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318节 虎跃作战-之 中流砥柱(六)

正文第318节 虎跃作战之 中流砥柱(六)吃完从不离身的厨子做的精美的饭菜,金声桓心满意足的剔着牙,打着饱嗝构想着以后几天的行程。

王得仁的伤势营中大夫看过之后都说伤势虽重,可是并没有生命之碍。

可他并不放心,硬派一小队人马护着王得仁回赣州去了,同时回去了还有叫苦连天的伤兵,留他们在营里对军心实在是颇有影响。

对于前面阻住的一小队敌军,他是没有放在眼中来的,由此他也推断出汀州城应是受了自己的奇袭,再不能跟这一小队敌军在这耗了,今天,就在今天必须冲过去。

汀州城如若真要没准备好,恐怕不要大炮就可攻进城去。

率领炮队的副将奔进来,一个安请下去,大声报道:“报提督大人,大炮已然就位,请大人下令。”

“好!传令下去,敲聚将鼓所有将领帐下听令。”

“扎”副将再应一声跑出门传令。

一排大旗在清晨的微风之中响着,前边是金声桓的帅坐,帅案之上放着官印和停放。

两列将官一个个气势凛然的站在帅案前边。

“唉!得仁不在,否则着他率领步军还有不胜的道理。”

金声桓心里想,再抬眼看看下边排列整齐的众将,一股从信心又油然而生。

大炮的发射时的轰轰声,一声紧似一声,似是敲响起的战鼓一般。

金声桓定了定心神,伸手拿过一支令箭。

“周副将听令,着你率部下三万步军,以盾车遮避向敌阵徐徐靠拢,待到得近前之后,以旌旗为号,我方大炮一停,全军即刻向前冲入敌阵,与敌缠斗,全体将士须奋勇向前,勇猛杀敌,勿要毕全功为一战。”

周副将单膝跪地,大声道:“得令”……轰击在阵地上的开花弹弹爆炸,硝烟顺着风向吹了过来,即便在营部的人们也感到了硝烟的刺鼻,姜勇揉揉稍稍发痒的鼻子,回过头冲还在逗弄小猴的房必正道:“哎,房兄,别玩了,我有正经事跟你说呢。”

房必正白了他一眼:“你懂个什么,这叫墨猴,长大了长不过一尺,性子古灵精怪,训好了可真是个好玩物呢!要说正经话,行,你再给我弄枝长枪来,等会开打了光用左轮来着不爽。”

姜勇没理他的玩笑,认真道:“昨个你不说要考我们神州军的参谋,到会你就有全套装备了。

现在你也别在这待着了,我知道房叔派你来做什么,你也看了,枪你也放了。

回去吧!回到汀州告诉我爹和你爹,我保证可以再守两天,只不过我们撤回去的伤员可要安顿好,而且我们长官也派了一个全由红毛人组成的营来支援我们,如果他们到了汀州,赶快着人给领这来,如果……如果来不及了,让他们参加守城吧。”

“哦,你知道我爹派我来做什么,不给长枪算了可我就是不走,我走了谁知道你跑哪去了,回头我妹妹怎么办。”

“你不是不管你妹妹的事么!得,你随便,不过我可给你说清楚,我们要在这里坚守整整两天,到时你再想走可就算逃兵了,逃兵可是要枪毙的!”“切,吓唬谁呢,你放心房某人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炮弹在阵地上爆响,腾起的硝烟仿佛一只要把天空握在手中的大手,顺带起呛人的硫磺的味道。

阵地上的步兵们隐蔽在个自的碉堡内,一个个缩着脖子,眼看着圆木铺成的顶棚被不断震落的泥土,用手护着自己的食具。

“娘的,连个早饭都不让人吃好”不停把饭往嘴里填的班长含糊的说:“行了,你们也别骂了,谁知道下一顾饭是什么时候呢。”

“怎么还不停啊,都打了好一会了”“管他呢,反正狙击手都在上边看着呢,真的敌人上来咱们就冲去开火不就得了。”

昨天夜里,狙击手们爬上壁之上搭建的平台,就在那儿为阵地进行侦察和狙击。

要说这时候的炮的准头实在太差,普通鲁密铳和弓箭射上边又没用,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大胆的作战。

“得,咱们快吃吧,一会饭凉了。”

“轰”一棵炮弹正掩蔽部顶上爆炸,气浪腾起的尘土马上在洞中飞舞起来。

“咳咳,我的饭啊,这可怎么吃啊!”正在藏兵洞之中的士兵们纷纷骂着的时候。

空气中发出尖锐的啸声。

正在这时观察哨从藏兵洞的门口喊道:“诸位别怕,清军距咱们还有四百米,诸位快吃吧,谁吃得了换我进去吃饭,我可是肚子咕噜着呢!”正在藏兵洞里的士兵纷纷笑骂之时,清军那边传来了迫击炮弹爆炸的声音。

洞中的士兵大口吞咽进去最后几口饭,战斗真得要开始了。

其实清军开花弹的威力不怎么大,虽然和实心炮弹比起来实在是质得飞跃。

这些在绝壁上开了狙击平台的狙击手们看得清清楚楚。

开花弹落在地下时会激起一阵尘土,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紧接着火光一闪,便爆出一团黑烟来,黑烟之中横飞起铁片,甚至有些炮弹的碎片直飞到这里来,打得掩体的圆木“笃笃”直响。

狙击兵们才不管这些和观察员轮换着吃了饭,再拿起望远镜向阵地前方看去。

此刻,清军的领军的周副将还在佩服金提督的本领,“把盾车排成墙,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一排排厚实的盾车在官道以及两侧缓缓推进,盾车后边跟着的兵士们,把营中搜罗来的多部盾牌都举在头顶,居然也可以遮掩好大一片。

再后边才是跟着勉强排起大队的军兵,他们只待离敌军近了,好一鼓作气冲进敌营,好与敌军搅在一起撕杀。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