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十五章 敲响警钟

她嫁到苏府的目的,已经明明确确的告诉了老太太,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跟苏彦宁和好关系,然后生一个儿子,如此一来她在苏府的地位才没人能撼动。

但如锦现在却说自愿来这清苦的春熙堂陪老太太,不就是自断了生路么,虽然现在看起来是讨好了老太太,可老太太的年纪终归是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鹤驾归西,只要不是个没脑子的,就不会选择来陪老太太。

就如老太太那两个庶子媳妇,虽说在这府上不能掌权,可也是锦衣玉食少不了,哪怕以后苏彦宁袭了爵,她们也能过上好日子,自然不会为了讨好老太太来这里过苦日子。

而她也就是个嫁进苏府的新妇,明知没娘家撑腰,那就更不能跟老太太一起窝在春熙堂才是。

老太太看向如锦的眼光透着怀疑,显然不相信如锦会来这里。如锦瞧了瞧夏妈妈,也见夏妈妈同样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如锦,显然是怀疑如锦别有用意。

方才还热闹的说着话,现在却安静得让人忍不住打冷颤。

如锦有些尴尬,又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太太,如锦有说错什么吗不跳字。她眼帘微垂,幽幽地说道:“如锦没娘家撑腰,在这苏府,多跟老太太在一起,也是好的。”

虽然如锦是笑着说这句话的,可不管是老太太,还是夏妈妈,听着这话心里就不是滋味。

老太太是当家主母,下人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虽说不可能全都知道,可大体总该是晓得的。见如锦还能笑得出来,没有在她跟前哭诉,显然如锦是不想让她知道她在苏府被那些下人给顶撞了,可又怕被下头的人欺负,便想着方来她这里。显然如锦是看准了她能庇护这她。

夏妈妈是老太太跟前的老人,这些日子自然听到一些关于如锦的闲言碎语,自然也有些下人仗着是府上的老人,便能给如锦脸色看。夏妈妈心里也叹息,这苏家大少奶奶,不好做。

可老太太虽然说过让下头的人收敛点,可下头的人说这些闲言碎语,老太太也没有阻止。

“你毕竟是府上的大少奶奶,怎么能跟我一起住在这个地方?”老太太的语气缓和了下来。

“可……”

“好了,其他的事儿我可以答应,可这事儿是绝对不行的。你那云锦苑有娘家带来的丫鬟婆子,我也就不给你那院子里拨人过去了,你自己打理就得了。”老太太淡淡的说道。

如锦大喜,没想到这一次竟也算得上因祸得福,老太太不仅没有怀疑她,还把云锦苑全都交给了她。倘若有苏府的丫鬟婆子搀和进来,她这样尴尬的身份也不好管那些在府上有些年头的老人。

老太太如愿的看到如锦脸上的惊喜,心里满意。

“如锦,如锦谢过老太太,我实在是……”如锦激动得语无伦次。

夏妈妈心里暗道:“就算再稳重,终归是个没经过大事的新妇,老太太给了她这么大的恩惠,她也该好生感激老太太。”

虽然没能如愿的住到春熙堂来,但有了云锦苑的话语权,也不用受其他人的限制。如锦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可能没有被老太太看出她的意思,才是她最能松口气的。

如锦被这一次狠狠的敲了一下警钟,老太太虽然慈善,可能坐到当家主母这个位置上的,又有哪个是真的心善,也就是老太太对她刮目相看了几分。她注意的,也得好生注意,在老太太跟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也得好生的考虑之后才能说出来。

不过如锦也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伺候老太太,老太太阅人无数,相处久了也能看得清是不是真心相待。就连江妈妈和谢妈妈这两位没有时常跟如锦见面的妈妈,也能感觉到如锦待老太太的那份心意确实是真的。

“你可知,我为何这么快就如此看重如锦那孩子?”等如锦走之后,老太太淡淡的说道,仿佛是自言自语。

“奴婢木讷,实在是不知”夏妈妈答道。

“你哪里是不知,是不敢说才是这又有什么不敢说的。她虽然从外表看起来有咱们这些大家族祖母的气概,可你想想,她十二岁便没了生母,继母待她又不好,以前也是个骄横的主,肚子里有几斤几两?就算以前读过几年书,可在这宅子里,咱们女人识几个字又不是去考状元的,也就能看账本,写几个字就成。想来那早早过世的陈夫人,也没有来得及教她如何管家,如何看账本若真要现在就用她的话,我还不如用老2家的和老三家的媳妇。”老太太缓缓的说道。

“所以奴婢才说不知啊虽说是个好苗子,可毕竟现在什么都不会”夏妈妈说道。

“你啊,就不喜欢说实话”

“奴婢终究是奴婢,自然没办法最直接的就看清少奶奶。若真要奴婢说的话,您看重少奶奶,便是因为少奶奶待人都是真心的,至少她在您跟前,是真的把心事敞开了跟您说。哪怕在奴婢跟前,也是如此”

老太太点点头,算是认同夏妈**话。

“以前做嫡长女的时候娇蛮跋扈,可她跟前的人竟一个都没有离她去,跟她一起受苦。就冲着这一点,我也会高看她几分”老太太提到这一点的时候,心情也好了许多,“明儿你去账房拿几个账本过来,教教她如何看账,她跟前没个傍身的,也该学学这些才是。”

夏妈妈笑了,“您老果真疼少奶奶”

老太太可没理会夏妈**马屁,心里嘀咕:还不是他那大儿子让她善待了如锦,说是什么有如锦在咱们苏府,苏府就能再存世百年云云。

若非如锦来府上,苏彦宁的病真的好了,她怎么可能如此对一个外人这般用心。

老太太拨动着手中的蜜蜡佛珠,正是如锦送的那一串。她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瞧了瞧小佛堂供着的佛像,喃喃道:“我是不是把这佛堂给撤了,改成小道观?这信佛竟也治不好我孙子……”

如锦从老太太屋里回到云锦苑,就把院子里头的丫鬟婆子全都叫到屋子里头。

杨妈妈她们如锦是放心的,不过王妈妈这几个从陈夫人跟前过来的,她至少也该好生敲打一番。

王妈妈到现在为止都提心吊胆,突然听到如锦要把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全都叫到屋里头,心里直打鼓,却也硬着头皮去了。

去了如锦的屋子里头,王妈妈等人给如锦行了礼,忐忑的站在一旁,目光偶尔瞟到如锦的脸色,也只得赶紧低下头,不敢与如锦直视。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