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230节 乱麻与快刀(二)

正文第230节 乱麻与快刀(二)乱麻还得快刀斩,腐败还得铁血顶。

光说不练的反腐谁都会,公平、法制才是反腐的根本利器。

“报告长官,海军陆战队一团一营已按命令完成对平民营的封锁,请长官指示”岳效飞由于没有穿军装,仅仅点点头算是回了礼。

随即便咬着牙发出命令,要不咬着牙生怕现在就命令把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给杀了。

“严密封锁,只许进不许出,所有工作人员不许说话、不许有任何动作,违者就地正法。

把这里的负责人给我押来,还有把所有帐薄和文件都给我抄出来备查。”

“是”许烈钧敬个礼回转身执行命令去了。

很快那些工作人员被士兵反剪了双手,押着一个个脸朝墙站好,后脑被顶上了枪口。

这个时候别说传消息,连个屁硬是没人敢放,要不兴许那边军人就把你白白毙了。

岳效飞紧咬着牙,他就不明白,大明律本身对于贪污舞弊处罚的极为严酷,虽然岳效飞对这部大明律进行了修改,可也仅仅是改了关于不合理的肉刑部分。

出于对于贪污舞弊的痛恨,这部分并未做大的修改,处罚依然非常严厉,可这腐败之风为何就禁不住呢?“报告,这里的主管带到。”

一个大胖子被两个士兵押了过来,岳效飞一看那张脸,嘿,认识!谁呀?不知大家记不记得那个延平城管匠户的家伙,一双没什么特色的三角眼,身材肥硕粗短,一件深色的新款的衣服紧裹着身上的肥肉,三络稀疏的胡子飘荡在颌下,再怎么换衣服,绝对还是一付专业的欺下瞒上的横行小吏模样。

“刘文虎?!呵呵,怎么是你小子?”岳效飞脸上挤出一丝意外但隐含冷酷的笑意。

“是……是,正是小人,大……城主还记得小的。”

“你就是这里的主管?”“是是”钱文虎脸上淌下了油汗,城主不是今个才“出关”么!原来就打算只持续一个月,等城主一出关,一切恢复正常,他怎么就提前出来了呢!“好,即是熟人我也不为难你,现在立即把你犯的事给我交待清楚。”

“呃……城主什么事,我犯了什么事?”“不明白是吧?刘虎把他拖到粥桶那儿去,让他那那些东西喝光,看他还明不明白。”

刘虎上前一步,一把揪住钱文虎的头发向那边就拉。

“招……我招了……城主饶命啊!我招了……”一看岳效飞动真格的了,钱文虎心里真正害怕起来,根据传说这个岳城真要狠起来,皇上还怕他三分呢。

“这些东西你都不肯吃,让他们吃,你还是不是人。

现在给我说清楚,粮食都到哪里去了?快说!”岳效飞冲着他大吼一声。

钱文虎知道岳效飞的手段毒着呢,到了他手里只有痛痛快招了省的受罪。

“招……我全招了……”“刘虎,通知温州城的高层开会。”

“夫君”王婧雯在一旁拉岳效飞的袖子。

“现在温州城还没有高层呢,实际上是商会暂时负责,议会还没开始选呢,首席执政官就更没有了。”

“哦!好既然如些,咱们回去再说。”

华夏对于岳效飞如此雷厉风行的作风颇为欣赏,只是担心他的动作太大,故此悄声提醒道:“岳……岳城主,莫要为此事激起民变才好。”

岳效飞摇摇头:“放心罢,我知道怎么做!我们神州城凡事都讲的是‘法’字,四天之后自然会有人来跟进这件事的。”

三天后的那一天,姜振武高兴的翻着今日的帐薄,这么多钱,经商这么多年什么阴谋诡计使了那么多,可是他却从没见过这么多钱。

短短一个月几万两白银落袋,实在是想不到,这可是多年来第一次干干净净挣回来的钱。

他不是不知道,商会里面的以粮商胡元为首的几个在粮油上搞东搞西,一个月之间已捞了十几万的银子。

还有,逼着江南来的良家女子卖身,虽说没成功,那些女子大多找了神州军的人嫁了,惹神州军?那些地头蛇也得敢啊,不过据他来看这上次那个岳城主可不是善茬,在他的地头搞东搞西只怕活的也就是到了头了。

可是……,自己那点子事要不要跟他说个清楚呢?“老爷,老爷祸事来了,祸事来了”老管家一叠声叫着闯进帐房。

“怎么了?”刚刚想到自己那档子事的姜振武被他的一叠声祸事惊的心里突突直跳。

“老爷,刚刚神州……”老管家才说着,门帘一挑又进来几个神州军士兵,为首的一进门就问:“你是不是叫姜振武?”姜振武浑身都哆嗦开了,仿佛那个岳城主已拿着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了。

“是……是,正是在下。”

“哗”为首之人展开手中的一张纸道:“请看,这是神州城城主亲笔签发命令,由现在起要冻结你的全部帐目,及全部的营业地点,别处不劳费心,我们的人自己会去,你现在要做的是立即退出帐房,全部东西保持原样,帐房三十米之内为禁区,无城主命令进入者我们有权不经过警告将其击毙,你听明白了嘛?”对方的话迅速在姜武脑袋中转了七八个***,很快他的心情喜忧参半起来。

“原来是那档子事,哼!好在与我无关,不过呢,看这个情况我那档子事还是不瞒他的好,不然……”心里想得明白了,脸色也好看许多。

挤出一幅笑脸道:“明白、明白,我全力配合,全力配合,这是帐房钥匙,我这就走,这就走,呃!几位大人辛苦,要不要给你们送点夜宵、点心之类的。”

为首的那个冷笑了一声道:“哼!好啊,想贿赂我们是吧,我会把这个上报的!”“别!别,全当我什么也没说……”说着姜振武退了出去,一退出来忙对管家吩咐道:“神州军那些人要咱们怎么样咱们就一点别走样的去做就是,还有帐房那个院子叫人看紧了,别让家里谁糊里糊涂的进去了。”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