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十九节 老军营的笑声(一)

正文第十九节 老军营的笑声(一)王婧雯午后照例来到后园里来陪宇文绣月来弹琴解闷,其实这几日里一点也不闷,延平府让那个岳家小贼给折腾的热闹非凡。

先是听说徐家的老小,就那个什么徐黑塔在他家中卖牙具,因为父母的宠爱,谁也不敢拗他,结果家里上上下下包括他家马房的马儿、驴儿,个个被塞了一套,一用还真不错。

由此延平府里的富户老财纷纷仿效,一时间竟然卖的风起云涌。

而那个风扇还真是个好东西。

现下正值七月里的火热天气,那么个小玩艺摇起来居然也是满室清凉。

不过只要一想起来那件事,就让人生气脸红“哼!有机会定要那个岳家小贼好看。”

迎面琴声琮琮,恍然间已来到每日里听琴的小亭,王婧雯忙收拾起心情拾阶而上。

今日里宇文绣月的琴声听起来却是与往日里不尽相同,全无那种悠闲文雅的韵致,那琴声听起来却似草间的小鸟被脚步声惊了,“扑楞楞”的扎向天空。

王婧雯用手抚住居然没有发现她的到来的宇文绣月的双肩问道:“怎么了,绣月妹妹”……王婧雯略带讨厌的神情看着铜镜里那位俏佳人。

在宇文绣月的一双巧手的装扮下,由整日里那个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变出来一个动人的大家闺秀。

“讨厌,只是去给他赔个礼,却偏要穿上这样一身行头,哼!要不是怕他再误会,谁又会这般打扮,真真羞熬人吔!”宇文绣月眉宇间透出一股掩饰不住的喜意,昨日里心上人差安仔送来个口信,邀她去新建设的老军营一游。

老军营,腊月里跟着老爷太太去施过粥,舍过棉被,他怎么跑到那个地方去了。

随即一想“他是什么人呀,他是异人,自然也创下些奇迹才对呢。

“从昨日下午里宇文绣月就显的快乐、却和着些焦躁,好似一只就要展翅飞翔的天鹅。

“天啊!你却为何还不快些到那个时候。”

老天似是响应她的祈求,“绣月姐姐……绣月姐姐……”安仔一蹦一跳随着声音跑上楼来。

一见王靖雯却在宇文绣月这里给吓的闭上嘴,挠着后脑怯怯的施礼。

后面追来的却是俏婢小叶子,也是一门跑一门叫:“安仔,安仔……小姐……小姐在里面哩。”

跑到近前伸着香葱一样的小指头点着安仔的脑门“你呀!冒冒失失的总是不听话,瞧见了没冲撞了小姐,你该当何罪。”

王婧雯和宇文绣月给小叶子全然一付大人模样,把个安仔给训的敢怒而不敢言的苦恼样子惹的笑做一团。

安仔涨红了面皮,冲着小叶子直翻白眼,只是碍于王婧雯面前不好开口,而小叶子一看安仔居然敢不服气,小俏鼻一皱,双手插腰眼见小脾气就要发作。

“小叶子,你快别这样了,安仔现下可是客人了,你可不能这样对他。”

王婧雯这会才有机会细看安仔两眼。

短短一个来月天气,安仔确是长在了许多,个头不但比过去窜了一截,嘴上也显也了一圈黑乎乎的茸毛,脸色比过去黑了些,人还是过去那般俊秀,只是现下里看去已是个气昂昂的少年了。

二人跟着安仔出了府门,却发现安仔并不曾赶了马车来,倒是有个怪模怪样的车辆停在大门外。

车厢前后各有一个壮汉,身下坐着的东西模样奇怪,有些像是岳效飞的坐骑,却又不尽相同。

看出了她二人神色的安仔忙介绍说:“小姐、绣月姐姐这个是我岳大哥独家秘制的出租车。”

“出租车?”“是啊!将来咱们延平那么多没饭吃的穷人可到我大哥那里租上这么个车,每日里载客、载货也可挣些活命的米面。”

“你们岳家……公子可是想的够长远的。”

王婧雯毕竟胆大,先就伸脚踏在车辆门口的踏板上,那车显然向这边一倾。

好似不怎么稳固似的。

小叶子吓了一跳惊呼到:“小心啊,小姐。”

看出他们担心的安仔忙道:“没事,没事,小姐这车坐上是极舒服的,一路之上一点也不会颠簸的”。

待三人都上了车,安仔却又被那小叶子给挡住了。

“安仔,你怎么好不识相,这车厢里你也进得么!”让小叶子这么一说倒把个安仔给说的没词了,人也站在脚踏上不上不下。

“好了,小叶子你就让安仔上来吧,以前出门安仔不也是常常一起么”王婧雯开口给安仔解了围。

“以前……”小叶子还待再说,却见小姐眼里似有责备之意,只好厥着嘴靠向车的另一边,给安仔腾出一个座位来。

安仔也被小叶子给训的没了兴致,一路之上也不在说话。

这车果如安仔所言,不如何颠簸,也没了一般太平车那般走起来时车轴的“吱吱吜吜”声,初时速度稍慢,很快跑起来速度竟是极快,前面骑车人手上好像摇着什么铃当,一路之上叮铃当啷的煞是好听。

小叶子到底是小孩心性,不一会也就不再生气,这老军营距离延平府也没有几里地。

很快车子就到了镇前,这会小叶子也不避嫌了,扯住安仔的袖子只管问。

“安仔,你看、你看那不是徐黑么,他们为何排成一排,哟!笑死人了,他们那唱的还是曲子么?笑死人了。”

的确,徐黑塔领着他的十来个保安队的弟兄在唱歌,歌声并不好听,却是雄浑有力,那歌词更让王婧雯与宇文绣月二人吃惊。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听了歌词,二人尽皆动容。

王婧雯扯住安仔问道:“安仔这歌词可是你家公子所作。”

安仔实是不知,不过为了在二人面前给岳效飞长脸,扯着谎道:“回小姐的话,这歌是岳大哥教的,这歌词么自然也是出自我岳大哥的手笔。”

小叶子却不屑道:“好你个安仔,见日没见学的没大没小起来。

岳大哥也是你叫的么?”安仔奋起反击道:“岳大哥要我如此称呼的,要你管。”

小叶子正待回答,原来速度较快的车辆却在一阵摩擦声中慢了下来,终于停在了一小片被方形房屋围着的广场的边上。

“小姐、绣月姐姐,里面却是步行广场,这车是不能向里走的,好在倒是不远。”

“步行广场,又是个新鲜玩艺。”

二人下得车来,王婧雯留神瞅了一眼,终于给她发现了这车跑起来不甚颠簸的秘密。

却是那车厢正坐在弯成弓形的厚竹板上(原始减震器),故此消除路面传来的起伏。

不由的她不佩服,不过心中却说“嗯!这个岳家小贼果然有些本领。”

广场之上几排桌凳整齐的摆出来一个方阵,那桌子也甚简单,两边木棍摆成x形,上面担了块方板就算是桌面,下面是同样方法制成的长条凳,每张桌子约可坐六七个人。

这他方阵占了出有小半个广场,怕能坐百十人个吧,桌子顶上都建着一个大棚子,用来挡雨遮阳。

其中一角的几张桌子上却坐着十数个孩子,在跟着个先生念书,又有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在说着什么,还不时有人向读书的孩子处张望,显是怕吵到他们。

这一望却望见正走过来的二女。

那人回过头却说:“好了,好了,快都别吵了,老板的女人来了。”

“我的神啊!绣月你终于来了,我可是得救了”岳效飞心里道:“要不他怕自己会被眼前这伙家伙给逼疯的。”

嘴里却说:“什么老板的女人,又没结婚应该说是老板我的女朋友。”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女朋友,那是不是说老板你还喜欢男朋友,你看看我,你看看我行不。”

岳效飞险乎给气死,不过这几个泼皮出身的家伙嘴里也蹦不出什么好话,自从告诉他们“半月碎心丸”的配方后,这些家伙算是和岳效飞铆上了,只要逮住机会还不大肆报复。

好在他们倒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反正别的地方的钱没这好挣。

“刘文采,你一会快把东西买回来,别让制板那边停了,哦,还有赵师(赵铁匠)郑师(郑老根)你们两个可把手下督紧点别让生产线停了,不然要误了咱出租车的生意我可不饶你们。”

“好了,好了,老板你就放心会你的女朋友吧,事啊我们就包了,今个不要你操心。”

“都清楚,那还不去?!”岳效飞一心念叨着会美女呢想把这几个赶走,省的在这讨厌。

以往厚道的郑老根这会也不厚道了,涎着脸:“老板,你也不跟我们介绍,给俺们认识一下。”

“快走,快走我女朋友你们认识个什么劲!”刘文采回过瞅瞅,贼忒嘻嘻的笑道:“老板,两个呢,两个都是?”“两个?”岳效飞睁着给cs整的已经失了水准的眼睛看了看,“是两个盛妆打扮的美女,奇怪了,那一个是谁呢?”刘文采一看机会来了,大声戏谑道:“不是吧,老板你快别看了,那不是你女友是捕快,你作下的案子发了,这不连证人都带来了。”

一旁众人哄然大笑。

“好你个刘文采,连我你都敢戏耍,我看你是想再尝尝竹笋炒肉了。”

“别给我吃,行等着两位老板夫人给你吃吧。”

吃罢,占够了口头便宜的几个人在岳效飞找到竹板前报头鼠窜而去,只留下一串欢笑。

王婧雯、宇文绣月就听闻这老军营笑声不断,都在心中想:“这老军营是变了。”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