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209节 阴谋

正文第209节阴谋人总会有所企图,不论“良”也好“不良”也好,企图没有对错,正如刀不会杀人一样,所以只有好人、坏人之分罢了。

福州城内兵部尚书黄鸣俊府中的书房里,虽已到了晚间,依然是***通明。

、“大人,那边军营之侧,小人已派了人十二个时辰盯着呢,只要军队有动静必然可知。”

“嗯!做的好,你下去休息罢!”看着手下出了门,黄鸣俊才问儿子道:“舟山黄大人的书信发了么?”“回父亲大人,孩儿也着妥当人坐船去了,送到黄大人在温州的朋友哪儿,估计一两日也就该到了。”

“嗯!那神州军在地面上打起来所向无敌,落到肃虏伯那等海上强梁手中是却未必能胜。”

“父亲说的是,孩儿按父亲大人的吩咐在信中痛陈厉害,想那肃虏伯定饶他不过。”

黄鸣俊之子在一旁恭敬道。

“希望我们这一番作为能弥补前时的过失于一二。”

“父亲,万一那肃虏伯将此事报与这里的朱家皇帝上得知,岂不麻烦。”

“哼!你有所不知,你道那朱聿健和那岳贼之间便是如何?两个人都是心怀鬼胎罢了,想那岳贼向着伪帝履次不敬,你道他不怀恨于心,倘若真如你等所想那神州城落入肃虏伯之手,只怕是皆大欢喜罢了!”“父亲,孩儿只怕那肃虏伯不是岳贼的对手,他若追了回来……”看着儿子的模样,黄鸣俊突然有种后继乏人的感慨:“你不必担心,那宫里不是还有云妃么!孩儿,做大事者,思虑不必过多,一但定计只管狠下心去做罢了!好了,不必多说,你出去罢!”肃虏伯黄斌卿回到了舟山岛上,曾经同鲁监国群臣大军挤的满澄澄的舟山诸岛上,现在显出了冷清。

鲁监国手下从神州军手中得了江南的两座富裕大城,故此全军离了舟山列岛上岸去了。

舟山对于他们来说,是暂时落脚的地方,可对他黄斌卿却不是,这儿是他的根本除了那福建郑家而外,这大明朝怕还没谁象他一样认识海运之利,即便是得了宁波、绍兴,控制了浙东的大片区域,可这些地方在他心中和舟山是无法相比的。

因此他又从浙东之地移了大批想要远离战火又舍不得家乡的百姓过去。

回到舟山府中,黄斌卿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此行虽说受了些窝囊气,但仅仅用一批破旧战船就从神州军手中换来了宁波城,也算是物有所值实在是十分划算,只是可恨神州军的那些小子,完全不给颜面,这一口恶气始终充塞心间,咬牙切齿定要找回场面。

他在大堂上烦燥地来回踱步,心中急速盘算“陆战你厉害,不知海战如何,看你那些船虽是快而大,只是数量太少,未必敌的过我舟山水师的千条战船”想到这心里不禁一阵得意。

“不行!倘若杀他不死,假已时日让他重整大军,再来我舟山,岂不大大不妙!”满腔的热情似乎又被浇了一桶冰冷的海水滚了个透心凉,略有失意的他跌坐到几案之后陷入沉思。

“大人,这是温州方面来的急脚信,请大人过目。”

手下将信放在几案之上躬身退了出去。

“没想到原来是他给我来的信。”

心情沮丧的黄斌卿看到内瓤上画的花押一阵窃喜,待得看了内容更使他原来本冰冷的热情再度高涨起来。

“原来此人是这般的来历……哼!居然对皇上如此无礼……什么挾天子以令诸候你个嘴上无毛的黄口竖子也配么!……没想到他的势力如此庞大,照我先前所想实在是过于儿戏……嗯!我怎么没想到……!”看完书信的黄斌卿如同喝了二两白酒,浑身舒坦,飞笔写下两封书信,一边运笔如飞嘴角扬起一路笑纹,只看你如何应对哩!朱聿健深深沉浸在这位云妃带给他的**欢爱之中,最令他满意的是这位云妃更是位冰雪聪明的女子。

比之曾后的自做陪明、比之陈妃的刁钻,这位美丽的云妃要显的乖巧的多。

最为重要的是这位云妃并不怕神州城和那位势力庞大的岳城主,要知道她身后的郑家在福建可是有七八万军兵和一支近二十万的水师呐。

“皇上,从延平来的那些工匠可是把那效飞神弩和战车的造法学了七七八八呢!只此我们就不必再让那神州军给我们再编练新军,咱们自己也编练的出来。”

朱聿健享受着这难得的午后闲暇时光,加上一旁妩媚不尽的云妃,要他乐得将要醉死一般,听云妃的话他连连点头。

“云妃说的是,虽然我们已有了编练新军的本事,可我们要在外间悄悄的做,万万不可让神州城的人听到一点风声,他们的东西我们还是需要的,而且他这里的新东西还是太多,令我们难以完全把握于他,所以对他不但要用,而且要重用!明白吗!”郑彩云低下头,拜了一个万福道:“皇上高瞻远瞩实在使臣妾佩服万分,此次皇上亲自指挥新军接战,必然能旗开得胜,为此臣妾亲手绣了一面大旗,预祝皇上决胜千里。

“朱聿健收了眼底深处的一点异彩,欣然上前扶住郑彩云柔弱的肩膀“爱妃何需如此多礼,什么旗开得胜也得将士奋勇用命也才做的到,倒是你绣的那面大旗可绣完了,再晚就赶不上时机了呢!““皇上,臣妾那面大旗只怕要到五日后方得绣妥。”

“五日后……这样,朕这就下旨多派宫娥你务必在这一两日便绣妥方好。”

“是,臣妾深感圣恩,便是不吃不睡明日落日前也要将这面大旗送到军前”郑彩云在跪倒郑重其事道。

“即便是如此就有劳爱妃了。”

江南的战火刚刚告以段落,延平这边再次涌起浓重的战云,而且谁能想到此战又演化为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战车之间的对决。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