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八十九章 莫名其妙

二更

————

一阵阵冷风吹过来,如锦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她觉得方才自己被人欺负了,都没有现在这般凄凉。

如锦一直仰着头,连脖子都算了,可假山上的那人,莫说下来,根本连动都未曾动过。

这么大个人,她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叶恒只是看着下面的三个女子,方才陈如锦变脸的那一幕印象尤为深刻,本想着毕竟是苏彦宁的正妻,该出手帮一下。却没想到,根本就没必要。

“你,你怎么在这里?”如锦觉得问出这句话,牙齿都在打哆嗦。

怎么偏偏所有的事情都被叶恒从头看到尾了呢。看到她被欺负的狼狈样,看到她满口胡言颠倒是非。

罢了罢了,看到就看到吧,反正也就那样,莫不成这叶恒还会说出去不成?

如此想来,如锦心里头的惊惧反倒是小了不少。

神情缓缓的镇定下来。

“等人!”

等人还往假山上坐着吹西北风?

如锦觉得自己的脑子转不过弯来,分明是吃晚宴的时候,赵九爷带着一群人出来游园不说,这个叶恒竟也在这里吹西北风。

不过还未等她再想些,或者是再说些,苏彦宁的身影便进入了她的眼帘。

当苏彦宁看到如锦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沉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恒是在等苏彦宁?

如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觉得心口有些憋,中午的时候。她也撞到叶恒和苏彦宁在一起。

原来叶恒等的人竟然是苏彦宁。

一时半会儿,如锦竟没有出声,目光在苏彦宁和叶恒身上不停的转了几圈。神色越发的怪异。

“随处逛逛,我先告辞!”如锦曲腿行了礼。带着尔珠和尔英逃离这个地方。

苏彦宁却不认为陈如锦今天两次都撞到他和叶恒在一起,双眉紧紧的缩在一起,眉心隆起了一个小山。

叶恒从假山上跳下来。淡淡的说道:“今天就此作罢!”

苏彦宁点点头,沉默不语,今天确实有点时运不济。

不过瞧着叶恒淡然的样子,苏彦宁的眉头拧得更深,显然叶恒早早的就来到了这里,既然知道陈如锦也在,为何不离开。

“那陈如锦怎会在这里!”苏彦宁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巧合!”叶恒唇边扬起一个弧度。

本来在那群人来的时候。他就该离开这个跟苏彦宁越好的地方,但陈如锦的出现却让他停了下来,当然,也看了一场好戏。

他可不认为陈如锦出现在这里是一个巧合。

“宁王子嗣之事……多担待!”叶恒只留下这句话,便踩着积雪离开。

苏彦宁沉默不语。宁王的子嗣,就在他的府中。

他看着叶恒消失的方向,暗暗想道:看来得花费些时间在自己宅子里才是。

……

晚宴一过,如锦便和三太太、苏昔容坐车回苏府,现在天色已经黑尽,从定远侯府到苏府还有一段时间,苏昔容磕着眼假寐,早已经没了来时的兴致,今天。糟糕透了。

如锦心里头不痛快,现在却也只能忍受,兴许等忍无可忍的时候,就爆发出来,来个鱼死网破。

苏昔容担忧的看着如锦,在定远侯府的时候。她听到如锦出事了,本想去瞧瞧,就算帮不了多少忙,但好歹也多一个人吧,却被三太太拉在身边。她这个身体力气小,三太太又吩咐了丫鬟看着她,自然就脱不开身。

“如锦,你……没事吧!”苏昔容试探的问道。

如锦抬起眼,淡淡的笑道:“没事!”

说完,便自顾又磕着眼假寐。

苏昔容把准备好的话全都咽进了肚子里。

三太太拉了拉苏昔容的袖子说道:“昔容,别怪为娘,那些人毕竟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你若是去了,我担心……”

如锦本就没有睡着,三太太的声音虽然小,却终究是在一辆马车里,自然能听得见。

她心中冷笑,也难怪当初年自己的女儿都保不住,不是老太太太强势,实在是这三太太不敢与老太太顶撞。说到头,也还是个自私的。

她突然睁眼看了一下三太太,随即又闭上眼,以前她对三太太的好全当做被狗啃了。

苏府大门外挂着两个大红灯笼,只是大门早早的就已经关了,只留了一个侧门,若是往日,这侧门也是早早的便被关上。

待如锦三人回来之后,侧门自然关了起来。

如锦回到自己的院子,倦意如潮水般袭来,早早的就睡下,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如锦也只能放在心里头,不能跟任何人说。

想来定远侯,还有其他那些大人也对所有的人下了封口令才是,毕竟是一起丢脸的事情,若是闹大了,也不是好事。

她紧紧的攥着拳头,以后定要从那些欺负她的人身上连本带利的全都找回来。

这件事情暂且放下,如锦现在最记挂的还是她的那副富贵耄耋图,那幅图她花费了不少心思,就是希望能入老侯爷夫人的眼,只是可惜,也紧紧是一幅画,还没有如此大的能量让老太太对那幅图念念不忘。

胡思乱想了一阵,如锦才睡着。

只是如锦想错了,那幅富贵耄耋图确实已经起到了最大的作用,至少在入睡前,老侯爷夫人特意的与老侯爷闲聊的时候说起那幅图,还想过一阵子再从叶老爷那里打探一番,看看到底是从哪里得来这幅图的。

至于为何现在没有表现出任何心急的神色,她实在是怕那喜悦的心情表现出来,到最后也是成了叶家拉帮结派的靠山。老侯爷夫人毕竟还是个公主,她心里头自然也担心皇宫那边。

她的那个侄子,前不久才把叶家的女儿封做皇贵妃,整个后宫除了皇后,便是皇贵妃最珍贵。若这个时候她再表现出对叶家的恩宠,实实在在的是告诉朝中大臣,叶家深得皇恩,连她这个长公主都接纳。朝中外戚,她也不得不防啊!

老侯爷倒是比夫人想得开,劝自己的老妻把心揣在肚子里头,反正当今皇上正值壮年,又有三个成人的子嗣,还怕那外戚当权吗?

老侯爷夫人再怎么也放不下心来,打定主意,,最好不从叶家口中得知那绣娘的下落。

那头老侯爷夫人派人在外头打听,可众位夫人太太都没有见过如此精致特别的绣品,自然就无法回应老侯爷夫人这边。

不过画绢绣坊在之前就已经打开了一点名气,老侯爷夫人也绝对不是个守株待兔的个性,那蜀绣的针法也是京城这些绣坊里头从来都没有绣过的,便直接找人去打听那些新开的绣坊,哪怕从那些新开的绣坊中把每样物件都买一个回来,老侯爷夫人也认了。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老侯爷夫人还是找到了名为画绢的绣坊,自然就让身边跟得最久的老妈妈亲自去请了画绢绣坊的绣娘过来,只说是给侯府的姑娘少爷们做衣服。

如此一来,这条线算是搭上了。

当然,这一切如锦仍旧不知道。

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出府,身边的人也暂时出不了府。只因苏彦宁回府了。

苏彦宁消失许久后,回到了苏府。

如锦心里却犯了愁,这苏彦宁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连对她的态度也变了。不仅如此,还让他身边的丫鬟司棋过来说今晚上在她这里歇息。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苏彦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她都已经把杀她的事情暂时放下了,苏彦宁为何还要来找她的麻烦。

这可是高兴坏了老太太,苏彦宁确实变了,她觉得在云幽雪进府后没多久就变了,不过老太太没有怀疑这种变化,他只当苏彦宁得到了云幽雪后,对云幽雪没了兴趣。年轻男人嘛,哪个不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是以老太太很是懊悔为何不在知道苏彦宁和云幽雪的事情之后,第一时间把云幽雪弄到府里头来,还白白的让苏彦宁差点丢了性命。

好在上天保佑,她的乖孙子总算是回来了。

不仅如此,还要跟如锦同住。

她老了,心也小了,只是想早早的抱孙子而已。虽说如锦的娘家现在身份不高,但往后也说不定。陈家老爷也正值壮年,仕途一片光明。这样一来,如锦娘家身份低的问题也就解决了不是。

老太太心里头高兴,自然不会在这中间使绊子。

至于云幽雪,她的心思本就没在苏彦宁身上,又会使哪门子的绊子?

司棋是早上跟如锦说的,如锦自上午到下午,就像失了魂似的,连吃饭的时候都经常走神。更别说今天早就忘了去给老太太请安。

她很想去找苏彦宁,说清楚到底为何会突然改变了主意,只是苏彦宁虽然昨晚上回来了,但今天一大早再次出去。

如锦忍不住揉着太阳穴,只觉得脑子里如千万匹野马在奔跑,乱,怎一个乱字了得!

“贺妈妈,今晚我早些睡下,若少爷来了,你只说我身子不舒服,先睡了,有什么话明儿再说。”如锦心头显然有些慌张。

贺妈妈说道:“您的身子素来都好,哪里不舒服?只管与我说,我去厨房给你做点好吃的,吃了保准你生龙活虎。”

如锦看着贺妈妈红光满面的样子,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冷战。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