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

第108章:(长篇小说)第十四章(一)吴刚与列车长的第一次交流

(一)吴刚与列车长的第一次交流

一连下了十几天的雨终于停了。

湘南山区的清晨。

雨后的山谷中飘动着淡淡的晨雾。

青的山,绿的水,雨后的一切是那样的清新,那样的令人陶醉。

东方先是露出一片鱼肚白,紧接着灿烂的朝霞映红了半边天,绚丽多彩,犹如一幅气势磅礴的油画。

随后,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火球般的太阳吸迅速收着片片彩霞,顷刻之间将温暖洒满阴冷了十几天的大地。

早起的农民三三两两的来到半山坡的田里,迎着朝阳,开始一天的劳作。

突然间被劫持的豪华观光列车轰轰隆隆地从山角下的电气铁路上驶过,打破了山谷的平静。

稍后,“806”号远程直升飞机从远处飞来,追赶着飞驰的列车。

飞行的远程直升飞机上,飞行员全神贯注的驾驶着飞机。

已经登上直升飞机的章铁林两眼紧紧盯着下面的豪华观光列车。

机舱内的地板上除了机组人员还坐着刘国民和他手下的五名武警士兵。

机载电话里传来呼叫声:“002,002,我807,我是807......”

章铁林拿起话筒:“我是002,我是002......”

话筒里传来王飞的声音:“我是王飞,我是王飞,我和809已经到达宾州,我们已经在西郊军用机场着陆,我和809已经到达宾州,我们已经在西郊军用机场着陆,请指示。”

章铁林对着话筒说道:“我命令你和807原地待命,809加满油立即起飞,沿金宾电气铁路向西飞行,发现豪华观光列车紧紧咬住!”

王飞回答道:“明白!我和807原地待命,809加满油立即起飞,沿金宾电气铁路向西飞行,发现豪华观光列车紧紧咬住!”

章铁林放下话筒,转向飞行员:“宾州还有多远?”

飞行员看了一眼里程表:“不到四百公里。”

章铁林说道:“加速,我们飞宾州!”

飞行员操作着直升飞机加速,超过行驶的豪华观光列车,向前快速飞去。

行驶的豪华观光列车5号车厢里。

人质们平静的坐在座位和走廊的地板上昏昏欲睡,很多人躺在座位底下,走廊上到处是人的头和腿。

已经和苏克换了位置的陈文龙手提着微型机枪靠在装着炸弹的车门下,布满血丝的两眼吃力地瞪着,扫视着车厢里的人质。

程一鸣缩靠在座位角落酣然大睡。

白冰靠着冷坚的肩头熟睡。

冷坚两眼发呆的望着车顶。

吴刚冲着陈文龙喊道:“我要去洗手间!”

陈文龙瞪着两眼喝道:“提裤子、抱头!”

吴刚与其他要上厕所的人质一样,一手提着没有裤腰带的裤子,一手捂着头,走向陈文龙身后的厕所。

他并不是急着要去厕所解决“内急”,他要借此机会查看豪华观光车厢的基本情况。

对于国内铁路上运行的各种客车的车厢,他基本上都了解的很清楚:一头是厕所和盥洗间,两节车厢的连接处有个烧开水的小锅炉,另一头是乘务员室,或者列车广播室,布局大同小异。但是,豪华观光列车他是第一次乘坐,特别是高科技材料制造的豪华观光车厢内部的构造,他更是一无所知。

走到厕所门前,他首先看到了厕所对面是一间半开着门的装饰精巧的小型写字间,里面一台落地式饮水机、几只散落的一次性纸杯、一桌一椅一花瓶,花瓶已被打翻,鲜红的玫瑰花散落在桌上,旁边是一部已经被砸坏的电话机。

走进厕所,从里面锁上门,他首先看到淡绿色的铝塑板装饰的墙壁上除了精美的装饰画、衣帽钩、面镜、固定在面镜下的高级陶瓷洗面盆和不锈钢板制作的洗手液盒外,空无一物,带有全自动冷热水冲洗装置的坐便器他更是第一次见到。

他看了看头顶上的天花板,望着四四方方的通往车厢顶上的封口板和铁路专用钥匙就能打开的锁孔,他心里有数了。

随后,他又看了看宽大的磨砂玻璃窗。

玻璃窗是分成上下两扇的。

他拉开玻璃窗上的弹簧插销,轻轻往下一拉,上面的一扇玻璃窗被拉了下来,随着一阵冷风,外面的青山绿水赫然出现在眼前。

打开的玻璃窗虽然只有不足二十公分宽,但他的眼前亮了,他清楚的知道,这将是他向外传递信息的唯一通道。

关上车窗,他打开坐便器的冲水开关,让水流了足足一分钟。

最后,他又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封口板,关上冲水开关,打开门锁,提着裤子、捂着头,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

陈文龙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吴刚挤过走道上密集的人质,来到列车长周文英的座位旁。

他一手扶住座席的后背,一手轻轻的捅了一下凝眉深思的列车长周文英的肩膀。

列车长周文英先是一惊,随后认出是临危不惧、挺身而出的吴刚。

“是你?......”

吴刚低声说道:“钥匙。”

列车长周文英不解的问道:“什么钥匙?......”

“就是......车顶上......天花板上的钥匙......厕所......”

“你说什么。我不懂......”

“就是......就是......天花板......”

吴刚一时怎么也说不出厕所天花板上封口板的准确名称。

“你!不许说话!说你呢!”

传来陈文龙的高声吼叫。

吴刚轻轻的摇摇头,默默的向前走去。

列车长周文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吴刚已经离开,挤过了走道密集的人质,走到了车厢的中部他的座位旁。

她再次凝眉深思着。

“难道他......这个国家安全部的官员......想出了什么解救人质的办法?......”

她向吴刚望去,希望能看到什么。

已经坐到座位上的吴刚冲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