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风雨之美人江山

第339节 虎跃作战-之 决战前夜 二

正文第339节 虎跃作战之 决战前夜 二吴达再撇了一眼在和恭顺王不断窃窃么语的何鸣銮,心中纳闷:“他又从哪里得来的这个消息,我若不是兄弟手眼通天,不会知道,难道他也有个手眼通天的兄弟不成?”嘴里的兄弟,正是长沙城中新开的通泰钱庄的老板。

头一个月无缘无故给自己送来股息万两,由此二人得以相识,以后吴达才知道此人手眼通天。

不但长沙城中的大小官员全熟,尤其是恭顺王千岁手下诸幕僚、师爷相熟,不然自己哪里能得了信弄到这军粮总督办的差事。

可恨那何鸣銮不知从哪里得来消息,又弄得来大把银子,买了上上下上的官员,硬生生分了一块去。

哼!有着一日真让老子知道了,定然重重的参上一本。

今个晚宴来前,通泰钱庄的老板匆匆来到府上,将这个消息告知自己,并称是钱庄收到南京那边的消息,千真万确,要他早拿主意。

且不说这里湖南长沙的大小官员一个个眼睛盯着的是大军,耳朵听着的是大军。

胜败倒与他们没多大关系,只是里面的银子谁若是没了份那可就是个大大的笨蛋了!就在金声桓十万大军溃于汀州城下之时,南京大学士洪承畴六百里加急分送恭顺王孔有德和平南大将军博洛,要其由湘浙分别向南昌附近及延平方向进攻,以确保江西安全。

洪承畴虽然惊叹伪唐王朱聿键胃口之大,同时他也深知此战已是闽地集中所有人力、物力之最后一战,胜之,战乱之势顿止,天下即将太平。

如若败了,于朝廷不过是一地之得失,算不得什么,只消歇兵数年,再大举图之,只是这百姓可就要多受几年苦了。

147年9月15日定南王孔有德按南京大学士洪承畴之命率所部二十万精兵,随行红衣大炮近百门前往江西南昌。

余十万雄兵由耿忠明所率在长沙附近取守势,估计伪唐王处何腾蛟部和原闯军所编的忠贞营定然无力图之。

所以也就放心大胆的向何鸣銮和吴达两个交待了运粮之事之后,率军上路。

与此同时,汀州城下的大战已经告一段落。

金声桓的如意算盘是率溃军回到赣州城重整旗鼓。

好在那儿粮草还算充足(他可不知粮道已断),只要据坚城死守,直到长沙恭顺王部来援。

而且此次虽败也还算没伤元气,而且亦达到向朝廷证明自己忠心的目的。

心中唯一恨三个人,一个是远在南昌的巡抚、巡按,另一个就是汀州城下给他受的窝囊气的那个家伙。

他不知道是谁出的这个主意,唯一猜到的是这么坏的主意定然不是姜正希想出来的。

在汀州方面,王德仁已经接受了全盘指挥。

他的策略很简单,留皇家第一师主力驻守汀州。

另外,以神州军姜勇营为骨干,加强汀州骑兵四千人编成一个团级轻装战斗群由姜勇率领。

外籍佣兵和皇家第一师的战车部队组成每重装攻击集群由自己指挥,向已经溃散的金声桓集团轮番进攻,保持压力。

至于姜正希,现在算是彻底服了神州军的厉害。

听了儿子的建议,二话不说率大军前往延平,不但在汀州一兵一卒都不留,甚至和人军中士兵有头的家属也都携家带口前往延平,而后转赴神州城,当然他们的行军也受到了百姓的拖累而稍嫌迟缓。

轻装攻击集群的临时营地之中,姜勇正在检查最后的工作。

他的心情非常好,不但为老爹听了自己的话,做了正确的决定,同时他也算是升了官,因为王德仁命令他临时担任团级战斗群指挥官,要知道这在将来军官考评之中可是算分的。

警卫员忽然跑到姜勇身旁“报告、长官有人找你。”

姜勇稍稍皱皱眉头,心说这警卫员嘴里的话里味道怎么有点不对劲呢!带着疑惑他抬头一看,却是他才刚刚回想起来的那些往事中的主角——房彩玉。

她美丽的眼睛有些怯怯看着军营之中,在她看来有些狰狞的战争的利器,当然也为身前身后不断闻讯赶来的观看的士兵们搞得有些脸红。

“嗨……嗨、看什么呢!都走、都走……赶快滚蛋……!”才回过神来的姜勇的举动引起士兵们的连串的善意的哄笑和怪叫声。

姜勇不断扬着手,连骂带叱好容易给两个营造了一个算上清静的说话环境。

“彩玉,你怎么来了,这……我们这……”房彩玉低着头,刚刚士兵们乱哄哄的叫声和哄笑让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只是好容易鼓起勇气的她不愿在默默的等待,而且她也听到他大哥和消息,姜勇在骑马冲出城门的那一瞬间已经恢复了记忆。

稍稍有些窘迫的低着头,虽然脸上感觉到火辣辣的烫。

“勇哥,你……你……想起来我的么?”姜勇同样有些发窘,是啊!老天真是善于开玩笑,如果遗忘可以一直遗忘下去……可是在一切都改变之后,又让人再度回想起来,这是一种选样残酷的安排。

他嘴里喃喃的说着自己不想说,也不愿说的话:“彩玉……彩玉……我怎么能……怎么能……你,你是知道的呀,马上我们又要上去了,不然……不然等我回来再……”看着姜勇的样儿,房彩玉感觉到幸福从天上再度落在了她的身上。

一双清澈的眸子漾起无尽的欣喜“为什么不啊!不……勇哥……别再说了,我全明白。”

她扬起头,伸出一双手去,紧紧抓住姜勇的手“勇哥,我等你回来,我等你回来娶我!”天空中的星星们,似乎也会这样的真情而感动,它们欢快的眨着眼。

是的,它们也在为这样的恋人重逢感慨不已的时候,军号声在军营之中响起,它是另一次战斗即将展开的战斗的号角。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