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九十六章 生意

二更

————

老侯爷夫人那边?

如锦从来都没有想过完完全全靠着老侯爷夫人。做生意要靠的是人脉,可不单单只靠一家,就能撑得起来的。

“老侯爷夫人说,她愿意花大价钱把那绣娘请到府上去做定远侯的绣娘。不过也给足了咱们的面子,只要往后有事儿,便只管拿着她的牌子去定远侯府找她就是。”

这样一个买卖,说起来也是值得。

“这样啊!”如锦犯愁了,要是她不曾是苏府的媳妇,兴许会去,可终究是苏府的媳妇!

但她也实在是不想浪费了定远侯夫人那边的好意,人家开出了这么好的条件,若是拿不到的话,对画绢绣坊也是损失。

“看来定远侯老夫人那边是帮不了咱们!”李大娘颇有些失望。

众人竟都沉默了下来。

萧逸却说道:“算不得什么大事儿,姚老夫人、李大娘,二位莫要犯愁。姚大哥去杭州去得早,兴许叶家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说不定。”

“总该做好最坏的打算!”姚老夫人毕竟是过来人,虽说不上悲观,却也知晓有些事情,该准备的,定得准备好了才是。

“若没什么好办法,就把咱们手里头的蜀绣绣法送几样给叶家便是。”如锦自开始都没有为叶家之事忧心,“叶家也算是京城的世家,不像那些世代行商的,虽说做了绣坊这样的生意,也做得比较好。但终究不可能为了点小事跟咱们完完全全撕破了脸皮才是。”

“不管姚大哥去杭州顺利与否,我都决定送几样简单的绣法给叶家!”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师傅教徒弟,不管是哪一行。都不可能把所有的本事全都教出去。除了师徒关系,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拥有那些祖传的针法。除非赠送或是抢。

不过绣品这一行,不像做厨子的那样有菜谱。全都是口口相传。就算针法有口诀,可倘若没有师傅领着,就算有口诀,也是徒劳。

“可使不得,倘若叶家的也会了咱们的针法,那咱们的生意可就不好做了。”李大娘强烈反对。

他们李家也是世代做绣坊的,只是家道中落。她才不得不让自己的儿子走仕途那条路,自然更知晓针法的宝贵。

如锦比李大娘想得远,叶家就算是世家,但也还是做了绣坊这一行生意,若是能用几种针法就能换来安稳。她自然愿意。

“就怕叶家贪得无厌!”姚老夫人终究还是担心。

对于这一行的人来说,针法就是吃饭的家伙,倘若吃饭的家伙都被人学了去,或是抢了去,那还有什么活路。

“不会!”如锦自信道。

“人心这东西,不是你说是好的,就是好的。”姚老夫人淡淡的说道。

“与人心无关!”如锦笑道。

这本来就与人心无关,要说叶家不会贪得无厌,那也是不可能的。谁知道那叶老爷是如何想的。

不过就算叶老爷再贪得无厌,也不会再对画绢坊下手,

老侯爷夫人这边的关系,也不是白白得来的。

她便是用老侯爷夫人这边的关系,压着叶家,给叶家送几样针法。也不过是为了平息叶老爷的怒火罢了。

如锦的目光移到萧逸身上,这可都是萧逸做出来的事情。

萧逸摸了摸鼻子,他也不是故意的,他有自己的方法摆平这件事,自然就没有想过叶老爷要是对画绢绣坊下手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但如锦既然已经说了办法,那就送上几样针法吧,虽说那些新花样都是她们辛辛苦苦专研出来的,但有时候,还没有实力之前若是只有他们一家拥有的话,那可就不是叶家对他们如何,而是京城所有做绣坊这活儿的,全都对他们虎视眈眈。

就好比只有一岁的奶娃娃,家财万贯,他的那些亲戚兴许就把他的那份家产全都抢光,一个铜子都不会留下是一个道理。

萧逸眯起桃花眼,看来如锦倒是成长了不少。

李大娘和姚老夫人也没什么太大的意见,不过她们几个研究出来的那些针法就用不着送出去,那些针法难能可贵,反倒是她们家传的针法里头,有不少都是基础针法,送出去就是。

如锦可不同意了,那些繁复的针法毕竟都是从基础针法里头参悟出来的,指不定叶家就有那么几个有天赋的绣娘,若是得了那些基础针法,还不得研究出其他新的针法来。

还不如把最好的,最新式的送出去,也更能表达他们画绢绣坊的诚意。

听了如锦的这番分析,姚老夫人和李大娘终究还是妥协,其实她们谁都不愿意把任何针法拿出来,毕竟是**。

如锦不是世世代代做绣坊的,虽然也看重针法的保密性,却也没有李大娘和姚老夫人看得如此重。

“我不过是个女子,所学到的家传针法不多,倘若你能寻到我的大哥,便能补全都咱们李家的所有针法。”李大娘说道。

她还从来都没有瞧见哪个女子像如锦这般专研针法,若李家的蜀绣针法有个好的传人,也不枉当年李家所有人誓死护着。

如锦的眼角狠狠的抽了抽。

她知道李家,当初李家在成都府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商贾之家,却只做绣坊生意,靠的就是李家的蜀绣针法。

不过这针法竟也是传男,虽未曾有严格的家教说不允许传女,但李家的女儿也都只学了一小部分。

她还以为李大娘的兄长已经故去,竟没想,还在世上。

如锦竟有一种心情澎湃的感觉,赶紧说道:“萧掌柜,寻李大娘兄长的事情劳烦您。”

“恭敬不如从命!”萧逸的唇角再一次上扬。

待与众人商量了画绢坊的事情,天色也不早,毕竟是冬天,本就黑得早。不过出来了这么久,自然该带些东西回去。

如锦出来的时候,身上的银子带得不多,也就吩咐彩珠随意挑选了几个小物件,把身上的银子全都放在了画绢坊。

“少奶奶,您这可不是多此一举么,反正都是您自己的银子,往后还不是得送到你跟前!”尔珠忍不住揶揄的笑了笑。

“可不一样,咱们出来的时候带的钱财好歹也有二三十两,咱们在画绢坊买了这么多物件,莫不成荷包里还有二十几两银子不成?”如锦正色道。

从画绢坊出来,尔珠和尔英身上的大包小包倒是没了,不过手里头却多了一个包袱。

如锦先上了车,让尔珠先去酒楼里叫了车夫过来,这才往苏府赶回去。

待到了苏府大门口,如锦又让尔珠赏了车夫一辆碎银子,那车夫连连道谢。给府上做事儿虽说能混口饭吃,不过像他们这种赶车的车夫,却没什么油水,月银也不多。不过少奶奶出手大方,每次出来,都能得一两,甚至二两碎银子。这可都比他三个月挣得多。

今儿平白得了二两银子,虽说去酒楼里听小曲花了几钱,可对于他来说依旧是一笔不小的钱财。

“少奶奶,往后您出门若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只管与小的说,小的都给您找来。”说完,车夫又不停的道谢,待如锦带着尔珠和尔英进了苏府,车夫才把车厢歇下来安放好,再把马往马厩里头赶。

苏府的门口,都有门房瞧着,自然也瞧见如锦身边的丫鬟带着一大包东西回府。

回了云锦苑,如锦就吩咐尔珠把东西扔到角落里头,反正也不是什么太贵重的物件,平日里都可以拿出来。

却让尔英把姚老夫人送给她的护膝拿出来,在膝盖上戴着试了试,大好正合适,才系上,就觉得膝盖暖和起来。

“奶奶,就算您再喜欢,可也不能一直戴着呀,今儿中午咱们虽说吃得好,可现在也到了晚上,您是不是该开晚饭了?”

如锦没有把护膝取下来的意思,说道:“把饭菜上上来吧,我这不是还没有躺在**么,就让我多待一会儿,也碍不着事儿。”

尔珠和尔英忍俊不禁。

不过今儿去了画绢坊,倒是给累着了。

吃过晚饭,如锦洗漱了一番便上了床,打算着早早的歇息,这才依依不舍的把护膝给取下来。

不过她却吩咐尔英好生收好了,明儿她会戴上。

只过了两日,外头便有信儿传出来说叶家不仅没有追究富贵耄耋图的事儿,还送了三千两银票给萧掌柜。

如锦先头可想过不少结局,但怎么也没想到叶家不追究富贵耄耋图的事儿了。

尔珠说道:“不过前天萧掌柜就收到姚大哥的信,说是在杭州起初还顺利,不过却出了点意外,好在货是订下来了。就等着春天的时候,杭州那边的人把货物给送到京城和成都那边。”

“可有说什么时候回京?”如锦问道。

“过年的时候该是回不来了,杭州那边也下了大学,陆路大都被雪封死,水路也艰难得很,姚大哥就说干脆今年在杭州过,顺道跟杭州那边的商人打好关系,他还说长久与咱们合作的周老爷看起来不行了,他那几个儿子都不是好东西,怕到后来会影响到咱们的生意。”

如锦点头。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