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2

第14章

小母獒卓嘎和狼崽没有料到,它们依靠着的这座雪岗,正是禁锢了雪山狮子冈日森格的雪岗。

现在,雪岗的怀抱里,禁锢正在融化,雪山狮子冈日森格在雪光里跃然而出,突然看到八只唐古特林魔就在五步远的地方张牙舞爪地瞪视着它,不禁停下来,狂吼了一声。

碰撞发生了,猛烈的吼声中,冈日森格首先咬住了花斑猞猁的脖子,同时用沉重的身体夯倒了另一只猞猁,猞猁们张开大嘴呼哧呼哧地进逼着,朝着冈日森格飘过来一层阴恶毒辣的眼光。

冈日森格突然看到从雪岗坍塌的冰雪里冒出一颗小藏獒的头,又冒出一颗狼崽的头。

母猞猁丢开冈日森格,转身朝着狼崽和小卓嘎疾风一般扑了过去。

冈日森格不顾一切地奔跃而起,从背后直扑母猞猁。

母猞猁被扑倒在了小卓嘎的面前,开膛露肠的时间只用了一秒钟。

冈日森格跳过去,堵挡在了小卓嘎和狼崽前面,又顺势准确地咬在了母猞猁的脖子上,獒头一甩,那大血管就砉然开裂了。

冈日森格沉着冷静地跳来跳去,一头撞倒了首先扑来的一只猞猁,几乎在利牙割破喉咙的同时,跳起来迎着第二只扑向它的猞猁撞了过去,把钢铁般的牙刀飞向了朝它横斜里扑来的另一只猞猁,猞猁翻倒在地,沙哑地叫着连打了几个滚。

一直在惊愣中观望这场打斗的小母獒卓嘎高兴地叫起来,欣喜若狂地跑过去,在冈日森格身上又扑又咬。

冈日森格温情地舔着自己的孩子,不时地睃一眼狼崽。

狼崽吓傻了,抖抖索索地蜷缩在积雪里,似乎连转身逃跑都想不起来了。

冈日森格舔了舔自己的伤口,也让小母獒卓嘎帮着它舔了舔伤口,一声狼嗥隐隐约约从远方传来。

冈日森格听了一会儿,听出是一公一母两匹狼在嗥叫,嗥叫很有规律,基本上是公狼两声,母狼一声,然后两匹狼合起来再叫一声。

冈日森格毅然丢开了狼崽,丢开了小母獒卓嘎,朝着恩人汉扎西和碉房山奔跑而去。

终于来到了狼嗥响起的地方,来到了汉扎西遇险的地方,冈日森格吼着叫着,噌地一下停在了雪坑的边沿,只朝下扫了一眼,就奋身跳了下去。

它从十四五米的高度跳到了坑底,就像炸弹落地,轰然一声,白花花的雪尘激扬而起。

雪尘还没有落地,它就从积雪中自己砸出的地洞里爬了出来,扑向了父亲。

它舔干净了父亲头上脖子上的积雪,想撕着棉袄把父亲从雪窝子里拉出来,吃惊地发现,父亲光洁的脖子上居然是没有伤口的,冈日森格激动了,眼泪簌簌而下。

父亲醒来了,一睁眼就看到了冈日森格。

他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吃力地举起胳膊,抱住了冈日森格的头,唰啦啦地流着眼泪。

瘌痢头母狼已经藏起来了。

瘌痢头公狼守在裂隙口,瞪着冈日森格,恐惧地蜷缩着,浑身发抖。

冈日森格在犹豫:咬死面前这两匹狼,对它来说不费吹灰之力,更何况它有知恩报恩的义务——恩人饿得不行了,不吃就要饿昏饿死了。

可面前的这两匹狼,是没有对恩人下毒手的两匹善狼,更是用鸣叫引来了援救者的两匹义狼,它们对人是有恩的,吃掉它们是不对的。

父亲在他饿得就要死去的时候,执意要求一身正气的雪山狮子冈日森格去卑鄙地咬死两匹对他有救命之恩的狼。

冈日森格回头看了一眼就要饿昏过去的恩人,恩人眼巴巴地望着它,深陷的眼窝里是用狼肉救他一命的渴望。

不能再犹豫了,冈日森格吼叫了几声,纵身一跳,来到了裂隙口,用两只蛮力十足的前爪,死死地摁住了瘌痢头公狼。

瘌痢头公狼悲惨地发出了最后一叫,算是向裂隙里面的母狼的告别,胡乱挣扎了几下,就瞪起眼睛,凝然不动了,好像是说:早知道是这样的下场,我们就不会嗥叫着求援了,我们死不瞑目,死不瞑目啊。

铁棒喇嘛藏扎西举起铁棒砸向了那只领头的大雪豹。

他觉得只要打死这只雪豹群的首领,雪豹群才有可能撤退,五十多个牧民和二十多个活佛喇嘛也才有可能保全性命。

渐渐地,大雪豹连头也抬不起来了,体内正在出血,它就要死了。

藏扎西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噌的一下跳了起来。

他发现北风的啸叫格外响亮,雪谷里一片旷古的宁静,雪豹群早已不见了踪影。

藏扎西心急火燎地朝着雪谷外面的牧民和活佛喇嘛奔跑而去。

牧民和活佛喇嘛们的前面,一片惊心动魄的死尸,一片大雪遮不去、积雪渗不掉的鲜血。

环绕着死尸,是一些魁伟生猛的藏獒。

是领地狗群来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