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一百一十一章 嫁妆箱子

一更

————

把证据交出去!

这是如锦的第一个念头。

但很快,如锦就冷静下来,证据交给谁?谁会信?

这根本就不是陈老爷的笔迹,是母亲的,谁会相信一个死人留下来的东西。这个死人除了是陈老爷的前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找到这里面提到的账本。

但从哪里找?

当年母亲能发现陈老爷贪污的罪证,肯定是把那个账本藏起来了,但是藏在哪里呢?

如锦根本就没有任何头绪。

或许那个账本根本就没有被母亲拿走,最后被陈老爷销毁了也说不定。

想到此处,如锦心里头再一次开始烦乱起来。

母亲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藏在这里?

她捏着这张薄薄的纸,万般复杂。

终于,她还是把这张纸收到荷包里,虽说这张纸算得上证据,但终究还是不够的,与其把这件东西让别人瞧见惹麻烦,还不如永远都放在她这里。

至少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时候,如锦觉得不会把这张纸拿出来。

她一直心绪不宁,一时是这样的想法,过了一会儿却有是那样的想法,最终还是把杨妈妈叫进来说道:“杨妈妈,您可有见过母亲很仔细的放了一个账本吗?”

杨妈妈意外如锦这般问,不过也没有想别的,只以为如锦是想专研账本,说道:“没呢,不过夫人给您留的东西不少,若这两个箱子里头找不到,那就去您的嫁妆箱子里找吧。那陈周氏虽想把夫人给您的嫁妆占为己有,不过从来都没有打开过那些箱子。”

如锦握了握拳头,把最后的希望放在那些嫁妆箱子里头。虽说嫁妆箱子里的东西都在单子里记录着,不过杨妈妈既然说嫁妆箱子里兴许有别的东西,那就该不假。

“明儿一大早咱们就去把嫁妆箱子打开,我从来都没有点过嫁妆箱子里头的物件。也就知道有十亩田地,两个庄子。另有几个铺子的地契。玉器、银器之类的从来都没点过。”

“也该好生点点,毕竟是夫人留下来的。”杨妈妈说道。

就算陈老爷叮嘱了陈周氏不能动这些嫁妆箱子,但钥匙当初在陈周氏那里,说不定她就趁陈老爷不在,偷偷的拿了两件出来。

杨妈妈和如锦的想法可不同,不过总算是没有怀疑如锦为何要打开嫁妆箱子。

如锦又叮嘱了杨妈妈不用把这事儿告诉任何人,哪怕尔珠、尔英她们也不用。就她们俩明儿一大早的去。

杨妈妈狐疑如锦的行事,但还是应下。

第二天一大早,杨妈妈就去了如锦的闺房,与如锦一同吃了早饭,如锦就打发了尔珠她们出去玩耍。

几个丫鬟都莫名其妙的闲了下来,不过尔云素来喜欢出去与宅子里的其他院儿里头的姐妹们玩耍聊天,这一回倒是把尔珠和尔英也一同带上了。

如锦从床头的柜子里把嫁妆箱子的钥匙拿出来,说道:“走吧!”

当初嫁进来的时候,嫁妆箱子特意用一个厢房来装。

东西不少,若是要一个箱子一个箱子打开的话。也花费不少时间。

杨妈妈手里头拿着嫁妆单子。走到厢房里,瞧着一排排摆放整齐的嫁妆箱子说道:“您是要一个个箱子打开看还是如何?”

如锦咬牙。也就十五个箱子罢了,该花不了多少时辰。

“一个个打开看!”

说完,她就走过去开了一个箱子。

里头装的是玉器。里面最贵重的是一件雕琢成小屏风的白玉翡翠,如锦也只是点了一下就把箱子关上。

“少奶奶,这个箱子里少了一对玉如意!”

“少就少吧。”如锦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这上面。

杨妈妈的眼神变了变,一对上好玉如意可能比得上一件三米长的大绣件,平日里少奶奶眼巴巴的紧着银子。今儿竟视若无睹了?

如锦把箱子关上,又打开另一个箱子,查看了一下,依旧没有她要找的东西。

她接着又开了一个,不过这把锁锈迹斑斑,比方才那两个箱子的锁要难开得多。

如锦眼中的光闪了闪,虽然没有从这个箱子里头找到东西,不过也没有打算把这些箱子全都打开。

那些锁看起来不错的,自然就是经常被打开的,锈蚀了的锁绝对没有人开。

“杨妈妈,你瞧瞧单子上面哪些箱子里头没有贵重物件。”

杨妈妈一排排的看下去,寻了半天,说道:“七号箱子、九号箱子、十号箱子、十五号箱子,这四个箱子里头装的大抵是是布料,您方才打开的那个就是九号箱子。十号箱子和十五号箱子装了不少账本。”

如锦的眼角忍不住挑了一下,母亲当初到底是如何想的,把嫁妆箱子编了号不说,竟把几年前那些铺子、庄子的账本放到她的嫁妆箱子里头。

“夫人给您的最值钱的便是铺子和庄子,她怕您的性子不适合管这些,每个月都会把账本放在里面,又把上一个月的账本取出来,等着您将来嫁人之后让姑爷帮忙打理,有了那些账本,也不会被下面的人欺瞒了。”杨妈妈说道。

也好,好歹是把箱子编了号的,那就干脆直接开了十号和十五号箱子便是。

如锦在一对箱子了寻了一会儿,把这两个箱子打开。

上面都铺着一层上等布料,拿出来之后,才是账本。

如锦把那些账本全都拿出来,一本一本认真的看。

杨妈妈糊涂了,难道少奶奶把这些嫁妆箱子打开,就是为了看账本?这些都是四年前的账本了,对现在根本就没有用处。只是当年夫人过世之后箱子钥匙在陈周氏那里,账本就没有更换掉,又嫁得匆忙,自然没有把账本拿出来。

来到苏府后,也没有打开过这些箱子,账本也就留到了现在。

如锦瞧得仔细,不过让如锦失望了,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母亲在那张纸里头提到的账本。

难道是她想错了?

母亲真的没有把那个账本留下来?

如锦有些泄气,不过这些账本既然都拿出来了,也用不着装回去,说道:“咱们还是叫两个丫鬟把这些账本搬出来吧。”

这么厚厚的几垛账本,两个人也难得搬呀。

如锦把布料放回去,锁上箱子,杨妈妈就从外头叫来两个丫鬟。

不过如锦还是没有决定把这些账本扔了,干脆就拿到她的屋子里吧,虽说是以前的账本,不过看看也好,她的那几个庄子、铺子今年的收成可不大好,真不知道是庄子和铺子的原因,还是那些银钱被贪墨了。

毕竟掌管着庄子和铺子的人,早早的就没了母亲留下来的老人,那些老人全都被陈夫人换掉,哪怕是现在,掌管这庄子和铺子的人都还是陈夫人选出来给她陪嫁的。

忙活了一上午,竟什么东西都没有寻到,如锦心中莫名的有些倦意。

要到吃午饭的点,尔珠她们就提着食盒回到云锦苑。

尔珠笑呵呵的说道:“今儿您把我们几个姐妹赶出去玩耍,小厨房里也没个丫鬟婆子做饭,我便去大厨房那边提了饭菜过来,也不晓得合不合您的胃口。”

“我什么时候挑食过?”如锦哑然。

尔珠把菜碟子从食盒里拿出来,“那些年后咱们是没得选择,现在既然有了这么好的条件,自然是该好生的把自个儿养一养,何必亏待了您自己。”

如锦可说不过尔珠,瞧着一荤一素和一小盅汤,再加一碗饭,闻起来都诱人得很。

她喝了一口汤,问道:“尔英,我的嫁妆铺子和庄子那边的账本大多都是你在打理,可有瞧出什么猫腻了没?”

“没呢,我就觉得奇怪,平日里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我也亲自去瞧过,铺子里的客人不少,那账也是对得上的,可到了年底,就是没见账本上记录的有多少盈利。”尔英答道。

“你们以前跟着母亲学过算账,不过终究没有什么经验,上午的时候我和杨妈妈在嫁妆箱子里头翻到了不少账本,虽说是四年前的,不过都是嫁妆铺子和庄子的账,你多多少少也可以看一下,好生学学。”

“哎!”尔英回了一声。

吃过饭,给如锦奉了茶,众人也就散开,如锦等消了食,就到**午睡了去。虽说今儿是大年初三,不过苏府没有亲戚来拜访,今儿只有三太太去了周大人府上拜年,她倒是闲了下来。

待如锦睡下了,尔珠把堆在墙角的账本拿了一本出来。

大冬天的,还是在屋子里头暖和。

主子的屋子自然比下人的屋子更暖和,苏府下人的待遇很好,晚上的时候有火炉烤着,不过白天的时候就只有把炉子盖上,冷得很。

是以,如锦的三个最贴身的丫鬟自然就喜欢在如锦的屋子里。

唔……其实只有两个,尔云经常在外面玩耍,之后尔珠和尔英在,有时候杨妈妈也会来这边做做刺绣什么的。

尔英把账本摊在矮几上,认真的看了起来,尔珠把针线篮子拿出来做着刺绣。

屋子里一片安静,可还没有看几页,尔英却觉得这账本有些不对劲。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