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2

第38章

在獒王冈日森格的带领下,领地狗群和父亲走向了雪原的暮色里影影绰绰的人群。

会合的一瞬间,人和藏獒都无法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但声音代表了一切,所有的人都不止一次地呼喊着獒王和领地狗群中其他藏獒的名字。

他们哭着,互相拥抱在一起,连矜持的丹增活佛,连曾经怕狗的麦书记,也和藏獒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没有人看见黑暗中的大灰獒江秋帮穷,领地狗群能看见它却不想理睬它。

和大灰獒江秋帮穷同样被冷落的还有父亲。

这时索朗旺堆头人走过来,诚恳地说:“汉扎西啊,你不该到这里来,你应该走了,远远地走了。”

父亲说:“我往哪里去啊,西结古草原就是我的家。”

索朗旺堆头人摇摇头说:“不是了,西结古草原已经不是你的家了。

我们都知道地狱饿鬼食童大哭和护狼神瓦恰主宰了你的肉身,你应该到一个没有狼的地方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铁棒喇嘛藏扎西说:“佛爷的意思是,你必须找到多吉来吧,多吉来吧没有死,你的不死当然也是可以原谅的。”

丹增活佛摇了摇头说:“从最早天地形成的时候,西结古草原就有了神,所有来这里的人,都是神招来的有情之物,还是让神来决定你的去留吧,你要好好找啊,找到多吉来吧。”

夜色中的狼群突然动荡起来,眼睛的光亮朝前飘移着,明显得靠近了,密集了。

藏獒们叫起来,威胁着狼群不要有任何狂妄之举。

人们瞪视着前面,紧张得忘记了呼吸。

父亲悄悄地离开了人群和领地狗群,沿着十忿怒王地制高点的山脚,一条暂时还没有狼群的通道,走了过去。

江秋帮穷犹豫着,望着父亲毅然而去的背影,跟了几步,突然又停下来,磨磨蹭蹭地走向了领地狗群。

这时獒王冈日森格看到了父亲远去的背影,狂猛地吼叫起来,它想告诉父亲,多吉来吧就在十忿怒王地制高点的附近,正在监视着狼群的一举一动。

但是父亲和别的人都没有听懂它的话,以为獒王的吼声是对狼群的警告。

四面八方的狼群正在更加大胆地靠近着人,敌意的雪原、危机四伏的夜晚,显得更加冰冷而坚硬。

领地狗群身边的人们望着狼群,不由得朝一起挤了挤。

而父亲却倔强而孤独地走着,边走边粗声大气地喊起来:“多吉来吧,你回来吧多吉来吧,你不回来我就要离开西结古草原了。”

父亲边喊边走,没有喊出多吉来吧,却喊来了两具狼的尸体。

父亲发现狼尸的周围全是狼的爪印,一看就知道是一群狼袭击了这两只孤独的狼。

父亲愣怔着,又是一阵悲伤,天性悲悯的父亲谁死了他都会悲伤。

这个时候父亲还不知道,他看到的是多猕头狼和尖嘴母狼。

身材依然臃肿的尖嘴母狼和多猕头狼的尸体,横陈在原始血腥的雪原上。

父亲站了一会儿,又朝前走去。

一股狼群跟上了父亲,它们正是多猕狼群。

多猕狼群一跟上,上阿妈狼群也不紧不慢地跟了过去。

父亲很快发现了身后的狼群,知道死是自己必然的选择,因为这也是一种责任,用自己的死承担狼灾严重的责任,免得让别人去追究真正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他相信麦书记是知道的,丹增活佛也是知道的。

父亲走向了跟踪而来的狼群。

他开始脱衣服,先脱掉了棉袄,扔向了狼群,狼群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哗地后退了一大截,又脱掉了棉裤,扔向了狼群,狼群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哗地又后退了一大截。

最后父亲把自己脱得精光,就像真正的神那样赤条条地行走在雪原上。

狼群呆愣着,它们吃过人肉,却没有见过人在活着的时候那肉是什么样子的,吃惊地发现,人体是那么白亮,律动是那么富有节奏,而且在夜空下闪烁着十分刺眼的绿色荧光,那荧光是热力雷石发出来的,藏医喇嘛尕宇陀送给父亲这块可以发出荧光、产生热量、具有法力的天然矿石。

近前的几匹狼突然转身跑起来,它们觉得强烈的荧光射进了它们的眼睛,恍然以为这就是那只奇怪的眼睛和那个赤条条喊叫而来的人准备咬死它们的预兆。

它们跑离了十忿怒王地的制高点,跑离了围剿人群和领地狗群的地方,直到父亲看不见了那些诡秘毒恶的眼灯,狼群也看不见了父亲身上凶光四射的热力雷石。

父亲莫名其妙地停下来,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奔跑的声音,扭头一看,发现黑暗中一只头上长了翅膀的巨大怪兽朝他奔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