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

第90章:(长篇小说)第七章 (三)豪华观光列车准时开车

四月十五日,这也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

然而,惊天动地的黄金大劫案却要从这天正式拉开序幕。

连绵十几天的春雨还在时大时小的下着,远处不时传来隐隐的春雷。

早晨七点刚过,一台内燃调车机车准时将停在车库里的豪华观光列车拖到客运站的第一站台边。

调车的内燃机车离开后,一台单机型的电力机车推着一节普通硬座车厢和将要装运黄金的特种车厢驶入第一站台,与豪华观光列车挂到了一起。

车站开始检票了,要去浏览原始山水风光的观光客陆陆续续的进站上车。

观光客以中老年人居多,其中夹杂着三三两两的外国老年男女。

他们说着、笑着,认识的和不认识的笑容满面的打着招呼,依次登上他们各自的车厢。

八点整,随着开车铃声响起,豪华观光列车缓缓启动。

突然,一个身穿一身休闲装、提着一只大旅行包的中年人冲出检票口工作人员的阻拦,沿着站台快步跑向已经启动的列车。

“回来!你回来!......”

检票口的两名工作人员在后面边追赶边喊。

豪华观光列车后部9号车厢上正在关车门的苏克吃惊地向站台上张望。

这时,列车的速度已经明显加快。

中年人奋力追赶着列车,他把手里的大旅行包冲着苏克所在的车厢车门一扔,一纵身抓住车厢门的把手。

大惊失色的苏克急忙将中年人拉进车厢。

列车广播喇叭播放着欢快的迎宾曲和女播音员甜美的播音。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欢迎大家乘坐由江城开往金城的G101次豪华观光列车......”

在9号车厢的车门处,苏克火冒三丈的训斥扒车抢上的中年人。

“你不要命了!轧死你算谁的?!”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

中年人面带歉意的连连道歉。

苏克仍然是不依不饶。

“你真是要找死!”

“我必须赶这趟车......”

苏克把眼一瞪:“车票!”

中年人急忙掏出车票过去:“如果需要,我愿交罚款......”

苏克看了一下车票,惊异的望着对方。

“你......你怎么买的单程票?”

“我也不知道,是票房的售票员给的。”

中年人并不想亮明自己的身份,但他还是得说明情况。

“这不可能!你是一号车厢三号包厢,一直往前走,你得补返程票,我会通报列车长,她会去找你!”

苏克将车票递给了中年人。

中年人接过车票:“谢谢,谢谢。”

中年人提着行大旅行包过一节节车厢,一直走到最前面的车厢。

冷坚手端着茶杯走出他的一号包厢,与中年人走了个迎面,二人互相打量了一眼,错身而过。

中年人走进他的三号包厢。

这时,列车驶上一座大桥,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一小时后,列车的广播喇叭传出欢快的《喜洋洋》音乐,接着又传出播音员甜美的播音。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乘坐的列车已经驶入湘鄂川原始山水风景园,随后将驶入国家森林公园北区和南区,列车5、6、7号观光车厢现在开始接待各位观光客,我们列车乘务人员将为大家提供导游服务。列车从现在起将减速行驶,以便大家更好的观赏列车外面绚丽多彩的原始风光。我们真诚希望各位观光客在这长达8个小时的观光过程中精神愉快,在这充满原始风光的大自然中得到满足......”

随后,列车播音员又用熟练的英语重播着迎宾词。

广播声中兴奋异常的观光客们纷纷拿着照相机、摄像机,涌向他们各自的观光车厢。

满面春风的列车长和列车员们向大家发送着一份份“列车观光指南”。

5号观光车厢陆陆续续涌进了国内的观光客,他们在列车员的引导下坐入座位。

豪华的车厢内饰和车厢外面绚丽的景色都能一览无余的落地玻璃窗令他们惊叹不已。

“咔嚓”随着照相机的闪光灯一闪,一对老年夫妇与两名女列车员的合影被拍了下来。

身穿红色马夹、背着三脚架和摄影包,装扮成摄影记者的“蝎子”夏雷雨满脸笑容的递过去一张卡片。

“二老请把你们的通信地址和邮政编码写到上这面,我会把照片给二老寄去。”

老年夫妇高兴的接过卡片,不停的点头道谢。

冷坚、白冰走进观光车厢。

冷坚身穿一身黑色西装,白冰身穿白色套装,二人的衣着黑白分明,格外显眼。

“蝎子”夏雷雨满脸微笑地迎了上去。

“二位满面春风,一定是蜜月旅行。我是《快乐时光》杂志的摄影记者,请允许我为二位拍张靓照,免费赠送。”

说着他按动照相机的快门。

身穿一身运动装的程一鸣提着两瓶啤酒、一瓶饮料走了进来,扒车抢上的中年人提着一瓶矿泉水跟着进来,他们在冷坚和白冰对面的座位上坐下。

中年人脖子上挂着一只小型摄像机。

程一鸣指着中年人向冷坚介绍:“坚哥,刚认识的朋友,三号包厢的。”

中年人友善地:“你们好。”

冷坚点点头:“你好。”

“我叫吴刚,口天吴。幸会了。”

中年人报上自己的姓名。

“我姓冷,也是单字,冷坚。”

冷坚也报上自己的姓名,随后他指着白冰介绍道:“白冰,我爱人。”

吴刚微笑着:“你好。”

白冰也微微一笑:“您好......您的名字叫吴刚?那......您的夫人一定是叫嫦娥了?”

吴刚吃了一惊:“嫦娥?你可真会猜,我妻子还真的叫常(嫦)娥。”

“真是太有趣了!”

白冰又笑了,脸上露出她那标志性的酒窝,顺口朗诵出两句“老人家”的诗句。

“寂寞嫦娥舒广袖,吴刚捧出桂花酒。让我再猜一猜,您一定是探亲?”

吴刚也笑了:“一点不错,一年一次。”

程一鸣拦住一个推着售货车的列车员:“我说列车员小姐,这趟车上怎么这么多老头老太太?”

列车员微笑着:“我们这趟车是观光列车,老人们腿脚不方便,他们也需要接近大自然,只能用眼看。”

车厢另一头,苏克快步走进来,他手里拿着一叠“列车观光指南”和一张车票。

“蝎子”夏雷雨刚为一对老年夫妻和他们的孙女拍合影照。

苏克走到他身旁,将手中的车票递了过去。

“先生,您的车票补好了,您可以去一号车厢的三号包厢。”

“谢谢。”

“蝎子”夏雷雨接过车票,诡秘的一笑。

列车车厢外的天空时晴、时雨,随之出现的怪石、古树、小溪、瀑布和云海更加绚丽多姿,列车外的各处景点都挤满了携手搭肩的中青年游客和欢快的儿童。

观光车厢里的观光客们纷纷冲着车窗外指指点点,照相机的“咔嚓”声连成一片,不时发出一阵阵的欢笑声。

在这期间,吴刚主动找到了正在餐车上帮厨的女列车长,向她亮出了自己的特殊证件,并说明了自己要去的地方。

女列车长看了他的特殊证件后,没有强行要求他补返程票。

临分手时,吴刚以命令的口吻要求女列车长忘掉他乘坐过这趟列车,并且在以后不得在任何时间和地点向任何人提起他的真实身份。

傍晚,豪华观光列车结束了白天的减速行驶,在一个无名的小车站停了车。

此时,四辆中型装甲车已经并排停在小车站的站台上,十余名荷枪实弹的武警士兵列队一旁担任着警戒。

列车最前面的特种车厢中间的推拉门被一名负责黄金押运的武警少校打开。

四名将要担任特种车厢内警卫的武警士兵站列到车门两旁。

武警少校一挥手,十余名武警士兵开始从装甲车上抬下一只只大铁箱。

一只只大铁箱被装上特种车厢。

这时,在列车上冷坚等人的包厢里,冷坚和程一鸣透过车窗看着站台上发生的一切。

他们都流露出贪梦的目光。

白冰数着数:“一共十九箱......”

列车三号包厢里,吴刚也看着站台上发生的一切。

他眉峰微皱,若有所思。

坐在他对面的“蝎子”夏雷雨吸着烟,也默默的看着站台上发生的一切。

半小时后,四名武警士兵登上特种车厢,武警少校从外面关上推拉门、锁上车门上的保险锁,然后坐进停在站台上一辆有“武警”标志的警车,等候着豪华观光列车开车。

过了几分钟,随着电力机车拉响的汽笛,列车启动,站台上的警车跟着也启动。

又过了几分钟,与铁路并行的公路上快速行驶的警车里的武警少校与特种车厢里的武警士兵进行了第一次通话。

“这是猫头鹰,这是猫头鹰,请报告情况,请报告情况。”

“这是金丝雀,这是金丝雀,一切正常,一切正常。”

天空大块大块的乌云快速的飘动着。

似血的残阳消失在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之中,天色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