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四十九章 澄清(二)

如锦很冷静,并没有因为尤妈**挑衅,或者是被别人诬陷是她做的而心慌。她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心里一阵轻松,还以为尤妈妈会有什么底牌呢,结果,倒是让她失望了。

“证据”如锦淡淡的说。

“什么?”尤妈妈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少奶奶,您还想要什么证据?”

尤妈妈心里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少奶奶到底要说什么呢哼,她就不相信这次少奶奶还能翻身不曾。

如锦冷笑,“我要真真正正的证据。只凭翠桃的话,莫不成就断定我害了云姨娘?来人,把彩珠给我泼醒了”她扬声,声音里带着丝丝的威严,“江妈妈,你可得好生问一问彩珠,到底她有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她不相信彩珠会做这样的事情,彩珠也没有理由做这样的事情。虽然她的老子娘都在庄子上,可她在宅子里的人际院系不错,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银子或是其他的事情铤而走险。

“少奶奶,您是糊涂了吧,方才彩珠都已经承认……”

尤妈妈话还没说完,便被如锦的冷眼瞪了回去。她悻悻的闭上嘴,紧紧的咬了咬牙。

“尤妈妈,你所谓的证据,都是你自个儿说的。如锦想问江妈妈,从始至终您可亲耳听到彩珠承认了吗?她有亲口承认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了?还是尤妈妈你一直在重复这件事情”

江妈妈皱眉,不满的说道,“奴婢愚钝,不明白少奶奶到底想要说什么,方才彩珠也说了,她不是想要害姨娘。她已经做了,既然不想害云姨娘,那定是有人指使的。”

“不不不,江妈妈,您弄错了。我的意思是,彩珠从始至终有承认过她在云姨娘的安胎药里放了红花吗?既然没有听到她亲口承认这件事,那咱们若是以为她只是不想害云姨娘,不就是冤枉了彩珠吗不跳字。

尤妈妈脸色惨白,终于知道如锦想说什么了,其实方才的一切,也就是靠她的一张嘴而已。她肯定江妈妈她们会先入为主,便说了那些话,而之后如锦的到来,她显示一口确定了如锦就是罪魁祸首,而且如锦也有动机,是以大家也依旧先入为主的认为,彩珠是变相的承认了。

“江妈妈……”

“尤妈妈”如锦打断尤妈**话,“方才你也说了这么多话,该是累了,红梅,你既然是云姨娘的贴身丫鬟,自该对尤妈妈也尊敬些,怎的就不尊敬云姨娘身边的老人呢?赶紧去给尤妈妈泡一杯茶来润润嗓子。”

“这……”红梅犹豫了起来。

“我不需要什么茶”尤妈妈狠狠的咬牙。

“那就更好,尤妈妈只听江妈妈和钱妈妈如何说,如何问便是了”如锦看着江妈妈和钱妈妈,显然是要让两位妈妈亲自去问彩珠。

很快,彩珠再次被水泼醒,她不停的咳嗽,仿佛要把肺刻出来一般。

江妈**脸色严肃没有分毫表情,“彩珠,你告诉我,你可有给云姨娘的安胎药里放红花?”

“没……没有”彩珠的声音很小,但这里的人好在都能听得见,江妈妈和钱妈妈离彩珠很近,自然听得更清楚。

钱妈**表情却越发的严肃,“那你为何要承认是你做的。”

彩珠的身体伤得很严重,脑子里哪有那么清楚,应道:“奴婢没有承认啊”

钱妈妈步步紧逼,“那方才尤妈妈问你,你为何说不想害云姨娘?”

彩珠低声呜咽道:“彩珠没有做过坏事,自然也就不想害姨娘,彩珠哪里能害姨娘啊”

“江妈妈,这个丫头现在是胡说的,你们没来之前,她明明已经与我承认了,是她……”

“尤妈妈,你欺瞒主子,无辜殴打丫鬟,该当何罪”如锦突然猛的呵斥。

尤妈妈脸上的色彩早已经变了几次,却依旧说道:“奴婢不知罪在哪里。这个丫头是看到您在这里,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才说了假话。”

“呵呵”如锦笑了,“咱们谁都不知道彩珠到底有没有对你招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说了,咱们听着,若你说了谎呢?这又如何说?”如锦的声音越发狠厉,“我要的是证据,我要的是能完全证明我害的云姨娘的证据。不是说那药被猫喝了么?猫呢?你把那猫的尸体给挖出来放到这里给大伙儿看看,那才是真的证据。”

尤妈妈一窒,唇色有些发白,“那猫如此恶心骇然,我早已经让下面的人全都处理掉了,去哪里找。”

如锦冷笑,“好,找不到猫是吧,看来这事儿咱们这里的人都说不清了,还不如直接报官得了。想来那衙门里的捕快可不是拿着皇粮不干事儿的,比咱们这一伙儿人凭着嘴上说话强多了。”

一说要见官,尤妈妈双腿开始打颤,这事儿本来也就是想想给如锦一个教训,谁会想要见官,若是见了官,那该如何了得。

“怎么,怕了?”如锦脸上哪里还有平日的笑容,一张脸紧绷着,看起来真的有当家主母的威势,院子里的人都低垂着头,不敢看如锦。

“少奶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江妈妈无奈的叹息,突然觉得自己老了。“若是真见了官,咱们这苏府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江妈妈,您这话可就不对了,面子是小,命是大,何况云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咱们苏府的未来,若这事儿没完,那暗里的人又对云姨娘下手该如何?您也该为云姨娘着想才是啊”这番话倒是有理。

如锦没有想过要把事情闹大,只是被人冤枉实在是火大,这事儿明明就是子虚乌有的,可屎盆子却往她身上扣,就算是泥菩萨也有几分性子,何况是她。也好,借着这个机会给云幽雪一个小小的教训,不然还真把她当成软柿子了不成。

江妈妈没有说话,显然,在她的眼里,少奶奶这一回是真的发火了。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