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一百三十七节 sb的由来(二)

正文第一百三十七节 sb的由来(二)

楚楚站在远处码头上,一身亮桔色的劲装在这秋风起时的清晨里显的那样的明亮鲜艳,走近了看时,却发现玉容清减了些,眼中似也朦胧罩起一层离愁。

“抱谦,楚楚由于这次行动是绝密的,所以两个嫂子原是要来送你的,可是叫我拦了。”

“不要紧的,岳大哥你来了就好,小妹这一去只怕三月半年才得再回神州城,岳大哥……”说到这里一息酸楚堵在喉头,慕容楚楚再也说不下去,只是对岳效飞凝眸相睇,眼中泪水已然是盈然欲滴。

岳效飞胸中一热。命运中总有那么些未知变数,她这一去此生再不得相见又待如何?自己当真舍得么?一时间只觉心中思绪万千,几乎要下令停了这次的行动,待得军舰大炮造的齐备了,再说不迟。因此试道:“楚楚,要不你……。”

楚楚似是看出了岳效飞心中所想,伸手握住岳效飞双手:“岳大哥你就放心吧,再说如何小妹也是名动江湖的侠女呢!时间一到小妹自然就会回来。”

这时开船的号角吹的是一时比一时紧了。楚楚似是下了决心,松了手,向船上跑去。风小似乎洒落下些什么,一串的晶莹剔透的泪珠儿在空气中飘荡。

“老军营号”“延平号”两艘大船驾着清晨的徐风,驶离码头,岸上的军乐队响起那首《男儿当自强》,船上的军人们也整齐的响起整齐的歌声。

那边一群光头嘴里喊着“一二一”的号子跑去声来,站的整整齐齐。他们可不是那三百清军,这里全是那些小鬼子和参与了夜袭之事的那些人,约莫有三百人上下。

陈天华眼瞅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觉头皮发麻。虽然小鬼子的进场的声势让台下那些囚犯、乞丐们声气为之一收,不过这些不让陈天华头痛,令他头痛的是站在对面那班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鸨和妓女们。眼下她们都躲开其他人远远的,似是受不了他们身上那股子味。个个在那里叽叽喳喳,似是一个个并不关心命运会如何,她们关心的也许只是今天早晨是否快乐罢了。

还是商务酒会那个广场,还是那个‘t形台’,怎么心情就那般差,陈天华问自己紧皱着眉。

“喂!台上那位公子,一大清早叫我们这些姐妹来做什么呀!是不是请我们姐妹吃童子鸡啊!”

“公子不知你可曾有了妻室,咱们坊里可多的是清倌人呢!”

坐在一辆满街跑上的岳效飞心中很不痛快,生离死别为人之最痛,纵使对楚楚只有兄妹之情,经过了早上这么一个送别,心情一进难以平复。

陈天华脸红了,他真闹不懂天下还有如此不知害臊的,他冲着话筒使劲大喊:“你们是人,你们为什么没点人的尊严。”

低下的人似是静了些,尤其那此囚犯和乞丐一个个收敛了许多。

“今天城主让我来告诉大家……”陈天华说的很快,他想赶紧完了这儿的事,他忙的很着呢,哪有这许多时候在这耽搁。

“哎哟,你们这班不正经女人,可是惹了公子生气呢,奴家我可是好人要上去安抚他一下呢!”说罢一个三十多岁的妓女,扭腰摆臀走向台口。沿途向那些囚犯、乞丐搔首弄姿惹起这些人的一阵喝采声、哄笑声。只有那些鬼子让岳效飞整治的一个个成了乖孩子,一个个挺了后脑刺了sb号码的光溜溜的脑袋上不斜视仿佛身边发生一切与他们无关。

那妓女走到台前,发现短短时间台上多了几个人,她也没甚在意,依然扭起腰来向台上扭。

“文昌明,她是干什么的。”岳效飞身站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长相颇为阴鹜,原是祖天杰的师爷,只经历了六个小时的“绝对寂寞”就全招了,现在变成了岳效飞的忠心手下,听到道岳效飞发问忙凑到他耳边。

“她在十七岁时被人拐到福州城的怀玉坊,当年接客遂成怀玉坊的头牌后来看纪大了她便买来五六个小姑娘,其中两个怀坊现在的红牌,其余都还是清倌人。”

“文昌明,你这个王八蛋当年跟着祖天杰之时,你来老娘这里老娘可没亏待过你,哪次不是好吃好喝好招待,跟着新主子就把老朋友全忘了,你这王八蛋……”正上来的妓女,一听文昌明把她的底全卖了给台上这个年轻人,这个人大约是碰上了什么不遂心的事,脸色颇为难看,显然眼前这个人可不似刚才那个雏那个模样。他眼中的狠辣让这个“妓女”心中“硌蹬”一下心中悔了这次强出头。

“让她闭嘴”岳效飞皱眉,指了下那个妓女。心中此时颇不是滋味楚楚那么好的女孩要去犯险,而这样的垃圾、破货在此享受安全的生活不说,还外带个不知足。

台下的士兵马上上来两个,抡圆了巴掌给了她两下。

那妓女被打的满嘴是血,低头吐出几颗牙齿。恼怒之下一边嚎一边脱衣服,嘴里叫着:“我不活了,有本事你弄死我,老娘现在就脱了衣服让你弄。”想是脱衣服脱到熟能生巧的地步,只两把就把上身扒了个精光,露出胸前微微下垂的**,还挺着胸一个劲的晃两料紫黑色的**硬是让她晃的几乎要飞出来一般。

那些个囚犯、乞丐一个个嘴里哄然叫好,眼睛紧盯着生怕看露了。

文昌明看了暗道:“坏了,这个泼货以前遇到事情只管撒泼,祖天杰也都为此少收了她的规费,现在遇到城主只怕是找死了。”

一旁跟在岳效飞身边的刘虎冒火了,一个箭步跳下台子,抡起皮靴冲着那妓女的软肋就是一脚。这一脚让那妓女飞出去几乎有两米远,躺在地下只是倒气,再没了动作和声音。那两个十兵嘴里低骂:“让你闭嘴你不闭,你这不是害老子被扣分么。”气恼之下伸着脚在那妓女身上狠踹。

场上顿时安静下来,一个个大气都不出一下。

“你们,你们全是些垃圾,你没全死光了也不如我的士兵的一条命,今天是给你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给脸不要脸是吧,呃?来人,给我把这个破货的脑袋剃光,刺上sb号,跟那些人关在一起。跟他们一样六年之内不在是人!”

所有人都明白那女人死定了,一个女人关到快三百男人当中,下场可想而知,如此还不如直接杀了她的好。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