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二十九章 惊喜(一)

如锦扯了扯嘴角,“老太太又没说什么,那些话也就是嚼舌根的,莫非你认为三太太能把咱们不声不响的弄没了不成。”

尔珠一愣,她倒是忘了,这里不是陈府,她们也不再是可以毫无声息就消失的。

“这里不是陈府,在陈府那一套,在这里行不通”如锦说道,“不用这么紧张,或许这府上没有陈府那般也说不定。”

尔珠怔怔的看着如锦平静的绣着面料,仿佛胸有成竹。她是如锦最得力的大丫鬟,对主子心思的揣摩自然是最准的。这三年,自家主子做事说话都不会平白无故的。

想想也是,从进来的时候开始,她们都把苏府当做龙潭虎穴,潜意识里就以为这里比陈府危险,被陈如锦这么一说,尔珠心里也轻松了一下来。

见尔珠不似方才那般紧张,如锦才抬起头,“现在没什么大事了吧”

尔珠笑着说道:“没了,什么大事都没有”

她停顿了一下说道:“对了,咱们的绣坊成品太少,是不是让绣娘们加快手上的工作?”

“她们该什么时候交就什么时候交,咱们的铺子底子太薄,比不上京城那四家老字号,绣品太好,绣得太多不是一件好事”

尔珠点头,她只是按照往日那般询问一下而已。

她见如锦根本就没有心思与她说绣坊的事情,咬了咬唇说道:“少奶奶,为何,您如此放心把咱们的绣坊交给别人,那人……

提及那人,尔珠就有些泄气,并不是因为那人做得不好,相反,那人实在是做得太好,让尔珠担心那人有不可告人的勾当。

如锦哂笑,“他比你们强,等你什么时候学会了他的那一套,我才能真正的放心。不过现在倒是不用担心,咱们虽然不晓得他的底细,他也不晓得咱们的底细不是。”

尔珠有些怅然,谁又会想到,那个被陈府完全遗弃了的嫡长女,这三年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如锦保持着脸上淡淡的笑容,与尔珠说话这会儿,竟用针线勾勒出了一个简单的莲花花瓣图案。

她从针线篮子里翻找了一下粉色的线,“我这边不同颜色的丝线缺了几样,你下次去绣坊的时候,记得带些回来。”

“奴婢晓得”尔珠道了个万福,出去把尔英、尔云叫过来伺候如锦。

夏妈妈过来的时候,只有尔珠在耳房里守着小炉子烧了一壶热水。

夏妈妈一进来,就说道:“尔珠姑娘,眼瞧着都快到夏天了,您怎的还在耳房里头烧水,这么坐在跟前不热的慌。若是房里缺了水,只管让下面的粗使丫鬟烧了来就是。”

尔珠刚把耳房扫了一下,见夏妈妈进来,给夏妈妈奉了茶说道:“以前在陈府住惯了,只是少一点水而已,不用麻烦其他人。”

夏妈妈一口喝掉杯子里的茶水,砸吧了一下嘴,惊喜的说道:“你这茶是如何做的,竟这般好喝,我可得到少奶奶跟前讨了你去老太太那边伺候几天。”

尔珠嗔怪道:“夏妈妈,别啊,老太太什么好的没吃过,也就一盅茶,不是什么稀罕物。”

“哎哟,你这小蹄子,夸你两句还上脸了”夏妈妈假装生气的瞪了尔珠,开了玩笑之后,才说正紧事,“不与你闹嗑了,方才我去外宅挑了两个丫头,水色不错,在外头等着,少奶奶现在可有休息?”

“少奶奶等着您呢咱们屋里头的丫鬟这次总该补齐了”尔珠笑嘻嘻的给夏妈妈打了帘子,就看到屋子里的两个丫鬟一个站着奉茶,一个坐在小杌子上做女红,如锦也同样坐在软榻上认真的做着女红。

夏妈妈眼尖,瞧着如锦手里的布是缎面的,价值不菲,也没有多想,说道:“少奶奶,外头的两个丫鬟可要现在就招进来瞧瞧?”

如锦抬头,看了看夏妈妈,把缎面放下,说道:“让她们进来吧。”

得了如锦的话,尔珠便出门唤了丫鬟进来,两个丫鬟微微垂头,走进来之后就给如锦磕了头,待到如锦发了话,才起身。目光落在地上,没有四处打量。虽是垂着头,但如锦正好能看见两个丫鬟的长相。

只能说清秀,拿到外头去也是一等一的容貌,可在如锦这里,也只能算一般。如锦从娘家带过来的尔珠、尔云、尔英,哪个不是长相姣好的。

“少奶奶,奴婢自作主张,挑了一个外头的活契丫头,若奶奶不满意,奴婢再换一个便是”还未等如锦说话,夏妈妈就抢先了一步。

如锦歪了歪头,她倒是没有想过夏妈妈回挑选外头的活契丫头进来。眼睛看着夏妈妈,多了些询问。

见如锦并没有想象中的生气,夏妈妈解释道:“西楼,出来让少奶奶瞧瞧。”

夏妈**话音刚落,其中一个穿葛布,灰色衣服,头上扎着双丫髻的丫头走出来,向如锦道了个万福。

如锦蹙了蹙眉,看着跟前的这个叫西楼的丫鬟,西楼没有任何退缩,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她的姿色不算顶尖的,可身上的气质也不似平常的丫头。

如锦就笑了,“原来叫什么名字?”

“回少奶奶,奴婢原名顾西楼”未等如锦问名字的缘由,西楼就说道:“这名儿是奴婢的爹取的,‘月满西楼’的意思。”

西楼言语中透着恭敬,却没有卑微。

如锦瞧了一下夏妈妈,按常理开说,夏妈妈绝对不会给她找一个添堵的丫头在身边。西楼这丫头也不过十三四岁左右,看起来机灵。

“不似丫鬟,倒像小户人家的小姐。”如锦笑盈盈的说道。

西楼脸上露出愕然的神色,但瞧了瞧如锦身边的三个得力丫鬟,随便哪一个,瞧着就像大家闺秀,便认真的说道:“奴婢家中有几个小钱,只是请的教养嬷嬷没多大本事,奴婢就请了父亲母亲把奴婢送到府上来学规矩。”

如锦示意西楼继续说下去,心里的惊喜越来越浓,眼角的余光落在夏妈**脸上,暗道夏妈妈果然是过来人,她需要什么,竟然能就送了一个能人过来。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