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238节 铁打的营盘(四)

正文第238节 铁打的营盘(四)

归心,这是多少统治梦寐已求的两个字,一般来说获得起来很难,不过倘若换个角度来看、来做一点也不难。

岳效飞看着慕容卓的白眼球,得意的伸个毫不做作的懶腰,要知道一会出去了可就得装的正正式式的。

慕容卓上前牵住他的袖子,拉他出去,“你小子是成心的,不拉你不知要在屋里躲在屋里什么到时候。”

一出屋,岳效飞暂时收了那股子懒散劲,又变成了那个现在已有点城府,带点英气的城主。

“集合”冲一旁的刘虎低声一语,刘虎应了一声跑去传令。

“一会你反咬一口的时候一定要凶”慕容卓低声在一旁提醒,他的面容看着怎么显的那么阴险。

岳效飞稍稍一挤眼,眦着牙道:“放心,对他我是从来不客气的。”

朱聿键看着神州军的军营,心中忽然跳的厉害,这里就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地方,也是内心之中隐隐怕岳效飞的地方。

朱聿键眼睛游离在军营的营门附近,他倒要看看一会他要面对是怎样一位军官。

“怎么会是他?”朱聿键看着那个虽然穿了一身神州军军装及护甲的青年军官,他那英挺的眉毛,俊郎的容貌,这个不是那个自己已为战死沙场的姜勇又是哪个!自己曾为之着实心痛,以为丧失了一员虎将,“怎么在这里会见着他?这怎么可能……。”

正当朱聿健在心中疑惑之际,他的车驾已经到了军营之中。朱聿键身边除了官员而外,一切闲杂人员都被挡在营门。

一切显的很庄重,震耳欲聋的雄壮军乐之中,郑彩云穿了一身淡雅的素色宫妆,打扮的清新脱俗,手中托盘之上端的是奖章跟在朱聿键身后亦步亦趋,朱聿键沿着整齐的队列一个个挨个将奖章持在受勋人的胸前。朱聿键手中拿着神州城的奖章,觉的沉甸甸的。那是自然花了大把的真金白银从岳效飞手里买回来的,不沉才怪!

朱聿键倒不在乎花出去的钱,他看上的是眼前这群年轻人,一个个英挺非凡的他们就是刚刚转战千里回来的百战勇士,谁拥有他们谁就拥有实力,就拥有了大地!这对他又是一种怎样的诱惑。

心中感叹,这一支神州军虽然顶着神州城的大帽子,实际上一直是他岳效飞的私产,神州军恐怕也只会忠于他岳效飞,也许因为他给他们带来的是无尽的荣誉和财富罢。

这个不怪朱聿键,他的生活***固定了他的思想,使他产生错误的想法。

军人在乎的是什么?军人在乎的是家国,在乎的他们所热爱的、他们所挚爱的国、家,荣誉、责任是军人生活的方式,这才是他们所必须背负的和所应当获得的。

所有军官们排成整齐的三个方阵,踏着军乐的拍子走过检阅台前。朱聿键看着这些心潮起伏。

“大哥,你看这军队可还有些威风。”

岳效飞的声音在朱聿键背后轻轻想起。

“你想表功,这个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哪啊,我是那种人吗,你可能不知道吧!你那边可有人干坏事呢!”

“什么……”朱聿键隐隐觉的有什么不对。

“妈的,咱神州军在前边流血的时候,你那边有个富商家的纨绔子弟勾引军人的妻子,大哥,这事可在咱们神州军反响是够大的,那个人叫——你看着办吧!”

“败类!”朱聿键咬着牙骂了一声。随即招了招手,新任锦衣卫头目的太监跑了过来。朱聿键悄悄吩咐了一阵。

“大哥,你打算怎么做?”

“嗳,你烦不烦,对付这种奸夫**妇还用客气吗!把朕的事不放在眼里,朕不诛他的九族对得起这些浴血的将士吗!”

岳效飞一听苦笑了一下,原来想着小小报复一下算了,这下好诛了九族了,不过他们是福州城的人,干我屁事,杀了干净。

“大哥还有一件事……”

朱聿键皱眉了,今个是来阅兵的,让这个家伙站在旁边实在是失策的很。“你烦不烦,求你了岳贤弟你让为兄好好把这兵阅完好不好!”

“我知道烦,可是我刚才听说了,有人冲撞营门官,你知道不我不带证件都进不来,你现在把军队看的这么重要,可是……”

“我知道了,刚才那件事只是伏笔罢了,原来兜这么大***为这事。”“好了,好了,你再别说话了,一会了为兄把那个太监首领拉出来打板子,这可行了罢,我求你了让我把这兵阅完行不!”

“只是打板子么!进了军事禁区,他连我军营的营门官都敢顶撞,那咱们下边的军演也不必看了。”岳效飞拉着脸不阴不阳的来了这么一句。

那一侧的郑彩云硬上气的浑身直拌,庞庆是嚣张了些,可也不必为这么点事就杀了他罢,要是如此自己手边将来还有什么人效劳。想要现在求情,可惜底下的军官方阵正正一起起的过去,扫了皇上的兴只怕是大大不妥,可就此让杀了吧又十分不甘心。无奈之下,只手一个劲的直拽朱聿键的袖子。

朱聿键手在底下一抖,闷头来了一句“说罢,那你想如何。”

岳效飞幽怨的有如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模样,“我能想如何啊!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打清军需要一只铁军,要不然肯定是有打没有胜……”

听他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了,反正你看着办,要不赣州自个想法打去,老子还不管了!

无奈之下,朱聿键一甩手,递给郑彩云一个明确的信息“这个庞庆保不住了,我没办法了”。然后声音沉闷的道:“行了我明白了,庞庆那厮我饶不了他!”

很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朱聿健还沉澿在刚才的军演之中不能自拔,怎么都觉的自己的新军不如人家。看看人家那气势,居然打起来没一个吱声的,全靠手势就完成了。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这军演看得值,这个庞庆么杀的也算是有些价值了。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