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十章 司棋是个好丫鬟

苏彦宁被老太太骂得个狗血淋头,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被老太太骂过,这下倒好,来了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女子,老太太就为了这个女子把他大骂了一顿,根本都不给他一点面子。

但这不是重要的,虽然心里对老太太这么骂他有些生气,却也情有可原,要是自己将来的儿子做了这么一件没脑子的事情,宁可不要那种儿子。他现在可是有苦说不出。

苏彦宁气闷,心里对陈如锦不满,为何那个女人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让老太太如此相互。不说其他,老太太竟为了这个进门没多久的女子骂他,都让他心里憋屈。以前就算老太太反对,也只是淡然的拒绝。

苏彦宁思索许久,却也只能静观其变,希望他这个正妻,别耽误了他的正事。

如锦上一世毕竟跟苏彦宁生活了不少年头,自然对苏彦宁的想法有几分了解。今儿虽然看得乐呵,可她毕竟是苏彦宁的媳妇,站在一旁看戏的话,就说不过去了。

是以,如锦双眉紧蹙在一起,起身走到老太太跟前,给老太太顺了顺背,又担忧的看了苏彦宁一眼,说道:“老祖宗,您别生气,夫君只是被那狐狸精给迷了。夫君素来是个明理的,等过些日子就好了。再说,云家跟咱们苏家有过节,夫君又是个孝顺的,怎么会不记得。”

“对,那姓云的女儿就是个狐狸精”听了如锦的安慰,老太太心里好受了些。

如锦心里却暗自惊诧,没想到老国公竟然是被云大人给气死的。陈家才刚搬到京城不久,她又是个不受宠的,自然不知道云家跟苏家的事情。上一世嫁到苏府后只想着做一个贤妻良母,也没打听这些事情。今日听到这个消息,如锦暗自好笑。

苏家老国公和云成硕云大人同朝为官,苏家也是大户人家的做派,绝对不会是为了点私事结仇,那只有在朝堂上结仇了。

这苏彦宁还真是个没脑子的,竟然会喜欢仇人家的女儿。

可如锦掩饰得很好,就算猜到了,也没有在老太太和苏彦宁跟前提起这事。

可苏彦宁听到如锦骂云幽雪是狐狸精的时候,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显然他这个正妻是不想让云幽雪进门的了,这个女人的出现,果然会打乱他所有的计划。他恶声道:“我苏家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你这个外人来管,滚一边去,别在老祖宗跟前乱说,幽雪还没进门你就在老祖宗跟前说她坏话,你好恶毒。”

如锦眼中露出几分讥讽,她确实是外人,却不似你苏大少爷这般没脑子。

如锦的这一眼苏彦宁自然看见了,可惜如锦背对着老太太,老太太没能看到如锦的眼神。

苏彦宁也是一愣,根本就没想到他所认为的阻碍竟然用这种讥讽和不屑的眼光看着他,也是,现在他所表现出来的,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厌恶。但话又说回来,这陈如锦不是一个小官的女儿么?竟然明目张胆的用这种眼神看着他这个“夫君”,苏彦宁心头一紧,再想着方才还认为陈如锦跟大多数古代女子那般只知晓规矩的木偶,双眉拧在了一起。若这陈如锦是宁王派进来的细作,又如此得祖母的额心意的话……他的心头冒出一阵寒气。

“我看这屋里头也只有你才在乱说话,哼,我看你真的是被狐狸精给迷了心窍,以前你是个什么样儿的,你生下来没多久就养在我身边,以前你一门心思考取功名,待人温润。可遇到那个云幽雪之后,就成天往外头跑,我问你,你《礼记》可有读完?”老太太气得直拍桌子。

苏彦宁再一次不吭声,老太太却以为苏彦宁没有读好四书五经心虚,心里的失望越来越浓。

老太太神情痛苦,如锦却说道:“夫君,您先回去,妾身先照顾着老太太,老太太正在气头上,你在这里也没什么大用再说,幽雪妹妹的事情您也得等老太太消了火再说才是。”

“谁是你夫君,我不承认,你什么都不是别在这里假惺惺的装好人”苏彦宁咬牙切齿的撂下这句话,气哼哼的离开。

刚出门,苏彦宁身上的怒气瞬间消失,却被担心所替代,这个陈如锦,留不得。他快步离开春熙堂。

如锦看着苏彦宁离去的样子,眼中再一次闪过讥诮之色,却越发殷勤的照顾老太太。扶着老太太在软榻上躺着。

夏妈妈见如锦伺候老太太都亲力亲为,欣慰不已。老太太跟前总算有个贴心的人了。

老太太歇息了一阵子,气也渐渐的消了,说道:“如锦啊,你母亲家身份不高,在苏府里头,可有的苦吃喽。”

“老太太说哪里话,如锦自愿嫁到府上,嫁过来之前就已经想过了在府上的情况,只是我千想万想,竟没想到最难的,却是夫君那里。”如锦苦笑,上一世她真的想过在苏府的生活,却没想到苏府妯娌间的矛盾可以调节,可夫妻二人间却横着一个云幽雪,是怎么也不可能调节的。

如锦幽幽的说:“老太太,如锦自愿嫁进府上,却是是有目的的。如锦在娘家过得并不好,嫁进苏府至少能衣食无忧。可若不嫁进苏府,我那继母,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我,我没有选择”

“虽然如此,如锦也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进苏府,便一辈子就是苏府的人”

如锦目光坚定,虽然她还有其他的心思,不过老太太想要的,也不过是她最真实的解释。是,她有目的,可这目的若真说出来,老太太并不一定相信。倘若她真的无路可走,只有嫁进苏府,老太太就一定会相信。

这是人心啊,这就是人心

老太太点点头,仿佛是累了,闭上眼小憩。如锦等到老太太的呼吸均匀了,知道老太太真的睡着了,这才离开。

夏妈妈送如锦出门的时候说道:“少奶奶,您是个知事的,奴婢只想请少奶奶真心待老太太。老太太膝下也只有大少爷这个么嫡孙,可大少爷不争气,在小丫头眼里少爷风流倜傥,可在奴婢们这些老人眼里却是个不可靠的。老太太真的被大少爷伤了心。养了十几年,却比不过一个仇人养的女儿。”

“夏妈妈,您不说我也明白的,我父亲和母亲十几年的结发夫妻,不也比不上一个外头的,老太太,我懂的。”如锦给夏妈妈行了礼,尔珠撑起伞,主仆二人离开春熙堂。

夏妈妈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叹息一声,低声说道:“难怪老太太如此看重少奶奶,恐怕都是因为被同样的原因伤了。不过少奶奶确实是个知书达理的,可千万别再让老太太失望。”

才刚出春熙堂,司棋便叫住了如锦,司棋对如锦行了礼,说道:“少奶奶,少爷让奴婢在这儿请您过去一趟。”

如锦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司棋,却回忆起司棋上一世的事情。司棋是苏彦宁的通房大丫鬟,性子沉稳,人又机警,会察言观色,是老太太亲自给苏彦宁挑选的人。可这样一个人,却在老太太刚过世,就被云幽雪随便寻了个由头,让两个孔武有力的家丁拿板子打得血肉模糊,最后竟让人牙子卖去了青楼。

司棋出事的那天,也是像今天这种天气,天上飘着细碎的雪花。

上一世司棋对她虽然不亲近,可见面之后也是这般行礼,也没有在背后说她闲话什么的。

而现在,这么冷的天,司棋竟为了苏彦宁一句话在这里等她。司棋头上已经沾满了雪末,嘴唇冻得有些青,显然已经等了很久。

她是一个好丫鬟。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