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四十三节 隆武微服私访记(二)

正文第四十三节 隆武微服私访记(二)驻军的那个区不但有兵,广场上是士兵们在训练,那些被抓回来的山贼也住在那个区,原本岳效飞打算把这伙人交给延平府算了,不但省的看管,还省了医药费。

战俘们个个惶惶不可终日,最后求了那刘虎来给岳效飞说项。

都说保证此生效忠岳效飞,并生死与共,只求不要解到延平,那立时就是剩下死路一条了。

岳效飞看着跪在自己眼前刘虎,他手中拿着老军营的百姓们联名的保书。

“你们作好人,让我来做这个恶人,你们的心也太善良了。

罢了,杀了这些人可又算什么一回事……。”

看着这封保书岳效飞思索了半天,点点头站了起来。

最后收刘虎做了自己的亲卫,面对刘虎疑惑的眼神岳效飞给他说:“我不知道潘寨主怎么对你,我也不清楚你砍了潘寨主的真实用心是什么,只是冲着你给你那些个受了伤的兄弟们求情的义气我收下你。”

看着给跪下的刘虎不停的叩头,他摇摇头:“不要谢我,也不要感激我,收下你们的是我老军营的百姓,你们将来好好对他们就是。”

“满街跑”离老军营还有一段路呢,朱聿健就不停扒窗户向那边张望,只看那边地方现在盖的跟一个小城似的。

方方整整的房子,连在一起,从这看去一排房子怕都有五六十丈长短(二百米),四个角上都有个高塔想是瞭望用的,嗯!那栋房子怎么被个长杆子吊起来了(吊车)。

再走近了些,只觉那门口的人可是真多,你来我往的,门口的一个小广场上停整整齐停了几排的“满街跑”。

“陈荣,这地方怎么这等热闹?”在一旁骑马的陈荣答道:“哦,听说全是来批货的,他们不能进院子里面,只能在外面提货。

“那咱们能进去不”“差不多吧,他们里面有个什么购物广场,可以在那儿逛街买东西。

听进去过的人说那地方还真不错,专卖用船从外面拉来的玩艺,生意那是好的不得了。”

两个女人听的是心花怒放。

这也算是女性的专有爱好,只要说是女人没有不爱逛街的,只是有没有机会逛而已。

陈荣会了车钱,冲那车夫一个眼色,那车夫把车停在了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没什么碍眼的人也跟着朱聿健他们进去了。

其实这些个车夫都是陈荣安排好的,身上藏了暗器,兵刃悄悄保护朱聿健的。

进门处男女却是分两处进门的,女子进门处颇为宽畅,男进门处的小门却只容一人侧身而入,想是这“购物广场”之中奇异之处甚多,故此进去男子也都按了规矩,在那小门之处侧身而过。

朱聿健只觉这里的安排真是奇怪非常,有尽不进却见二女眼中均是企盼之色,心不忍之下也只好随了男子的队伍进到侧身小门。

“也没什么奇事发生嘛,真不知他们搞这么大阵势是个什么意思?”朱聿健心中嘀咕,身后陈荣也是什么奇事也未发生,进来的人一个个安然的会了自己家女伴逛街去了。

不过到了那个陈荣手下进来时奇事发生了。

在他侧身经过那个小门时还好奇的瞅了一眼,这个小门仅容一个人侧身通过,两边的门框却是两个大铜箱子,连个也眼也不曾看见,自己通过之时却听到一声“当”轻轻的锣响,他不不明白呢,迎面走过来个年轻男子,身上穿了怪怪的护甲,护甲的身上到处都是些小口袋,里面不知装了些什么物事,看着鼓鼓囊囊。

那人走到陈荣手下身前不远抱拳一揖“兄台,咱们都是逛街的,身上带着利器不怎么方便,还请阁下通融一下,交给了再下,一会您出去的时候还您就是。”

陈荣手下也不是省油的灯,遇变丝毫不惊,随手还了一礼道:“这位朋友,我并不识得阁下,你拦住再下去路了,说着依旧向前,打算走自己的路,只是心中吃惊:“他怎的知道自己身怀利器。”

那人让到他身侧稍远处,掏出哨子只一吹。

伴着尖利哨声,一旁屋中冲出来十数个一样打扮的人,手中持着枪式弩弓将他围在中间,适才吹哨之人退到一边冲他叫到:“双手抱头蹲下,否则我们不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陈荣一见手下惹出事来,脑袋里面“嗡”的一声,心中只一个劲念叨“坏了,让皇上知道我安排了人手,明日里可要被夷了九族的。”

陈荣手下手伸进怀中,打算拉出兵刃,只看一看眼前情势只得作罢,十来个人手中持着弩弓,只待他拉出兵刃就要发射,权衡了一下再向围观人中自己的上司撇了一眼,只见他面上毫无表情,知是打算“丢车保帅”,心里暴寒下也只得听话蹲下双手抱了头。

那些个士兵走到他近前手中弩箭依然指着他身上各处。

刚才吹哨的那个在他身上搜索,得到了一柄短刀,飞刀几柄。

“多有得罪”那人搜完了,让在一旁向其余士兵一摆手。

那十数个兵收起弩弓排队走了。

“出来时来门口的门房之中来取回,希望您逛的愉快。”

说完再行个礼,把他扔在那儿居然走了。

蹲在那儿那个,到这会也不明白人家是怎么知道他身怀利器的。

让现代人来说就非常简单了,狭窄的门两边的铜盒子里挂着一排排的强力磁铁,只要有铁的物件(这年头的兵器十之八九都是铁制)通过时,磁铁被吸引敲响铜箱。

陈荣没想到人家并不追究他身怀利刃的手下,只是收了他的兵器却不与他为难,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只拿眼睛狠狠剐了他一眼。

朱聿健又如何不知道这人是陈荣的手下,心中却也没有怪他什么,毕竟他是出于自己安全考虑,心中只是对这老军营感觉又多了几分神秘,一直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发现此人身怀利器的,倘若自己的宫门处有了这们的家伙还怕有些个什么人身怀利器,那宫里的侍卫不是可少用许多,那多省钱啊!门外广场之上一辆“满街跑”里坐着四五个人,其中一个为首的一直紧盯着朱聿健的身影,当他看了广场内所发生的这一幕后,叹了口气对手下人说:“走吧,回去给主上说这地方难以成事,待他回去时再做打算。”

各位读者大大,敬请砸票、收藏、倘若我写的不好也请在回复中奉上板砖,坦而之,我的精华用不完,一般发言对我来说都是精华,言之有理自然加精及置顶。

另外,请关注伊人盈月作品《清夜悠悠》言情好书。

各位看书勿忘投票,希望被大家的票砸死,而且各位我十分缺票票,你们看看我的点击和推荐都不成比例了。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