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八十三章 寿宴(三)【二更】

如锦的目光只在妇人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便收回来,却听妇人说道:“就是不知道那家绣坊叫什么名字,位置在哪里,若是闲了,我倒是想去瞧瞧,指不定能买到几件称心如意物件。”

“呵呵……”如锦终究还是笑了笑,果然还是忍不住要打探绣坊的位置么!

她唇角微扬,说道:“我对京城不熟悉,虽然知道那画绢绣坊在什么地方,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锦脸上带着些许懊恼。

妇人颇有些失望,不过依旧与如锦相谈甚欢。

“我夫家姓徐,娘家姓阮,外头的人都叫我一声徐太太,你虽与我初次见面,却亲如姐妹,我拿了你的礼,身上又没个送得出手的,也就堪堪把身上的一块翡翠送与你。”妇人虽没能从如锦身上打听出些有用的消息,不过面上依旧如刚认识的时候。

如锦也不客气,笑盈盈的接过了翡翠,打趣的说道:“反倒是我捡了便宜。”

“我夫家姓苏,娘家姓陈,您若是不觉得生疏,只管叫我一声杨妹妹。”

如锦这话才落下,就听徐太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便叫来其他的姑娘妇人过来,说道:“给你们介绍介绍,这是苏家的夫人,以后总是要多走动的,现在认识了,往后瞧见,也不至于生分。”

“苏家?哪个苏家?可是理国公府苏家?”其中一个做姑娘打扮的掩唇笑道。

徐太太拍了一下额头,叫道:“呀,我倒是忘了这茬。怪不得说起苏家,这般耳熟。”

如锦淡淡的点头,也没有自卑,重生后若连这么一点事情都看不开。她不知被气多少次。

虽然不晓得这些人到底是个怎样的态度,但那又与她有什么关系。

徐太太拉起如锦的手,仔细的瞧了瞧。说道:“不愧是官宦家出来的姑娘,生得真好看。”

如锦低眉,掩饰住眸中的情绪。

便有人说道:“苏家少奶奶莫要生气,徐太太是个爽利人,见着什么就说了,可不是嘲笑你。徐太太自个儿还是个商贾家的女儿呢,可没人敢小瞧了她。”

如锦扬唇。是以,这位徐太太方才瞧见她腰上挂着的荷包精致独特,便想着跟她搭讪起来。

只是这徐太太,果真心直口快,是个爽利人?

“都是外人的言语。我又哪里会往心里头去。”她眉眼中展开了笑意。

“你们瞧瞧,如此爽利的人,谁还敢在背后说昏话。”徐太太便掩唇笑了起来。

如锦这才仔细的瞧着徐太太方才招过来的几位太太和姑娘,这些人都年轻得很,她又轻轻的瞥眼朝三太太那边看去,三太太身边的人年龄倒是要大得不少,虽说大家都保养得不错,可年纪到了那里,再怎么也瞧得出来。

“哪里敢说昏话。陈家好歹书香世家,现如今陈妹妹嫁到了苏府,后脚跟,陈府便有另一个嫡小姐做了宁王府的侧王妃,谁敢小瞧了陈家。”

如锦的眉头不自觉的拧了起来,陈如钰嫁人了?还是在她嫁到苏府没多久?她竟不知道!

想想也是。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在苏府没手没眼,心思又没在陈家,自然不晓得这个消息。

陈如锦心头冷笑,自己的父亲还真是好打算,连陈如钰都往宁王府里头塞。就是不知那陈如钰是自己愿意,还是被逼的。

毕竟不关自己的事,如锦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头。

花厅里热闹得很,都是三三两两的夫人太太们聚在一起,一团和气。不过如锦也瞧出来了,虽然偶尔有几个太太过来打招呼,却也只是礼仪,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谈。仿佛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一般。

如锦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听着这家的太太说哪里的胭脂水粉好,那家的太太说林家的姨娘生了个儿子,叶家的女儿成了皇贵妃,亦或是还未出阁的姑娘们说起谁家的公子生得好,又有能耐,今年的状元是哪个。

渐渐的,如锦竟听起了兴致,倒是自得其乐。

徐太太与这些年轻的太太夫人,还有小姐们关系极好。这边说笑几句,那边又说笑几句,不过每一个人,都仿佛全都照顾了,没有让人觉得对谁看重,对谁看清,饶是她这个没怎么说话的,徐太太也会抽出时间问她可有喜欢的茶点,哪家的点心最好云云。根本就没有让她觉得被冷落。

不管如何,徐太太给她的印象便是八面玲珑,果然,她还太嫩,不够格啊!

徐太太正与王家的太太说笑,忽而回头,就瞧见如锦百无聊赖的玩着手中的方帕,方帕上绣着几朵红色的梅花,只是这个时候,如锦正拿着方帕在手指上打圈。

“方才我一个不注意,竟以为身边坐着的是媛媛!”徐太太心头讶异不已,从她这个角度来看,实在是像极了定远侯老夫人的嫡孙女赵媛媛。

徐太太的话一出口,身边的几个女子便认真的打量起如锦,如锦错愕的抬头,就对上了四五双眼睛。

那几双眼睛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终于得出了一个跟徐太太同样的结论,看起来果真有几分相似。瞬间,她们的脸色怪异了起来。

如锦呵呵的说道:“我曾经见过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后来才知道,那两个人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徐太太点点头,“也是,我去年就见过,还不只见过两个!”

这样一说,众人也没太在意。

如锦跟定远侯府的姑娘长得相似也不是奇闻,“你们这般说,我竟想见见赵姑娘。”

虽说只是一句客气话,却依旧有人接。

“今儿老侯夫人六十大寿,她可忙着呢!”

“是呀,忙着去见情郎,连咱们这些姐妹的面儿都不见!”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热闹非凡。

待时辰到了,老侯夫人被一群丫鬟媳妇簇拥到正堂,老侯夫人和老侯爷坐在正堂上,现在的定远侯带着儿子儿媳、孙子孙媳磕头给老侯夫人拜寿。

如锦仔细了一下,没想到定远侯府的子孙这么多,两代人竟有五十多个,这还劝都是嫡出的。那些庶出的,还有姨娘们还没资格在这会儿给两位老人拜寿。

老侯夫人高兴,老侯爷也高兴。

三太太不知何时到了如锦的身边,说道:“咱们府与定远侯府的关系向来好,可惜,定远侯承袭的爵位依旧是定远侯,咱们理国公府却是降爵承袭。”

三太太言语中有些酸酸的。

如锦笑了笑,没有接话,却看了看四周,好在众人的心思都放在老侯夫人和老侯爷身上,三太太的声音又低,自然就没有人注意到这句话。

“昔容呢?”如锦没看到三太太身边的昔容,问道。

“小孩子野得很,玩去了。”

提到苏昔容,三太太的眼神几番变化,随即又对如锦说道:“昔容那孩子,何时才会与我亲近?如锦,将来昔容还得靠你照看着。”

如锦拧眉,“老太太对昔容宠得紧,我瞧着昔容将来的日子不会过得不好,三太太不用放在心上。”

三太太见如锦没有心思与她说话,也没了多少与如锦交谈的兴致。

待拜寿完了,众人才被请去了宴席。

大冬天,外头冷得很,宴席大多没有摆在宽敞的花园,都分在各个院儿里头的大间里头。饶是定远侯府宽敞,可今日来贺寿的人太多,花园里头终归还是得摆上宴席。

官品低微的,身份不够的,便也只好委屈委屈,在寒风中用饭。

如锦这些娇贵的太太小姐们的待遇很好,就在正堂的大厅里头用饭。她们出去的时候,这里已经被收拾得妥妥帖帖,摆上了席桌。

大厅里的环境好,有暖炉,还有丫鬟伺候着用食。宴会上倒是没有人在意“食不言,寝不语”这话。

敞开了嘴说话,也不会有人说你在饭桌上不规矩。

如锦的话素来少,便也只顾着吃菜。

定远侯府的席桌不错,哪怕是跟随着主子们一起来的丫鬟、车夫,也能进定远侯府下人们用饭的饭堂里喝上一碗热滚滚的浓汤驱寒。

宴席终究比不上自家人席桌上讲究,用过饭,就有丫鬟请她们去隔间歇息,说是花园里头搭了戏台,待会儿若是想过去看戏,就过去瞧瞧。

太太小姐们对戏曲还是有很高的热情,如锦随了大流与众人一同去了花园。

只是却没有在花园里瞧见徐太太,昔容吃过饭又不知道去哪里,倒是三太太,也喜欢戏曲,瞧着如锦跟过来,便寻了个好位置看戏。

如锦以前也不喜欢看戏,总觉得依依呀呀的,没听出个兴致。只是母亲死后,连听戏都成了奢望,偶尔回想起戏剧里头的故事,也觉得挺入味儿。

戏剧才开始,如锦便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虽说天气冷,可周围都放着火盆,定远侯府的丫鬟还贴心的准备了暖炉给众位太太小姐。她和三太太选的位置也很好,是在阁楼里,从阁楼的窗户,恰好看到戏台的正面。

台上的戏接二连三的上演,如锦看得津津有味,耳边却突然听到苏昔容的声音。

“这般乏味的东西你也能听得进去,我只觉得脑袋里嗡嗡嗡的作响,实在是听不进去里头的故事。”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