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

第86章:(长篇小说)第六章 (二)废弃的伐木场

(二)废弃的伐木场

云南的山区小镇“二十里店”,十三号一早又下起了沥沥的春雨。

夏雷声早早的就起了床。

洗漱完毕后,他来到小旅馆的门厅,边吃着小旅馆提供的特色早餐,边和当班的女服务员聊天,边等着今天早晨将要来到这里的戴明珠和孙长江。

夏雷声在十一号和他的堂哥通完电话后,当天夜里就接到戴明珠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用公用电话打来的电话。

戴明珠在电话中告诉他,由于天黑,又下着雨,她们阴差阳错的走迷了路,现在已经跑到了云南东面的广西,她们已经住了店,她们将会在十三号早晨准时赶到“二十里店”,为了赶回因为迷路耽误的时间,要他第二天无论如何要办好三件事。

第一、找到她们要购买大量食品和瓶装饮用水的超市;

第二、找到能购买到十五只容量为二十公升汽油桶的商店,并确定小镇周围二十公里范围内所有加油站的具体位置;

第三、购买至少五桶一公升装的深灰色油漆、五把以上的毛刷和五把以上的木匠用的斧子、砍柴用的砍刀。

接到戴明珠的电话,夏雷声自然不敢怠慢。

第二天,也就是十二号,他一早就开着他的吉普车进了小镇里唯一的一条商业街。

转了一圈后,很快他就找到了两家各有足够数量汽油桶的五交化商店。

在五交化商店里,他买下了全部六桶1.2公斤装、带气化喷嘴的铁灰色油漆、五把毛刷和五把斧子、五把砍刀。

随后,他开着吉普车转遍了小镇四周的四条山区公路,确定了六座加油站的具体位置。

吃过简单的午餐,他又找到了一大一小的两家超市,并在一个矿泉水销售点购买了装满吉普车后备箱的八箱瓶装矿泉水。

天快黑时他才回到小旅馆,存好车后,他又跑到火车站旁的食品店买了一只烧鹅和一瓶当地产的烧酒。

晚上,吃饱喝足后,他设置了手机叫醒后便早早的上了床。

戴明珠和孙长江轮流驾驶的白色中型轿车经过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

从他们疲惫的脸上,看得出因为迷路,一路上不停地找路、赶路的辛苦。

时隔一个多月,夏雷声再次见到戴明珠,他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哈哈,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要你办的事都办好了?”

戴明珠似乎并不在意他们的重逢,她更关心要对方做的事情。

夏雷声急忙回答:“都办好了。我买了六桶油漆,铁灰色,是带喷嘴的那种,五把毛刷、五把斧子、五把砍刀,还买了八箱瓶装矿泉水。”

戴明珠点点头,淡淡地:“很好。这位是密斯孙,我们的同伴。”

夏雷声握住孙长江伸过来的手:“你好。”

孙长江点点头:“你好。”

他们在小旅馆旁边的饭馆吃完了早饭,便由夏雷声开着他的吉普车带路,白色中型轿车跟在后面,驶进了小镇的街道。

这一天,他们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从夏雷声找到的一大一小的两家超市里购买了大量的食品、三只手电筒、三条红色的丝质手帕和少量的烧酒、香烟。

下午他们在一家五交化商店买了二十只汽油桶,然后转遍了小镇四周四条山区公路旁的六座加油站,购买了足够中型轿车行驶一千五百公里的汽油,最后又加满了各自汽车的油箱。

办完所有要办的事,他们在一家中型饭店吃了一顿当地特色的大餐。

天黑后,由戴明珠驾驶着白色中型轿车在前、夏雷声驾驶着吉普车在后,冒着时大时小的雨,沿着她一个月前“自驾车队五日游”走过的盘山公路和森林土路,开进了茂密的原始森林。

第二天清晨,他们来到了那座废弃的伐木场。

这里的雨暂时的停了,透过茂密的树木枝桠缝隙,可以看到天空依然是阴云密布。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废弃的伐木场四处长满的草木更加旺盛。

由于进入了雨季,“自驾车队五日游”已经暂时停止,萧条的废弃伐木场更加显得静谧。

他们一前一后的将汽车开进了一间较大的破败场房。

吃了在超市购买的食品,稍事休息,按照“母狼行动”中的具体任务,开始了他们要做的准备工作。

首先,戴明珠打来水,擦洗干净沾满泥水的白色中型轿车,她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用掉五罐带气化喷嘴的铁灰色油漆,将中型轿车改变了颜色。

孙长江和夏雷声带着斧子、砍刀,从仍然在运营的铁路的道岔开始,沿着通向废弃伐木场深处的废弃铁路,也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清理着将近两人高的野草和杂乱的树枝,一直清理到一片树木稀疏、地势平坦的山坡旁。

下午,戴明珠也拿着斧子和砍刀来到这里。

他们一道又是砍树,又是砍草,直到清理出了一块能够降落一架大型直升飞机的空地。

傍晚时分,他们回到了破败的场房。

戴明珠用剩下的一罐铁灰色油漆对中型轿车进行了最后的修补。

孙长江和夏雷声将吉普车后备箱里的八箱瓶装矿泉水装进改变了颜色中型轿车上,又将吉普车油箱里剩下的汽油抽进了中型轿车油箱。

吉普车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

晚上,他们在破败场房另一端的角落里点燃一堆篝火,各自烤着一只烧鹅、喝着烧酒和矿泉水,等着当天深夜乘坐直升飞机偷渡而来的乔丽娜和陈文龙、陈文虎兄弟。

他们都很累,但是他们终于没有因为迷路,耽误了一天的时间影响他们完成“母狼行动”中他们要提前做好的一切准备。

他们各自举着一瓶矿泉水,一次又一次的互相碰“水”庆贺。

他们都很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