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302节 虎跃作战-之 危机(五)

正文第302节 虎跃作战之 危机(五)棋差一招的时候,任你再好的装备再好的军队,陷入背动的时候面对的只能是血淋淋的战场。

坐上了车,岳效飞才听慕容卓一讲,眉头早紧扭到一起。

这是他没料到的,清军在这样大热的天里也会主动出击“唔,这伙王八蛋,我们没打他们,他们倒来招惹我来了……”岳效飞这会才发现自己最大的失算。

向赣州方向派的情报员显然太少了,居然连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发现。

因为此次战役的主要方向在南昌方面,所以向那个方派的人数较多,而这边显然是由于对金声桓的实力看不上眼而疏忽了。

(这也全是因为岳效飞是工人,对于军事知道一点皮毛而已。

)其实这个也不怨情报员们不行,一来他们才刚刚打入那个地区,二来这次金声桓和王得仁的动作是因为被弹劾而做出的。

至于南昌方面是因为这是巡抚和巡按两个人作的决定,他们又哪里这么容易探听得到。

“长官,可是咱们现在几乎无兵可派啊,原本这里唱得就是空城计,只有三个营如果再加上皇家第一师的那个营就算是四个营,最多也就一个团的战斗力,建宁那边清军将近十万,这仗不好打!”“哼!”岳效飞自鼻孔里哼了一声,他想说“有多难!”可是回头一想,慕容卓所说也是实情,现在就只有修改计划了。

回到军部,一干军官都到了。

自然军部的会议室里又热闹了,而且里面不时夹杂着洋鬼子不怎么熟的怪腔怪调的声音,虽然如此并没有妨碍他们吵架的本事的发挥。

慕容卓被吵的头都快破了,有些愁眉苦脸的看了一眼岳效飞,此人居然安之若素。

慕容卓只好拿手捧着快破的脑袋,心里骂:“这是什么狗屁办法,还头脑风暴呢!”岳效飞这个人脑袋非常活跃,不然怎么做个好钳工呢。

不过他需要别人激发才想得出来好办法。

尼尔斯是外籍佣兵第一营的营长,过去他曾经是阿尔文号巡洋舰上的步兵军官,同样暴风号上的军官是乔,他们两个相互吵的时候用荷语,除了个别人外别人都听不明白,而与汉人军官吵的时候又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这个架吵的叫热闹。

“乔说只要派他的营去汀州,肯定能守住那儿……”罗杰脸上带着笑意,显是听出来两个荷兰人是一边说一边骂的。

“尼尔斯说他们不能去,要在这里保卫长官,那边有十万敌人,他们去了也无济于事”罗杰一边听着两个洋鬼子吵架一边给岳效飞翻译。

“这里的军队谁都不能去,虽说博洛在金华这里的清军不大可能攻过来,可是万一呢?丢了延平福州方向再无城可守,仗不能这么打,想想……想想毛爷爷他们都是怎么打仗的。

干脆弃守汀州,再调皇家第一师过去围城,然后再来围点打援?这么生搬硬套只怕不行吧,毛爷爷他们围点打援都是集中绝对优势兵力,而自己现在缺的就是兵。

这可如何是好啊!”岳效飞的脑袋有点乱,没丁点头绪。

“黄固那边,明天才能对南城县发动攻击,就算抚州那边派人急报金声桓,就算六百里加急到了赣州只怕都得两天以后,姜勇那边扛得住吗?万一金声桓那边狗急跳墙,弃抚州于不顾,直奔延平这边来,故然是不怕,可要由着他性子在闽地之间乱闯可就不是个事了!”慕容卓看着岳效飞的神情,知道他在紧张的思考,“也不知道他想出来办法没有,事情明摆着,赣州一动,清军由被动变为主动,而神州军却由主动变为被动。

两下一换造成多少麻烦”“过去的意图是只要拿下南城县,威胁抚州,不怕金声桓不回援,然后在平原上用战车与他决战,现在情况变了。

金声桓再攻汀州说明他有了破城的办法,只靠姜勇和三万明军会十分困难。

要靠皇家第一师去救汀州,最少需要七至十天,那里汀州只怕都丢了,如果自己军部外带要来的那一个营去汀州,把后背亮给皇家第一师?他们值得信任吗?”慕容卓看透了岳效飞的想法,兜头一盆冷水浇过来。

“哎,我说长官,咱们不能动,汀州丢了事小,断了神州第一师的后路事大,此事不但关系此战成败,而且关系着神州城的存亡。”

岳效飞点点头,他决心以下。

伸手敲敲桌子,“好了、好了都别吵吵了,现在我宣布咱们下一步计划,”“同意,给姜勇他们通讯,告诉他我们同意他们的打算,要他们注意保存实力,在完成阻滞行动后,不要进入汀州城,而在城外相机袭扰。

给敌军攻城造成阻碍,要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坚持五到七天的时间。

尼尔斯你的营和警卫营继续加强延平城的工事,乔你的部队连夜开拔迅速赶往汀州,到了那儿听从统一姜勇的指挥。

慕容卓备好一个营的装备,罗杰你跟着尼尔斯的营去,刘虎明天你按名册到黄山营里把人挑出来,暂时由你率领。

另外给黄固发命令,要他全力攻击,不要再等了,把抚州先拿下来再说。

就是这样散会。”

在岳效飞宣布一系命令时时,慕容卓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只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计划的粗线条并没有变,只要做些小小的修改就可以了,唯一的问题是岳效飞抽了延平城的一个营,真是要将来清军从建宁攻过来,只怕就有麻烦了。

不过心中即便是这样想他依然没有作声,因为岳效飞才是司令,他的决心都下了,自己这参谋长还有什么好说的。

直到众位军官都散静了,慕容卓才说了句“长官,那延平这里呢,兵力太单薄了吧,万一博洛将来攻过来又如何是好!”岳效飞点点头:“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还是你那提醒了我,所以我打算把郑肇基的军舰给调这儿来,最少我们可以少防守两个方向。”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