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六十五章 意外

费章节(12点)

离城还有五六百米的时候,视野就越发的宽广了起来。如锦本想先把苏惜容安置在外头,毕竟带苏惜容实在是太突兀了些。不过三太太有没有准备好,老太太那边都不好。

至于那个三老爷,如锦没放在心上,再,现在还是老太太当家。

苏府就在隔壁的街上,这个时候也已经是傍晚,秋天天黑得早,虽然酉时刚过,城里大多数人家都掌了灯。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林妈妈撩开帘子走进来说道咱们走得匆忙,这边也没有提前让三太太准备着照应,估计今晚上姑娘是入不得苏府了。”

如锦拧眉,看了一眼苏惜容,若她不在苏惜容身边,一大早真正的苏昔容了,不就危险了吗?那个苏昔容看到已经在城里了,不闹才怪了,她该如何解释苏昔容今天想回苏府,就改口了?

“我把姑娘带到云锦苑,待天黑尽了你再去禀了三太太,最迟后天便与老太太那边说说,若老太太不肯,就把惜容安置在外头吧,三太太手里头的银子应该能买上一两套宅子。”如锦说道。

林妈妈看着苏惜容乖巧的拉着如锦的手臂,随后说道好吧,就照奶奶说的。”

“你让这一路上的丫鬟全都把嘴巴管紧点,我这边的丫鬟倒是能信得过”如锦叮嘱了一句,先前她把王妈妈留在董家村,也是不太王妈妈。

“奶奶放心,每董家村看望姑娘的丫鬟婆子都是三太太的心腹,不会碎嘴子到处乱说。”说完,林妈妈微微行礼,随后下了马车。

马车进苏府的时候是走侧门,苏惜容无奈的说道我好歹也是苏府的正经主子吧,回的家还得偷偷摸摸,这是事儿啊,要我是真正的苏昔容,将来若是发达了,还不得把苏府闹翻了天。”

如锦呵呵的笑了笑,“过不久苏府就要翻天了,你若是心里头憋得紧,就看一场好戏,再在老太太跟前表演一番,保准能得老太太的欢心,克父克母克亲人,谁还会信啊——”

可如锦这话刚说出口,声音就戛然而止,云姨娘要生产了,这个时候苏惜容,若是云姨娘有个三长两短,或是她肚子里的种有个三长两短,估计又得把事情推到苏昔容的身上,说她克亲人了。

不过这事儿也说不准,再说,就算云姨娘有个三长两短,她也要把苏昔容接。她的心里对苏惜容有那么一点点愧疚,但很快就消散。那云姨娘和肚子里的种,绝对留不得。

马车进了侧门,就换了另一辆稍微窄一点的马车,本来天又黑,人也多,倒是没有人注意到苏惜容这么一个大活人。就算是注意到了,瞧着苏惜容瘦胳膊瘦腿的,也不会想到她是苏府的正经主子,兴许还以为是如锦在路上发善心买的一个穷苦人家的丫头。

进了云锦苑,杨妈妈她们也已经在门口候着,如锦先带着苏惜容进到屋子里,二人洗漱了一番才让人摆了饭。

这个点大厨房也早已经没了吃食,如锦也就让人在小厨房里头下了鸡汤面。只让尔珠和尔英伺候着。

晚上睡觉之前,如锦才把杨妈妈给留下,与杨妈妈商量了事情。

一大早的,各个门才开,杨妈妈就去药铺里买了点迷魂药。昨晚上如锦说这瘦弱的丫头是三太太的亲闺女可把她吓了一大跳,也不自家奶奶是想的,竟要她去买那迷魂药准备着。

回到苏府,事情就多了起来,如锦比在乡下的时候起得还早,先去给老太太请了安,估摸着苏昔容该醒来了,便早早的赶回院子里。不过她的时候,苏昔容还赖在**,如锦又忍不住拿凉帕子放在苏昔容的脖子上。

这个方法倒是很有效果,苏昔容迷蒙的睁开眼睛,可那表情仿佛见到了鬼一般,大叫道还在这里,可能还在这里?我的天啊,这是搞了吧”

瞧着这个反应,如锦心中大喜,看来正主苏昔容没,今天竟还是苏惜容。

“还好是你,我可都让妈妈买了迷魂药来,只要你大吵大闹,就给你灌下去。”如锦松了一大口气。

苏惜容也很快的就冷静下来,说道现在办?趁着还是我的时候,把那位传说中的老太太搞定?”

“哪里有那么夸张,方才我去老太太那里请安,也没见老太太有不高兴的神色。兴许三太太这几天也求老太太的也说不定。毕竟是府上的血脉,当初老太太也是一时气愤把苏昔容送出去的也说不定。久了,没人跟她提起,她的脸面也拉不下来,就算是三太太偷偷的让人给你送银子衣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如锦说道。

如锦其实猜得有七八分接近事实。

当初老太太确实气愤,便让人把苏昔容送出去,眼不见心不烦。可过了这么多年,心静下来,后悔了,可没有人提出把苏昔容接,老太太也拉不下脸让人把苏昔容接,府上只当没有苏昔容这位主子。

这一回如锦也算是误打误撞吧。

用过早饭,如锦去了三太太那里。

三太太昨夜就已经得了消息,只瞧着如锦带着丫鬟,没带的闺女,情绪一下子就落了。

“我可真真伤心了,三太太一瞧见我就冷了脸。”如锦带着委屈说道。

三太太大足了精神,心里头颇为尴尬,“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心里头着急么。昔容她……是不是不愿意来见我?”

如锦瞧三太太是真担心,也不给三太太说笑,只说道是小孩子脾气,过一阵子就没事儿了。老太太那边你可弄好了?”

“说起来我也没有想到老太太会同意让昔容,虽说看起来依旧不大乐意,终究还是同意了。这几天我的心就吊到嗓子眼了。”三太太顺了顺心口。

果然呢,她猜的该没有大,如锦暗暗的想。她上一世就被老太太调教,自然也就会揣摩老太太的心意。只是老太太瞧着她,也该想到她带着苏昔容了吧。这下子可惨了,早今早上就该直接说了。

“三太太,你这可是害我呀”如锦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你辛苦,我都把准备好了。不过我可说好了,你若是没能力打理好这些,我也该收”三太太让人把账本交给如锦的丫鬟尔珠和尔英。

“若我没能力,就让你先教我,等我学会了,自然就能打理好了”如锦眉眼带着笑意。

三太太轻唾一口,“你这没脸皮的,拿了梯子就往上爬,就不怕我给你使绊子不是?”

如锦哈哈大笑,“不是没脸皮,是厚脸皮。再说了,你姑娘给还在我那里呢,当心她不认你。”

三太太无奈,苏昔容是她的软肋,如锦也正巧拿了她的软肋。这么多年的闺女也肯定把给恨死了。她也只能靠如锦。

“奶奶,昔容那边儿……”

如锦抬手按在三太太的双手上,安慰着说道三太太只管放心,昔容先在我那里住着,待过一段,我让丫鬟来叫你瞧瞧她。现在就是瘦了些,我也怕你看了掉眼泪。”

这话还没说完呢,三太太就掉了眼泪,她用汗巾擦了擦眼角,吸了吸鼻子说道我不是个好母亲。”

“多说无意,你只等我的消息就是了”

如锦在三太太这里小坐了一会儿,便回了院子。今天实在是太顺利了,苏昔容没来,老太太默默的同意了。只是这样的顺利,让如锦觉得不太踏实。

她回到院子的时候,苏惜容很自觉的学刺绣,只是这刺绣的水准与正主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该跟喜绣差不多,连针脚都歪歪咧咧的。

“学得如何?”如锦走进来,在洗脸架子那边净了手,走瞧着被苏惜容**得面目全非的布料,摇了摇头,“啧啧,竟像狗啃似的。”

苏惜容翻了个白眼,“别取笑我,我也是头一次拿针呢,没有扎到手就是好的了。样,三太太那边如何?”

“三太太可巴不得你直接去她那里住,老太太那边也算是默认了。你也不用藏着掖着。”如锦一边说着,一边脱了鞋坐在炕上。

“别,我还是住你这里吧,说不准明儿真正的苏昔容就了。”苏惜容说道。

“要闹就让她闹呗,反正府上也都要三太太的女儿了,是个小孩子心性,得先学学规矩。他们就只当你在我这里学规矩罢了。”如锦招呼了尔珠把针线篮子和锦缎拿。

她一展开那略带粉色的缎子,苏昔容就凑瞧了,再看看手里头的破布,无奈的摇头,高手就是高手。

“等你学个五六年,每天不停的绣,就有这么好的功底了”如锦抹平了上头的褶皱,拿起针线绣了起来。

杨妈妈急匆匆的跑进来,大叫道不好了,云姨娘快生了”

如锦的手一抖,手指上多了一点鲜艳的血。

——————

11月份保底双更,粉红满十加更,光棍节快乐^_^(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