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五十八节 强暴

正文第五十八节 强暴

岳效飞压在那个身躯上,是的很舒服。慕容楚楚的胸不大,不过由于长年练功夫,她的**显的结实坚挺。

可是自己被她咬住了肩膀,可他妈真痛啊。

“喂,你好了啊!我不打女人不代表我不会打人。”

“呸,好不要脸,你打的过我么?就会趁着别人睡觉的时候欺负人家。”

慕容楚楚松了口在他耳边大叫。

岳效飞本想君子一把,他想说:“***,我就放了你又怎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是啊!你不是很厉害么,现在怎么样,不还是被我制住了……”

“耍阴谋诡计,你不是个英雄好汉”

“什么你说我不是好汉,那你是……你……”岳效飞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她一下说出一句更令慕容楚楚生气的话“行吗?”

“那你想怎么样?”慕容楚楚虽然身具武功,只是本质上来说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家,哪里能有岳效飞这野蛮人的力量大。

“嘿嘿,你半夜里把我从我家给抱到这里来,你说你想怎么样?”

要说这男的,在由男孩变到男人后变化是很大的,岳效飞就属于这样一个家伙。原先还没有成为一个完整男人时,他还知道些不好意思,不过毕竟是现代人,不好意思也就那么一点点,到有了宇文绣月这个温柔女人后他才体验到了某种幸福,那就是征服、拥有、左右她的快乐、她的眼泪。

而他现在伏在人家这个古代的小女孩身上时,一直以来还将就能有些君子精神的他完全褪变了。

岳效飞无赖式的言语,把小姑娘又给气哭了。

慕容楚楚偏过头去,眼睛瞅向一边,心中打定主意,任由他胡作非为罢了,最多完事后自己一剑先杀了他,然后就带着大哥的手下冲到老军营去救人,最多就是一死而已。

这是一个鲜嫩的猎物,年轻的身体,孤立无援的状态都是逞凶的最好时机,“现在就动手吗?”岳效飞问自己,因为他的身体已有了自然的反应。

突然,岳效飞飞身蹦到一边,伸手打了自己两巴掌。***真喜欢她我追她就是了,强奸人家那我成什么玩艺了,一直以来最看不起强来的人,没本事么!

慕容楚楚觉的身上一轻,那个**贼已跳到一边打了自己两巴掌。她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家伙,要说她对岳效飞没什么恶感,那些老军营做的玩艺她也喜欢,尤其是那个什么遮阳伞,当时还想过能想出这样精美物件的人他的心思该多巧啊。

她再扫一眼那个**贼,只见他对着窗户看了看,再抬头看看手腕,头也不回的只管向门口走去。

岳效飞正走向门口,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娇叱,“**贼,纳命来”得器破空的声音转瞬却到。

冷冷的剑刃贴住脖子,已经划了脖子上的皮肉,一比尖锐的疼痛传递到了大脑,温热的**从脖子上向下流着。

“也许死了就会回到原来那个时空”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荒谬想法,马上理智就出来劝阻道:“别傻了,死了只会去阴曹地府,别忘了这里还有你的责任,这里还有宇文绣月、王婧雯还在等你,老君营的百姓还要你去照顾、保护,想清楚,想死你就去吧,我他妈还不管了。”

原本因为几乎干了坏事,而对自己生气生成的冷脸,现下有了变化。先撇开一个嘴角,再撇开另一个,一张嘴变了成弯月状,他笑了,而且还是那种讨好的笑。慢慢回过身,先冲人家生气的小妹妹讨好的笑笑,伸出手小心的捏住人家的剑尖,慢慢的试着把它挪的远离自己的脖子,然后再冲人家讨好的笑笑,用听着都肉麻的声音道:“楚楚姑娘还生气呢,嘿嘿!这不能怪我,这得怪你。”

楚楚一直眼泪就没停过,尤其见岳效飞要走,眼泪流的更急。这一听自己受了欺负,人家还反咬一口,带着哭腔委曲道:“你这个**贼,作下这等坏事,还说怪人家,人家怎么了?”

岳效飞摆出一付极无辜的表情道:“你看,半夜我搂着自己媳妇好好睡觉,你把我抓来耽误了我的好事,带来就罢了,你自己还去睡觉,睡觉也还罢了,偏偏你还带着面罩,越是神秘越是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你说这不怪你难不成还怪我啊!”

“你……我那不是为了救我大哥吗”岳效飞的一套歪理把她给讲住了,一时还真找不到话来反驳他,一急之下只好拿大哥来当挡箭牌。

“你救你大哥,我先问你,你大哥让你救的?”

“我大哥被你们抓住的,他怎么会让我救。”

“看,你不听你大哥话,长兄如父啊,你连你大哥的话都不听,哦也就是连你老爸的话都不听,你说你还对了。”

岳效飞看自己说话把她唬住了心里说:“这个刁蛮的小丫头挺好哄的嘛。”心里得意,脸上的表情变的更大义凛然。

“再者你见我们打你大哥了?还是见我们对他无礼了?”

慕容楚楚摇摇头,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岳效飞摆出一付长者的表情,“看,那就对了,你大哥跟我们老军营里的几个人认识,他们是好兄弟,见了你大哥一时高兴所以留他玩几天。”

“那你们为何不让我在那里做客,那里挺好玩的,我也可也在那里玩几天。”

她这一说把岳效飞给说愣了,心说:“她真这么好骗,还是我本身就有骗人的天赋?”

“好啊,那是我们底下人做事不到,把小姐给疏忽了,要不这样现在咱们就回老军营,你的两个嫂嫂不见了我还不急死了,咱们现在就走吧。”

“跟我在一起,还想着他的两个老婆”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气苦,张嘴道:“让她们急急不好么,跟我在一起怎么了,我没她们漂亮么?”

“当然,咱们楚楚多漂亮啊,那两个黄脸婆怎么能跟你比呢?”心里苦笑,“绣月、婧雯我这是出于保命的缘由啊,你们原谅我吧。”

“好,既然这们,大哥在你们那里我也很放心,你就陪我逛几天吧”

“那也好,可是我出来时,你知道没地方装银子,没银子咱怎么逛,所以咱还是先回去。”

只要回到老军营就好办,你这个臭丫头还能反到天上去不成。

“不用了,本小姐有钱……”

“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说行就行……”

“那……好吧。”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