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181节 蛙跳做战-血战宁波(二)

正文第181节 蛙跳做战-血战宁波(二)日复一日的争取,日复一日的努力,我们想要证实的是什么?我们又能证明什么!秦世祯哪里会知道,道台孙秀枝一出门,就随手招来亲兵附耳低声道:“你速回府里去,告诉夫人将细软卷了悄悄在城西别院之中候着。

本官且去衙门中点兵应景,你也去亲兵之中挑几个武艺高强好相与伴当,真要是这宁波城事不可为,我便带你等同去,咱们便一同找个僻静地方去荣华富贵之中逍遥个后半辈子。”

“请大人放心,奴才即便是肝脑涂地也要护了大人家眷安全。”

“不要多说,快去。”

暂且放下城中调兵遣将不说。

却说城外总兵陆千机所率五千骑兵偷营的战事。

骑兵们互相携裹着、兜卷着,身不由已的冲向前面闪烁的危险的白光。

马上的骑士一个个紧伏在马背上,将自己的身体低伏在马头之后,更有许多人施展蹬里藏身之术,躲在马腹下面。

骑兵只有接近了敌人才会有施展威力的机会,没人愿意在接近的过程之中受到伤害。

马蹄“隆隆”声中骑兵们扯着嘶哑的嗓子,发出那声长长的带着刚强血气的“杀”字,无无畏的迎着飞蝗般的弩箭,和在队伍中不断腾起的细小烟柱中飞舞的铁珠,冲进了“三角形杀伤地域”中。

幸运的是,由于前队骑兵的冲锋,吸引了大多的弩箭、榴弹,故此陆千机所率的骑兵很快赶上他们并且没有受到大的伤害。

但在这个时候陆千机感到了恐惧,耳边听到的是从不间断的惨呼声、爆炸声、羽箭飞射穿透人体的声音,心中的恐惧瞬间淹没了他。

前面亮起了更多的光,那些是神州军全部装备效飞神弩的战车上的光线,在黑色的夜空中映出一队队骑在马上的骑士们彪悍的身影和他们挥舞在头顶上的兵刃。

那些骑兵们的身影仿佛是一片生命力饱满的稻子地,他们被那些发着白光的死亡之神挥动着巨大的镰刀将他们成片的掠倒碾压在车轮下。

没有一丝的迟疑、没有一丝的悔恨,有的只是对生的无限眷恋和对于灭亡的恐惧。

神州军的火力构成主要是战车、神弩、发射器为主。

可是进城的步兵为了轻便快捷,这些武器大都没有携带。

好在进城尹始,各处清军都为城外原野上的厮杀所吸引,并不知道这城门已在不声不响之中失陷了,所以稍稍的迟钝给了进城的一营神州军有了足够的时间布置防御。

仲谟对于陈天庞带回的这些人,所具有的一切都感到新鲜。

无论是他们的装备、他们的语言、他们的动作与他所见识过的全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城墙上原本就备的有各种城防器械,什么虎蹲跑、大将军炮、鲁密铳等等不一而足。

由于陈天宠、仲谟手下反正的五百人善于操纵,城门楼上布置的旧式火器,故此和神州军的一个连混编,把守城墙上的南北两个方向。

夜风,迎面刮了过来。

这些风里夹杂着他熟悉的那些火药味,和浓浓的化不开的血腥气息。

蒋钰站在城头拿出望远镜看着城外的战斗进程。

他清楚这一小会儿的清闲将是难得而短暂,他这儿的大战随时会展开。

陈天宠、仲谟二人并未和自己手下在一起,显然是把他们完全交给神州军,此刻二人在一旁低语。

蒋钰心中一动顺手塞过望远镜指指外面说:“两位大哥,那边打的可真是够狠的。”

陆千机被受伤的马匹摔到地下,侥幸未被身后冲过的骑兵踩到,真要那样此刻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当他昏昏沉沉的头脑被这清凉的晨风一扫,人慢慢清醒过来。

他察觉到一滴滴温热的**滴在脸上,流进嘴里咸而发腻,其中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他知道那温热的**是血。

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吃力的将压在身上的尸体推到一边,勉强站立起来。

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

在微露的晨光之中,它们也显的那样模糊“是因为天快亮了还是自己被摔的头昏眼花”,揉揉眼他向前望去。

悲哀地发现,他苦心经营的五千精骑已彻底完了,大量的战车依然亮着雪般的光柱不断在战场上划过。

车上下来三五成群的士兵,翻检、查看着满地的尸体,时常听到他们大声的喝问也看见偶尔还持有刀枪的兵士被那些人随意的抬手射杀。

抬眼望去,搜寻的目光穿越强烈的白光向敌方的营地望去,模糊间似是一付丝毫未损的模样。

陆千机痛苦的闭上眼“五千人、五千人全力的夜袭之下连人家的营地都未能碰到”恍然间他似乎看到同样彪悍的战车轻巧的移动着,它们的方向是宁波城。

那里传来密集的火器射击和爆炸的声音。

突然间他明白了,这些人的力量不是自己或自己所效忠的朝延可以抗拒的。

面对那样的怪兽,真让人一丝一毫反抗的力量都提不起来。

他正想着心事,身后突然传来严厉的声音:“抱头蹲下,否则我们不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在这空旷的野外,骑兵和战车的对决,很容易就分出了胜负,不过城上的战斗此刻方才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陈天庞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他铁青着脸一句话也没说。

仲谟脸上笑容淡淡,凑近对陈天庞悄悄道:“大哥,这些人也太托大了吧,这宁波城中怎么说也有得近二万兵丁,就算夜袭去了五千,这城中也还有近一万五千人,他们就来了这么几个人,还……”陈天庞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将手中的望远镜递到仲谟手中道:“看看吧,看了你就全知道了。”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