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四十二章 醉态(二)

苏府的大花园连接着外宅,因宅子里女眷多,来递帖子的大多数也是女眷,是以大花园与内宅的门基本上是开着的。偶尔来的男子,也都与三老爷的年岁相近,是以府上对于外男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只是今日这门却关上了,不过没有锁上。

如锦踉踉跄跄的走到门口,“吱嘎”一声开了门,尔珠急得团团转,生怕如锦磕着碰着,“少奶奶,咱们还是回吧,明日再去园子里逛。你叫上三太太一起逛都可以。”

“我说你怎么一直扰我的兴致?尔珠啊,咱们逛园子就讲究一个兴致,我今日心情好,你看看园子里的杏花也开了,咱们求瞧瞧,指不定还可以收集一些杏花回来做杏花糕呢,老太太素来喜欢吃杏花糕,桂花糕之类的,明儿我给她做桂花糕去”如锦语无伦次,舌头有些大,“不对,现在没桂花,就做杏花糕。你不知道啊,我做的杏花糕可好吃了。”

尔珠:“……”

她苦着一张脸,瞧着如锦钻进门缝里,“少奶奶,您醉了要是您想要杏花,待会儿奴婢让尔英、尔云收集起来可好?”

可惜如锦根本就没有听进尔珠的话,往那边杏花林里头蹿。

杏花花瓣在风中纷纷飘扬,花瓣白底带着粉晕,甚是好看。如锦在杏花林子里转了一圈,又往桃花林子那边走去,尔珠只好跟在如锦身后转圈。

这边的桃花才在打花苞,放眼望去全都是**的褐色桃树,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看的,如锦败了兴致,又转回杏花林,嚷嚷道:“尔珠啊,回去拿一个篮子,把尔英、尔云、杨妈妈、夏妈妈、西楼、西月全都叫上,这么好的杏花全掉在地上可惜了。”

她揉了揉太阳穴,好像头有点昏。

“那您……”

如锦嗔怪道:“就在这园子里等你们,放心,出不了事。”

尔珠实在是担心,走两步又回头看一眼,最终确定如锦乖乖的站在那里没动,才赶紧跑回云锦苑。

三月春风拂面,如锦脸色彤红,她双手在脸颊上拍打了几下,浑身打了个激灵。眼珠子在四周忘了一圈,瞧见园子边上的抄手游廊,她顿时就觉得双腿发软,酒劲一直往上冲。

“过去坐坐也好”如锦想道,便踉踉跄跄的走过去,重重的坐下,两只手抱着柱子,半瞌着眼,竟打起瞌睡来。可惜这里没地儿躺,不然她还真能睡得着。

她模模糊糊的瞧见远处一条显眼的五络攒丝绦不停的晃动,由远及近。如锦伸长了脖子,瞧着那丝绦衬着青袍,青袍的下摆随着那双玄色缎子长靴。她的目光一直随着长靴移动,直到那长靴停留在她的跟前,她才怔了一下,猛的抬头。

醉眼中瞧见的少年十七八岁,头发用黑帛高高束起,眉长入鬓,细长的双眼平静的看着她,鼻梁高挺,双唇紧抿,略显得薄。只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个翩翩少年不是浊物。

明明身上没有任何突出的装饰,脸上也没有太过多余的表情,可如锦却看得痴了。

“神仙?”如锦仿佛肯定似的说道。

并不因为少年有多么美,也没有传说中仙人飘逸的气质,只是那平淡的眼神,平静的脸,让人觉得他很可靠,仿佛什么话都能与他说。

如锦起身,走近一步,少年倒退了一步。二人始终保持着三尺远,如锦脸上露出迷茫,泄气的说道:“我又不是毒蛇猛兽,你退开做什么?”

少年始终平淡的看着她,明明是妇人打扮,却如还未出阁的少女般不知事。可衣着确实极好的,上身穿着五彩通袖罗袍,下身着了金枝线叶沙绿百花裙,腰间束着碧yu女带,晚上笼着金压袖。鬓畔宝钗随着她的动作叮当作响。

哪怕隔了三尺远,还能闻到淡淡的酒香。

该是苏府大少爷苏彦宁的新妇无疑,少年心中暗想,目光却依旧平淡无波的注视着她。

如锦歪了歪头,满头的翠花珠玉摇摆作响,“神仙公子怎会出现在这里?”她轻轻敲了一下头,“哎呀,如锦你这个傻瓜,定是喝醉了,这青天白日,怎会遇到神仙。”

少年的唇角微扬,复又抹平。

三个月前,他也曾听说苏府苏彦宁娶了一个从八品的詹事府左春坊左清纪郎的女儿冲喜,竟是个刚满十五岁不久的小女孩。

嗯,在他眼中确实是个小女孩。

他平静无波的眼中多了一抹同情。

如锦很想靠着他,很想抓着他不让他后退,刚抬手,就朦朦胧胧的听到后头尔英的尖叫,“少奶奶,您这是要做什么”

如锦浑身打了个激灵,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尔英和尔云挡在了身后。随后又被杨妈妈拉了一把,酒劲清醒了不少。

她刚想开口,就听到杨妈妈斥责道:“奶奶,这可不是陈府,您怎的跟这男子聚在一起。”瞧着杨妈**样子,真恨不得把汗巾盖在如锦的头上,不让外人瞧见。

外人?神仙?

如锦转身,正巧碰上少年平静的目光,才褪去酒意的脸上又泛起了一抹红晕。真的是一个少年。那她刚才?

还好杨妈妈她们及时赶到,不然她会真的抓着这少年不放。

那酒是上等好酒,在地里埋了十五年,酒劲很强,直到现在她的脑子还昏昏沉沉的,只是意识却清醒得很。

她福身说道:“不晓得是哪家公子?”

“叶家叶恒,见过嫂子”叶恒作揖回礼。

叶恒说完,也不理一众丫鬟惊骇的眼神,先一步告辞。

如锦瞧着叶恒离去的背影,笑了笑,招手让众人赶紧采了杏花回院子。一回到院子,如锦便倒在**呼呼大睡。

待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二更。厨房里早就没了饭菜和点心。她的屋子里只有尔珠、尔英、尔云三人掌着灯做针线活儿。

她撩开帘子,从**下来倒了一杯水,嗓子里干哑难耐,狠狠的灌了一杯,又接着喝了一杯才把杯子放下。

————

又是新的一周,小落依旧求票票和收藏(∩_∩)~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