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一百零七章 迎婿(二)

二更

————

祠堂里头的事情算是勉强平息,虽说是陈夫人吃了亏,可还得在如锦面前陪笑脸。一行人后面跟了不少丫鬟小厮,陈老爷更是弓着身子走在如锦的侧面给如锦开路。

如锦多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心头嗤笑,母亲这辈子唯一错的,便是嫁给了自己的父亲。

她紧紧的握着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神色平静。

等回到花厅,陈老爷又让丫鬟重新沏了茶。特意吩咐了丫鬟们好生伺候着如锦。

陈老爷左右瞧瞧,竟未见到苏彦宁的踪影,心里不由得生了疑惑,却又不好得罪了如锦,问道:“锦娘,可见贤婿?”

如锦轻轻啜了一口热茶,抬了抬眼,随意找了个理由说道:“方才在祠堂里给母亲上了香便出去逛逛,免不得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如锦话里带刺,陈老爷被这话赌得不知如何开口,可他这处没话说,又寻了其他的话继续说道:“我让厨房里头给你做了不少你喜欢吃的,先下没事,外头的雪也停了,就让你母亲陪着你在院子里逛逛如何?这个院子你还从来都没有出来好生转过。”

“我再去寻了贤婿回来陪你如何?”

如锦放下茶杯,笑眯眯的看着陈老爷,淡淡的说道:“院子终究是院子,咱们陈府的院子终究比不上苏府的院子,没什么好逛的,我倒是想去瞧瞧母亲当初留下来的东西,我嫁人那会儿记得有不少好东西都留在陈府。”

她好整以暇的看着陈老爷和陈夫人。

陈老爷和陈夫人面面相觑。陈夫人给陈老爷使了一个眼色,随后陈夫人还是不甘的说道:“锦娘,苏家可是大户人家。什么东西都不缺,你拿那些物件做什么,姐姐留下来的大抵都是些绣品。姐姐的绣活儿虽好,却也比不上京城那些大绣坊里头的,苏家的女婿疼你,自然不会不舍得把银子花在绣品上不是。”

“陈夫人,你弄错了。我要那些东西,只因为那些东西都是母亲留下来的,其他的物件虽说都随了我的嫁妆,可那些东西毕竟只要用了就没了,母亲留下来的那些绣品只要保管得好,莫说三年五年,就算六七十年也不会损坏。你就当是体谅我思母心切!”如锦的语气与方才相比竟缓了不少。

“这……”

陈老爷见如锦真的只要那些个绣品。却根本没有提其他值钱的庄子和铺子,便抢先一步说道:“拿去吧,都是你母亲的东西,上一年咱们搬到京城的时候,我也顺便让下人们收拾了你母亲的东西,把它们全都妥当的放在正屋的抱夏间里头。本以为一直放在那里没人要了,没想到你还记得。”

如锦却是疑惑了,她本来只是想来试一试运气。

母亲做的刺绣虽好,可陈府也算是有钱人家,自然看不上那些绣品。没想到陈老爷竟还会整理好了一同带到京城来。

她略带探究的看着陈老爷。只见陈老爷的目光有些躲闪。

她坐直了身子,说道:“还请陈夫人带路。”

说着。便让尔珠扶着起了身。

陈老爷瞧着如锦现在就打算去瞧瞧,犹豫的说道:“贤婿虽在咱们院子里,可终究没有见他的人影啊……”

如锦会意,吩咐了杨妈妈说道:“你去找找大少爷,顺便给他带句话,就说好歹也该规规矩矩的拜见岳父。若他不肯,你只说是临走前老太太说的话。”

杨妈妈退开。如锦的眼神就看着陈夫人,这个宅院她确实不熟悉。

陈夫人心里头千不肯,万不愿,却还是得陪着陈如锦。

等离开了花厅,早早的不见了陈老爷的踪影,陈夫人便没了方才的恭敬,虽说不似以前那般对如锦颐指气使,却也蹦不出一句话来。

如锦不介意陈夫人的态度,她的心里面满满装的都是母亲留下来的东西。至于陈夫人,也就是个带路的。

抱夏间里堆了不少东西。

陈府本就没有多少人,抱夏基本上都当做了仓库用。

这里面堆了不少大箱子,陈夫人走到一个角落,指着那两个箱子说道:“以前你母亲留下来的东西大都给了你做嫁妆,只是这些实在是拿不出手的,却也留在了陈府。”

说起来这些东西对陈夫人也没用,只是这些东西好歹是以前正室用过的东西,陈夫人便恨不得这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连带着如锦母亲根本就没用上的,也都收进了她的屋子里,只是这两箱子东西,不管她费了多少口舌,陈老爷竟不允许她动半分。

抱夏间里头的灰尘多,箱子上面的灰尘厚厚的一层。

如锦让尔珠和尔英把箱子打开,如锦点了点里头的东西。

这些东西确实根本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虽说有不少绣品,可这些绣品大多根本就是乱绣的,连个轮廓都没有。有几件倒是绣得好,只是不知被谁淘气的在上面滴了花花绿绿的颜料,就算是洗,也洗不干净。

可如锦瞧着这些东西,心里头却暖暖的,只有这些,才能证明以前母亲对她的好。

只是上辈子她却不知足,老是淘气,老是惹母亲生气。

“少奶奶,可清楚了?”尔珠问道。

如锦使劲的眨了眨眼,点清了,就是这些。

陈夫人还是第一次瞧见这两箱子东西,忍不住撇了撇嘴,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就是几块破布,只可惜那些布料都是极好的,却被浪费了。

两个大箱子,几个女人自然搬不动,如锦便让陈夫人去唤几个小厮过来把东西搬到外头的马车上。

倒不是怕陈府的人会动这两箱子东西,实在是如锦现在就想立马带着这两箱子回苏府,这里头一定有她需要的东西。

心里头虽然迫切,甚至很激动,但如锦还是得在这里吃过午饭,毕竟苏彦宁现在还在陈府里。

年前苏彦宁说起要来陈府的时候,她就觉得苏彦宁绝对不可能是为了来拜见岳父岳母。去了祠堂之后就没了踪影,更让如锦觉得苏彦宁来陈府有目的,只是小小的陈府,竟也有东西能入苏彦宁的眼?

如锦想不通,也不用去想,反正她已经带着苏彦宁来陈府了,至于苏彦宁是否达到了他的目的,这就与她无关。

跟陈夫人再次回到花厅的时候,苏彦宁和陈老爷相谈甚欢,杨妈妈立在苏彦宁背后伺候着。

忙活了一上午,陈老爷瞧着快到晌午,便吩咐下人把饭菜端上来。

不过如锦见陈老爷的脸色不大好看,显然在苏彦宁这里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

今天毕竟是苏彦宁和如锦一同来拜访陈府,也算得上是一家人,陈老爷自然就没有让厨房准备太好的菜,只是简简单单的家常菜就是。毕竟要比菜色菜式好的话,又怎么可能比得上苏府的。

苏彦宁倒是跟陈老爷喝了几杯小酒。

作为一个女婿,苏彦宁还是算合格,至少在饭桌上跟陈老爷吃得开心。

几杯酒下肚,陈老爷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对苏彦宁说道:“彦宁啊,你虽是我陈某人的女婿,可也是云大人的女婿。那云大人以前也算得上我的顶头上司,现如今有了你的关系,对我也是颇为照顾,我家锦娘虽说是正室,但今儿这大年初二是迎婿日,你该带着云家大小姐去云家拜访才是。”

如锦的筷子稍微停顿了一下,难怪方才苏彦宁看起来不大高兴,原来自己这亲爹竟然跟云大人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她心中嗤笑,看来这一回她的亲爹看走了眼,苏彦宁从来都把云大人当做敌人,想跟他苏彦宁套近乎扯上云家的关系,却是走错了。

陈老爷看到如锦脸上突然浮出的怪异,心思转了几圈,却还是没有猜得出如锦的心思,便继续对苏彦宁说道:“锦娘是小户人家出来的,不懂规矩,你可得好生照看着。”

“锦娘是我明媒正娶的娘子,自该先来岳父大人府上拜访,云大人虽说是您的恩人,可毕竟她的女儿是我苏府的妾,这点规矩,我还是知晓。”苏彦宁一口回了陈老爷。

“不过岳父大人所说的礼部主事那一职位么……”苏彦宁放下筷子,摸了摸下巴。

“小婿还是觉得走詹事府那条路对您更好,皇上现在没有立太子不假,可不管将来是宁王做太子,还是承王、翼王做太子,詹事府的人必定得重用。不是小婿说,往后太子做了主的时候,大部分官员都是从詹事府挑出来填空缺,您又何必着急。”

这话倒是不假。

陈老爷哑然,他自然知道,可现在就是不清楚皇上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皇上今年四十有七,正直壮年,除开这三个王爷,皇宫里头还有不少没有成人的皇子。那些个皇子的母妃也有不少是有身份,娘家德高望重的。

皇上的身子好,兴许还得过十多年,他若是等到那个时候,都已经成了一把老骨头,哪里还能在京城站得住脚。

何况他陈府只有女没有子,若是想从陈家族里头过继一个好的过来,也得有实力才能寻一个好的啊!

陈老爷忧愁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