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七十九章 寿帖(一)【一更】

立冬后,只下了一场小雪,外头的温度竟有些回暖,没了前些日子的冰冷。已是九月下旬,三太太身边的赵妈妈带了些许丫鬟过来。虽说三太太把府上的账给了如锦,可府上从主子到下人的吃穿用度,都是三太太把持。

赵妈妈身后跟着十多个丫鬟,走进了云锦苑,便见到尔云在院子里搭了个架子晾被子。她眉眼中带着笑说道:“尔云姑娘,这一大早您就忙活着晒被子呢!”

尔云从被子后面出来,便瞧见赵妈妈穿着一身暗黑色的棉袄,手中拿了一根方帕。

她笑嘻嘻的说道:“赵妈妈安,劳烦您一大早的就过来。”

尔云的目光从赵妈妈的身上透过去,便瞧见丫鬟们手中捧着的东西。她笑着说道:“昨儿下了一场小雪,冷得很,没想到今日便出了太阳,这不,趁着太阳大,我就把被子拿出来晒一晒。”

赵妈妈亲切的拉着尔云的手说道:“好歹是少奶奶身边体面的丫鬟,怎劳烦做这些,你只管叫了院儿里的粗使丫鬟仆妇做便是。”

尔云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瞒您说,在陈府的时候做习惯了,反正最近几日又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就顺便拿出来晒晒。你可别说我小家子气什么的,少奶奶说了,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干干脆脆的做了才好,又何必假他人之手。”

赵妈妈看着尔云解释的样子,双眼忍不住笑眯眯的打量起尔云,暗道少奶奶在娘家虽过都不如意,可管教丫鬟倒是有些能耐,这尔云年龄虽小了些,可比府上的丫鬟们懂事。府上有些等的丫鬟们都被惯坏了。

看了半晌,赵妈妈心中越发满意,说道:“昨儿三太太就把各院儿的份例分好,只是天色太晚,怕打搅了少奶奶,便让我这个老婆子一大早的送过来。”

尔云赶紧把赵妈妈迎到梢间里头。

赵妈妈瞧了瞧,问道:“少奶奶呢?”

“大早上就去给老太太请安。说不准就要耽搁些时辰与昔容姑娘闹嗑些闲话,您先坐着,我给您泡茶。”说着,尔云脚步轻快的在梢间里忙活。

好在屋子里昨儿便备好了火炉,虽然今儿温度比昨儿高,却也没有熄了炉子里的火。尔云直接把水壶架在炉子上便是。

随后她又招待了拿东西的丫鬟,让丫鬟们把东西全都放在炕上。井井有条,一点都看不出生分。

“平日里倒是只瞧见尔珠和尔英两位姑娘时常出门,尔云姑娘一个人在院子里可待得住?”

赵妈妈如此一问,尔云便警觉起来,她笑呵呵的说道:“杨妈妈和王妈妈也时常在院子里呢,没事儿的时候我还跟茗烟玩骨骰子,或是出去跟其他姐妹们嗑瓜子儿聊聊天,这日子过得舒坦。尔珠和尔英姐姐时常跟在少奶奶身边,倒是没有我自在!”

她把话题移开,走到炕边上说道:“我记得平日里没有这么多东西才对呀。”

赵妈妈笑着说道:“都是些胭脂水粉和金银首饰。有少***。也有你们这几个跟在少奶奶身边的贴身丫鬟的。还有杨妈妈和王妈妈的也让我一并带过来,免不得你们还要多跑一趟去库房领。”

“多谢赵妈妈!”尔云曲腿给赵妈妈行了礼。见炉子上的水开了,便给赵妈妈泡了热茶。

坐了一小会儿,赵妈妈便借着事儿多离开,尔云从荷包里拿了一两碎银子放到赵妈妈的手上说道:“赵妈妈只管拿去吃酒。”

赵妈妈的眼珠子亮了一下,连连道好,这才离开云锦苑。

待赵妈妈离开,尔云才撅着嘴说道:“哼。欺负我年纪小,没怎么出院子?才怪!”

她甩了一下头,哼着小调开开心心的继续晾被子。

如锦这边,给老太太请了安,便去苏昔容的屋子里。苏昔容住在东厢,有自己的丫鬟婆子伺候,都是按照嫡女的份例安排,两个妈妈,三个贴身丫鬟,还有四个浆洗丫鬟。本来三太太把所有的事情都包揽了,不过苏昔容住在老太太这边,老太太又送了一个丫鬟和妈妈给苏昔容,三太太也只好把先前配好的丫鬟婆子减少了两个。

不知道苏昔容在老太太这边的日子过得如何,不过老太太竟直接把孙嬷嬷和墨兰送给苏昔容,便能看出老太太对苏昔容的宠爱。

老太太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如锦都认识,也因经常过来,大家都熟稔得很。苏昔容把屋子里的丫鬟全都遣退了,只留下墨兰伺候着,拉着如锦的手说道:“如锦,方才用晚饭的时候我求老太太放我出去玩耍,老太太竟同意了,不过得让你跟着。”

如锦微微有些错愕,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

苏昔容嘿嘿的笑了起来,“我这不是不习惯一直待在大宅子里么,前些时候跟着孙嬷嬷学规矩,虽说累了些,好在不觉得日子难混,可现在这规矩也学得差不多了,我便觉得在这宅子里闷得慌。”

如锦笑眯眯的看着苏昔容,缓缓的说道:“若是闷得慌,便去我那里,正好我手里头还有不少女红没有做完,你若无事,不如去我那里陪我一起做女红,或者我过来也成。”

“别——”提起女红,苏昔容的脸都快要扭成一团,“那女红我慢慢学,可不能这般填鸭子似的,得多难受。再说,我虽然羡慕你女红做得好,可我又没打算如你那般,我只要能做出一件肚兜,或是香囊、手绢之类的小物件便可。”

如锦笑了,“与你开玩笑呢,若能出府玩耍,自然是好事,我又何必一天到晚待在府上。”

“你可与三太太知会了?”如锦问道。

“没,我心里头怕得紧,你没瞧见她给我的丫鬟婆子我都支使开了不是。三太太对我实在是太热情,我真的吃不消。”苏昔容一脸无奈。

“毕竟是你的母亲!”如锦幽幽的说道,本来还想继续劝苏昔容,可也知道苏昔容有着成年人的灵魂,这些话根本就不用她多说。

苏昔容沉默了片刻说道:“再过些时日吧,等时间久了,我也就慢慢的接受了。”

如锦点头,又把尔珠、尔云、墨兰全都支开,里屋只剩下如锦和苏昔容。

如锦赶紧说道:“上一回你只说那乔峰姓萧,是契丹人的事情被揭露,丐帮的那些人可有为难他?”

“自然是为难了,不仅如此,还差点害了乔峰的性命……”苏昔容口若悬河的讲起了《天龙八部》。

虽然只不经意说出来的,不过如锦很是喜欢这些故事,每过一段时间,就让苏昔容讲一些,只当是无聊打发时间。

一个故事讲完,也已经到巳时,外头方有丫鬟说道:“老太太请少奶奶和姑娘去正屋坐坐。”

是翠墨的声音,不过翠墨没有进来。

如锦便扬声问道:“可有说什么事情吗?”

“没呢,该是大事儿,方才三太太过来了。”

“好,我和昔容马上便过去,劳烦翠墨姑娘。”如锦话音落下,并没有听到回话,想着翠墨该是回去回禀老太太去了,便说道:“走吧,还坐着干什么?”

苏昔容仰起脸看着如锦说道:“我腿软,能不去不?”

如锦挑眉,“想让老太太生气?”

苏昔容便缩了缩脖子,她现在还住在老太太的眼皮子底下呢,敢惹老太太生气,不是自找骨头么,再说,现在老太太可是她的大靠山,若老太太把她赶去三太太那里,她又该怎么面对三太太?

如锦见苏昔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便说道:“又不是让你见狮子老虎,三太太是你的母亲,怎么可能会害你?”

“要真是母亲就好了。”苏昔容嘴里嘀咕了一声,还是被如锦给拉了出去。

三太太见到如锦和苏昔容一同进来,差一点坐不住,从椅子上起来,不过看了一眼老太太,还是坐下了。

如锦给老太太行了礼,又给三太太行了礼,才说道:“方才陪昔容说了会儿话,没想到三太太会过来。”

三太太瞅了瞅如锦,笑道:“少奶奶倒是真把春熙堂当做自己的院子了,老太太,不如您就直接让昔容住到春熙堂吧。”

老太太佯怒,瞪了三太太一眼说道:“昏话,昔容是孙媳妇,怎么能花大把功夫在我这个老婆子身上。我身边有昔容陪着便可,昔容是个好孩子。”

听了老太太的话,如锦摸了摸鼻子,果然老太太没有到最后地步,是绝对不会让她到春熙堂住。

不过三太太却高兴起来,昔容是她的女儿,自己的女儿得了老太太的夸奖,她的脸上自然有光彩。

“瞧我,见了昔容高兴过头,竟忘了说正事。”三太太知道方才说错了话,便赶紧说道:“定远侯府下了帖子,请老太太赴寿宴。我寻思着,老太太年纪大了,咱们又不好回绝,不如就让我和少奶奶去如何?”

如锦诧异,那定远侯夫人毕竟是凤阳长公主,三太太竟直接替老太太拿了主意?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