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六十二章 猫腻(一)

费章节(12点)

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村口出现一辆干净大气的马车,王妈妈满意的瞧着几个刚买来的丫鬟,微笑着点点头,这些丫鬟都是罪臣的亲眷。当然,王妈妈也没那个胆子去买那罪臣家的,太太,也就是挑了几个长相好,又会点文墨的丫头。

马车停在董七家的门口,王妈妈先一步下车,招呼着车上的六个丫鬟说道来,快下来,到地儿了。”

一个丫鬟探出头,四处打量了一番,顿觉失落,却在同伴的催促下下了马车。

随后,六个丫鬟全都在下面站了一排,王妈妈让车夫把马车赶到另一边儿去,带着六个衣着光鲜,容貌姣好的女子进了董七家。

喜绣本在院子里与苏昔容玩耍,咋的瞧见六个像画里出来的美人,一边儿往苏大娘屋里头跑,一边儿叫道娘,娘,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苏大娘不满喜绣像个野丫头似的乱叫,呵斥道大事儿,用得着你这般疯跑。”

“哎呀,是那个王妈妈带了六个丫鬟,她们,她们一个个就像画里出来的,您快去瞧瞧吧”喜绣急得直跺脚,大声嚷嚷了起来。

苏大娘本来正在绕线圈,听到这消息,竟如晴天霹雳一般,猛的站起身,也不管腿上的针线篮子。里头的针线落了下来,撒了一地。苏大娘却管不得这么多,一路小跑出去,正好撞见王妈妈进来。

王妈妈喜笑颜开的说道恭喜太太,得了六个水灵灵的丫鬟。”

苏大娘脸色苍白,嘴唇颤抖,这六个丫鬟穿的比她这个做主子的好,打扮也比她这个做主子的好,哪怕是她的亲闺女,也没有这般啊。这么短的就找到六个像大家闺秀似的丫鬟呢

“她们……可见了奶奶?”苏大娘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话儿来。

“瞧您,这六个丫头都是您家的丫鬟,见奶奶你做,自然是先来见您这位主母了哟,时辰不早了,您也见了,可满意了?那我就把三个丫鬟送到小爷跟前。另三个还请太太送到七爷跟前。”王妈妈笑容满面 ,可不管了苏大娘满不满意,径直带着三个丫鬟退出去。

这个时候,董七和董建还没回家,王妈妈给三个丫头好生叮嘱了一番,才轻松的去客房回了如锦。瞧见如锦在教苏昔容规矩,脚步放慢了些,也轻了些。

她走到如锦跟前低语了几句,如锦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让王妈妈先歇息着。

苏昔容虽然极不愿意学规矩,但如锦却说不回苏府也行,但规矩得学的,虽然姑娘住在乡里头,可将来嫁人也是嫁到贵族公卿家的,就算不嫁到贵族公卿,却也还是会嫁到城里。哪家不喜欢的有规矩的?

这么一说,苏昔容就算性子再执拗,也闷着声与如锦学起了规矩。

如锦心里着实满意,虽然性子倔了些,却也是个聪明的,对好,对不好。

待到晚饭的时候,如锦让尔珠做了几道丰盛的小菜犒劳昔容,倒是没有去正堂与董七家的人一起用饭。那苏大娘也没有请她。

苏昔容这一天太累,早早的就睡了,如锦还没有这么早就睡觉的习惯,把白天描好的花拿出来,又让尔珠拿了上好的金线,各色的蚕丝绣花。

尔珠瞧着如锦手上的锦缎,低声说道这可是绣了送到绣坊里头去的?”

“嗯,绣坊里只要姚老和李氏这两个老人是不行的。咱们绣坊好歹做的是精品,可最精致的物件,在绣坊里头却也只有姚老和李氏能绣得出来。别忘了叶家那边还得拿绣品。”如锦低着头,从线圈里整理了一根墨绿色的丝线出来。

“的嫁妆不是已经回到了您手上么,咱们现在又不必用那绣坊撑着。按我说,那绣坊关了得了,何必花那么大的心思去经营。绣坊的生意虽然越来越好,可总比不过您的嫁妆铺子生钱呀”尔珠不解。

“毕竟是我亲自操办出来的铺子,花了咱们不少的心血,你舍得?”如锦抬头反问道,随后又低下头,穿了针线,一针一针的落在干净的缎子上,“可我舍不得,虽然赚的钱不多,但那是咱们从头到尾一起花心思置办出来的,还有了点成就,若就这半年放弃了,心里头却是不甘心。”

尔珠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想了想说道也是这个理儿,但奶奶也用不着这般辛勤,这幅刺绣你只管给尔云就是,尔云那丫头看起来有些大大咧咧,可刺绣竟比我和尔英都强。”

“她也没闲着哩,有货屯在绣坊里头,我心里才踏实,万一说不准哪天便有客人直接来咱们店里买了这种上等的刺绣也说不定”如锦想得远,自然也想到了绣坊以后的发展。

“得,我说不过你,你可别熬坏了身子,晚了就睡吧,这秋天晚上也冷”尔珠说着,打了一个哈欠。

“你去睡吧,在乡下这些日子你们都不用一直陪着。”如锦让尔珠先去歇息着,又绣了半个时辰,便也熄灯睡了。

一大早的,如锦起床,如往日一般,不过今日她却想出去走走,整天待在屋子里也不好。

她瞧了瞧还赖在**的苏昔容,忍不住捏住苏昔容的鼻子,看着苏昔容因呼吸不了,摆动了几下头,本以为这下子该醒了,却见苏昔容微微张嘴,竟睡得香甜。

如锦瞅着苏昔容,喃喃的说道不该呀,昨天不也醒得早吗不跳字。

苏昔容在乡下,平日也是起早贪黑,早起也成了习惯,会赖床呢?

尔珠进来,就看到如锦不解的站在炕边儿,“奶奶,先洗漱了再吃早饭吧,那早饭已经在厨房里温着。”

如锦走到洗脸架子跟前,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依旧睡得香甜的昔容,对尔珠说道去端一盆凉水来。”

尔珠探头看了一眼炕上的昔容,嘻嘻的笑了,飞快的出去端了一盆凉水。如锦洗漱好了,拿着毛巾在盆子里浸了凉水,又挤干。走到炕前,把冰凉的毛巾放到昔容的脖子上。

苏昔容就觉得脖子好凉好凉,以为是在做梦,可猛的睁开眼,竟看到一双狡黠的眼睛。

“啊……”苏昔容吓得尖叫了起来,她竟然又来到了这里,竟然又来了,会这样。

不过这一次比第一次镇定,还好也算是认识的人吧。

如锦瞧着反应极大的苏昔容,疑惑不已。

“今儿咱们出去走走,再学规矩。听说外头的稻子黄了,我长了这么大还没见过那稻子是个样儿。田里除了稻子可还有其他的?”如锦问道。

苏昔容心里发慌,她真的也没见过啊心里一急,说道嫂子,咱们出去瞧瞧不就了吗不跳字。

“那就赶紧起来啊,还窝在炕上做”如锦催促道。

苏昔容吐了吐舌头,麻利的把衣服穿好了,又在尔珠的伺候下洗漱干净,就有尔英和尔云提着食盒。

乍一闻到米粥的香味,如锦忍不住询问道竟有这么香的粥。”

“林妈妈说,待新稻子出来了,熬了粥,比这个还要香十倍百倍呢”尔云嘻嘻一笑。

如锦招呼了昔容吃饭,见昔容虽然吃得急,却也有条不紊。不像大家族里头的闺秀那般吃得优雅,却有另一番滋味,却也不是昨天早上那样的。

她把疑惑压在心里。

二人吃过饭,就让苏大娘拨一个丫鬟带路,林妈妈和赵妈妈也一同跟随。尔珠、尔英、尔云三个丫鬟自小就在陈府长大,现在又跟她一起进了苏府,自然是没见过乡下的物件。

走出村子,就瞧见一大片黄澄澄的稻子,看着就喜气。田埂上还有几个农户。

那几个农户也瞧见了如锦一行人,竟都走了。

其中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说道竟是董七家的亲戚,长得真好看。”她瞧了一眼苏昔容,说道这不是苏丫头么,你终于苦尽甘来了”

苏昔容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应话,她不认识这位大娘呀,若是露了马脚,不是死翘翘了吗?

如锦的目光在昔容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就笑着应这位大娘说道是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不知大娘贵姓?”

“姓梁,村里头年纪大的,叫我一声梁姐,年纪小的,叫我一声梁婶。你随意叫就是了”梁婶有着乡下人的朴实和爽快,虽然偷偷的拿着目光打量如锦,如锦却也觉得这位梁婶不。

梁婶是个话唠子,与如锦说了不少,如锦听得津津有味,没有觉得厌烦,可梁婶毕竟要干活儿,只与如锦聊了一小会儿,便扛着田边的锄头离开。

如锦问昔容说道你觉得这梁婶如何?”

“很好啊”昔容敷衍的回答。

如锦摇头不语,只带着一行人往另一边走去。

昔容在如锦身边,突然问道嫂子,现在的皇帝是哪位,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