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九十一章 早晨

一更————

说得很轻松,就像碾死一只蚂蚁。

如锦目不转睛的看着苏彦宁,兴许时间过得很长,兴许只是如锦自己的感觉,总之,她不想跟苏彦宁多相处一刻。

既然话不投机,她也根本就没有心思再跟苏彦宁谈话。反正今晚上苏彦宁来她这里,也不过是探探她的底子。

可惜她根本就没有底子,就算苏彦宁再探,也探不出个所以然。

“苏大少吃过饭就回吧,这里没有你想知道的,你又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如锦讥诮的说道。

苏彦宁继续拧眉,只是看着陈如锦平静的脸,实在是看不出个花样。便起身,离开。

杨妈妈和尔珠一直注视着里头的动静,只是里头的人说话的声音不大,终究没听出来。

直到苏彦宁撩开帘子走出来,尔珠才回过神把苏彦宁送到门口,这才转回屋子里头,焦急的问道:“方才您和大姑爷说了什么?大少爷怎么来了一小会儿便走了?”

如锦看着桌子上后面添的菜根本就没有动,便说道:“这两样菜丢了倒是可惜,赏下去吃吧。”

尔珠叹息一声,把桌上收拾了,杨妈妈见尔珠收拾着桌子,如锦又往软榻那边儿坐,便跟着如锦坐下,问道:“姑爷为何就这般走了?”

如锦抬起眼,瞧着杨妈妈说道:“莫不成还要让他在这里歇上一宿不成?”

如锦一边儿说着,一边从小柜子里拿出针线篮子,“冬天一过。便是春天,又该做些衣服才是。”

她把针线篮子里头散乱的边角布料整理出来,可惜,先前只顾着绣那幅富贵耄耋图。早就把布料用完了,就算现在想绣,也绣不了。

杨妈妈干脆按住针线篮子。身子探过去,说道:“奶奶,我说的是正经话,您和姑爷也不能一辈子这样吧,您瞧瞧姑爷连姨娘的屋子都不去,今儿又陪着您吃了晚饭,我看啊。成!”

如锦停下手中的东西,说道:“杨妈妈,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姑爷若非为了那云幽雪才把名声给弄坏了,先前。也是京城大姑娘小媳妇爱慕的。苏家家世又好,您上头也没个婆婆,老太太也对你极好,是你上辈子修了好福气,这辈子才得来了大少爷这样的夫婿。”杨妈妈眉笑颜开。

虽说苏彦宁近些日子没怎么在苏府待着,可也未曾见过苏彦宁纨绔或是不懂礼数。至于在成婚前和云幽雪的传闻,但那云幽雪已经进了苏府做姨娘,再则,苏彦宁也没怎么去云幽雪的院子。杨妈妈便觉得,可能是误传,有些人看不惯苏彦宁,故意把苏彦宁的名声弄糟。

杨妈妈倒是忘了,当年如锦是为何嫁到苏府的。

提及上辈子,如锦浑身一震。上辈子没有修得福气,倒是冤死。这辈子又怎么能跟苏彦宁在一起,呵呵,又被苏彦宁利用?

如锦摇摇头,“杨妈妈莫要再提这件事,人家来我这里是办事儿,哪里有其他心思。再说,咱们终究攀不上苏家。等老太太厌倦了,咱们呀,就打铺盖卷,该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

杨妈妈看着如锦长大,又怎会不担心如锦的终身大事。别人家里头的姑娘,只要嫁出去了,就不会再担心终身大事,可自家主子,就算是嫁了,竟还想着和离。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偏偏摊上了这等事。

不过杨妈妈只以为如锦是心中怨恨当初是做冲喜媳妇进来,没有身份,也没个脸面,才心心念念着和离。

可毕竟嫁了人,就算和离,谁又能肯定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夫婿?再则,过一年,就长一岁。越是到后头,找个好夫婿就越难。

在杨妈妈眼里,苏彦宁虽算不上个好夫婿,但终究没有纨绔子弟的陋习,已经是如锦最好的选择了。

若如锦真是和离,她又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夫人。

杨妈妈看着如锦,心里头不是滋味,想着姑爷和少奶奶在一起的时间太少,杨妈妈心里头有了几分计较。

如锦见杨妈妈心事重重,便说道:“妈妈只管把一颗心思放在肚子里头,我这不还在苏府么!往后的日子还长着。”

她安慰道,心中却隐隐的担忧起来,若是照着这样发展下去,杨妈妈铁定想让她一辈子在苏府。

做苏彦宁的娘子,呵呵,这只是上辈子的奢望。这辈子,她却终究不会再和苏彦宁有这方面的瓜葛。就算现在还牵连着,往后,总会离开。

“少奶奶,你若是真打算离开苏府,往后我若是去了九泉,又哪里有脸面对得起夫人。”杨妈妈见如锦有了些松动,继续说。

如锦却是不想听这些,连连说道:“杨妈妈说的是,为了您百年之后能好生在我母亲身边,我定会过得幸福。”

得了如锦的保证,杨妈妈才放过如锦,不再念叨。

外头下了一夜的雪,第二天早上才打开门,便看到院子里头一片银装素裹,院子里头已经有三个丫鬟拿着扫把扫雪。

如锦身上披着一件银色狐裘,手上戴着暖手,才出了屋子。

她上面虽然没有婆婆,但老太太终究是长辈,每日的晨昏定省自然不能落下。

老太太看到如锦来了,赶紧让丫鬟们把如锦身上的大氅拿下来,把暖手取下,送上了手炉。

老太太笑呵呵的说道:“方才昔容才在我跟前说起你今儿该是不过来了,这么,你呀,就来了!”

如锦也乐呵呵的笑道:“哪里有不来的道理,这天儿就算再冷,可该有的规矩,还是得遵守着不是。”如锦瞥了一眼炕桌上的粥和小菜,又笑道:“老太太倒是心疼昔容。”

老太太看着苏昔容的目光便慈祥了不少:“昔容还是个孩子,受了十年的苦,我又哪里忍心让她再受苦。”

“可巧是早饭的时候,可有用过?”

“用过了,就想过来陪老太太说说话儿。”如锦说道。

苏昔容笑嘻嘻的从炕上起来,爬到里头去,说道:“嫂子,就算吃过了,也陪着老祖宗吃再吃点才是,老祖宗今儿难得破费。”

如锦也不推辞,只管坐上去,江妈妈便吩咐丫鬟多摆了一双碗筷出来。

就见苏昔容殷勤的给如锦的碗里头夹了一块酥饼,“这酥饼是厨房苏妈妈做的,里头的肉想得很,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酥饼。”

如锦忍不住在苏昔容的额头上轻轻的敲了敲,说道:“老太太碗里头都还没有,你往我碗里头夹什么,没规没距的。”

苏昔容憨憨的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懊恼的说道:“这不是高兴过了头么,谁让你现在就来,我还以为你为了前天的事生我的气。”

如锦却假装不知的说道:“前天有什么事?”她又突然笑了,“瞧我这记性,都是小事,哪里有放在心上。”

说着,如锦给老太太的碗中添了一个素包子。

虽是早饭,可今日老太太这边的早饭却格外的精致,一屉虾饺、一碟酥饼、三个小馒头,一屉素包子,一屉酱肉包子,一碟鸡蛋饼还有两个酱肉饼。再加一碟老坛酸菜。

还有黄澄澄的小米粥。

虽说都是平常的东西,可相比之先前老太太吃得朴素,自然就算的上精致。

老太太满意之极,一桌子菜,却只有素包子和小馒头口味清淡,其余都带着油星,还是如锦贴心。

不过如锦又在添了一块鸡蛋饼到老太太的碟子里头。

鸡蛋饼切成了小块,一口便能吃下肚子里,如锦说道:“您虽喜欢吃素,可咱们这些小辈的,也实在是担心您的身体。”

老太太心中越发高兴,说道:“难为你们有孝心,没想到我这个老婆子到了晚年,竟能享儿孙之福。”

“昔容,赶紧给你嫂子添菜。”

一老二小这顿早饭吃得融洽,老太太也没有像往日那般顾忌规矩,与如锦和苏昔容在饭桌上说着话。

如锦本就用过早饭,倒是没怎么吃,只是与老太太说了些趣事。

老太太心中满足,却还是提到了前天给老定远侯夫人拜寿的事情。

如锦说道:“听说往年家三位王爷只是百万了寿便离开,今年竟在这里用了饭才走,好歹是老侯爷夫人的六十大寿。我只是没瞧见宫里头有公主、娘娘出来给老侯爷夫人拜寿,倒是有公公送了寿礼,礼物贵重得很。”

“老侯夫人与太后的关系素来也好,太后差遣了宫里头的来拜寿自然应该。”老太太说道,“方才我听昔容提及前天发生了事情,现在本就没事,你只当说出来消遣吧。”

如锦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苏昔容,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定远侯的家的九爷和一众官宦家的公子姑娘们让我一同去玩耍,只是中途又碰到定远侯去院子责罚了赵九爷,便不欢而散,之后又碰到了夫君。算不得大事。”

老太太狐疑,却没有多想,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锦不想说,也没有人逼她。

老太太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怪不得前天大半夜的彦宁竟回来了。”她看着如锦说道:“我又听说彦宁昨晚上去了你那里,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