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一章 苏府来提亲

屋内的氛围有些凝重,丫鬟婆子们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梢间软榻上的老太太神色凝重,虽喜怒不表于外,但偶尔往屋里瞟的眼神,间或流露出的焦虑,能让人看得出老太太心里的担忧。老妇人单手搭在旁边的扶手上,整个身子的中心都往那扶手上靠着。这老妇人,便是理国公府的老祖宗。

下首坐着一个穿着藏青色道袍,手拿拂尘的道士。道士看起来四十多岁,但双眼清明,下巴留着山羊胡须,脸上无半分焦急抑或是担忧,倒是与梢间里的华贵又沉闷的氛围格格不入。

良久,里屋急奔出一个十四五岁的丫鬟,丫鬟神色惊慌,到老太太跟前先福了身,这才说道林大夫让奴婢先与老太太说说,大少爷怕是挨不过这个冬天,让您好生做好准备”

说着这话,丫鬟眼眶红了一圈,哽咽起来。

老太太脸上的神色又沉了几分,看向道士的目光多了几分希冀。

“你说的法子果真管用?”老太太语调压低了几分,但声音却不大也不小,可也能听出老太太实在是不待见这道士。

道士笑了一下,起身向老太太作了揖,“若是老太太信了贫道的说法,又如何到了这个地步。”

老太太对道士不满,只看了他一眼,沉默了许久,屋子里的炭火烧得正旺,偶尔发出“啪”的一声,老道士倒是个沉得住气的,也未坐下,就那么站在一边。

老太太的腮帮子动了几下,几次欲言又止,待过了片刻,才说道说”

这次的言语中道士少了几分不满,甚至带着微乎其微的希冀。

道长双目半眯,左手拿着拂尘,右手手指掐动了几下,缓缓的说道京城不久前有一户官宦家刚从西南回到顺天府,那户人家姓陈,长女的生辰八字恰巧与大少爷的八字相生……”

老太太又沉默许久,仿佛在犹豫到底该不该道士的话,她招了招手,在跟前伺候的夏妈妈便上前一步,弓着身子等着老太太发话。

“你去派人打听打听,那姓陈的官宦家到底是个底细……”顿了顿,老太太又说道算了,去请了王媒婆,再把彦宁的庚帖带去吧”

夏妈妈福了福身,退出梢间,走过外间,撩起帘子走了出去,只见她穿过两条抄手游廊,又从后花园里走过,绕过假山,走出垂花门,又穿过了整个外宅,才从侧门离开府里。

理国公府乃先皇御赐,老太公是开国元勋,先皇登基后封了三个异姓王、五个异姓侯、六个国公,但理国公府却不是最华贵,也不是最得圣恩的。

老太公过世之后,便由老太太打理着家业,又做主把国公府的牌匾拿下来,如今改为苏府。老太太有两个嫡子,大在怀上孩子之后便穿着道袍离了家,后来在的灵堂上出现了一次,便又消失不见。只留下苏大少和她这个子相依为命。幺子十五岁不到就离家跑到江湖上闯荡,不知生死。

如今这府上的事情都教给庶子打理,可的嫡长孙却平白的害了这么一场病,眼见着药石无医,如今之计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

陈府宅子里,陈看了苏府下人送的帖子和书信,眉眼中多了几分喜色。虽说苏府是大户人家,身份高贵,可那个苏大少的命都被阎王掐着了,只等时日到了,这人也就没了。若大姑娘嫁到苏府也能享得荣华富贵,外头的人也不会说她这么继母待大姑娘不好,当然,最重要的是让她心里头少了一根刺。

合上书信,陈又看了一眼夏妈妈身边站着的媒婆,那媒婆笑得和善,陈笑着说道劳烦夏妈妈和王媒婆,您且先小坐一会儿,我这就把大姑娘的生辰八字送。”

王媒婆在官媒里名声好,苏府竟把王媒婆都请来了,也算是给足了陈府脸面,陈自然高兴。

夏妈妈松了一口气,只要这陈打算送庚帖,那这事儿就成了。

没过多久,陈跟前的管事妈妈就把庚帖拿了。夏妈妈只当做样子看了一眼,毕竟这八字是大老爷亲自算的,当不该。

夏妈妈眉眼温和,虽是奴才,却有着大家子的气派,说道不可否让奴婢去看看大姑娘?”

“自然,毕竟是给苏大少爷做妻,品性也该让府上放心才是”陈略带讨好的说。

夏妈妈点点头,陈家也就过世的老太公中了殿试探花才发家,大陈佑扬也就在成都府做了几年知事,年前才在京城捞了一个从八品的詹事府左春坊左清纪郎。这官阶虽不大,可毕竟是詹事府的,在太子跟前侍奉左右,将来升官是肯定的。不过就算以后能升官,可苏府要娶陈家大姑娘,那也是陈家大姑娘高嫁。这陈对夏妈妈客气,也是很自然的事儿。

陈只吩咐了管事妈妈带着夏妈妈去大姑娘的院子,越往里头走,夏妈**脸色越不好看,虽然她平日和善,可饶是如此,也觉得这陈家大姑娘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清苦了些。

这院子外头的墙破败不堪,坑坑洼洼的,显然陈家买了这座宅子之后就没有来修缮这里。

再往里头走,院子里连花草树木都没有,不过这地上的雪竟也全都清扫干净了,虽说看起来简单,却也没有让人觉得萧索。

夏妈妈暗地里点头,看来这大姑娘虽然不受继母的宠,却也不是个都不懂的。

夏妈妈来之间,便早就有人来院子里知会了,陈如锦吩咐跟前的丫鬟都打起精神,一点都不能马虎了,又让大丫鬟尔珠在外头迎夏妈妈。

这不,夏妈妈刚踏进院子,尔珠就笑脸迎了上来,恭敬的福了福身,说道姑娘在里头候着,让奴婢出来,不敢怠慢了妈妈”

夏妈妈心里对大姑娘的评价又高了一分,这大姑娘心里倒是明白,没有降低身份来迎她这个奴才,不过见这丫鬟的装束,在大姑娘跟前也该是个得心的。

进了屋子,夏妈妈真忍不住在心里给大姑娘打抱不平,这还是嫡长女该住的地方么,就连她这个在苏府有些脸面的管家婆子,屋子里也摆着几件有脸面的物件。

此时正见大姑娘坐在内屋的软榻上,另外两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双手贴着中间的裤缝站在两旁,看着就觉得精神。

夏妈**脸色也就柔了下来,给大姑娘福了身,才站在正中间仔细的打量起这陈家大姑娘。

她记得方才看庚帖的时候见到陈家大姑娘闺名如锦,一听就是个喜气的名字,长相端庄,举止也大方得体,只要稍稍再学一些规矩,不就是一个大家子主母的派头么。

“尔英,愣着做,还不赶紧给妈妈拿凳子”陈如锦唤了一声。

夏妈妈已经,整个人都回过了神来,这才说道谢姑娘赐座”

“妈妈不需多礼,我这里简陋,招待不周,可别让妈妈见笑”陈如锦笑呵呵的说道。

“老身就先谢过姑娘”夏妈妈见陈如锦面色上并无太多的不满,却还是说道姑娘可听说了老身府上大少爷的事情?”

陈如锦点点头,神态与先前并无太大的差异,笑着说道夏妈妈有话直说”

夏妈妈看着陈如锦的笑容竟觉得渗人,打了个寒颤,却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你这婚事也就是给我家大少爷冲喜的,可说不定时候,少爷就走了。若少爷的病好了,兴许你多半也就是陪在老太太跟前。老太太是个明理的,你若是不想嫁,没人能逼你”

陈如锦当然,若苏大少死了,她就得在苏府守寡,若苏大少活了,她的身份也尴尬的很,毕竟娘家的身份不高。另外夏妈妈也很隐晦的告诉她,苏府不是外人想象的那般好过。虽然夏妈妈没有明说,可只要长了点心的,就能明白她的意思。

尔珠这三个丫鬟却变了脸色,却得了陈如锦一记警告,就算三人有不满意的,却不敢说出来。

夏妈妈对陈如锦的印象又多了一条,御下有方。

“我想清楚了,夏妈妈只要稍稍使点银子便能打听到我的情况,您说,我若不嫁,这日子……再说,老太太定是个慈悲心肠,不然也不会让你跟我说这番话。”

夏妈妈也不多说,她毕竟是苏府的人,自然更想陈如锦嫁冲喜,便起身说道这亲事得办得快,奴婢已经差人回府请老太太把聘礼准备了,就等着姑娘赶早的嫁”

夏妈妈对的称呼改了,显然已经认定了陈如锦能嫁进苏府。

夏妈妈离开陈府之后,车夫便在她耳边低语几句,她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想着方才陈如锦那番大方规矩的做派,却未曾想竟是装出来的。

这车夫自然是她留在这里向陈府门房打听陈如锦品行的,竟没想陈如锦竟是个飞扬跋扈的主儿,曾经竟在大冬天把的庶妹推下池塘,也难怪这陈府不待见她。这事儿得告诉老太太。

……

陈如锦让尔珠把夏妈妈送出去,这才慵懒的靠着引枕,让尔云把炭火拨得旺一些,多添一些碳。

“大姑娘,这个冬天还没过完呢,若咱们现在就把碳用完了,那不得冻得跳脚”尔云愤愤的拿着小钳子往炉子里扔了两块较小的碳进去。

“小妮子,咱们兴许再过几日就不在这里住了,这么节约做。对了,你去找说说,咱们这儿的碳质量不好,烟味重,弄几斤银丝碳来。”陈如锦笑得欢乐,与方才的端庄相比,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尔云想了想,心里头的不愤顿时被雀跃代替,“奴婢这就去拿,哎哟,奴婢可听说府上现在总共只剩下两斤银丝碳了,咱们这屋里头从早到晚,说也得用那么一两斤吧。”

陈如锦轻唾一口,“你这小妮子,赶紧去办呗。”

尔云吐了吐舌头,撩起帘子出去,大姑娘要嫁进苏府,她就不不让她拿碳。

见着尔云出去了,陈如锦让尔英伺候她午睡,躺在**,盖着温暖却有些旧的被子,她唇角扬起了一抹微乎其微的弧度。

了,真好

是 由】.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