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八十六章 游园

二更

————

如锦侧头看了一下徐太太,谢过徐太太的好意,目光却始终落在宁王和宁王妃身上,嗯,当然,还有她的妹妹陈如钰身上。

是了,今日宁王带的是王妃和侧妃。

连老侯爷夫人六十大寿这等重要的事情都会带上陈如钰,想来陈如钰在宁王府该很受宠才是。

如锦看着三个王爷带着家眷给老侯爷夫人拜寿,随后又看到老侯爷叫来老管家说了几声,之后便见到两个小厮搬来一张大桌,丫鬟们赶紧铺上了桌布,摆好了碗碟筷子,之后便是十多个丫鬟端着菜鱼贯而来,菜上桌,就见三位王爷带着家眷坐了下来。

呵,不是说这三位王爷往年只是拜寿并不会在这里用饭么?

等三位王爷坐下,宴会才继续开始。

敬酒的敬酒,吃菜的吃菜。

如锦的目光从未挪开过,毕竟陈如钰算得上是老熟人,虽说当初在陈府宅子里头没少被陈如钰找麻烦,但那也未伤及她的性命,可以说除开陈如钰偶尔看不顺眼到她的那个破败院子闹上两闹,相对于陈夫人来说,她和陈如钰算不上仇人。

随后,陈如锦便看到自己的爹陈世焦端着酒到宁王跟前敬酒。他身边跟着端酒壶的丫鬟。

看到这里,如锦便把目光收回来,再对着一桌子饭菜便没了胃口。

她赔笑着离开席桌,带着尔珠和尔英去外头吹冷风。

她怕自己实在是忍不住情绪,上去狠狠的揍自己的亲爹。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香。天色有些发暗,如锦再一次往花园那边走去。不过这一回如锦倒是小心,她注意到花园有些地方立了块牌子,写上“误入”二字。显然定远侯府里头的人也知道往那边走很可能迷路。

天色虽然发暗。却不至于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如锦让尔珠和尔云也注意着些,莫要像中午的时候那般进了去。现在进去可就真真出不来,兴许只能等到第二天白天才有人来找了吧。

心里头胡思乱想了一阵子,身边又有几拨丫鬟从身边路过。如锦干脆往假山和小桥那边走去。

定远侯府的环境优雅,若非现在天色 有些暗,兴许她还真会让府上的丫鬟带着她游一下园子。

不远处传来一阵女孩嬉闹的声音,如锦愕然了一下,原来除了她。还有其他的姑娘先离了席。便加快了脚步,想过去瞧瞧是哪些姑娘,兴许还能认识结交一番。

不过让如锦意外,穿过了假山,她便看到一群衣着华贵的公子小姐同游。看起来这些人都是熟悉的。如锦身上穿着一件喜庆的衣服,乍然出现在黝黑假山边上,自然便有人看见她。

如锦细细瞧去,心头隐隐松了一口气,今儿中午徐太太做中间人,给她介绍的几个太太姑娘里头便有两个在里头。

她的记忆素来好,一眼便看出是周大人家的儿媳妇和王大人家的三姑娘。

正犹豫要不要过去,如锦就见那周大人家的儿媳妇朝她挥手,还大声的叫道:“可是苏府的大少奶奶?”

如锦点点头。尔英便扬声说道:“是呢,我家少奶奶给众位主子问好。”

尔英这话音刚落,就听到那头一阵轻快的笑声。

说起来,如锦和他们只相距一条小溪罢了,小溪大约三丈宽,上面架了一座小桥。不算太远,甚至能看清对方的容貌和表情。

“苏府大少奶奶怎的这般害羞,往后都是要常常走动的,不如现在就过来与我们一同玩耍如何,这定远侯府的花园可大着哩。”周大人家的儿媳妇又说道。

随后,王大人家的三姑娘也帮着腔说道:“是呀,方才阮姐姐还与咱们说,都是年岁相仿的,在一起玩耍也热闹些。”

王大姑娘口中的阮姐姐,自然是徐太太。

如锦犹豫了片刻,还是带着尔珠和尔英走上桥,那边又听到一阵欢笑。

如锦才走下桥头,那王大姑娘便先一步走过来拉着如锦的手说道:“先前只顾着说话,倒是没有好生瞧瞧。”

说着,她把如锦拉到众人中间说道:“大伙儿都好生瞧瞧,这可是苏府的少奶奶!”

不知为何,如锦却是不喜这王大姑娘如此介绍。

再看看这一众公子小姐,太太夫人言笑晏晏的样子,心中更是不愿意在这里多待。面上却未曾表露出来,也不说话,只等王大姑娘拉着她的手。

随后,那周家大人的儿媳妇,周少奶奶走到如锦的另一边说道:“你瞧瞧这景儿,瞧瞧咱们这大伙儿,是不是比你那陈府好,比苏府好?”

如锦面不改色,心思却已经转了几回,应道:“老侯爷夫人是皇上的姑母,又是先皇的亲妹妹,老定远侯又劳苦功高,皇上的赏赐自然不是外人能及得上的。”

“瞧瞧,我说我这定远侯府比那些国公府气派,如何?”如锦便听到少年高傲的声音,进而看见一个衣着华服的少年。

少年十五六岁,声音却如公鸭子般,明明生得好看,可眼窝四周有些发青,一双倒三角眼,平添了几分凶戾,他双唇发白,身体微微发胖,嗓门大得很。

只是这少年被众人围在中间,显然身份地位是众人不及的。

“赵九爷说的极是,定远侯府是大户人家,皇亲贵族,怎是那些小家小户比得了的。”周少奶奶赶紧说道。

众人便附和了起来。

那赵九爷仰起头,自鸣得意。

如锦心里有有些不舒服,本想拒绝,这少年既姓赵,该是定远侯府的人,中午的时候定远侯府的家眷给老侯爷夫人拜寿,她根本就没有心思注意那些人,现在想起来竟有些懊恼。

王大姑娘说道:“赵九爷,人家苏少奶奶可从未瞧见过这样的景致,您是不是得带着咱们游一番园子?”

王大姑娘这么撺掇了一下,赵九爷欣然同意。

周少奶奶看出如锦有些不愿意,便低声说道:“这可是老侯爷的嫡孙子,莫不成你连这脸面都不赏?你我是熟悉的姐妹不会说闲话,可他们这些人,指不定会胡编乱造。”

周少奶奶瞥了瞥一众人,如锦双眉拧成了一座小山,无奈的应道:“听姐姐的。”

这头脚步才刚迈开,那边王大姑娘却拦住了如锦,笑呵呵的说道:“姐姐,您瞧瞧咱们可都没带丫鬟小厮呢,姐姐若是带两个外人,不就坏了咱们的雅兴?”

如锦停下了步子,心头又往下沉了一点。

这一次,她却是委婉的拒绝,“方才我出来醒酒,现在家里头的三婶子若是没见了我,该是急了。陈氏谢过赵九爷,却也不得不先离开,待过些时候陈氏亲自来定远侯府拜访赵九爷。”

说完,如锦不着痕迹的从王大姑娘手里抽出自己的手。

王大姑娘和周少奶奶都未曾想到如锦会直接拒绝,一时间竟愣了,看着如锦转身离开。

不过她们两个愣了,其他的却没有,如锦才走两步,就被拦住。

“苏家少奶奶,这可是你的不对了,赵九爷念及你小户人家出身,没见过大世面,发了慈悲心肠带你长长眼界,你竟这般不给脸的拒绝,可从来都不把赵九爷放在眼里?”

如锦眉头挑了挑,麻烦果然是来了。

如锦呵呵的干笑两声,却仍旧不想与这些人起了冲突,毕竟除了王大姑娘、周少奶奶,还有赵九爷,如锦还不知道其他人是哪家的,便也就以和为贵,不与这些人起冲突,口头上吃点亏没什么。

不过如锦这般想,众人却以为如锦胆子小,被骇住了,却听人酸溜溜的说道:“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真把自己当做苏家大少奶奶,也就是个冲喜媳妇,横什么,莫不成还真以为这麻雀能成凤凰?”

另有人怪异的笑道:“方妹妹可不能这么说,你瞧瞧人家要脸蛋有脸蛋,这腰肢儿如细柳,指不定人家就靠着这手段,把那苏彦宁给攥在手心里头了。我可是听说了,云姑娘为了苏彦宁,宁做小妾也不做三品大员家里头的嫡姑娘。可那苏彦宁现如今竟连云姑娘的院儿都不踏进一步,可不就是被这狐狸精给迷住了。”

“哎哟哟,人家可不是什么狐狸精,可是理国公府八抬大轿从正门抬进去的少奶奶,也就有那么点容貌,心机狠辣点,不就把云姑娘给压得死死的了!”那“方妹妹”话中尽是鄙夷,“你们也不瞧瞧,人家还有个妹妹做了宁王的侧妃,今儿竟被宁王带来给老侯爷夫人祝寿,自然瞧不起咱们这些小打小闹的。”

他们的话越说越难听,不过如锦却是听出来了,这些人也就是两个意思,一个是跟云幽雪有关,一个是跟陈如钰有关。

云幽雪虽未曾出过府,可毕竟自小是官宦家的子女,从苏府透露点消息出来正常得很,请了一帮子朋友为难她更是易如反掌。

至于提及陈如钰,陈如钰也跟她一样,都是小户人家出身,能得宁王宠幸,这些个未出嫁的姑娘不红眼才怪。

若今儿她和陈如钰都在这里,被这群人讽刺的,可就不止她一个。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