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一百一十七节 神州城(七)报纸(三)

正文第一百一十七节 神州城(七)报纸(三)方以智确是有真才实学之人,为了岳效飞打消并了诸坊的念头,可以说是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变着法的从多个方面来驳斥岳效飞的观点,期间表情慷慨激昂显是极具为国为民之心。

否则他也不会在东南为阮大铖之流所妒,陷害至无法在江南存身的境地,无奈避到这里来了,虽是远离了战火,虽是远离有危险,可是这里之后又是哪里呢!甘浩文出于岳效飞手下屠戳长乐帮的血腥手段而对他没什么好感,今日和方以智同来也是为了怕他说话激怒岳效飞之时,纵是两人闹的僵了,自己在场也好出面周旋调解的想法。

听他两个辩了半天,甘浩文却发现方以智虽胜在气势上,而岳效飞的急智也使他不落下风,可见此人确也有些真本事。

纪敏萱看着白衣公子的侧影,只觉他的话语、他的动作、他那风度者当得起“才子”之称,而岳效飞居然并非所认为的那般粗鲁无知,好像也生了一付灵牙利齿。

只不过小人终究是小人,她算看出来了,岳效飞对于方以智实在是没安什么好心。

“呵呵!好了、好了,方兄大才,小弟一介商人,哪里辩的过复社四公子之一的大才子,领教、领教。

不过小弟虽是说你不过,那却是因为实在是才疏学浅的缘故,所以小弟还是以为自己的主张没错。”

方以智极有风度的拱拱手“承让、承让,有道是公道自在人心,不知岳老板以为如何!”“好个公道自在人心,不过即使是在坐的纪小姐、甘神医都以为方兄说的是,小弟也还是不服,仅凭三位似还是难以替代了这全福州的百姓。”

“这个……难不成岳老板非让方某请个万民书回来才算么!”岳交飞看着方以智一付为民请命的模样,心中阴阴一笑“嘿嘿,中招了吧!”“呃!这个倒未必,小弟倒是有个两全齐的办法好办法,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你我各自的道理都可以诏示世人,不知方公子以为如何!”“这个……”方以智一向以为他们这些饱读圣贤书的士子们的‘道理’不必让那些街头巷尾的贩夫走卒之类的人了解、所接纳,可是一句“道理自在人心”已经把自己牢牢套住,要说不如此做倒似自己怕他一般。

“罢了,就如岳老板所言,让福州城的百姓来评评这个理吧!”纪敏萱一听这话知道方以智着了道了,两人要是出书以辩,只怕要不了一两天工夫这位方公子就无法再辩下去了,他哪里这姓岳的奸商那许多银子。

“哼!怎么也不能让这个奸商占了这个风头。”

所以她一听方以智应了下来,马上接口道:“方公子那出书的费用就由我四海书坊出罢。”

方以智听了好这话,心中暗道惭愧,几乎忘了自己几乎一日三餐尚且难以为续,哪里还有钱财来办这件事,这要是还在江南,哪有如此做难。

“小样,不过也难怪,好哪里知道报纸会赚多少钱呢!”“不必,不必,费用全由我们来出,将来东西出来了少不得还有方公子几两润笔的,而且我想方子在这福州城里只怕志同道合之士颇多,故些还请方公子不要忘了这些朋友,让他们一起来对在下口诛笔伐吧,还有,在不出还有几个朋友粗通文墨,自然免不了要与诸位唇枪舌的。”

方以智心中并不怎样喜欢这个提议,可是这个担议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是给崇尚清议的文人士子们一个说话的地方,二来现在福州的那些文人士子少有不穷困潦倒的,方以智也都要卖卖字画才可维持的下去,能写些文章,赚点润笔虽非雅事却比那街上卖字画好的得多了。

“好说,就是这样,全听岳老板吩咐。”

岳效飞心中高兴,因为这会他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神州真理报”到时候借着大才的手笔,提高知名度,然后广告、新闻一起上,别说现在识字的人少,这年头爱钱的人可多着呢!到那时候……哇!坐梦都会笑醒的,只是不知道方公子将来知道了会不会哭!哎!我怎么像还有话要对这个方公子说!是什么呢?“复社……复社四公子……复社……‘为严相国俦也‘对了我想起来了,《马伶传》是候方域那小子写的”岳效飞没由来的激动起来,语言课本里被逼着背的课文,当时对于课文倒没有什么太多的喜爱,只能对于备注中提到的‘桃花扇’的事情记忆很深,成尤其后来上网还专门看过这个事。

方心智正走着,忽听到后面岳效飞激动大叫。

“李香君没死……方公子李香君没死!……”一听到李香君的名字,方以智胸中一热,险些掉下一泡热泪来。

昔年江南的那些往事顿时浮在眼前。

“方公子,方公子,你现在和那个什么候方域还有没有联系?有没有?呃,到底有没有。”

方以智是文人,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有点像英国绅士,泰山崩于面前面色不改矣!所以他还是很平静。

岳效飞不明白,他这么个人,他好友的爱人消息有了他一点也不激动,该不会是他吃醋吧!“公子既然知道香君下落,还请据实相告。”

“什么狗屁风度,一点**也没有”岳效飞里里直骂。

“好吧,你赶紧写信给他吧,李香君现在卞玉京那里,她得了肺病,你赶快让候方域去找她吧!”对于岳效飞来说他们这些公子哥的事情他没什么兴趣,只是可怜李香君红颜薄命罢了。

“可是,岳老板如何知道此事呢”岳效飞张着嘴愣住了,饶他伶牙俐齿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来说,总不能对他说我网上查的!只好耸耸肩,“你让他快去吧,晩了许就见不着了。”

虽然‘贵’为现代人,他猜也猜得到那玩艺非得什么‘霉素’治不可,他甚至心中后悔自己是个不错的钳工,而不是一个优良的医生或化学家,解不得这么个死结。

请大家支持新书《十年生死情缘》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