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五十八章 姑娘(三)

如锦看着**躺着的苏昔容,心里隐隐有些疼惜。她抬手在苏昔容的额头上摸了一下,说道:“先不说回去的事儿,姑娘还烧着说胡话呢怎的没有请个太医来瞧瞧?”

“瞧过了,是城里最好的太医,太医说姑娘烧得糊涂,脑勺又磕到石头上,兴许以后……”赵妈妈不忍心说下去,说起来,姑娘也是个苦命的。

如锦摇头,亲自扶了苏昔容起来喝药,又遣退了丫鬟婆子,只留下尔珠照顾着。

喜绣不想离开,眼巴巴的看着如锦,又看了看躺在**的苏昔容。

“嫂子,你说,昔容会不会真变成傻子”喜绣心里发慌,哽咽着说道:“我听大夫说了,就算昔容的身子好了,也可能成为傻子的。”

“说什么昏话,你既担忧昔容,那就该祈祷昔容快快好起来”如锦把喜绣安慰了一番,让尔英把喜绣送出去。才冷着脸问道:“就算姑娘磕着碰着,落了水,也不至于烧得如此厉害”

“不晓得呢,咱们且先好生照顾着姑娘,也好给三太太一个交代”尔珠一边说着,一边给昔容掖了掖被角。

第二日,昔容便完全清醒过来,说出来的话,却让如锦的脸色发沉。

“你们是谁,在这里做什么?”苏昔容眼神迷茫。

“是你嫂子。”如锦瞧着苏昔容醒过来,摸了摸苏昔容的额头,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烧了。听这话,好像也没有变傻。她让尔珠赶紧去叫林妈妈和赵妈妈过来伺候。

苏昔容见着两个三十五六岁的妈妈过来,赶紧拉着如锦的袖子,“别走”

如锦看到苏昔容眼中的哀求,心里软了下来,说道:“不走,让两位妈妈给你换身衣服。”

林妈妈柔声说道:“姑娘,您昨儿出了一身臭汗,奴婢先给您换一身衣服,待会儿在准备了热水给您沐浴更衣。”

“你是谁?”苏昔容看着林妈妈,却躲在如锦的背后。

“姑娘,她是林妈妈,每年都会来瞧你的,还给你带不少好吃好玩的过来”赵妈妈赶紧说道。

苏昔容依旧迷茫,仿佛根本就不认识这两位妈妈。

苏昔容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如锦说道:“你让她们出去好不好,我自己可以换衣服。”

如锦的面色很快恢复,笑着说道:“你若是不喜两位妈妈,就让我身边的尔珠伺候你如何?”

苏昔容看了一眼尔珠,想了想,终于点头。

待换过了衣服,吃了药,众人瞧着苏昔容的精神头已经大好,便准备了浴桶和热水。只是苏昔容不让任何人伺候着沐浴,连喜绣想进去帮忙搓背也被轰了出来。

如锦的眉心紧拧,淡淡的说道:“她好像忘了”

林妈妈和赵妈妈面面相觑。

“赵妈妈,你老是在我跟前说姑娘在在这里受苦总比在苏府好,可现在呢?你告诉我,现在你还想让姑娘在这里受苦?”如锦再也压抑不住怒火,狠声道。

虽然苏昔容与她毫无血缘关系,可看着**躺着的那个瘦弱的姑娘。看着她惊慌,孤立无助的眼神。她就想起自己,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能体会到那种无助。所以她是真的怒了,若说昨天只是为了完成三太太给她的任务,那么今日,便是真的想为苏昔容。

“尔珠,把苏姑姑叫过来,我倒是想知道,这些年三太太送来这么多银子,就这么养着姑娘?她这是不把咱们苏府放在眼里,还是想怎么着?”如锦的声音比方才还要沉。

尔珠瞧了一眼赵妈妈,福了福身往门口走去。

“少奶奶,就算董家的有错,可好歹对姑娘有养育之恩,咱们不能恩将仇报啊”赵妈妈赶紧劝阻。

“赵妈妈,我不明白,你为何一定要阻止姑娘回苏府,这一回咱们来了,姑娘的命保住了,若那个时候你来晚了呢?你怎么跟三太太交代,也又怎么对得起三太太。”林妈妈恼怒不已。

“我只知道姑娘若是回到三太太身边,那就是把三太太往火坑里推,你和我都是三太太跟前的陪嫁丫鬟熬过来的,你就不知道三太太的难处?别人我不管,我只管三太太的将来,再说,三太太有了哥儿,这个女儿……”

“够了”如锦呵斥住赵妈妈,难怪三太太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受了如此大的苦楚,这样一个不听话的奴才放在身边,若不是还有一个林妈妈在身边,三太太估计会后悔一辈子。哪怕赵妈妈是真心想帮三太太,却也不该帮主子拿主意。

“三太太希望姑娘尽早回去,我不晓得曾经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三太太想她女儿,心疼她女儿了,三太太是个母亲。林妈妈,你先收拾东西,明日看看姑娘的病是否真的大能,能不能舟车劳顿,若是好了,就带她回府。”如锦的语速很快,只三两句话便决定了下来。

赵妈**脸色不大好看,毕竟是主子的意思,还是三太太的意思,若三太太在身边,她定能劝阻,可三太太没在身边啊。不知道这个少奶奶到底是真的为了三太太,还是假好心。

“其实也可以让姑娘回府,不过得说服了老太太和三老爷的同意。”赵妈妈顿了顿说道:“最好是说服三老爷。”

“是三老爷容不下姑娘?”如锦惊愕,就算三老爷不喜,或者说是厌恶三太太,但苏昔容是他的亲女儿啊,怎么会容不下她。

“赵妈妈,你别胡说,三老爷怎么容不下自己的亲闺女”哪怕是林妈妈,也惊骇了。

赵妈妈苦笑,若非如此,她又何必非得阻止姑娘回府呢,若以后分了家,内宅是三太太当家,三太太又有嫡子,就算接姑娘回去,三老爷也无可奈何。可现在哥儿不知道真相,与三太太置气,与三太太背心,又没有分家,三老爷哪怕是借着老太太的名头,也能让姑娘死几回。

“到底怎么回事?”如锦又问了一次。

“哐当”外面传来一声响动。

如锦厉声叫道:“是哪个在外面”

————

今天晚上耽搁了,更新晚了一点。明天准时更新。话说,找实习工作好苦逼~~(》_《)~~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