道:“黑风岛主是当世一大魔头,谁人伤得了他?”

奚玉瑾道:“说来话长,待会儿我告诉帮主,还有柳姑姑和贵帮联络之

事,也得向帮主禀报。”

罗雨峰道:“对,咱们进去慢慢说吧。会不会耽搁你们的事情?”

奚玉瑾道:“一两个时辰,我们可以在此逗留。”

正事谈完之后,罗雨峰说道:“你们还有一个时辰,没工夫和大伙儿一

同喝庆功酒了。我把接风酒、饯行酒和庆功酒都并在一起,请你们多喝几杯,

聊表我的心意。金鸡岭还有一位朋友在这里,听他说是和奚姑娘认识的,我

想请他作陪。”

奚玉瑾道:“他是谁?”

罗雨峰道:“申子驹已经去请他了,请你稍待片刻。嗯,刚说曹操,曹

操就到,他们来了。”

只见申子驹陪着一个中年胖子走进他们这间密室。奚玉瑾颇感意外,说

道:“哦,原来是安老板。”原来这胖子是给金鸡岭偷运药材的头子安陀生。

安陀生道:“我是奉柳女侠之命,给罗帮主送一些药材来的。说起这批

药材可真是多灾多难,那天在黄河渡口,几乎给官军抢了去。幸亏山寨派了

公孙少侠前来接应,又碰上辛少侠他们帮忙。他们现在不知还在金鸡岭吗?”

原来安陀生的药材一送到金鸡岭便奉蓬莱魔女之命,又赶送一部分药材

到海砂帮来,是以公孙璞和辛龙生等人之后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奚玉瑾道:“公孙少侠倒是在这儿,不过明天他就要到别的地方去。你

有什么事情要和他说么?”

安陀生道:“没什么事情,请你替我问候他吧。”

奚玉瑾说了一个“好”字,安陀生却接着说道:“和辛少侠,我们是有

件事情。奚姑娘,你和他相熟吧?”前两年他在北方搜购稀有的药材,由于

担负秘密的任务,和江湖上的朋友尽量避免接触,是以并不知道奚玉瑾曾经

做过辛龙生的挂名妻子。

奚玉瑾脸上微微发烧,说道:“相当稔熟。不过辛少侠已经回到江南他

的师父那儿去了,你有什么事情找他,可不可以说给我听?”

安陀生道:“我想送他一件礼物,报答他的帮忙。我过几天要到北方去

贩运药材,恐怕不能再回金鸡岭了。”

奚玉瑾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辛龙生帮你的忙也是应该的,何用送他

礼物?”

安陀生笑道:“这是辛少侠非常合用的东西,并非寻常礼物。”

奚玉瑾心念一动,问道:“那是什么?”

安陀生道:“是一种可以令腐肉重生的药膏,碗口大的伤疤,敷上这种

药膏,也可以重生新肉,令伤疤消失于无形。”

奚玉瑾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你是要替辛龙生医好他脸上的伤疤。”

安陀生笑道:“辛少侠的新婚妻子是个美人儿,辛少侠丰神俊朗,依我

看来,他本来的面目也应该是个美少年的,对么?”

奚玉瑾道:“不错,他一向以才貌双全自负。”无意中说了出来,这才

发现赵一行正在看着她,似乎是对她的说话觉得有点奇怪,何以她对辛龙生

知道得这样清楚。

安陀生哈哈一笑,继续说道:“这么说我送给他的礼物是送得对了。他

本来是个美少年,脸上留下伤疤,心里一定难过。他要是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夫妻俩就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了。”

奚玉瑾接过那盒药膏,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有点辛酸,倒不是为了留恋

辛龙生,而是怅触自己的命运。说道:“辛少侠还会回来金鸡岭的,安老板,

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把礼物交到他的手上。罗帮主,时候不早,我们可要告

辞了。”

屠凤不想和黑风岛主见面,说道:“你们是准备今天就往金鸡岭吧?”

奚玉瑾道:“不错,我把坐骑交还朋友,便即动身。”屠凤说道:“好,那

么正午时分,我在前面路口等你。有点事情,我还要和罗帮主商谈,你们先

走吧。”

奚玉瑾和赵一行在回家的途中走了一程,赵一行忽地说道:“人生的悲

欢离合,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听说辛龙生的未婚妻子是车卫的女儿,他却是

江南武林盟主文逸凡的掌门弟子。车卫以前则是个江湖上一般人闻名丧胆的

大魔头,他们这桩婚事,也算得是出人意外了。”

奚玉瑾道:“不错,人事沧桑,许多事情,往往是始料之所不及。”赵

一行笑道:“是呀,以前我也想不到能够和你结识。”

奚玉瑾道:“赵大哥,我、我..”

赵一行微笑道:“你有什么事情告诉我么?咱们相识的日子虽然无多,

在我的心里,和你却好像是相识了多年的朋友。”

奚玉瑾大为感动,说道:“大哥,我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不,我是

要把过去的事情都告诉你。”赵一行和她并肩同行,听她细说过去的种种遭

遇。

奚玉瑾说完之后,满面都是泪痕,赵一行低声说道:“你是辛龙生的挂

名妻子,我早已知道。你遭遇了这许多不幸的事情,我也为你难过。但莫说

你们只是挂名夫妻,即使真是夫妻,性情不合,分手之后,你也还是一个值

得别人敬爱的女子,我、我——”

奚玉瑾见他欲说还休的尴尬样子,不觉给他逗得破涕为笑,笑道:“你

到底想说什么?说呀!”

赵一行深情的看她一眼,鼓起勇气说道:“我的心意不说你也应该明白,

我,我是希望能够,能够长伴,长伴..”

奚玉瑾噗嗤一笑,连忙打断他的话道:“好,我已经明白你的心意啦,

你不必再说下去了,怪肉麻的。”

赵一行喜出望外,说道:“好,那么你是答应我了。”

奚玉瑾羞红了脸,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但两人的手已是不知不觉握在

一起,也用不着她回答,赵一行已经知道她是应允了。

奚玉瑾回到家中,此时公孙璞早已替黑风岛主打通奇经八脉,又把明明

大师的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传给他了。大家正在等待他们回来。

听了奚玉瑾报告的事情,众人皆大欢喜。厉擒龙哈哈笑道:“不错,这

可真是双喜齐来了。海砂帮打败官兵,杀掉了岳良骏这个狗官;一行老弟的

师姐又答应了和金鸡岭联手,以后你们更是可以大干一场了。”

奚玉瑾笑道:“厉老伯,‘你们’二字,似乎用得有点不妥,应该是‘咱

们’才对。你和我们也是一条道上的啊!”

厉擒龙笑道:“你不嫌我老,我也愿意尽我的力的。不过现在我可不能

和你们到金鸡岭去,我得在这里陪陪老朋友。玉帆、赛英,你们跟大伙儿走

吧。”

奚玉帆说道:“岳良骏已死,百花谷大概最少有几个月可以平安无事了。

小凤可以留在这儿。”

奚玉瑾笑道:“小凤就要做新娘子了,我正是想请他们夫妻替咱们管家。”

安排停当,厉擒龙陪黑风岛主在奚家养伤,奚玉帆、奚玉瑾兄妹和赵一

行、厉赛英四人回金鸡岭,公孙璞和宫锦云前往金京,大家便即分道扬镳。

临行之时,奚玉瑾吩咐周凤有事即和海砂帮联络。家里有厉擒龙这样的高手

坐镇,外面又有海砂帮可作强援,周凤也放心留在百花谷等待她的父亲和未

婚夫来了。

半个月后,奚玉瑾等一行人包括屠凤和石璞在内回到了金鸡岭,山寨里

喜气洋洋,自有一番热闹,不必细表。

当晚蓬莱魔女就知道了奚、赵二人之事,作主替他们定了婚,待时局平

静一些,再行择吉成亲。奚玉瑾有了归宿,容光焕发,好像换了个人。心中

的一些忧郁也好像阳光之下的阴霾,全都消了。只是有时想起谷啸风和辛龙

生,不免还是有点记挂。

不知不觉过了三个月,谷、辛等人尚未见回来。正是:

遥想旧情思旧友,每依北斗望京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