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

第122章:(长篇小说)第十八章(三)冷坚受“审”

5号车厢,戴明珠和陈文龙分别端着微型机枪坐在车厢前后第一排座席的靠背上,虎视眈眈的监视着众人质。

吴刚仍坐在一组二人座席靠走廊座位上,他对面是冷坚和白冰,程一鸣坐在他里面。

列车长周文英仍然坐在走廊另一侧的座位上,其他座位上的人质有的还处在惊恐之中,有点又开始昏昏欲睡。

戴着手铐的“蝎子”夏雷雨在一手提着微型机枪,一手提着腰带的夏雷声押了进来,他看了一眼戴明珠,径直走到车厢的后面第三排座位前停下。

跟在后面的夏雷声打开了他的手铐。

陈文龙走了过来,望着鼻子仍然流着血、半个右脸青紫的“蝎子”夏雷雨,异常奇怪的冷笑了两声。

“你老实呆着!不许乱动!”

说完他又回到原处,坐到座席的靠背上。

吴刚惊异抬头向后望了一眼“蝎子”夏雷雨和首次出现在这里的夏雷声,默默的凝眉沉思着。

他心想,这个是他见到的第五个恐怖分子。

那么另一个从一开始就在这里监视他们的那个恐怖分子(苏克)又在干什么呢?

后面的车厢发生爆炸后,他就提着微型机枪跑到后面去了,后来就没有看见他回来。

难道被打死了?

要是真的被打死了,还真是个好兆头,恐怖分子少了一个,就是少了一个对手。

还有,那个被“母狼”称作火龙的恐怖分子冲着鼻子流血“记者”的笑有点不对头。

他们认识?

后面车厢爆炸时,那个“记者”应该是被带到了特种车厢......

乖乖,他们之间?......

吴刚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难道这里面还有着什么玄机?“记者”也是恐怖分子的一员?苦肉计?......

他再次向车厢后面望去。

此时,夏雷声已经走到陈文龙的面前,他将手铐和腰带交给他,向他低声说着什么。

陈文龙点点头,跳下座席,快步向吴刚等人走过来。

他走到冷坚身旁,用微型机枪一指冷坚,厉声喝道:“你,刀疤脸,起来!我们头有请!”

冷坚微微一惊,慢慢的站起了身。

“坚哥......”

白冰拉住了他的胳膊。

吴刚默默的望着冷坚,眉峰再次皱起。

程一鸣惊恐的瞪大两眼望着陈文龙。

“快!”

陈文龙将腰带扔到冷坚的手中。

冷坚望着他,默默的将腰带束到腰上,伸出自己的双手。

“你们要干什么?!”

列车长周文英站起身,质问着陈文龙。

陈文龙把眼一瞪:“蠢女人,你老实呆着!说不定我们头一会也会请你!”

说完他把微型机枪往肩上一挎,用手铐将冷坚的双手铐住。

几分钟后,冷坚被带到了特种车厢,被陈文龙推到乔丽娜的面前。

冷坚和之前的程一鸣一样扫视了一眼他来过的特种车厢和铁栅栏门里的一只只铁箱子以及仍然洒落在地板上的金条。

与前两次不同,乔丽娜没让冷坚座,她默默的盯着冷坚看了足足一分钟,随后亲自动手将冷坚的手铐打开一只,命令他靠着铁栅栏站着,两条胳膊伸展,用两只手铐将他的两手分别铐在铁栅栏上。

冷坚没有丝毫的反抗,冷静的接受着乔丽娜所做的一切。

突然,乔丽娜向站在一旁的陈文龙猛一挥手,陈文龙立刻挥动着双拳猛烈击打着冷坚的腹部和两肋部。

顿时,冷坚痛苦的紧闭双眼。

陈文龙继续猛烈的击打着冷坚的腹部和肋部,最后的两拳重重的打到他的脸上。

冷坚的脸痛苦的扭曲着,口鼻淌出鲜血。

乔丽娜沉着脸坐在控制台前,手里玩弄着一飞刀,冷漠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冷坚微微睁开眼,看了一眼不可一势的陈文龙,又看了一眼冷漠无情的乔丽娜。

乔丽娜从控制台上拿起一张身份证看了看,转向冷坚。

“冷坚,你的身份证就在我手中,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的两个同伙吴刚和程一鸣已经说出了一切,你必须说出实情!”

冷坚忍着疼痛说道:“你要我说什么呢?你说的......全是一派胡言!”

冷坚从乔丽娜的话中听出她在虚张声势,吴刚根本和他就不是一路人,程一鸣已经发誓他是个“男人”。

乔丽娜冷笑着望了冷坚一眼,举起手中的身份证。

“你就会知道你该说什么!”

说完她将身份证抛向空中,紧接着另一只手抛出飞刀,飞刀准确的扎中身份证,从冷坚的眼前飞过,将身份证牢牢的钉到对面的车厢墙壁上。

冷坚再次望了乔丽娜一眼,闭上眼睛不再说什么。

乔丽娜又向陈文龙一挥手,陈文龙再次挥动着双拳猛烈击打着冷坚的腹部。

冷坚再次忍着剧烈的疼痛,痛苦的紧闭双眼。

乔丽娜又一挥手,陈文龙停止了击打。

“冷先生,现在你该知道说什么了吧?”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真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乔丽娜向陈文龙示意继续动手。

陈文龙又是一顿拳头猛烈的击打着冷坚的头部。

冷坚顿时失去知觉。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文龙揪住冷坚的衣襟使劲的摇晃着。

冷坚费力的抬起头,微微睁开眼睛瞪着陈文龙。

“列车长......骂你是人渣,我也要骂......你们都是人渣,狗屎!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

说完他又失去了知觉。

5号车厢。

提着微型机枪的陈文龙快步走进来,他径直走到白冰面前,一把将她抓起。

“起来!”

说着用手铐将她的双手铐到背后。

白冰惊恐的反抗着。

“你......你要干什么?......”

“往前走!快!”

陈文龙狠狠地把白冰推向前面。

列车长周文英站起身,拦在前面。

“你们又要干什么?”

“你走开!”

陈文龙一把推开列车长周文英,抓住白冰的胳膊快步向前走去。

程一鸣恐惧地望眼前发生的一切,神情万分的惊恐。

“我......真的很害怕......”

吴刚脸色铁青,他冲着列车长周文英轻轻的摇了摇头。

列车长周文英不再说什么,神情变的异常忧郁。

“你!坐到座位上!不许乱动!”

站在前面车门处的戴明珠冲着列车长周文英高声吼叫着。

列车长周文英忿忿的看了戴明珠了一眼,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蝎子”夏雷雨默默的望着发生的一切。

吴刚向他望去,四目对视,两张表情各异、但同样都是“铁青”的面孔。

特种车厢里。

满脸是血的冷坚渐渐的恢复了知觉,瞪着两眼地望着面前的乔丽娜。

乔丽娜又玩弄起一把飞刀。

“一个人在面临绝望时,就会想到两件事,死亡和家人。可我不会让你死,要让你活着,你那漂亮的新娘子,她必须得去死!”

“快走!”

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后的白冰被陈文龙推了进来。

冷坚大吃一惊:“阿冰......”

白冰惊恐的望着冷坚:“坚哥......”

冷坚破口大骂:“人渣!狗屎!混蛋!”

乔丽娜一巴掌狠狠的打到冷坚脸上。

“你闭嘴!”

说完她一把揪住白冰的头发,将她推到冷坚面前,手中的飞刀顶到白冰的脸上:“说!他是什么人?!”

冷坚瞪着眼。

“不许说!”

“她会说的!”

乔丽娜恶狠狠的用刀尖划破白冰的脸。

白冰大叫一声,疼痛的闭上眼睛,鲜血顺着刀尖流了下来。

冷坚怒不可揭。

“你们......无耻!”

“快说!”

乔丽娜又在白冰的脸上划出一道口子。

冷坚两眼冒火。

“你不要再伤害她!我说......”

“说!”

“那两套防毒面具是我的,我也想要黄金。”

“你的同伙除了程一鸣,还有谁?”

“没了......”

“胡说!”

“真的没了,就我们俩......”

冷坚说着再次望了一眼疼痛难忍的白冰。

乔丽娜扔下昏撅过去的白冰。

“现在你道是敢做敢当了!就凭你们,两个小毛贼,自不量力!”

“我们......不知道你们也在干这件事。”

乔丽娜转向陈文龙:“把他们带走!”

陈文龙瞪着冷坚:“应该把他们扔下车!”

“不,我说过,我们不是来杀人的!就凭他们,两个小毛贼,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带走!”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