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2

第9章

反应最快的是已经受伤的黑耳朵头狼,它把划出深深血痕的狼脸埋进积雪中蹭了蹭,然后嗥叫一声,跳起来就跑。

黑耳朵头狼一跑,它的狼群就一个不剩地跟着它跑起来。

它们沿着沟口东侧风中颤动的雪线,尽量和那些隐藏着雪豹的冰石雪岩保持着距离,一路狂颠而去。

紧跟在它们身后的是断尾头狼的狼群。

断尾头狼带着它的狼群,以分道扬镳的姿态,沿着沟口西侧风中颤动的雪线,躲开那些雪豹藏身的冰石雪岩,一路风驰而去。

奔跑中的红额斑公狼从獒王冈日森格的姿势和眼神里看到了死神的咆哮,知道再跑前一步就是肝脑涂地,本能地也是智慧地戛然止步。

后面,追撵而来的领地狗群突然分开了,它们在大灰獒江秋帮穷的指挥下,一部分由它自己率领,朝东去追撵黑耳朵头狼的狼群,一部分由大力王徒钦甲保率领,朝西去追撵断尾头狼的狼群。

十二匹壮狼跟着红额斑公狼慢腾腾走向了獒王冈日森格,在离对方一扑之遥的地方哗地散开了,散成了一个半圆的包围圈。

小母獒卓嘎走了,它感觉自己又有力气了,其实它这个时候已经饿得连石头都想啃了,它强忍着冷冻和饥饿,带着每只藏獒都会有的被人信任、为人做事的美好感觉,走向了雪野深处。

九匹荒原狼从两个方向,朝着一只束手待毙的小天敌,鬼鬼祟祟移动着。

它们聪明地占据了下风,让处在上风的小卓嘎闻不到刺鼻的狼臊,而它们却可以闻到小卓嘎的气息并准确地判断出它的距离:一百米了,七十米了,五十米了,它们匍匐行进,只剩下十五米了。

白爪子的头狼停了下来,所有的狼都停了下来。

而迎面走来的小母獒卓嘎没有停下,它还在走,懵懵懂懂地径直走向了白爪子头狼。

哗的一下,亮了,雪原之上,一溜儿灯光,都是蓝幽幽的灯光,所有的狼眼刹那间睁开了。

小母獒卓嘎倏然停止了脚步,愣了,连脖子上的鬣毛都愣怔得?L起来了。

父亲顺着碉房山的雪坡滑下去,一头栽进了一个巨大的看不见底的雪坑。

栽下去的父亲无伤无痛,扒拉着身边的积雪站起来,什么也不想,就想找到已经脱手的木头匣子。

雪光映照着坑底,几步远的地方,一个黑色的圆洞赫然在目,父亲从圆洞一米多深的地方挖出了木头匣子,看到里面的糌粑好好的,这才长舒一口气,扬起头朝上看了看。

这是一个漏斗形的雪坑,感觉是巨大的,其实也不大,只有十米见方,坑深是不等的,靠山的一面有十四五米,靠原的一面有七八米,对一个栽进坑里的人来说,这七八米的深度,差不多是高不可攀的。

父亲在坑底走了一圈,在靠山的一面,十四五米高的坑壁上,看到了一道裂隙。

裂隙的中间**着一片黑色,说明那是土石,有土石就好,就可以踩着往上爬了。

父亲正要伸手去摸,突然惊叫一声,发现那不是土石,那是一只野兽。

父亲知道那是狼,狼跳出裂隙走了过来。

父亲吓了一跳,正要后退,就见狼又停下了,停在了离他五六步的地方,这才看到在他和狼之间的雪地上,放着那个木头匣子,狼是冲向木头匣子的,匣子里的糌粑被它闻到了。

父亲抱起木头匣子,退到了紧靠坑壁的地方,站了一会儿,看狼贴在裂隙中一动不动,便疲倦地坐在了雪地上。

有一个瞬间他忘记了狼,也忘记了自己为之负责的十二个孩子和多吉来吧,这样的忘记直接导致了他的闭眼,一闭上眼睛他就睡着了。

狼撮着鼻子,龇着牙,鬼蜮一样走过来,站在了父亲跟前。

父亲的头就在它的嘴边,那已经不是头了,是一个鼓起的雪包。

狼用鼻子吹着气,吹散了雪粉,吹出了父亲的黑头发。

狼知道,离黑头发不远,那被雪粉依然覆盖着的,就是致命的喉咙。

狼的肚皮在颤抖,那是极度饥饿的神经质反应,一匹为了活下去的饿狼,马上就要把它与生俱来的凶狠残暴演绎成利牙的切割了。

当红额斑公狼招呼跟随自己的十二匹壮狼在同一时刻一起举着牙刀刺向獒王冈日森格的时候,公獒王冈日森格跳了起来,一跳就很高,高得所有的狼都不知道目标哪里去了。

狼们纷纷抬头仰视,才发现獒王正在空中飞翔,已经和下面的它们交错而过。

冈日森格大吼一声,直扑红额斑公狼。

红额斑公狼非同小可,就在獒王高跳而起的瞬间,它拼命朝前蹿去,一下子蹿出了一只优秀藏獒的扑跳极限。

獒王冈日森格扑到了狼群中间,却没有咬住它想咬的,只好顺势一顶,从肚腹上顶翻了一匹壮狼,一口咬过去,正中咽喉,獒头一甩,哧喇一声,一股狼血飞溅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