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四十五章 出事(二)

尔珠被如锦接二连三的问话问懵了,她知道,现在如锦去了,兴许不仅的云姨娘发难,连带着老太太和大少爷也容不下她们。可彩珠确实是被她害了,她不能就扔下彩珠不管。

如锦平复了一下情绪,却突然改变了心意,说道:“你现在就跟我一起去云姨娘那里,尔英叫上杨妈妈和夏妈妈赶紧过来。”

“少奶奶”尔珠不敢相信的惊呼。

如锦咬了咬牙说道:“打狗都还要看主人,彩珠好歹也算是咱们的人,我就不相信那云幽雪能把我赶出府。”

王妈妈从窗户看出去,就瞧见云锦苑里有些乱,如锦匆忙的带着尔珠离开院子。她沉思了许久,嘿嘿的笑了两声,少奶奶是个如何的人她这两个月可是瞧得一清二楚。以前能在陈府忍三年,复又在苏府得老太太的眼,没有几把刷子她是绝对不相信的。那云幽雪不过是个大官儿的嫡女,还做出败坏风俗的事情,定是娇生惯养的,哪里斗得过少奶奶。翠桃那个傻子,真以为与那云姨娘交好,就能得云姨娘看重了?只是现在,她还不能立马跳出来。

如锦刚到云姨娘的院子里,就瞧见彩珠身后血肉模糊,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江妈妈和老太太跟前另一个不太熟悉的钱妈妈都在院子里。她脸上的神色动了一下,却还是上前与江妈妈和钱妈妈见礼。

只是院子里不见云姨娘。

也是,云姨娘若再瞧见这么血腥的场面,肚子里的孩子可就真保不住了。不过尤妈妈和红梅倒是全在这里。

尤妈妈刚瞧见如锦,便扬声说道:“奴婢见过少奶奶,没想到这小院儿里处置一个丫鬟,竟把少奶奶也给惊动了。”

如锦笑脸相迎,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焦急的样子,“瞧你说的,云姨娘好歹也算是我屋里头的,怎么您说着,自个儿屋里头处置了丫头,竟与我无关了。”

尤妈妈暗恼,却依旧笑呵呵的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尤妈妈也不与如锦多说,让人用水把红梅给泼醒了。

红梅微弱的咳嗽了一下,终于转醒,眼中瞬间有那么一丝迷茫,可身上传来的痛楚让她完全清醒。

“尤妈妈,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害姨娘,我哪里有那胆子害姨娘”彩珠声音的带着哭腔,脸上全都是方才泼的水。

如锦蹙了蹙眉,询问着江妈妈说道:“江妈妈,到底出了什么事,这彩珠一开口怎的就说冤枉。”

江妈妈脸上绷得很紧,没了往日对如锦的亲近,“没什么,也就是给云姨娘的安胎药里加了红花,想要害死那肚子里的孩子。”

饶是如锦在冷静,也微微动容。这罪,可大了。

尤妈妈瞧着如锦的脸色白了白,说道:“奶奶,您可是觉得这混账太可怜了?哎,其实奴婢也觉得可怜,可她说的那些话,实在是让人恨得很。方才她竟然说是您指使她在安胎药里加了红花。您瞧瞧,这是什么事儿哟,您与她不相识,她又如何得了你的指使。”

如锦眸中一冷,目光直射尤妈妈,然而尤妈妈却仰起头与如锦对视,显然这尤妈妈并不惧她。难怪江妈妈对她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大。

“也不能这么说,以前府上主子少,丫鬟们都喜欢到处走动,彩珠这丫头与我的大丫鬟尔珠亲如姐妹,我也时常听在耳朵里,算不得不相识。”

尤妈妈讶异不已,这个时候,她不该完完全全撇清关系吗?

如锦脸上挂着平淡的笑容,仿佛胸有成竹。

尤妈妈回过神,干笑了两声,反而对江妈妈和钱妈妈说道:“既然少奶奶已经承认了,这事儿也就完了。彩珠这丫头如何处置还看江妈妈和钱妈**。好在我家姨娘并无大碍,这事儿揭过,不过还请两位妈妈与老太太说说,赐几个丫头与我家姨娘。”

如锦咧了咧嘴,这尤妈**反应有些快得过头。

江妈妈正要应下,却听如锦说道:“尤妈妈,这可是你的不对了,我只承认与彩珠有几分情谊。毕竟这彩珠算得上我家大丫鬟的姐妹,您可倒好,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陷害苏府骨肉的罪安在了我的头上。”

尤妈妈脸色一白,辩驳道:“这府上除了您想除了我家姨娘,还有谁会对我家姨娘下毒手。我家姨娘得大少爷的宠,过不久就要生下长子,你肯定是怕将来府上的爵位被夺了。”

“尤妈妈”如锦的声音扬高了几分,脸上的笑容褪尽,“我何时想要除掉云姨娘?何时有那份心思想要除掉云姨娘,府上都知道,云姨娘肚子里的,我比谁都看重,巴不得云姨娘现在就诞下一个男丁,为我苏家开枝散叶。”

“哼,您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哪个做主母的,希望姨娘先生下男丁。”尤妈妈反驳。

“我”如锦说道,“我这个主母就是希望姨娘诞下男丁。”

如锦气势逼人,她真巴不得云幽雪赶紧把孩子生下来。

尤妈妈哑口无言,她怎么都没想到,如锦会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口。

紧接着,她就听到如锦说道:“我不管彩珠为何要污蔑我,还是被屈打成招。我陈如锦做了的事情就不会不承认,没做的事情却硬要扣到我的头上,我也同样要让那人吃不了兜着走。”

如锦说这话声音洪亮,神色坦荡,饶是江妈妈和钱妈妈,竟也大半信了如锦。

苏彦宁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正巧听到如锦这番话。

他拍了拍手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就把这事儿彻底查清楚,我苏彦宁倒是想知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想害了我的孩儿。”

如锦一愣,转身,就看到苏彦宁已经走了进来。

苏彦宁从如锦身边走过,到尤妈妈跟前,神色肃穆的说道:“一定要给幽雪一个交代,不能让她这般心惊胆战的过下去。”随即他又对江妈妈说道:“江妈妈,您去与祖母说说,让她把翠墨送到这里吧,也就那么三五个月,就把翠墨送回春熙堂。”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