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一百二十章 说情

二更

————

岳妈妈这边大声叫喊,外头的狱卒自然听得见。没过多久,就有狱卒赶过来,却见相安无事,便大声吆喝着:“全都给我老实点。”

说完,却恭恭敬敬的走到如锦的跟前说道:“苏少奶奶,您可别被这些个不懂事的吓着。这地儿脏得很,您可要离开?”

方才这狱卒也是得了如锦的好处,如锦又是苏家的大少奶奶,自然恭敬得很。

虽说半个时辰还没有到,不过如锦待在这里也已经没了意义,目光从陈夫人的身上滑过,呵呵的说道:“狱卒大哥,好生照顾着这陈夫人,人家陈夫人可是宁王侧妃的生母。这京城离北方苦寒之地有些远,路上莫要碰着缺水,缺食物,或是碰到个猛兽什么的。你可要好生的照顾着。”

说着,如锦直接从荷包里拿了一锭成色极好的银子。

这银子有些分量。

落在手里沉甸甸的。

只是这活儿,若是胆子小了,可真不敢接,毕竟是宁王侧妃的生母,真在路上遇到个意外,也不好说。

可眼前的银子实在是刺眼得很,反正那苦寒之地死的人不少,路上死的人更多,那陈夫人本就是个娇生惯养的,死在路上也不足为奇。

那狱卒弓着身子,双手伸出来,如锦便把银子放到狱卒的手上。

狱卒连连说道:“多谢少奶奶赏赐,多谢少奶奶赏赐,您这边请。”

如锦笑呵呵的看着陈夫人。“有本事你就去把陈如钰找来,说我贿赂狱卒要害你呀?”

如锦笑容满面,母亲的死终究是陈夫人引起的,只有陈夫人死。她才心安。

陈夫人的脸色早已经惨白一片,大声的嘶吼道:“陈如锦,你不能。你不能——”

如锦扬了扬唇角,跟着狱卒离开,哪里还听得到陈夫人的声音。

从侯监所回到苏府,如锦就像丢了魂似的。一脸死气沉沉,分明才过未时,便吩咐了尔珠和尔英去端热水过来洗漱。

她真的觉得好累,就像一只支撑着自己的柱子轰然倒塌。陈家完了。母亲的仇只能报一半。云幽雪也在这次的事情中受了牵连,虽然没死,但日子定也不好过。云大人倒台,依附着云大人的那些人自然就倒霉。

反正少了一个云大人,还有云大人那一派的官员。对朝廷没什么损害。

是以,这一回被流放,被抄家的官员不少。不过只有云成硕一人被斩首。

这个结果大多数人都不满意。

云成硕是宁王的人,云成硕虽然倒了,可终究没有动得了宁王的根本,翼王和承王不干了,让自己这一派系的官员上书,请皇上继续查下去。

皇上不是傻子,若宁王这一脉完全被拔出。那承王和翼王的势力就大了起来,得不偿失啊。云成硕这事儿,也就给这几个儿子一个警告。

想继续查下去,让宁王受牵连,根本就不肯能。

这些事情如锦自然不知道,这个时候她在睡觉。睡了一天一夜。分明是醒着的,却觉得浑身无力。

反正没事,还是继续躺在**吧!

如锦闭着眼,把被子往上一拉,整个人全都钻进了被子里。

这回可是急坏了杨妈妈,还有尔珠她们。

如锦这一睡,甚至连饭都不吃。

杨妈妈坐到如锦的床边说道:“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睡觉睡了许久,竟连饭都不吃了么,莫要饿坏了身子。您若是想继续睡,那也得先起来吃了饭才成啊!”

如锦觉得自己的耳根子边上嗡嗡嗡的,却根本就没有在意杨妈妈说的到底是什么话。

所有的时期都做完了,她该做什么?

好像真的没有事情可做了。

那还是睡觉吧,等睡醒了,老太太那边觉得她是个不懂规矩的,兴许一个不高兴,就让苏彦宁把她给休了。然后再就带着杨妈妈,尔珠,还有尔云一起去乡里买一块地。

不,她的嫁妆里本就有庄子,不用买,她本来就有好多好多地。

然后再给尔珠、尔英、尔云寻一门好亲事,日子就这么过下去。

如锦迷迷糊糊的想着,没过一会儿,竟又睡了过去。

显然她根本就没有在意耳边是不是有声音。要知道,这四年来只要有一点声音,她就睡不着。

杨妈妈可是急坏了,对尔珠说道:“你去外头请大夫过来,给少奶奶瞧瞧,若是病了,就吃些药早些好起来。”

如锦是病了,是心病。是她自己钻牛角尖想不开,没了活下去的心思,才这般颓废。

尔珠请了大夫来,大夫只说如锦没病。

不过如锦看起来是真没精神。

杨妈妈心里头着急,老太太也担心着如锦,可听着大夫说没病,这心里头就觉得不高兴。既然没病装什么病。

这些日子如锦没来给她请安,她也觉得没什么,可一天到晚在**躺着,这算什么?

“江妈妈,你过去把少奶奶请过来,她若是还赖在**,你就告诉她,往后就在**躺一辈子吧,苏府可要不起好吃懒做的少奶奶。”老太太心里头气的很。

明明那云成硕罪有应得要被问斩了,老太爷的仇也报了,自己的孙子不傻不软弱了。苏府的韬光养晦也该结束了吧。可偏偏在这么个节骨眼上,内宅的少奶奶连床都不起。这叫个什么事儿哟,她还想过两天把彦宁的族长之位定下来。

那族长之位可不是说能做就做的了的,还得看宗妇是否是个贤内助,若不是,那族长之位就莫想染指。

江妈妈得了老太太的令,自然就去了云锦苑,把老太太的话说了一遍。可如锦却依旧不起来,脑子整天昏昏沉沉的。休就休吧,反正她也没打算一辈子待在苏府,也没打算跟男人过活。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自己的爹口口声声说爱娘,可最终却是把娘往死了里逼,还弄出个妾室。以后她就跟杨妈妈一起过,大不了再到陈家族里过继一个儿子回来。

这样迷迷糊糊的想着,如锦觉得好像真的可行。

反正以后都不嫁人了,是休书,还是和离,真对她没有任何的影响。现在她就觉得江妈妈实在是聒噪得很,还让不让人休息。

江妈妈见如锦根本就不理会她,与杨妈妈面面相觑。

杨妈妈赶紧让尔英拿了银子过来,说道:“江姐姐,您莫要生气,少***性子不好,您多多包涵。她还没到十六岁,虽说都是做娘的年纪了,可终究没养过孩子,自然就是个大孩子一般任性。您多担待担待,在老太太跟前说说好话。”

江妈妈平日里也喜欢如锦,见如锦这幅样子,又见杨妈妈愁得连白发都生了不少,叹息着说道:“少奶奶是个懂事的,可我就不明白,这回为何这般不懂礼。老太太那边不去请安没什么,可一天到晚都在**躺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江姐姐说的我哪里不晓得,只是少奶奶她……”杨妈妈的眉头紧紧的缩成一团。

江妈妈把银子递回去说道:“杨姐姐,这银子你收着,我也不是那样的人,老太太那边,我先去说说,你也尽早劝劝少奶奶,让少奶奶到老太太跟前陪个礼。我再去把大少爷请过去跟老太太说说话,就希望大少爷能帮上些忙才是。”

杨妈妈感激的说道:“那就多谢江姐姐,江姐姐的大恩大德,我实在是……”

“别说这些,咱们都是为了主子,只要主子们好,什么都好!”江妈妈轻轻拍了拍杨妈妈的手背。

杨妈妈看着**的如锦,真的没辙了。

江妈妈这边离开了云锦苑,就去了苏彦宁的院子。苏彦宁前一阵子忙完了,现在自然就闲了下来,看到江妈妈上门,请了江妈妈到屋子里头坐坐。

可江妈妈却没心思停留,把事情跟苏彦宁说了一遍,却让苏彦宁糊涂了。这陈如锦到底怎么回事,按理说仇报了该开心才是,可怎么觉得像是才死了娘一般。

他弄不清如锦的心思,可老太太那边,他得去说说,再怎么也不能让老太太对如锦起了不满的心思。

老太太见苏彦宁和江妈妈一起过来,就猜到是什么个结果。

她冷着脸说道:“这回你倒是夫妻和睦,想与我这个老婆子求情了?”

苏彦宁脸颊一红,他可还记得当初死劲的反对陈如锦做他的妻子,可现在却要为陈如锦求情。

“老祖宗,如锦好歹是你看上的人,难不成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怪罪了她?您看我现在不也接受她了吗?你就消消气,过几天就好了。”苏彦宁说道。

老太太的脸色始终不好看,“都做了妇人,还像个孩子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苏家可不是她娘家。”

苏彦宁的脸色微变,想着如锦的娘家才被她自己给送到了监狱里,就算再恨,心里头也该不好受才是,便说道:“老太太可是误会了如锦。说起来那云成硕伏法,也是如锦的功劳。你可不知,当年如锦的母亲为了保护那贪污的罪证才身死。如锦也花了不少的心思找到了那罪证,才让云成硕伏法,她实在是累了,就让她多歇息一阵子可好?”

老太太将信将疑。RQ