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十三章 同心

如锦无奈苦笑,拿着小铲子拨弄着炉子里的银丝碳,自她进苏府,老太太没有亏待她,吃穿用度全都照着大少奶奶的规格发下来。可将来,要跟她过日子的是苏彦宁,夫妻间就算没有所谓的爱情,相处久了,也自然会有亲情。可苏彦宁对她早已经生了厌恶,两个人日日相见,不生出仇来,都算不错的了。

“我现在不会离开苏府”如锦觉得喉咙有些痒,连声音都沙哑了。

尔珠脸上挂着失望,虽然如锦在苏府是大少奶奶,可终归是个冲喜的媳妇,虽然老太太也已经说过要把如锦当做大少奶奶对待,可府上终归有那么些碎嘴子的丫鬟仆妇乱嚼舌根,对她们这些在如锦身边的丫鬟,更是百般刁难。日子若是久了,如锦终究会被欺负。

“可苏彦宁也已经厌弃了我,再说,他心里装着别人,我现在占着他心上人的正妻位置,他可正厌恨我呢,我若与他做夫妻,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

杨妈妈、尔英、尔云也都不说话,个个脸色都不大好看。

如锦又说道:“你们可知我为什么执意要进苏府么?”

“少奶奶想进苏府,定有理由的”尔珠幽幽的说道。

如锦点点头,虽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了,尔珠却最得她的心,她的心思,尔珠总能猜测到几分。是以尔珠也是第一个让她别嫁到苏府的。

“你们还记得,三年前,陈如钰落水么?”如锦淡淡道。

杨妈妈点点头,当年就是一场噩梦,夫人没了,如锦也从杨家锦衣玉食的嫡小姐,变成了被继母和那陈如钰欺压的对象,可这三年,大家都忍过来了。

“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真的支使了那容妈妈把陈如钰推下水的?”如锦神色黯然。

众人都不说话,其实,如果是当年她那个性子的话,就连现在的她,都会认为当初是真的支使了容妈妈谋杀陈如钰。可事实,她没有。

“那个容妈妈最后被送进官府了吧,最后死在了牢里”如锦深吸一口气,虽然极不愿意提起那件事,可如若这屋子里的人与她不齐心,将来在这苏府,还有谁会帮她。

“容妈妈虽然是母亲跟前的得力妈妈,可她却早早的便被当年的周姨娘给收买了。父亲厌弃母亲不知趣,厌弃母亲刻板无味,对周姨娘宠爱有加。那陈如钰虽然不是嫡女,可吃穿用度,哪一样比我这个正经的嫡女差,可我那时候又不懂事,不晓得讨父亲的欢心,又见父亲对陈如钰宠爱有加,所以就认为我对陈如钰心生妒恨才下手。大家都这么认为。”

“可我是嫡女呀,就算那陈如钰在家里再得宠又如何,以后嫁人也绝对没有我嫁得好,我凭什么会没脑子的害她。虽然我被母亲宠得刁钻跋扈了些,可也不是了傻子。可容妈妈又确实是母亲的亲信,她一口咬定是我害了陈如钰,我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到头来,也只有母亲相信我没有害陈如钰。”

虽然事情已经过了三年,可当如锦提起的时候,也终究忍不住呜咽起来,仿佛这些年积压在心里的委屈,全都倾泻了出来。她用手指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继续说道:“母亲死后,我也是偶然听到周姨娘和她的贴身妈妈惊慌的说陈如钰怎么还没死,明明都已经停止了心跳,可最后竟然又活了,若非如此,我还不知道母亲最终还是被周姨娘给害死了。”

“父亲厌弃我,周姨娘母女又欺负我,你们以为我若不嫁入苏府,将来那个女人会给我寻一门好人家吗?不会的,她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敢杀,对我怎么会好?若非我这些年示弱,估计也活不到现在了吧可我没有证据指证周姨娘,也只能忍辱偷生。”

“你们也看到了,苏府老太太待我还算不错,只要能借助苏府的势力,终究能为母亲报仇”如锦的目光坚韧起来,方才的柔弱和委屈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杨妈妈早已经老泪纵横,原来自已一直当做亲生女儿的如锦,她一点都不了解,原来如锦背负了这么多,“少奶奶,奴婢愧对夫人,您委屈了这么多年,奴婢竟不知。当初您把夫人留下来的黑蜜蜡佛珠送给老太太,可是为了讨好老太太”

“乳娘,若非你们一直在我身边,我哪里能撑到现在”如锦扑在杨妈**怀里,“您待我如亲生女儿般,您也一直为我好,我心里都记得。”

尔珠擦干眼泪,哽咽的说道:“少奶奶,奴婢们错了,可咱们来这苏府才一个月左右,能让老太太帮忙,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如锦脸上虽然还挂着泪,心里却欣慰,脸上渐渐的浮出了笑容,“在苏府的日子会苦一些,可总会有出头之日。”

“我在苏彦宁跟前乖张了些,却也不惧怕苏彦宁在老太太那里说我的坏话。咱们又不是一辈子要在苏府过活,自然不用看苏彦宁的脸色。以后咱们终究是会离开这里的”如锦淡淡的说道。

“等借着苏府的势力给夫人报了仇,咱们就跟这苏府大少爷和离,用不着让自己受委屈”杨妈妈也说道,“咱们的大姑娘将来,也能嫁一个好人家。”

如锦点点头,看到大家脸上的笑容再次回来,却没有说,她是打算将来离开苏府,却没有打算再嫁人了,男人不都一个样么,以后把该卖的嫁妆卖了,离得京城远远的,再寻了一个小镇子买几百亩地,安安生生的过活,这日子比有男人强多了。

尔珠三个丫鬟哭了一场,精神头却好得很。她们现在知道自家主子的心思,自然会一心一意的帮着主子,不能拖了如锦的后腿,最好能跟老太太跟前的几个大丫鬟和妈妈打好关系,有老太太那里的人庇护,就算苏彦宁是府上的大少爷又如何,也还不是不敢动她们分毫。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