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306节 虎跃作战-之 狙击兵岭(四)

正文第306节 虎跃作战之 狙击兵岭(四)李千总一听到枪声,向那边一张望,由于射击而腾起的白烟暴露了对方隐身之所,李千总手中令旗一挥,“亲兵上前督战,有不前者杀之,鲁密统和弓箭与我回击。”

估计他要知道这很有将军风度的令旗一挥会给他带来什么,他一定后悔自己的将军梦的。

“还挥令旗,就你了!”随后狙击手的食指一勾,狙击弹被发射出去,飞向李千总的脑袋。

狙击手特别配备的子弹是青铜制造的,而普通弹是生铁的,狙击弹不但射程远而且威力也要大上一些。

李千总忽然感觉,这挥着令旗的感觉真是非常来劲,眼中仿佛自己已经穿上了将军的衣甲,在指挥千军万马的冲锋……蓦然间只觉得脑袋一痛,眼前一黑,他已经开始向另一个世界的旅途。

正在前进的清军士兵们再次受到打击,他们不明白他们受到的攻击是什么样的,只听到对面近百米外的地方不断的腾起阵阵白烟,自己的身边飞似有什么小虫子似的东西飞过。

老兵们虽然不知道这飞过的是什么东西,可是这是打仗,一定不是好东西,所以一个个要么一头拱在地下把自己躲得严严实实,要么拿着弓箭一个翻滚倒在地下,并向刚才看到的冒着白烟的地方射出手中的箭来。

只不过神州军对于他们的箭支实在是不怎么在意,那玩艺就算射到身上射不射得透这身战甲实在是一个问题。

“报,将军,前边遇到敌军火器,李千总已经阵亡了”前边跑回来的传令兵气喘吁吁道。

“要前边的军马全力攻之,后退者斩。”

王得仁虎眼一瞪,大声喝着。

“得令”看着传令去了王得仁再传将令,要全军做好攻击准备。

甚至他命令亲兵也端自己的大刀来。

这一次,一千五百人没人再退了,也没人敢再退了,因为王得仁命自己的亲兵组成了督战队,后退者格杀勿论。

死亡站在了人们身后,这个时候人们心中的勇气重新滋生,一直到敢于扑向死亡。

那些小把总们一个个站起来,拨出刀大声吆喝着向那冒着白烟的地方狂奔而去。

面对敌军的冲击,听着他们山摇地动的呐喊,宋宁也被震惊的稍稍有些心动。

他一直想不明白的是,这些明军的兵士们在当明军的时候一个个都那么懦弱,怎么当清兵倒当出些血性来。

不过他现在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只是机械的扣动搬机,射出枪弹,再拉枪栓……。

对面的箭支各不断施放的火铳也越来越密集。

“轰……轰轰”连续不断的爆炸声,表明敌军踩响也蜘蛛雷,宋宁知道是时候了,一句“撤”士兵们飞快的跳起身向后面跑去,那边不过再一百米的距离就是伏击圈。

强烈的爆炸声中,飞起来的碎片成片的击倒正跑到兴头上的清兵,也使后面跑着的兵士们迅速的趴倒在地,他们不清楚前面还有多少。

“快看啊,敌军跑了……”有那胆大的,慢慢探出头来,前边飞快跑动着的人影,他们已经跑出了草丛,沿着大路向古城堡跑去。

“追呀,别让他们跑了。”

勇气再次因为愤怒而在清军士兵当中膨胀起来。

“***,就这几个人……”“快追,追上了剁死他们几个……”清军士兵们再次跑起来,愤怒已经使他们顾不得许多了。

屈辱的感觉使人的心产生愤怒,原来以为敌军有多少人,有多强大,原来……一千多人被人家几十人吓住传出去了真是天大的笑话,难道我们都是些没种之人吗?姜勇站在半山坡上笑了,他的人看跑起来那速度,没人受伤,这一点他很满意。

房必正跟在姜勇身边,昨天夜里跟着姜勇一直忙到凌晨,现在还有点迷糊。

“喏,你看看”姜勇将手中的望远镜弟给他,指指那边硝烟飘摇的战场。

房必正接过望远镜,站在山坡上的隐蔽部里向山下观看。

这里距古城堡不过一百来丈的远近,望远镜为他把战场拉到了眼前。

小山上,如果不仔细看,那些披着伪装的战车仿佛一块块大石头一样,静静的呆在树从之中,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地下是临时用绿色的麻袋垒在浅土坑周围造成的堡垒,当时房必正看过之后,一直在想,这样的东西人家到了跟前一枪捅过来,里面的兵士要往哪里躲呢。

现在那上边也插满了新鲜的树叶和杂草,人躲在里面也让人看不见。

这边古城堡之中,看不见一个活动的人影,只除了那三十来个正在奔跑之中的姜勇的手下。

一千多清兵举着手中的刀枪,尾随着三十来个在前边狂奔姜勇的手下,这会房必正理解了那几个狙击兵为何穿成了那个样子,他们六个身上穿了一件怪衣服,不同深浅的绿色的碎布头挂得满身都是,当时看了他们的衣服房必正只是感到好笑。

可是打这儿看过去,他们似乎要和背后的茅草地融为一体,根本就仿佛是在跑动着的树一般。

再向清兵那边望去,他们的青色军衣上套着牛皮做的衣甲,听说皮甲下也有穿得有练甲衫,要不他们跑的并不快,手中的弓箭和鲁密铳不住施放,倒也算是声势震天。

甚至跑动着的姜勇的手下背心处插着一支长箭,可那人只是打了个踉跄并不曾倒地,依然拖着那支长箭狂奔。

在前边被一千多人追着跑的人,眼看要拐弯之时,忽然跑在前边的又蹲在地下,房必正完全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呯……呯……呯”“听见了没,这就是你腿上装着的左轮枪,一次连射六发子弹,你还说不如弓箭好使!”一旁的姜勇听了这声音毫不留情的嘲笑房必正试枪时对于左轮枪的看法。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