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一百零一章 装神弄鬼

“叮铃——”

轻风吹进了祠堂,门角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咚——”

道士敲了一下锣。

只可惜,祠堂里除了风声和铃铛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声音。

老太太心里头有些失望。

人到老年,想的事情也就多了,有老太爷在的那些年,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宗家和分家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想过嫡支和旁支的事情。

可老太爷去世后,整个苏府是她一个女人强撑着,苏家一个大家族的担子也终究是落了下来,她虽是个女人,却也是嫡支的媳妇,自然是要保住嫡支的身份和权势。

可现在老了,自然也就想过她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该不该把族长之位教给旁支。到底是苏家整个族的血脉要紧,还是苏家旁支和嫡支的血脉要紧。

可惜祖宗们都已经故去,哪里能给她一些指示。

“苏王氏可知错?”

正在老太太失落的时候,头顶一声炸雷想起。

老太太神情紧绷。

原本安静的祠堂竟有些细碎的声音。是后面的这些人疑惑不解的询问。

如锦也跟其他人一样,抬起头,可头顶除了白色的绸子,还有干净的房梁,什么都没有。

老太太没有说话,后头的人声音更大。

老太太猛呵一声,“安静!”

九老太爷的脖子往上扬,忽而听到老太太呵斥的声音,赶紧出声制止道:“安静。安静,祠堂重地,不可大声喧哗。”

随后,九老太爷喝道:“你是何人。装神弄鬼!”

“哼,老九,莫不成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九老太爷突然禁了声。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继而却又惊喜的叫道:“是理国公大人的声音,是理国公大人的声音。”

如锦脸色一白,理国公早已经过世多年,怎么可能会发出声音。

那声音又说道:“算你识相!”

九老太爷恭敬的说道:“祖宗佑我苏家百年基业,竟让理国公显灵。”说着,九老太爷竟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

其他几位老太爷也跟随着九老太爷跪下。

众人也只是愣了一会儿。见几位老太爷都跪下了,后面如吊牌推到一般,一层层的跪下。

老太太、如锦、苏彦宁自然也不例外。

如锦的心跳快了几分,她虽说是重生的,却从未相信鬼神之说。兴许她相信理国公也可能重生。但绝对不会只有声音出现在这里。

嗯,换一个说法就是,只有魂魄出现在这里。

苏彦宁自然也不相信,这根本就不科学。他就算是穿越了,也不可能相信鬼神之说。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鬼神。在他的理解中,灵魂也不过是一种意识形体。他不过是巧合之下,意识形体进入了这个时空,附在这个身体上。若意识形体没有新的着陆点,也不过是纯粹的能量。在空气中早就消散,怎么可能现在会出现。

有人装神弄鬼。

不用脑子都能想得出来。

可如锦见所有人都齐齐跪下,根本就没有人站起来指出有人装神弄鬼。显然这些人根本就没脑子!

如锦正思索着,可根本就没有找出那装神弄鬼之人,无凭无据,她又该如何说得出口?

她的目光焦躁的左右徘徊。可不管是老太太还是苏彦宁,都低着头,跪在蒲团上。

“苏王氏,你虽有先帝封赐一品诰命夫人,却不顾苏家一族兴衰,妄图一手控制苏家,该当何罪!”声音如洪钟,振聋发聩。

老太太么有反驳,低着头,跪在蒲团上。

如锦心里头焦急,瞧着四处的人都没有注意,便缓缓的抬起了头。

声音很大,仿佛就在她耳边炸开一样。

她往梁柱那边瞧过去,目光又往四周的地方不停的搜索,可惜依旧无果。

“低下头!”

她的袖子被跪在一旁的苏彦宁拉扯了一下。

如锦低声说道:“有人装神弄鬼。”

“我知道!”苏彦宁淡淡道。

知道?如锦错愕,那为何不揭露?

她低下头,侧过眼睛瞧了瞧苏彦宁,只见苏彦宁也同样侧过脸来,对着她微微的摇了摇头。

如锦把心思收回来,不管最终是什么结果,于她,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和比你操心。

如此想着,她的心里头平静了不少,安安静静的低着头,就听到那声音继续说到你:“幸苏家上下齐心,这几年内外皆由老九操持,我苏家想要继续发达,老九作为族长最好不过。”

“苏王氏虽有错,但念及大半辈子为苏家媳,又为苏家呕心沥血,功大于过,便不再追究!”

这是那个声音说的最后一句话。

众人等了许久,终究是没有再听到那个声音的出现,九老太爷才扬声说道:“理国公明察秋毫,多谢祖宗授命。”

他的眼角流下泪水,却有用袖子赶紧擦干,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认为他掉眼泪是懦弱。

如锦赶紧扶起老太太,只见老太太的脸色不大好看,紧绷着脸。

三太太脸色惨白,赶紧起身走到老太太跟前扶着老太太,焦急的叫道:“老太太,方才真是老太爷的声音?”

说这句话的时候,三太太的声音竟然在颤抖。

显然她是真的以为方才是老国公的声音了。

这里是祠堂,虽说“祖宗显灵”亲授九老太爷族长之位,却没有人敢现在就上前道贺,众人却也已经等不及,只等九老太爷一离开祠堂,便上前恭贺。

连三老爷也给吓懵了,询问道:“母亲,方才真是父亲的声音?”

老太太点点头,“像!”

三老爷喃喃道:“父亲竟真的显灵了。”他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四处望了望,生怕自己的爹,理国公还没有“走”。

可瞧了半晌,依旧没瞧出个什么,便缩了缩脖子。

祠堂的祭祀完毕,族里的人大多都会回家准备晚上过除夕的事情,眼见着众人都往祠堂外头走了,如锦低声询问道:“老太太,难不成这族长之位就真给那九老太爷了吗?苏家嫡支的血脉……”

老太太半闭着眼,该算是默认了。

不管有没有祖宗显灵,她心里头却想清楚了,苏家嫡支子嗣单薄,她在苏彦宁身上又看不到希望,那老九虽说今儿一来就给她个下马威,可这几年老九为族里头做的事情她也看在眼里,罢了罢了,总不成将来等到嫡支没有血脉,苏家打乱吧。

三太太心里头焦急,虽说他们这一代还是算嫡支,可终究族长之位是被旁支给夺去了,等过个两三代,谁还会承认他们这一脉是嫡支。

最后的连嫡出的身份也被庶出的给抢了去。

可老太太,竟根本就不说一句话。这可如何是好哟!

“且慢!”苏彦宁说了一声。

声音不大,可终究还是有不少人听见。

自然就包括那几位老太爷。

九老太爷皱了皱眉,说道:“彦宁有何事?”

苏彦宁看着九老太爷,淡淡的说道:“九爷爷好本事,竟把整个族里头的人全都糊弄过去了不成?”

“你这是何意?”九老太爷装作不懂。

苏彦宁冷哼一声,走到柱子跟前,猛的把围绕着柱子的白绸一扯。

“哗啦——”

那白绸子竟被苏彦宁生生的给全部扯了下来。

不过随后,便有人掉了出来。

“哎哟!”

那人苦叫了一声,屁股落地。

那人穿着一身白布衣服,连黑色的头发都裹在了白帽子里,脸上涂了一层白白的石膏。

苏彦宁扯下来的白绸子落在那人身上。

乍看一眼,竟只觉得那人跟白绸子融在了一起,竟也分不出来。

九老太爷脸上丰富多彩,却先苏彦宁一步询问道:“你是何人,竟来我苏家祠堂捣蛋。”

在众人眼中,这人确实穿得如小丑一般,不是来捣蛋的,又是来做什么的。

苏彦宁却不管九老太爷如何询问这人,他蹲下身子,扯了扯那人身上的白衣服说道:“给爷再学学,方才那声音听着挺好,都十多年没听过,怀念的很。”

那人浑身抖成了筛子,目光却不住的往九老太爷那边瞟。

苏彦宁不着急,他从衣服里摸出一锭十两重的金子放在那人身上。纯白色中露出了一块金灿灿的,格外显眼。

那人瞧着一打锭金子,如哄抢一般,快速的把金子拿起来,在嘴里咬了一下,是真的,竟是真的。

他把金子揣进怀里,快速的爬到如锦的脚下,把掉落在如锦脚下的东西捡起来。

如锦本奇怪怎会掉下这个东西,便看见那人捏了捏嗓子,对着那动薄薄的铁片裹成一个喇叭样子的东西说道:“幸苏家上下齐心,这几年内外皆由老九操持,我苏家想要继续发达,老九作为族长最好不过……”

这,就是方才说的那些话。

那人用了这怪异的东西,声音竟能传出几十米远。

哪怕是一惊出了祠堂的苏家族人,都又听到了这个声音。

毕竟是祖宗显灵,虽不知为何又出现了这个声音,但那些本已经上了马车的,甚至是马车都走了几步的,全都又回到了祠堂。

不过这一回,他们却没有看到什么祖宗显灵。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