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一百三十四节 赛龙舟的终结篇(二)

正文第一百三十四节 赛龙舟的终结篇(二)孙浦只怕儿子吃亏,得罪了这个煞星忙上前求告道:“岳城主,你大人有大量,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小犬多有冒犯,我这里给您赔不是了,还求您高抬贵手罢。”

孙浦说罢不停地向岳效飞作辑。

岳效飞伸手打了个手势拦住了孙浦并环视四周道:“我宣布以后的龙舟赛不在作为订货的依据,而是改为以帆船赛为标准,看谁家的船装的多,谁家的船跑得快,谁家的船跑得远,谁家就得最大的生产份额。

还有咱们神州城还要组建造船行会,凡要在神州城建立船坊的,就必得加入这个行会。

帆船比赛当中采用新技术将要公布于行会之中,以便其他船坊使用时计算费用,咱们的帆船赛以半年为限,每半年比赛一次。

顺便给你们透露一下,将来咱们神州城是要按按照前朝的郭守敬所制《授时历》为历法的,按这个历法的明年的三月初一,咱们准时开赛。

将来凡到咱们神州城这里定货的客商,要先到行会,由行会按照历次帆船比赛的排名、生产的速度质量的排名来确定所分份额。

至于指明要用那家船的,那是人家客商的权力,我们不管。

不过船上却不准标上神州城船行监制的字样。

怎么样大家都明白了吧,如果不明白回头咱们组建行会之时再行商量,现在么,咱们要赛龙舟了。”

看看众人都没有要说话的表示,岳效飞走到高台边了说了句:“比赛开始。”

“咚”的一声,礼炮响起,江边上待命的桨手们拼命抡圆了手中短桨,那些船工也都拼命敲锣擂鼓助威。

龙舟出去时,神州城四海坊的船才来的及划出第一下。

起步之时比其他龙舟就慢了半个船身,岸上的围观之人发出哄然大笑。

龙舟赛的规则是由此发出,到江心二浮标处,绕回之后到岸第一的即是第一名。

“咚咚呛……咚咚呛……咚咚呛……”岸上杂乱的锣鼓声响起了整齐的乐声。

那是神州城的乐队来到现场为神州城的龙舟加油的。

岳效飞嘴角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心想:“这个绣月还真是喜欢这首将军令,连这都给用到了。”

别家龙舟顶上拿着红旗的领舟人不但按着鼓声挥动红旗,而且每挥一下他的腿就如荡秋千般一蹬,人也随着向上一纵。

使船首重量减少少许好翅起船头从而减少阻力。

现在八艘龙舟中领先的孙家的鑫源船坊的一号龙舟,孙明扬果为赛龙舟的好手。

他的桨队要论起实力在这福州城无出其右者。

四十名桨手不但动作划一,而且连那份挥桨的力度更是恰到好处。

神州四海坊的龙舟虽没有领舟人,但他们每划一下船身也向上一窜,并带动整个船身似要飄出水面一般,随着桨势到头,回桨之时舟身又落回江中。

他们划桨的节拍较慢,但却给人一种舒展、和谐的力量之美。

而且长桨充分发挥了杠杆作用的力量,他们的龙舟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直追其余各家的龙舟,很快排第二的龙舟被他们超过。

眼见此景,孙明扬又气又急,在连连呼喝声中,他的桨手们手中短桨的频率越来越快,整条龙舟似离弦之箭般向前冲去。

反观神州四海坊的龙舟上的那些桨手不紧一慢的挥动长桨,速度也没有再加快,可是不知怎么的两舟之间的差距还是越来越小。

快就两支长舟就到了江心的浮标处。

这个地方对桨手的功力要求最高。

一号龙舟随着孙明扬的一声令下,内圈桨手将手中桨插入水手,凝住力气不动,外舷的桨手划桨频率再次加快,整个龙舟似做了现代汽车似的一个甩尾动作出来,漂亮的划过一个小圆弧就调过头来,不过如此一来冲速尽失,要重新加速就是一个很费力的事。

反观神州四海坊这边的长艇,一侧长桨平放在艇舷上,另一侧长桨依然运桨划动,不见如何加力就转了过来,只不过转时那艇身倾了过来,两条长长的有如海龟水翼般的东西只在船边一闪就再次没入水中,划的圆稍稍大了些但他们的船速并没有因此降低很多,。

再次摆过船头后,这时的一号舟上的桨手在前边连次运桨之中几乎已消耗尽了力气,再次加速就慢了许多,而神州四海坊的龙舟上的那些桨手依旧是那个运桨速度,很快整个龙舟的速度再次高了起来。

纪展文经过了洪四海的说明,早明白了这里的原因,否则他也不会就入了神州四海坊。

这怪舟的船底下安着四支水翼,直线时水翼受到迎面水产生升力,使整个长艇几乎要浮出水面,在转弯之时一侧水翼变侧产生阻力加上舟舵的力量使它的转变不但快而且降不了多少速度,再回过头进两支水翼也回得到一般状态,自然加速容易。

很快神州城的龙舟离岸越来越近,而鑫源船坊的龙舟不过才回复了刚刚的速度,向江边赶来,眼见是来不及了。

江岸上未买神州四海坊赢的人们嘘声四起,那七家船坊的船工手中的锣鼓也都没了精神,只有神州城的《男儿当自强》越来越响亮,越高亢。

赌神州四海坊赢的多是过去老军营的人,又或是延平城的人,他们对于神州的东西太了解了,从来就没有输的想法,由于比率太过悬殊,他们这次算是赢得坛满钵满,怎不叫他们高兴欢呼,一个个连环大采争相喝出。

至于赌其他家胜的那些人们在一片懊悔声中把废彩票扔的江边到处都是。

江边神州四海坊的桨手翻身下船,然后自水中把船杠在头顶。

这时,高台上不知情的人才发现真像,原来舟底像海龟那样伸也四个水翼。

一旁鑫源船坊的老板孙浦哂道“真亏你们想得出来。”

站在他旁边的纪展文看了他一眼笑着说:“看吧,那就是技术进步的力量!”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