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

第111章:(长篇小说)第十五章(一)第二次通话

(一)第二次通话

宾州,又一个中国大陆中部地区改革开放后出现的大都市。

宾州距金城直线距离约五百公里,在靠近城市中心区有京广铁路上的一座特大型编组站和一座客运站。

清晨,这座大都市就喧嚣起来,两旁高楼林立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忙而不乱。

超低空飞进市区的“806”号远程直升飞机却打破了行人和车辆正常的行走秩序。

行人和车辆纷纷驻足、停车,惊愕的望着大早晨飞来的这架有着特殊标志的空中直升飞机巨无霸。

此时,宾州客运站的四座站台上已经布满了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武警士兵和一辆辆闪着警灯的警车。

车站两端的通道和旅客候车室通向各个站台的通道也和金城客运站一样全部被封闭,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警察、武警士兵和“禁止通行”的警示牌。

“806”号远程直升飞机超低空飞过来,在客运站上空盘旋一圈后,降落在候车大楼前第一站台边的空地上。

章铁林、秦男等人下机。

直升飞机上的武警士兵们下机,在刘国民的指挥下列队。

当地的一名武警上校、两名当地的高级警官和一名身穿铁路制服的中年人迅速跑了过来。

章铁林立正、敬礼,自抱家门:“我是章铁林。”

武警上校立正、敬礼:“贺建军,宾州武警支队支队长。”

高级警官甲立正、敬礼:“张世忠,宾州市公安局局长。”

高级警官乙立正、敬礼:“赵宪林,宾州铁路公安分处处长。”

穿铁路制服的中年人立正、敬礼:“江增山,宾州铁路分局分局长。“

章铁林与众人一一握手。

“情况你们都知道了,告诉下边的同志们,必须严格的执行命令。”

“我们互通了情报,已经按照命令进行了全面的部署。”

武警上校立即做了回答。

随后,一行人走向车站大楼。

宾州客运站的客运调度室里,一张巨大的全国铁路运行图挂在墙上。

铁路分局长指着运行图介绍着情况。

“宾州站是一个特大型车站,共有五条铁路在这里交汇,南北方向是国家的铁路大动脉京广铁路,往东是宾赣铁路,往东南是宾厦铁路,往西南是宾黔铁路,往西北是金宾铁路......”

章铁林打断他的话:“往西北不用说了。我要知道的是除了京广和金宾这两条铁路,另外的三条铁路是不是电气铁路?”

铁路分局长回答道:“宾赣铁路和宾厦铁路是电气铁路,宾黔铁路不是。”

章铁林沉思着:“如此说来,他们只有三条铁路都可以走......走京广铁路,往南......”

铁路分局长惊异的瞪大了眼睛:“去广东?......”

章铁林迅速做出判断:“他们不可能进入广东!也不可能走另外的两条铁路!”

铁路分局长还是瞪着两眼,不解的问道:“那他们?......”

章铁林掏出香烟,分撒给大家,自己点燃一支默默的吸着,再次陷入沉思,片刻,他又做出新的判断。

“他们的车速现在非常快,时速至少在一百八十公里,我们必须提前做出应对措施!江分局长,请你们铁路部门立即准备一台内燃机车。”

铁路分局长不解的问道:“内燃机车?......”

“告诉司机,暂时不要加满燃油。”

“好的,我马上就去安排。”

铁路分局长仍然不解,但又不敢多问,转身快步离开客运调度室。

此时,在高速行驶的豪华观光列车上,乔丽娜再次来到列车前面的电力机车内。

“离宾州还有多远?”

“九十八公里,不,八十九公里......”

仍然被捆绑在驾驶座椅上的司机战战兢兢的回答。

乔丽娜把眼一瞪,厉声喝道:“到底多少?”

“九十八公里。”

“打开对讲机,叫宾州铁路方面管事的出来讲话!”

司机打开对讲机,拿起话筒开始呼叫。

“宾州,宾州,这是101次列车,这是101次列车........”

“宾州,宾州,这是101次列车,这是101次列车........”

“请回答,请回答......”

“请回答,请回答......”

片刻,对讲机里传来回应声。

“这是宾州站客运室,这是宾州站客运室,101次列车请讲话,101请讲话......”

“这是宾州站客运室,这是宾州站客运室,101次列车请讲话,101请讲话......”

乔丽娜一把夺过话筒:“让你们那姓章的讲话!快!”

宾州客运站的客运调度室里。

章铁林从客运值班员手中接过话筒:“我就是章铁林。”

对讲机里传出乔丽娜的声音:“你好,章先生,很高兴你能守约。”

“你们又有什么要求?。”

“听着,章先生,我们控制的列车要在宾州车站停车二十分钟,为了表示诚意,我们将有条件的释放部分人质,我们的条件是换一台柴油机车,开通你们的宾黔铁路,并保证一路绿灯,畅通无阻!”

章铁林迅速的思考着。

“这......恐怕......我很难办到......”

“你必须办到,而且不得超过二十分种!”

“请听我说,女士,我确实无法办到......”

“章先生,请你听清楚了,你只有二十分种!我们控制的列车停车后,你每耽误五分种,我会杀死一名人质!”

“你的要求太苛刻了!”

“先生,我再重复一遍我说过的话!我们控制的列车上有的是人质!”

面对第二次通话恐怖分子提出的要求,章铁林并不感到惊讶,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甚至有些暗喜,换机车的要求证明了他判断他们要走宾黔铁路是准确的,况且,他们以释放部分人质为条件换机车则确实是可以接受的。

“还有,机车必须运行良好,主油箱和副油箱的燃油必须加满!如果做不到,我们不仅要杀死人质,还将炸毁列车!”

对讲机里继续传出乔丽娜的声音。

章铁林暗吃一惊,他急忙拿过一张纸和笔,快速写下“计划变,速加满机车燃油”,然后将纸条递给秦男,秦男快步走出客运室。

“讲话!姓章的,如果你不答应,你会后悔的!”

对讲机里传出乔丽娜吼叫的声音。

章铁林故意放慢回答的速度,以给对方造成错觉,并赢得一些时间。

“女士,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但是......我也有个条件。”

“讲!”

“你们......必须释放所有的老年人、儿童和外国人。”

乔丽娜迟疑了片刻的声音:“我们......成交。现在请通报你的电话号码,到时候我会找你!”

“15919045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