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185节 蛙跳做战——盛气凌人(二)

正文第185节 蛙跳做战——盛气凌人(二)郁闷ing,成长如此不好,真真是令人头不胜晕,眼不胜花,情不胜伤也!几个来自舟山的文武官员,不相信的瞅着眼前之人。

按照他们的逻辑,做官的哪有和当兵的穿着如此相似的。

一样的护甲、一样的武器、一样年轻的脸庞。

鲁监国手下的定西候张名振上前拱拱手道:“这位小……嘿嘿,小将军你们即是隆武皇上的神州军,我等也都是大明的官员,这位黄将军更是隆武皇上手下重臣,小将军你看咱们都是一家人呢,如此怕不是待客之道中吧。”

吕方看张名振倒算是个言语敦厚、面目可亲的长者倒和人家敬了个礼道:“非是小子不知待客之道,实是这军营有军营的规矩,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还是请诸位直接到宁波城去罢。”

张名振眼前一亮道:“什么,你们拿下了宁波城?!”吕方眯着眼睛横了一眼黄斌卿道:“经过昨夜血战,我军已解放宁波城,要不等别人来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去呢!”听了吕方夹枪带棒的话,黄斌卿勃然在怒道:“大胆!你这个小小将官,胆敢阻我肃虏伯的去路,来人与我闯将进去。”

随着他手下一声令下,手下众亲兵答应一声就待闯入。

吕方眼见事已闹僵,大吼一声“你敢”随即向后面士兵发出命令“听我命令,擅闯军营者杀无赦。”

“我看你敢动手”伸手推开拦在他面前苦苦相劝的张名振,向前闯去。

“啪”好亮、好脆的一声枪响。

黄斌卿只觉颌下微风一荡,低头看时一络胡须飘然而下。

他不相信的向吕方望去,他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将官居然敢向他肃虏伯开枪。

左轮在吕方手中漂亮的玩了个枪花,潇洒的回到吊在右腿边上的枪套里。

吕方嘴里似是嘲讽道“你再往前走走试试,别怪我没警告你。”

黄斌卿气的脸色发白,“你……你……”嘴唇哆嗦着半天说不出来话。

吕方冷哼道:“我什么,不服气去长官那告我去。”

黄斌卿手指头抖道:“你……我,我连你们长官一块告,定要他坐实这个驭下不严之罪。”

“你随便,不送。”

吕方再不理黄斌卿等人,回身向营中走去,临进门时对营门处卫兵大声说道:“把门给我守好喽,谁敢硬闯营门给我先毙了再说。”

说罢似是有意无意横了一眼黄斌卿,扔下一堆人不再理睬,径自回营去了。

他吕方如此做,倒不是岳效飞教给他的。

只不过现在神州城的人以及神州军只认一条理,有实力就有安定、自由没实力就没一切,所以别说你是个候爷,你就是那个什么皇帝来了也是一样不放在眼里。

“黄大人……黄大人万万不可动气,小不忍则乱大谋。

与此少年轻浮之人不必多说,我们还是直接去宁波城去会他们的上司罢,想来他的上司总不会亦是如此蛮横之人罢。”

看看营门处横眉冷对的士兵,在此下去终不是个了局,众人只好怏怏转回江岸处。

哪料到回到江边之时所见更令黄斌卿气恼非常。

两艘无帆船只,已然分别停在船头船尾处,把他们来时的坐船包围在当中。

而且不住的在喊话“你们已侵入了我们神州军的军事警戒线,限你们在一柱香的时间内离开,否则我们将开火将你们击沉你船……你们已侵……”黄斌卿一行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看此情景心中怒火更炽,甚至和黄斌卿脾气同样火爆的给事中徐孚远嚷道:“打便打,谁还怕谁不成。

“倒是黄斌卿看了这船冷静了下了。

江面上停的怪船与他温州的内线传来情报相同,“温州为福州所来明军攻占,来攻之人使用的一种小艇无帆无桨但航速极快,火力强劲如遇之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这无无帆无桨的怪船就是这个了。

想到这,黄斌卿扭头四下观瞧,他们的战车呢,怎么在此处未见呢。

张名振可不希望两家打了起来,那他们这无权无势的鲁监国部下可有好果子吃,当下打马飞跑,来至江边。

郑肇基指挥着自己船上的两艘小艇在甬江的入海口处巡逻,得到的命令是如果遇到的是民用船只检查后予以放行,如为战船不论敌友不听警告者一律击沉。

张名振打马飞跑至江边,两手围在嘴上喊道:“不要误会,我们是舟山的明军,听闻贵军,攻打江浙一带特来协助。”

郑肇基来神州军的日子不久,作风还不至于如吕方那些从老军营出来的人对外那么嚣张。

他看江边来人的服饰,知道是朝廷的大官,立正敬礼道:“贵军可派人自陆路去宁波联络,但这艘战船在没有得到许可之前,必须退出甬江,否则我们将进行攻击。”

套话说完看看张名振略显尴尬的面色又补充了一句道:“对不起,阁下我们职责所在,还请阁下原谅。”

“罢了,我们去宁波罢!”从后而打马赶来的黄斌卿沉声对张名振道。

黄斌卿算是看出来了,这些神州军的人根本不在乎你是什么王候将相,他他只会看重自己的利益。

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好打也不好打。

说好打,只要你顾及他的利益,不损害他的利益,你爱干什么都行,他才懒得管你。

但你想从他们身上占那么一捏捏的便宜,恐怕都会惹起他们真刀真枪的报复,你说他们的交道好打么!黄斌卿给那艘座船将令,要他们回到海上明军船队中等候消息,自己则和张名振等人轻车简从急急的前往宁波,为什么呢,因为根据他们在路上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们断定这宁波城这神州军是不要的,那么给谁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